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春季号
 
 
【小说】阿贝正传
2009年11月19日    作者:方柏令  阅读:

前言

  阿贝是儿子为我家的猫咪起的昵称。阿贝在我家前后不过十个月,却留下了许多趣事。我想为阿贝写篇文章,以资纪念,可想不出合适的标题。原想起个《阿贝随想曲》,但把阿贝与猪爪、狗肉相提并议,有些委曲了它。其它如列传、本记、后传、外史等,也名不符实。忽然想起鲁迅先生的小说《阿Q正传》,觉得以此名为阿贝作传最合适,但又担心先生怪我不知天高地厚。又想到了先生当年曾提倡“拿来主义”,先生可拿人家的,我也可拿先生的,就算是继承先生的遗志吧。

   阿贝刚满二个月时,离开了母亲的怀抱,被隔壁的大妈抱回了家。大妈本来想自家养,但因正养着三只狗,她儿媳不愿意再养猫,于是,把阿贝送给了新主人。

   从新主人的口中,阿贝知道让它来是为了给小主人作个伴,给家中添些热闹。男主人说,家里养个活的,总会多些生机。主人家刚搬新居时,养的是狗。先是养了两只哈巴狗,时间不长都失踪了,不知是被爱狗的人抱去养了,还是被狗贩子偷去卖钱了。主人没法,干脆养了条家狗。不到半年,又不见了,这回也许是被好狗肉者摸去吃了。主人家只有一个孩子,平时太寂寞,狗养不住,便想到养只猫陪小主人玩。

   初来乍到,阿贝怯生生地看着新家和新主人。虽然小主人很喜欢它,抱它哄它逗它玩,但它总感到非常陌生。主人为阿贝在前门的花园中安了窝。猫窝是一只破竹篮,垫了二层棉絮,睡上去暖暖的。

   晚上,主人把阿贝抱进猫窝,顾自上楼去了。花园静悄悄,幽冷的星光在夜空中忽明忽暗地闪烁。阿贝又寂寞,又害怕。猫娘虽然对阿贝说过,好孩子要学会独立生活,但毕竟是第一次离开妈妈,如果坏人来了,可怎么办呀?阿贝想着想着,越来越害怕。它看看暗暗的园子,黑黑的在风中“沙沙”摇曳的树影;听着“唧唧喳喳”的虫子叫声,不由得大声地喊起了妈妈。它多么想回到妈妈温暖的怀抱呀。

   几天过去了,阿贝慢慢地适应了新环境,胆子大了起来,晚上也不再叫妈妈了。小主人很喜欢阿贝,放学回家,总是先和阿贝玩一会,拿来吃的东西和它分享,然后,上楼做作业。阿贝知道,大主人对小主人的学习抓得很紧。小主人肩膀上的那只书包好重,把他的腰都压弯了。

    阿贝听女主人教育小主人道:“现在找工作很难,竞争太激烈了,全得靠分数。考不出好成绩,就上不了重点大学;上不了重点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

    阿贝听男主人抱怨道:“读书读书,简直是折磨孩子,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下一代都变成残疾人了,不是近视就是驼背。说得好听,要素质教育,哪个放弃了应试教学?还不是惟分数论。我真不明白,国家培养了这么一代人,有什么用处?”

    阿贝又听女主人说:“人家都在抓,我们能不抓吗?唉,明知不对,也只能这样做了。”

    阿贝从前以为做人很有趣、很风光,想不到做人有这么累、这么难。两位大主人每天回到家里,都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小主人放学后不但要做作业,还要练书法、学奥数、背唐诗,简直没完没了。看着小主人一天天近下去的眼睛,阿贝想,这人怎么都喜欢折腾自己呀?还不如做猫舒服。阿贝想得有道理,做人有时真不如做猫。现在的猫有主人宠着,吃了睡、睡了玩,连老鼠也不用抓。

    阿贝在主人家转眼过了二个月。刚来时,阿贝是一只瘦弱的丑小猫。在主人的精心调养下,它一天天长大了,毛色油光锃亮,虎皮斑纹黑白分明,眼睛圆溜溜的,嘴角的毛须一翘一翘,精神饱满,可爱极了。阿贝也变得懂事了。小主人读书时,它乖乖地蹲在一旁,从来不去搔扰;小主人玩耍时,它紧跟着凑热闹。小主人对阿贝很好,常把饭桌上的鱼偷偷地丢给它吃。大主人回家时,阿贝“呼”的一下从角落里窜出来,绕着主人的脚“咪咪”地撒娇。主人总会蹲下来,顺势捋捋它背上的毛,轻轻拍拍它的头。主人不在时,阿贝爱在花园中与蝴蝶捉迷藏,还和小鸟交上了朋友。花园里的无花果是小鸟最爱吃的,树上结满果实时,它们就来和阿贝做伴。阿贝也常常把自己的饭剩下一点,送给小鸟吃。

    阿贝已完全融入了新家。它歪着猫脑袋,高兴地唱着:“我是一只快乐猫,伊呀伊呀哟……”

    阿贝在猫娘身边时,猫娘常对它说:“我们做猫的,小时候要多努力。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要努力练就一身抓老鼠的好本领,不能做贪吃好睡的小懒猫。现在就业形势很严峻,不但工人下岗,连黑猫警长的饭碗怕也难保,学好了抓老鼠的本领,就不愁下岗后没事可干啦。”

    阿贝把妈妈的话牢牢记在了心头。白天,主人上班的上班、读书的读书,阿贝反正没事可做,就独自在花园里练习抓老鼠的真本领。先是对着小主人的花皮球练,再对着飞舞的蝴蝶、蜜蜂练。一蹿一跳、一扑一抓,越跳越远,越抓越准,直练得身轻如燕,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一套“降鼠十八掌”舞得虎虎生风,家里的围墙可以毫不费劲地跳上蹿下。

