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和为贵
2009年11月16日    作者:阮万国  阅读:

  九月的青海已显得有些凉意,在细雨茫茫的天气里,没有阳光的照射,更感到阴冷。

  当我们从飞机上下来,天色已经转暗,接我们的“大巴”在夜幕下驶出高速道口也不用等待,车辆很少。市区灯光稀疏,大街上也没有摩肩接踵的行人,偶尔的红绿灯路口等待的车辆也不多,临街店面的亮光也时有间断。按照导游的指点,我们在一家有霓红灯招牌的酒店下车就餐,开始了我们青海的七天之行。

  辽阔的青海高原,草甸子望不到边,黄土地丘丘相连,质朴的民族风情,虔诚的朝圣者顶膜礼拜,一步一个脚印,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宁静与祥和,使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在这夏、商、周的西王母古国筑西平亭,设立临羌县和破羌县,大量的中原汉人迁来农垦,把青海融入是中原王朝的郡县制,纳入了华夏的版图,示意天下太平,取首府名为——西宁。也因此,霍将军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独立埋葬在皇陵地界的帅士。

  青海的年降雨量只有四、五百毫米,它且以我国乃至东亚“水塔”著称。世界著名的长江、黄河、澜沧江都起源于青海高原,生命之源的三江水,象洁白的彩带从青海高原飘出,滋润着大半个中国,养育了中原的黄炎子孙,,繁衍了沿途万物生灵,孵育了华夏大地,不管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象中华生命的龙脉流入浩瀚的太平洋。如果,把太平洋的水作个成分来源的化验,我相信含满了来自青海高原的H2O。

  青海湖的面积有四个香港的总和那么大,是我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象一颗湛蓝的玛瑙镶嵌在世界屋脊的草原上,为世人所向往。据导游小姐介绍,青海湖一年四季景色各异:春回大地的时候,数十万只候鸟从几千公里之外的南方纷纷飞来,在此繁衍生息;夏秋季节,辽阔起伏的千里草原就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色绒毯,五彩缤纷的野花和金黄色的油菜花,把大地点缀得如锦似缎;飞奔的马队,追逐着憨厚的牛群,连片棉絮般的羊群在草地上滚动,蔚蓝色的天空飘逸着朵朵白云,蓝天、白云、碧海、百花、绿草和牛羊绘制成一幅青海湖神奇迷人的美丽画卷;隆冬季节时,湖水结冰,周围群山和草原一片枯黄景色,处处是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几吨重的大卡车从冰面上疾驰而过,湖西北的泉湾,栖息有千余只大天鹅,给严寒带来了勃勃生机。可惜,我们到的时候属于夏秋结束,冬天未到的季节,这一派大自然的美景,上苍刚巧没有赐予给我们亲眼目睹的享受!但我还是确凿相信这里的人们与大自然是十分融洽的宁静相处。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座阿勒大湾山(河源),文成公主(塑像)站在海拔4455米的祁连山脉中的日月峰上,从大唐版图的边陲凝望着长安,思绪万千。那么一个柔弱女子主动应征为25岁的松赞干布和亲,远嫁吐蕃,牦牛车的轱辘碾过黄土地将要进入莽莽荒漠,她停顿了下来,这里不仅仅是青海省外流区与内流区域的分界线、季风区与非季风区的分界线、农业区和牧业区划分为界线、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区分界线,更是文成公主作出“忠、孝不能两全”的决裂地。

  文成公主从长安经过一个多月的顶风冒雪的艰苦跋涉,终于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来到了黄河的发源地——河源。看见这里的水草茂盛,牛羊成群,一改沿途风沙迷茫的荒凉景象,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使一路上很为吐蕃地势恶劣而忧心的文成公主松了一口气。于是,她下令送亲队伍停止前行,就此休整。不多日,松赞干布亲自率领的迎亲人马也赶到了河源。松赞干布一见到身着华丽的盛服、神态端庄气度文雅的文成公主,顿时为她与原始质朴的吐蕃女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金枝玉叶而倾倒。当文成公主目睹松赞干布高大健壮的身材和黝黑而粗犷的脸孔,也因他眉宇间流露出来的豪爽和被高原的烈日与狂风塑造的英武折服,充满内心的暗自庆幸。

  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的完婚,英雄配美女,奇女子嫁给了伟丈夫。这次藏汉和亲结束了相互的敌对之争,称得上“一桩婚姻比10万雄兵”更好的效果,取得了双赢,达到了民族的和谐。从某种角度来看,文成公主是一个最成功的外交家,为祖国大家庭的和谐,充分表达了中华民族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愿望,为维护大唐的盛世和汉藏民族的团结相处,开启了“唐蕃之路”,堪称黄炎子孙“和亲”史上的伟大典范。