    阿贝总想着能抓只老鼠,让主人瞧瞧我阿贝不是懒猫,是一只了不起的好猫。可是,从阿贝来到家里后,老鼠们早就躲得远远的了。听主人说,原来家里有很多老鼠,常偷东西吃,还咬坏了家具。阿贝沮丧极了,这些鬼老鼠,干嘛跑那么干净,也不留下两只让我阿贝试试爪子。

    阿贝歪着小脑袋,眯缝着眼睛,越想越没劲,心里憋得慌。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阿贝正躺在猫窝里晒太阳,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它连忙竖起耳朵,瞪圆眼睛,悄悄地探出猫头。只见一只大老鼠从下水道口钻了出来,贼头贼脑地探看了一会,溜到阿贝的猫碗边,津津有味地吃起了猫食。可把阿贝给乐坏了,我正愁没处找你,你倒是送上门来了。阿贝运起穿墙越脊的真功夫,轻飘飘地从猫窝里蹿出来,悄悄摸到下水孔旁,先把老鼠的后路给堵死了。然后,舞起“降鼠十八掌”,一个“见鼠在田”跳到老鼠身后,大叫一声“喵~~~”。老鼠回头一看,不好,这下完了。吓得心胆俱裂,瑟瑟发抖,连腿都软了。

    等阿贝把老鼠玩够,老鼠早已吓得断了气。女主人回家时,阿贝叼着老鼠,巴巴地跑到主人面前。女主人一看也乐了,连忙表扬道:“阿贝真了不起,想不到能抓老鼠。”男主人回家时,阿贝听到女主人又在表扬自己:“你瞧我家的阿贝多聪明,抓了老鼠还知道邀功请赏。”

    阿贝像吃了蜜糖,心里甭提多得意了,“呼”地蹿上无花果树,胸部挺得直直的,头抬得高高的,对着天空“喵,喵,喵”的连叫了三声。从这以后,阿贝可神气了。

    阿贝常陪着小主人看动画片。小主人看得神采飞扬,阿贝却越瞧越不对劲。动画片中的猫不是又笨又傻,总被老鼠戏弄;就是不讲原则和老鼠称兄道弟、勾勾搭搭。知道还有我阿贝吗?编导的眼睛只盯着钞票,从不深入生活,连我堂堂的捕鼠大英雄阿贝同志也没看见,肯定是被老鼠的美元给收买了。我得给他们点厉害瞧瞧!阿贝舞动双爪,摆开“降鼠十八掌”,等屏幕上出现了老鼠,一个“神猫扑鼠”,“喵”的一声扑了上去。这下可惨了,老鼠没抓着,头反而被电视机碰出个老大的角。“妈妈的!”阿贝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鼠在电视机里肆虐横行。

    阿贝小时候听妈妈说,老虎是猫的弟子,老虎的剪、扑、掀、跳等本领都是跟猫学的,后来,猫看出老虎居心不良,特意留下了一手爬树的绝招,猫上树后头下脚上,老虎也跟着用后腿向上倒着爬,爬一次跌一次,样子笨死了。阿贝也常听主人说老虎厉害,什么虎虎生风、虎头虎脑、英雄虎胆、狐假虎威。阿贝不屑地晃晃猫爪,哼!还不是跟猫学的!应该改成猫猫生风、猫头猫脑、英雄猫胆、狐假猫威。别看老虎个头长得大,充其量是个假猫鬼子。

    阿贝心里老大的不服气,总想找个机会和老虎比个高下、分个雌雄,让主人见识见识我阿贝同志的猫头猫脑大猫威。想到这里,阿贝又得意了,一个“猫飞九天”,“呼”地纵上围墙,竖起尾巴,昂首挺胸,高声唱道:“我是一只勇敢猫,伊呀伊呀哟……”

    阿贝知道察言观色,讨主人喜欢。主人心烦时,阿贝总是躲得远远的,不吵不闹,不叫不嚷。主人高兴时,阿贝会倩倩地躺在主人的脚背上,用爪子轻轻地勾勾主人的裤脚,不时仰起脸“嗲嗲”地叫上两声。

    阿贝虽然乖巧,却也会耍猫脾气。一次,男主人拍拍阿贝的头,对女主人开玩笑道:“你看阿贝多温顺,都说女人像猫,我家阿贝比女人温柔多了。”

    男主人的话让阿贝老大的不高兴。它不满地嘀咕道:“我阿贝是一只男猫,男猫大丈夫,岂是女人可比。”在阿贝的心里,不论猫还是人,男的就是大丈夫。大丈夫多了不起,天塌下来硬是能撑住。女人算什么?只会在男人面前发发雌威,一见老鼠就吓得哭爹喊娘。我阿贝虽然是只猫,却是男猫大丈夫,会抓老鼠,说不定女人碰见老鼠时,还得靠我阿贝先生来个英雄救美呢。再说了,女人真的温柔吗?那是外表,心地可狠着呢。老话说得好:女人像老虎。在我阿贝看来,除了女主人,没有一个温柔的。

    东路口的老太婆最狠毒。阿贝不过就偷了她吃剩下的半条鱼,她“死猫、笨猫、懒猫、馋猫”的骂了一天一夜,还不肯罢休,拿着鸡毛掸子打上门来,声称要剥阿贝的皮。剥皮不疼吗?你让我剥一次试试?不就半条鱼吗?那样兴师动众的,明天让主人买十条赔你不就得了。哼!偷你的鱼还是看得起你呢。

    对面二楼的女人多厉害。阿贝不小心打碎了她家的一只旧花瓶,她硬是拿着花瓶碎片往死里打阿贝。不过一只破瓶子,值不了几文钱。旧的不去,新的还不来呢。

    后面三楼的那位姑娘,爱在半夜里扯着破锣一样的噪声唱卡拉OK,什么“掐死你的温柔”,调子跑得像解放前的破留声机,每个字都酸溜溜的拖长声,连阿贝也不要听。弄得家家户户关门闭窗装隔音板,她还在没完没了地唱。

    对面五楼的小媳妇,长得像朵花,泼辣得像枚刺,一天到晚骂老公,嗓子尖得像泡沫擦玻璃,刺耳极了,连阿贝也为她老公抱不平。一天晚上,阿贝偷偷溜进她家,要把她的衣服撕碎了,为男的出口气,想不到小媳妇正有说有笑地躺在男人的怀里。阿贝心里那股子气呀,就这德性,凭什么骂老公,有本事不要老公抱;男的也贱,天下女人多的是,哪个不能抱,偏要抱着个整天骂你的泼女人。

    村西首开小店的小寡妇更绝,泡了个办小厂的男人,还把羞答答的床上戏拍成录像。男人不要她了,她居然死皮赖脸的把录像传到互联网上,非把男人搞臭搞死不可,弄得地球人都知道。

    男主人不喜欢管闲事,所以,这种事阿贝知道得远比男主人多。阿贝歪着猫脑袋,眯缝着眼睛,怎么也想不通。凭什么我阿贝就不是大丈夫,非要把我比女人?我才不干呢。你在那篇《又痴又傻的女人们》中,是怎么数落女人的?阿贝越想越气,牙齿恨得痒痒的。你男主人不是常说虎威吗?哼,我得弄点温柔的给你瞧瞧,让你领教领教老虎的师傅——我阿贝先生猫头猫脑大猫威的厉害!

    说干就干。阿贝猫威大发,先是把南墙的纱门纱窗捣鼓出一个个大猫洞,再把花园中男主人精心栽培的牵牛花连根拨起。傍晚,阿贝躲在桌底下,等男主人回家后脱鞋上楼,一个猫步蹿出来,叼起一只鞋丢到花园草丛中,又把另一只丢到厨房里。

    男主人下楼吃饭时,发现鞋子不见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也不在意,只是笑嘻嘻地说:“准是阿贝捣的鬼”。阿贝躲在一旁偷着乐,原以为主人会大发雷霆,看见他这种无关紧要的态度,心里挺泄气。饭后,男主人习惯地走入花园,发现牵牛花的叶子枯萎了,心疼得脸都扭曲了。想想今天没特大的风,怎会把花连根拨起呢?他仔细查看了花藤,发现有猫的爪痕。这还了得!男主人大吼一声:“阿贝过来!”阿贝抖抖瑟瑟,很不情愿地走了过去。说实话,阿贝有些怕男主人。这男主人傻里傻气的,平时话很少,一天到晚绷着脸。女主人曾说他是故作深沉,假正经。

    阿贝可怜巴巴地叫着,夹着尾巴一步一步地捱了过去。男主人真生气了,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脑就是一个糖醋大板栗,直敲得阿贝七荤八素,眼前直冒金星。待回过神来,阿贝“喵”地大叫一声,蹿上围墙,回头瞧着男主人气急败坏的样子,早忘了头上的疼痛,心里得意地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拿我比女人。”

    阿贝尾巴竖得高高的,得意地唱道:“我是一只大男猫,伊呀伊呀哟……”

    猫大十八变,阿贝转眼已变成了英俊潇洒的大男猫,一举一动处处透出男子汉的成熟和豪气。

    一天,阿贝又陪着小主人看电视。时间尚早,动画片还没开始,电视上放着明星专访节目。一位很漂亮的女明星,双手像螃蟹钳子似的在胸前划来划去,嗲声嗲气地说着:“然后,我和他一起拍戏啦;哦,然后他的演技很精湛哟;哦,然后他好酷也;哦,然后他好好平易近人哟;哦,然后他请我吃饭啦;哦,然后我们在一起了也。哦……”

    阿贝越听越懵,没有首先,怎么就然后了?语法水平比才上小学一年级的小主人还差。女明星的头颈长长的挺像鹅,难怪一说话就“哦”个不停。阿贝觉得女明星的声音很熟,好像在哪儿听见过。它歪着小脑袋,眯缝着眼睛,用爪子拨拨颈下的毛。对了,想起来了。那天五更时分,它偷偷溜进一对新婚夫妇的洞房,想去凑个热闹,不小心把桌上的茶杯碰落在地上。新娘子睡眼惺忪地说:“深更半夜的干嘛呀?唔,抱紧我嘛。”

    女明星的声音和新娘子的声音一个味,沙沙的、懒洋洋的。听说现在这种声音最时髦、最迷人,能让男人产生许多遐想。阿贝想不通,女人不是老说男人花吗?那首歌怎么唱来着?“十个男人九个花,剩下一个是傻瓜”。既然男人花,女人为什么总还是把自己打扮得像花儿一样,千方百计翻出新鲜花样来撩拨男人,这不是送上门去让男人使坏吗?阿贝不明白人究竟长了多少根花花肠子。但阿贝已经长大了,长大了就会有烦恼。

    阿贝躺在猫窝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耳边回想着女明星懒洋洋的声音。“这声音咋就那么迷人?妈妈的!”阿贝觉得全身痒痒的,像有一群蚂蚁在到处乱爬。它东抓一爪子,西搔一爪子,越抓越痒。它索性不睡了,爬起来,蹿上围墙,抬头看着天空,眼睛瞪得滚圆。月亮又圆又亮,放射出一圈彩色的光晕;中间的桂花树似飘逸着阵阵清香,直沁入阿贝的心脾。阿贝痴痴地瞧着,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身子燥热难熬,忍不住放开嗓子大声吼叫起来。吼了一阵,觉得身上舒服了些,又回到猫窝躺下。

    阿贝用猫爪拨拨棉絮,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阿贝先生难得到猫世上走一趟,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猫过总得留点爪痕吧?猫爹猫妈生了我,不能在我这里绝了后呀。主人虽待我好,但我不能总是孤身一猫吧?我寂寞了谁来陪我说话?我老了谁来给我送饭?对,我得找个女猫做伴。

    主意打定了,阿贝美滋滋地睡了一觉。梦中,那位女明星披着薄薄的羽纱,长袖轻舒,像一片彩云从月亮上轻柔地飘落下来,沙沙的、懒洋洋的对阿贝说:“亲爱的阿贝先生,你要我吗?”