  佛教起源于古印度,自东汉明帝时开始传入中国,佛学的“众生向善” 与中国传统的伦理和信仰的结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各宗派,极大地丰富了中国的文化和中国人们的精神世界,产生了中国佛教与中国佛教哲学,融入了人们的心灵而根深蒂固。

  在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诞生地,人们出于对佛的敬仰,以先建塔后盖寺而取名的塔尔寺,誉为闻名海内外的佛教圣地,从另一方面可以说,是青海创导和领衔了西藏佛教。因为,同是一个青藏高原,有着同样的文化和信仰,都是同根、同宗。所以,塔尔寺也理所当然成为西藏佛教界六百多年来务必的供奉地方。

  佛的意思就是觉者,觉就是觉悟苦的空性,放下对物质世界的执著,跳出弱肉强食的恶性循环系统,达到涅盘极乐的微妙境界,所以佛学上讲“放下即佛”,无所执著即佛。佛学认为空是物质世界的本性实相,善和恶都不是该事物的本性实相。善和恶都是由弱肉强食的生命运动中产生出来的差别相。佛学认为只有破除对差别相的执著,才可觉悟苦的空性,才可登于涅盘圣境。生死轮回说的全部目的归结于一点,那就是为了警示众生向善,也即是为了促进生命界的良性循环。释迦牟尼以生死轮回,从善积德就可受赏升天,作恶就要罚下地狱,这种“报应”观念让人们永远牢记。

  公元1644年清顺治皇帝入关以后,综观中国历史,感悟治国理念,倡导建设“和合社会”,以佛教信仰治心,以道家宗义治身,以儒家学说治国的三位一体方略,迅速汉化,稳定天下。把老子的“无为为本”、“返朴归真、顺其自然”劝人为善,以“忍”字来淡化人们的物欲和争斗。同时,又崇尚孔子“仁”的中心思想,以“德”修身治人,利顺社会秩序。又以佛来改造人们的世界观和精神状态。顺治皇帝本人对释迦牟尼的“达摩舍国”行为极其倾心,同时又致力于“和合社会”的从政理念,所以取得了中国历史上“康、雍、乾盛世”的篇章,还先后册封五世达赖和五世班禅,实现了朝廷对西藏真正意义上的人事任免权。

  人类的信仰从广义上是一种文化,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对和谐社会、民族兴盛有决定性的影响,信仰是人类本质的灵魂所在。一个人心宁静的社会,才有稳定的世界;每当人心躁动的时候,争夺和战争以为期不远。几千年来,人们祈求和平,收敛人心是基础,崇德扬善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达到相互信任,密切合作,利益均沾,共同发展的目标。

  尽管佛教有生死轮回的迷信色彩,甚至有求神保佑自己做了坏事不受惩罚的成分。道教又是急功近利,教人如何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极端利己主义的成份。如果,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人们什么都不信,什么信仰都没有,那将是更加可怕!

  《论语》“子贡问政”:孔子的学生子贡问,一个国家要想安定,政治平稳,需要哪几条呢?孔子的回答很简单,只要三条:足兵,足食,民信之矣。意思是国家机器要强大,必须得有足够的兵力做保障;要有足够的粮食,老百姓能够丰衣足食;同时老百姓要对国家有信仰。学生说,如果必须去掉一条,能去哪一条?孔夫子说:“去兵”。子贡又问,如果还要去掉一个呢?孔夫子非常认真地告诉他:“去食”。接着他说:“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没有粮食无非就是一死,从古而今谁不死啊?所以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国民对这个国家失去信仰以后的崩溃和涣散,这是《论语》“子贡问政”的故事。

  几千年来,佛、道、儒使我们泱泱大国的芸芸众生个个都懂得:上有天,下有地,中间还有一颗“良心”在。这个“良心”包涵了一种信仰的寄托和文化的脉络,好似贯串人们思想的灵魂,是人们的道德底线,也是一个人的“人生”准则,更是顶起一个民族脊梁社会规范。若是没有这个“良心”,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还有什么精神可维系;若是没有这个“良心”,人类的文明就会迷茫,弱肉强食的“争斗”就在我们的眼前。

  国家无信仰则亡,民族无信仰则衰,社会无信仰则乱,“争斗”是人类的万恶之源。信仰的多样性和包容性,丰富了我们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开启睿智的心灵,繁荣自己的民族文化,使“佛、道、儒”和合在一起,让天下“相生、相克”的万物和谐共处与协调,丢弃“争斗”,创建和谐的社会而努力!