    阿贝说:“我是猫,你是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呀。”

    女明星风情万种地对着阿贝浅浅一笑,忽然就地一滚,变成了一只女猫。好漂亮的猫,白白的猫身上点缀着浅黄色的斑纹,把阿贝的眼睛都看直了。女猫轻轻地舔着阿贝的脸,阿贝感到好舒服。阿贝忍不住伸出爪子想去抚摸它,却摸了个空……

    阿贝睁开眼睛,太阳已照到了猫窝上,眼前什么都没有。它决定去找女猫。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现在找对象都兴讲个感觉,有感觉的看不上阿贝,没有感觉的阿贝看不上。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阿贝还是孤伶伶的。

    又是一个月圆的晚上,阿贝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忽然想起隔壁大妈说过,村东边住着一群猫,反正睡不着,不如去那边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阿贝穿檐越脊,来到村东,东嗅西闻,不时地叫上两声。村东静悄悄的,人们早已睡了。阿贝找了一圈,见没有动静,心里空荡荡的非常失望。它正准备回去,这时,最东边的屋子里传来“吱呀”的开窗声,一只猫头探了出来。阿贝定睛一看,不禁大喜过望。那只猫白白的身子,点缀着浅黄色的斑纹,正是梦中的女猫。

    女猫对阿贝浅浅一笑:“我叫阿宝,你是来找我的吗?”声音沙沙的、懒洋洋的。

    “是的是的。”阿贝激动地摇晃着猫脑袋,一个猫跳蹿到窗前,大声说:“我叫阿贝,找你一个月了。”

    “咱们上屋顶说好吗?别吵醒了主人。”阿宝望着阿贝,柔柔地说。

    屋顶上,阿宝和阿贝深情地凝视着。月亮好大好圆,中间的那棵桂花树洋溢着诱人的芳香。阿贝抬头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阿宝。清柔的月光下,阿宝身上隐隐逸出一圈洁白的光环,是多么的清纯可爱。阿贝想起了男主人常背的二句诗,情不自禁地吟了出来:“月上柳梢头,猫约黄昏后,多么浪漫的月光情缘呀。”男主人是位老古董,常常酸不溜秋地背几句唐诗宋词。阿贝耳闻目染,多少也记住了一些,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情深深,月朦朦,阿宝阿贝来相逢。亲爱的阿贝GG,我要等着你,我要比你多活一天,我要化成第一片雪花,我要用温柔的小猫爪,抚平你的寂寞和孤独。”阿宝幽幽地说。阿宝的女主人多愁善感,写的散文温婉娟秀,常在报刊上发表。阿宝最爱听女主人朗诵她的文章。

    阿贝没想到阿宝不但长得可爱,还出身于书香门第,颇通文墨,不由得又多出几分爱怜。“亲爱的阿宝MM,你是花碗,我就是咸鱼;你是破篮,我就是棉絮,今夜月明猫尽望,莫负此良宵。”阿贝深情地说。

    二只猫慢慢地靠拢,终于合为一体。天上,一片云彩轻轻地飘来,遮住了月亮圆圆的脸。

    从此,主人发现阿贝怪怪的,白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到晚上就急不可待地往外蹿,猜测阿贝是在恋爱了。小主人特别高兴,常常摸阿贝的肚子,以为它会生下一窝小猫咪。阿贝觉得小主人好可爱,连男猫和女猫都分不清。

    阿贝“呼”地蹿上围墙,歪着小脑袋,甜甜地唱道:“我是一只幸福猫,伊呀伊呀哟……”

    阿贝爱吃鱼,也爱偷鱼。这是猫的本性,就像老鼠爱打洞,狗爱啃骨头一样。

    自从阿贝来了以后,常常有邻居上门来告状。今天东家丢了鱼,明天西家少了虾;隔壁的大妈煎好鱼刚端上桌,一转身鱼就不见了。都是你家的阿贝干的好事。主人护着阿贝,说这里的猫又不止阿贝一只,凭什么就断定是我家阿贝偷的?男主人说得更干脆,偷鱼是猫的本性,让猫不偷都不行,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鱼吧。

    有主人护着,阿贝先生的胆子就更大了,整天穿东家走西家,千方百计把人家的鱼弄出来。主人家并没有少给阿贝鱼吃,但阿贝总觉得偷来的鱼比自家的好吃。以前,阿贝只偷别家的鱼,从不偷自家的。但别家丢了鱼后看得紧了,阿贝无处可偷,只好打起自家的主意来了。

    主人家的花园不大,挖了一只很大的鱼池,面积占花园的五分之一。池子里养着一群红鲤鱼,肥得诱人。阿贝常常蹲在池沿上,睁圆了眼睛贪婪地盯着鱼,馋得直流口水。可惜池水太深了,阿贝不敢冒险跳下去,毕竟是猫命关天的大事情,弄不好鱼没吃着,反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主人睡在楼上,从不让阿贝上去。阿贝以前也无所谓,最近却产生了好奇。楼上究竟有什么秘密,神秘兮兮的,难道有鱼藏着不让我知道?阿贝同志决定瞅个空上去看看。

    有一天,主人都不在,机会来了。阿贝悄悄地溜上二楼,蹿进小主人的房间,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鱼腥味。抬头一看,阿贝乐了,桌上养着一缸金鱼。连忙蹿到鱼缸旁,伸爪想抓。忽然想到,如果主人回来,发现没有了鱼,可不是好玩的;况且,小主人对自己很好,怎么能把他的鱼给偷了?心里这么想,但鱼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阿贝怎么也抵挡不了。它终于伸出爪子,把缸里的金鱼一条一条地抓了出来。阿贝毕竟怕男主人,一想到男主人冷竣的目光,心里就发毛。它一条鱼也没敢吃。

    傍晚,男主人回来了,发现楼梯旁有一条死金鱼,急忙上楼查看,鱼缸里的鱼全不见了,桌子上有一摊水迹。主人知道是阿贝干的好事,下楼把阿贝抓到鱼缸边,一顿痛打。男主人虽然严厉,却从来没有这么狠地打过阿贝。阿贝心里很委屈,你凭什么打我呀?我虽然抓了鱼,可一条也没敢吃,都好好地放在楼下。我偷人家的鱼你说是本性,偷自家的鱼就不是本性了吗?你男主人不也有本性吗?每天那么晚回家,都在外面干什么?还不是在喝酒、吹牛、泡小妞。你还振振有词,说这是人的本性,是正常的不能抑制的,都新世纪了思想要解放。你不能抑制,我阿贝偷鱼的本性就能抑制吗?你进入了新世纪,干嘛非要把我阿贝先生留在上世纪?联合国还讲个猫权呢!

    阿贝歪着小脑袋,眯缝着眼睛,耳朵一竖一竖,怎么也想不通,但阿贝总觉得偷主人的鱼还是有些理亏。它想将功赎罪。第二天,阿贝在村里转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发现一只老鼠。阿贝把老鼠抓住后,急急忙忙往家里赶。男主人看到阿贝一脸的虔诚,气也消了。有了这次教训,想必它下次不敢再偷了。

    过了几天,男主人又买回了一缸鱼。他说得对,本性是不可抑制的。阿贝实在禁不住那缸鱼的诱惑,又闯下了大祸。阿贝以为主人都出门了,怎么也想不到男主人身体不好,还在家里睡着。他听到小主人的房间有响动,过来一看,正好把阿贝逮个正着。男主人这回是下狠心了,揿住它的头就往水里按。阿贝以为这次要玩完了。还好,主人按了两次松开了手,阿贝抓住机会转身就跑。

    阿贝连续三天躲在外面没敢回家。饿极了,去偷碰碎花瓶女人家的鱼吃,被那女人打断了腿,多亏跑得快,否则,连猫脑袋都难保。到第三天,阿贝又饿又疼,歪着猫脑袋想了又想,还是回家吧。大不了再挨一次打,饿死不如打死,反正以后再也不偷主人家的鱼了。

    主人毕竟和阿贝是有感情的。见阿贝跛着腿、夹着尾巴、又脏又瘦,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男主人的心早就软了。算了,秀才窃书不算偷,阿贝抓鱼也不算偷吧,忙着给阿贝弄了一碗饭。阿贝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打那以后,阿贝的“降鼠十八掌”大打折扣,成天猫在家里不出门。男主人也没有再往缸里放金鱼。

    又过了半个月,阿贝突然失踪了。主人找了两天没找着,也就不再找了。有人说阿贝是被猫贩子偷走了,也有人说它和一只叫阿宝的雌猫私奔了。不管去了哪里,阿贝再也没回来过。邻居家的鱼又可以大模大样地放在桌上了,老鼠又可以青天白日在花园里散步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阿贝在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了。

前言

  阿贝是儿子为我家的猫咪起的昵称。阿贝在我家前后不过十个月,却留下了许多趣事。我想为阿贝写篇文章,以资纪念,可想不出合适的标题。原想起个《阿贝随想曲》,但把阿贝与猪爪、狗肉相提并议,有些委曲了它。其它如列传、本记、后传、外史等,也名不符实。忽然想起鲁迅先生的小说《阿Q正传》,觉得以此名为阿贝作传最合适,但又担心先生怪我不知天高地厚。又想到了先生当年曾提倡“拿来主义”,先生可拿人家的,我也可拿先生的,就算是继承先生的遗志吧。

   阿贝刚满二个月时,离开了母亲的怀抱,被隔壁的大妈抱回了家。大妈本来想自家养,但因正养着三只狗,她儿媳不愿意再养猫,于是,把阿贝送给了新主人。

   从新主人的口中,阿贝知道让它来是为了给小主人作个伴,给家中添些热闹。男主人说,家里养个活的,总会多些生机。主人家刚搬新居时,养的是狗。先是养了两只哈巴狗,时间不长都失踪了,不知是被爱狗的人抱去养了,还是被狗贩子偷去卖钱了。主人没法,干脆养了条家狗。不到半年,又不见了,这回也许是被好狗肉者摸去吃了。主人家只有一个孩子,平时太寂寞,狗养不住,便想到养只猫陪小主人玩。

   初来乍到,阿贝怯生生地看着新家和新主人。虽然小主人很喜欢它,抱它哄它逗它玩,但它总感到非常陌生。主人为阿贝在前门的花园中安了窝。猫窝是一只破竹篮,垫了二层棉絮,睡上去暖暖的。

   晚上,主人把阿贝抱进猫窝,顾自上楼去了。花园静悄悄,幽冷的星光在夜空中忽明忽暗地闪烁。阿贝又寂寞,又害怕。猫娘虽然对阿贝说过,好孩子要学会独立生活,但毕竟是第一次离开妈妈,如果坏人来了,可怎么办呀?阿贝想着想着,越来越害怕。它看看暗暗的园子,黑黑的在风中“沙沙”摇曳的树影;听着“唧唧喳喳”的虫子叫声,不由得大声地喊起了妈妈。它多么想回到妈妈温暖的怀抱呀。