  九月的青海已显得有些凉意,在细雨茫茫的天气里,没有阳光的照射,更感到阴冷。

  当我们从飞机上下来,天色已经转暗,接我们的“大巴”在夜幕下驶出高速道口也不用等待,车辆很少。市区灯光稀疏,大街上也没有摩肩接踵的行人,偶尔的红绿灯路口等待的车辆也不多,临街店面的亮光也时有间断。按照导游的指点,我们在一家有霓红灯招牌的酒店下车就餐,开始了我们青海的七天之行。

  辽阔的青海高原,草甸子望不到边,黄土地丘丘相连,质朴的民族风情,虔诚的朝圣者顶膜礼拜,一步一个脚印,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宁静与祥和,使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在这夏、商、周的西王母古国筑西平亭,设立临羌县和破羌县,大量的中原汉人迁来农垦,把青海融入是中原王朝的郡县制,纳入了华夏的版图,示意天下太平,取首府名为——西宁。也因此,霍将军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独立埋葬在皇陵地界的帅士。

  青海的年降雨量只有四、五百毫米,它且以我国乃至东亚“水塔”著称。世界著名的长江、黄河、澜沧江都起源于青海高原,生命之源的三江水,象洁白的彩带从青海高原飘出,滋润着大半个中国,养育了中原的黄炎子孙,,繁衍了沿途万物生灵,孵育了华夏大地,不管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象中华生命的龙脉流入浩瀚的太平洋。如果,把太平洋的水作个成分来源的化验,我相信含满了来自青海高原的H2O。

  青海湖的面积有四个香港的总和那么大,是我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象一颗湛蓝的玛瑙镶嵌在世界屋脊的草原上,为世人所向往。据导游小姐介绍,青海湖一年四季景色各异:春回大地的时候,数十万只候鸟从几千公里之外的南方纷纷飞来,在此繁衍生息;夏秋季节,辽阔起伏的千里草原就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色绒毯,五彩缤纷的野花和金黄色的油菜花,把大地点缀得如锦似缎;飞奔的马队,追逐着憨厚的牛群,连片棉絮般的羊群在草地上滚动,蔚蓝色的天空飘逸着朵朵白云,蓝天、白云、碧海、百花、绿草和牛羊绘制成一幅青海湖神奇迷人的美丽画卷;隆冬季节时,湖水结冰,周围群山和草原一片枯黄景色,处处是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几吨重的大卡车从冰面上疾驰而过,湖西北的泉湾,栖息有千余只大天鹅,给严寒带来了勃勃生机。可惜,我们到的时候属于夏秋结束,冬天未到的季节,这一派大自然的美景,上苍刚巧没有赐予给我们亲眼目睹的享受!但我还是确凿相信这里的人们与大自然是十分融洽的宁静相处。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座阿勒大湾山(河源),文成公主(塑像)站在海拔4455米的祁连山脉中的日月峰上,从大唐版图的边陲凝望着长安,思绪万千。那么一个柔弱女子主动应征为25岁的松赞干布和亲,远嫁吐蕃,牦牛车的轱辘碾过黄土地将要进入莽莽荒漠,她停顿了下来,这里不仅仅是青海省外流区与内流区域的分界线、季风区与非季风区的分界线、农业区和牧业区划分为界线、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区分界线,更是文成公主作出“忠、孝不能两全”的决裂地。

  文成公主从长安经过一个多月的顶风冒雪的艰苦跋涉,终于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来到了黄河的发源地——河源。看见这里的水草茂盛,牛羊成群,一改沿途风沙迷茫的荒凉景象,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使一路上很为吐蕃地势恶劣而忧心的文成公主松了一口气。于是,她下令送亲队伍停止前行,就此休整。不多日,松赞干布亲自率领的迎亲人马也赶到了河源。松赞干布一见到身着华丽的盛服、神态端庄气度文雅的文成公主,顿时为她与原始质朴的吐蕃女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金枝玉叶而倾倒。当文成公主目睹松赞干布高大健壮的身材和黝黑而粗犷的脸孔,也因他眉宇间流露出来的豪爽和被高原的烈日与狂风塑造的英武折服,充满内心的暗自庆幸。

  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的完婚,英雄配美女,奇女子嫁给了伟丈夫。这次藏汉和亲结束了相互的敌对之争,称得上“一桩婚姻比10万雄兵”更好的效果,取得了双赢,达到了民族的和谐。从某种角度来看,文成公主是一个最成功的外交家,为祖国大家庭的和谐,充分表达了中华民族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愿望,为维护大唐的盛世和汉藏民族的团结相处,开启了“唐蕃之路”,堪称黄炎子孙“和亲”史上的伟大典范。