   几天过去了,阿贝慢慢地适应了新环境,胆子大了起来,晚上也不再叫妈妈了。小主人很喜欢阿贝,放学回家,总是先和阿贝玩一会,拿来吃的东西和它分享,然后,上楼做作业。阿贝知道,大主人对小主人的学习抓得很紧。小主人肩膀上的那只书包好重,把他的腰都压弯了。

    阿贝听女主人教育小主人道:“现在找工作很难,竞争太激烈了,全得靠分数。考不出好成绩,就上不了重点大学;上不了重点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

    阿贝听男主人抱怨道:“读书读书,简直是折磨孩子,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下一代都变成残疾人了,不是近视就是驼背。说得好听,要素质教育,哪个放弃了应试教学?还不是惟分数论。我真不明白,国家培养了这么一代人,有什么用处?”

    阿贝又听女主人说:“人家都在抓,我们能不抓吗?唉,明知不对,也只能这样做了。”

    阿贝从前以为做人很有趣、很风光,想不到做人有这么累、这么难。两位大主人每天回到家里,都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小主人放学后不但要做作业,还要练书法、学奥数、背唐诗,简直没完没了。看着小主人一天天近下去的眼睛,阿贝想,这人怎么都喜欢折腾自己呀?还不如做猫舒服。阿贝想得有道理,做人有时真不如做猫。现在的猫有主人宠着,吃了睡、睡了玩,连老鼠也不用抓。

    阿贝在主人家转眼过了二个月。刚来时,阿贝是一只瘦弱的丑小猫。在主人的精心调养下,它一天天长大了,毛色油光锃亮,虎皮斑纹黑白分明,眼睛圆溜溜的,嘴角的毛须一翘一翘,精神饱满,可爱极了。阿贝也变得懂事了。小主人读书时,它乖乖地蹲在一旁,从来不去搔扰;小主人玩耍时,它紧跟着凑热闹。小主人对阿贝很好,常把饭桌上的鱼偷偷地丢给它吃。大主人回家时,阿贝“呼”的一下从角落里窜出来,绕着主人的脚“咪咪”地撒娇。主人总会蹲下来,顺势捋捋它背上的毛,轻轻拍拍它的头。主人不在时,阿贝爱在花园中与蝴蝶捉迷藏,还和小鸟交上了朋友。花园里的无花果是小鸟最爱吃的,树上结满果实时,它们就来和阿贝做伴。阿贝也常常把自己的饭剩下一点,送给小鸟吃。

    阿贝已完全融入了新家。它歪着猫脑袋,高兴地唱着:“我是一只快乐猫,伊呀伊呀哟……”

    阿贝在猫娘身边时,猫娘常对它说:“我们做猫的,小时候要多努力。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要努力练就一身抓老鼠的好本领,不能做贪吃好睡的小懒猫。现在就业形势很严峻,不但工人下岗,连黑猫警长的饭碗怕也难保,学好了抓老鼠的本领,就不愁下岗后没事可干啦。”

    阿贝把妈妈的话牢牢记在了心头。白天,主人上班的上班、读书的读书,阿贝反正没事可做,就独自在花园里练习抓老鼠的真本领。先是对着小主人的花皮球练,再对着飞舞的蝴蝶、蜜蜂练。一蹿一跳、一扑一抓,越跳越远,越抓越准,直练得身轻如燕,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一套“降鼠十八掌”舞得虎虎生风,家里的围墙可以毫不费劲地跳上蹿下。

    阿贝总想着能抓只老鼠,让主人瞧瞧我阿贝不是懒猫,是一只了不起的好猫。可是,从阿贝来到家里后,老鼠们早就躲得远远的了。听主人说,原来家里有很多老鼠,常偷东西吃,还咬坏了家具。阿贝沮丧极了,这些鬼老鼠,干嘛跑那么干净,也不留下两只让我阿贝试试爪子。

    阿贝歪着小脑袋,眯缝着眼睛,越想越没劲,心里憋得慌。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阿贝正躺在猫窝里晒太阳,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它连忙竖起耳朵,瞪圆眼睛,悄悄地探出猫头。只见一只大老鼠从下水道口钻了出来,贼头贼脑地探看了一会,溜到阿贝的猫碗边,津津有味地吃起了猫食。可把阿贝给乐坏了,我正愁没处找你,你倒是送上门来了。阿贝运起穿墙越脊的真功夫,轻飘飘地从猫窝里蹿出来,悄悄摸到下水孔旁,先把老鼠的后路给堵死了。然后,舞起“降鼠十八掌”,一个“见鼠在田”跳到老鼠身后,大叫一声“喵~~~”。老鼠回头一看,不好,这下完了。吓得心胆俱裂,瑟瑟发抖,连腿都软了。

    等阿贝把老鼠玩够,老鼠早已吓得断了气。女主人回家时,阿贝叼着老鼠,巴巴地跑到主人面前。女主人一看也乐了,连忙表扬道:“阿贝真了不起,想不到能抓老鼠。”男主人回家时,阿贝听到女主人又在表扬自己:“你瞧我家的阿贝多聪明,抓了老鼠还知道邀功请赏。”

    阿贝像吃了蜜糖,心里甭提多得意了,“呼”地蹿上无花果树,胸部挺得直直的,头抬得高高的,对着天空“喵,喵,喵”的连叫了三声。从这以后,阿贝可神气了。

    阿贝常陪着小主人看动画片。小主人看得神采飞扬,阿贝却越瞧越不对劲。动画片中的猫不是又笨又傻,总被老鼠戏弄;就是不讲原则和老鼠称兄道弟、勾勾搭搭。知道还有我阿贝吗?编导的眼睛只盯着钞票,从不深入生活,连我堂堂的捕鼠大英雄阿贝同志也没看见,肯定是被老鼠的美元给收买了。我得给他们点厉害瞧瞧!阿贝舞动双爪,摆开“降鼠十八掌”,等屏幕上出现了老鼠,一个“神猫扑鼠”,“喵”的一声扑了上去。这下可惨了,老鼠没抓着,头反而被电视机碰出个老大的角。“妈妈的!”阿贝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鼠在电视机里肆虐横行。

    阿贝小时候听妈妈说,老虎是猫的弟子,老虎的剪、扑、掀、跳等本领都是跟猫学的,后来,猫看出老虎居心不良,特意留下了一手爬树的绝招,猫上树后头下脚上,老虎也跟着用后腿向上倒着爬,爬一次跌一次,样子笨死了。阿贝也常听主人说老虎厉害,什么虎虎生风、虎头虎脑、英雄虎胆、狐假虎威。阿贝不屑地晃晃猫爪,哼!还不是跟猫学的!应该改成猫猫生风、猫头猫脑、英雄猫胆、狐假猫威。别看老虎个头长得大,充其量是个假猫鬼子。

    阿贝心里老大的不服气,总想找个机会和老虎比个高下、分个雌雄,让主人见识见识我阿贝同志的猫头猫脑大猫威。想到这里,阿贝又得意了,一个“猫飞九天”,“呼”地纵上围墙,竖起尾巴,昂首挺胸,高声唱道:“我是一只勇敢猫,伊呀伊呀哟……”

    阿贝知道察言观色,讨主人喜欢。主人心烦时,阿贝总是躲得远远的,不吵不闹,不叫不嚷。主人高兴时,阿贝会倩倩地躺在主人的脚背上,用爪子轻轻地勾勾主人的裤脚,不时仰起脸“嗲嗲”地叫上两声。

    阿贝虽然乖巧,却也会耍猫脾气。一次,男主人拍拍阿贝的头,对女主人开玩笑道:“你看阿贝多温顺,都说女人像猫,我家阿贝比女人温柔多了。”

    男主人的话让阿贝老大的不高兴。它不满地嘀咕道:“我阿贝是一只男猫,男猫大丈夫,岂是女人可比。”在阿贝的心里,不论猫还是人,男的就是大丈夫。大丈夫多了不起,天塌下来硬是能撑住。女人算什么?只会在男人面前发发雌威,一见老鼠就吓得哭爹喊娘。我阿贝虽然是只猫,却是男猫大丈夫,会抓老鼠,说不定女人碰见老鼠时,还得靠我阿贝先生来个英雄救美呢。再说了,女人真的温柔吗?那是外表,心地可狠着呢。老话说得好:女人像老虎。在我阿贝看来,除了女主人,没有一个温柔的。

    东路口的老太婆最狠毒。阿贝不过就偷了她吃剩下的半条鱼,她“死猫、笨猫、懒猫、馋猫”的骂了一天一夜,还不肯罢休,拿着鸡毛掸子打上门来,声称要剥阿贝的皮。剥皮不疼吗?你让我剥一次试试?不就半条鱼吗?那样兴师动众的,明天让主人买十条赔你不就得了。哼!偷你的鱼还是看得起你呢。

    对面二楼的女人多厉害。阿贝不小心打碎了她家的一只旧花瓶,她硬是拿着花瓶碎片往死里打阿贝。不过一只破瓶子,值不了几文钱。旧的不去,新的还不来呢。

    后面三楼的那位姑娘,爱在半夜里扯着破锣一样的噪声唱卡拉OK,什么“掐死你的温柔”,调子跑得像解放前的破留声机,每个字都酸溜溜的拖长声,连阿贝也不要听。弄得家家户户关门闭窗装隔音板,她还在没完没了地唱。

    对面五楼的小媳妇,长得像朵花,泼辣得像枚刺,一天到晚骂老公,嗓子尖得像泡沫擦玻璃,刺耳极了,连阿贝也为她老公抱不平。一天晚上,阿贝偷偷溜进她家,要把她的衣服撕碎了,为男的出口气,想不到小媳妇正有说有笑地躺在男人的怀里。阿贝心里那股子气呀,就这德性,凭什么骂老公,有本事不要老公抱;男的也贱,天下女人多的是,哪个不能抱,偏要抱着个整天骂你的泼女人。

    村西首开小店的小寡妇更绝,泡了个办小厂的男人,还把羞答答的床上戏拍成录像。男人不要她了,她居然死皮赖脸的把录像传到互联网上,非把男人搞臭搞死不可,弄得地球人都知道。

    男主人不喜欢管闲事,所以,这种事阿贝知道得远比男主人多。阿贝歪着猫脑袋,眯缝着眼睛,怎么也想不通。凭什么我阿贝就不是大丈夫,非要把我比女人?我才不干呢。你在那篇《又痴又傻的女人们》中,是怎么数落女人的?阿贝越想越气,牙齿恨得痒痒的。你男主人不是常说虎威吗?哼,我得弄点温柔的给你瞧瞧,让你领教领教老虎的师傅——我阿贝先生猫头猫脑大猫威的厉害!