  佛教起源于古印度,自东汉明帝时开始传入中国,佛学的“众生向善” 与中国传统的伦理和信仰的结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各宗派,极大地丰富了中国的文化和中国人们的精神世界,产生了中国佛教与中国佛教哲学,融入了人们的心灵而根深蒂固。

  在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诞生地,人们出于对佛的敬仰,以先建塔后盖寺而取名的塔尔寺,誉为闻名海内外的佛教圣地,从另一方面可以说,是青海创导和领衔了西藏佛教。因为,同是一个青藏高原,有着同样的文化和信仰,都是同根、同宗。所以,塔尔寺也理所当然成为西藏佛教界六百多年来务必的供奉地方。

  佛的意思就是觉者,觉就是觉悟苦的空性,放下对物质世界的执著,跳出弱肉强食的恶性循环系统,达到涅盘极乐的微妙境界,所以佛学上讲“放下即佛”,无所执著即佛。佛学认为空是物质世界的本性实相,善和恶都不是该事物的本性实相。善和恶都是由弱肉强食的生命运动中产生出来的差别相。佛学认为只有破除对差别相的执著,才可觉悟苦的空性,才可登于涅盘圣境。生死轮回说的全部目的归结于一点,那就是为了警示众生向善,也即是为了促进生命界的良性循环。释迦牟尼以生死轮回,从善积德就可受赏升天,作恶就要罚下地狱,这种“报应”观念让人们永远牢记。

  公元1644年清顺治皇帝入关以后,综观中国历史,感悟治国理念,倡导建设“和合社会”,以佛教信仰治心,以道家宗义治身,以儒家学说治国的三位一体方略,迅速汉化,稳定天下。把老子的“无为为本”、“返朴归真、顺其自然”劝人为善,以“忍”字来淡化人们的物欲和争斗。同时,又崇尚孔子“仁”的中心思想,以“德”修身治人,利顺社会秩序。又以佛来改造人们的世界观和精神状态。顺治皇帝本人对释迦牟尼的“达摩舍国”行为极其倾心,同时又致力于“和合社会”的从政理念,所以取得了中国历史上“康、雍、乾盛世”的篇章,还先后册封五世达赖和五世班禅,实现了朝廷对西藏真正意义上的人事任免权。

  人类的信仰从广义上是一种文化,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对和谐社会、民族兴盛有决定性的影响,信仰是人类本质的灵魂所在。一个人心宁静的社会,才有稳定的世界;每当人心躁动的时候,争夺和战争以为期不远。几千年来,人们祈求和平,收敛人心是基础,崇德扬善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达到相互信任,密切合作,利益均沾,共同发展的目标。

  尽管佛教有生死轮回的迷信色彩,甚至有求神保佑自己做了坏事不受惩罚的成分。道教又是急功近利,教人如何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极端利己主义的成份。如果,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人们什么都不信,什么信仰都没有,那将是更加可怕!

  《论语》“子贡问政”:孔子的学生子贡问,一个国家要想安定,政治平稳,需要哪几条呢?孔子的回答很简单,只要三条:足兵,足食,民信之矣。意思是国家机器要强大,必须得有足够的兵力做保障;要有足够的粮食,老百姓能够丰衣足食;同时老百姓要对国家有信仰。学生说,如果必须去掉一条,能去哪一条?孔夫子说:“去兵”。子贡又问,如果还要去掉一个呢?孔夫子非常认真地告诉他:“去食”。接着他说:“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没有粮食无非就是一死,从古而今谁不死啊?所以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国民对这个国家失去信仰以后的崩溃和涣散,这是《论语》“子贡问政”的故事。

  几千年来,佛、道、儒使我们泱泱大国的芸芸众生个个都懂得:上有天,下有地,中间还有一颗“良心”在。这个“良心”包涵了一种信仰的寄托和文化的脉络,好似贯串人们思想的灵魂,是人们的道德底线,也是一个人的“人生”准则,更是顶起一个民族脊梁社会规范。若是没有这个“良心”,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还有什么精神可维系;若是没有这个“良心”,人类的文明就会迷茫,弱肉强食的“争斗”就在我们的眼前。

  国家无信仰则亡,民族无信仰则衰,社会无信仰则乱,“争斗”是人类的万恶之源。信仰的多样性和包容性,丰富了我们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开启睿智的心灵,繁荣自己的民族文化,使“佛、道、儒”和合在一起,让天下“相生、相克”的万物和谐共处与协调,丢弃“争斗”,创建和谐的社会而努力!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