    说干就干。阿贝猫威大发,先是把南墙的纱门纱窗捣鼓出一个个大猫洞,再把花园中男主人精心栽培的牵牛花连根拨起。傍晚,阿贝躲在桌底下,等男主人回家后脱鞋上楼,一个猫步蹿出来,叼起一只鞋丢到花园草丛中,又把另一只丢到厨房里。

    男主人下楼吃饭时,发现鞋子不见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也不在意,只是笑嘻嘻地说:“准是阿贝捣的鬼”。阿贝躲在一旁偷着乐,原以为主人会大发雷霆,看见他这种无关紧要的态度,心里挺泄气。饭后,男主人习惯地走入花园,发现牵牛花的叶子枯萎了,心疼得脸都扭曲了。想想今天没特大的风,怎会把花连根拨起呢?他仔细查看了花藤,发现有猫的爪痕。这还了得!男主人大吼一声:“阿贝过来!”阿贝抖抖瑟瑟,很不情愿地走了过去。说实话,阿贝有些怕男主人。这男主人傻里傻气的,平时话很少,一天到晚绷着脸。女主人曾说他是故作深沉,假正经。

    阿贝可怜巴巴地叫着,夹着尾巴一步一步地捱了过去。男主人真生气了,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脑就是一个糖醋大板栗,直敲得阿贝七荤八素,眼前直冒金星。待回过神来,阿贝“喵”地大叫一声,蹿上围墙,回头瞧着男主人气急败坏的样子,早忘了头上的疼痛,心里得意地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拿我比女人。”

    阿贝尾巴竖得高高的,得意地唱道:“我是一只大男猫,伊呀伊呀哟……”

    猫大十八变,阿贝转眼已变成了英俊潇洒的大男猫,一举一动处处透出男子汉的成熟和豪气。

    一天,阿贝又陪着小主人看电视。时间尚早,动画片还没开始,电视上放着明星专访节目。一位很漂亮的女明星,双手像螃蟹钳子似的在胸前划来划去,嗲声嗲气地说着:“然后,我和他一起拍戏啦;哦,然后他的演技很精湛哟;哦,然后他好酷也;哦,然后他好好平易近人哟;哦,然后他请我吃饭啦;哦,然后我们在一起了也。哦……”

    阿贝越听越懵,没有首先,怎么就然后了?语法水平比才上小学一年级的小主人还差。女明星的头颈长长的挺像鹅,难怪一说话就“哦”个不停。阿贝觉得女明星的声音很熟,好像在哪儿听见过。它歪着小脑袋,眯缝着眼睛,用爪子拨拨颈下的毛。对了,想起来了。那天五更时分,它偷偷溜进一对新婚夫妇的洞房,想去凑个热闹,不小心把桌上的茶杯碰落在地上。新娘子睡眼惺忪地说:“深更半夜的干嘛呀?唔,抱紧我嘛。”

    女明星的声音和新娘子的声音一个味,沙沙的、懒洋洋的。听说现在这种声音最时髦、最迷人,能让男人产生许多遐想。阿贝想不通,女人不是老说男人花吗?那首歌怎么唱来着?“十个男人九个花,剩下一个是傻瓜”。既然男人花,女人为什么总还是把自己打扮得像花儿一样,千方百计翻出新鲜花样来撩拨男人,这不是送上门去让男人使坏吗?阿贝不明白人究竟长了多少根花花肠子。但阿贝已经长大了,长大了就会有烦恼。

    阿贝躺在猫窝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耳边回想着女明星懒洋洋的声音。“这声音咋就那么迷人?妈妈的!”阿贝觉得全身痒痒的,像有一群蚂蚁在到处乱爬。它东抓一爪子,西搔一爪子,越抓越痒。它索性不睡了,爬起来,蹿上围墙,抬头看着天空,眼睛瞪得滚圆。月亮又圆又亮,放射出一圈彩色的光晕;中间的桂花树似飘逸着阵阵清香,直沁入阿贝的心脾。阿贝痴痴地瞧着,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身子燥热难熬,忍不住放开嗓子大声吼叫起来。吼了一阵,觉得身上舒服了些,又回到猫窝躺下。

    阿贝用猫爪拨拨棉絮,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阿贝先生难得到猫世上走一趟,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猫过总得留点爪痕吧?猫爹猫妈生了我,不能在我这里绝了后呀。主人虽待我好,但我不能总是孤身一猫吧?我寂寞了谁来陪我说话?我老了谁来给我送饭?对,我得找个女猫做伴。

    主意打定了,阿贝美滋滋地睡了一觉。梦中,那位女明星披着薄薄的羽纱,长袖轻舒,像一片彩云从月亮上轻柔地飘落下来,沙沙的、懒洋洋的对阿贝说:“亲爱的阿贝先生,你要我吗?”

    阿贝说:“我是猫,你是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呀。”

    女明星风情万种地对着阿贝浅浅一笑,忽然就地一滚,变成了一只女猫。好漂亮的猫,白白的猫身上点缀着浅黄色的斑纹,把阿贝的眼睛都看直了。女猫轻轻地舔着阿贝的脸,阿贝感到好舒服。阿贝忍不住伸出爪子想去抚摸它,却摸了个空……

    阿贝睁开眼睛,太阳已照到了猫窝上,眼前什么都没有。它决定去找女猫。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现在找对象都兴讲个感觉,有感觉的看不上阿贝,没有感觉的阿贝看不上。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阿贝还是孤伶伶的。

    又是一个月圆的晚上,阿贝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忽然想起隔壁大妈说过,村东边住着一群猫,反正睡不着,不如去那边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阿贝穿檐越脊,来到村东,东嗅西闻,不时地叫上两声。村东静悄悄的,人们早已睡了。阿贝找了一圈,见没有动静,心里空荡荡的非常失望。它正准备回去,这时,最东边的屋子里传来“吱呀”的开窗声,一只猫头探了出来。阿贝定睛一看,不禁大喜过望。那只猫白白的身子,点缀着浅黄色的斑纹,正是梦中的女猫。

    女猫对阿贝浅浅一笑:“我叫阿宝,你是来找我的吗?”声音沙沙的、懒洋洋的。

    “是的是的。”阿贝激动地摇晃着猫脑袋,一个猫跳蹿到窗前,大声说:“我叫阿贝,找你一个月了。”

    “咱们上屋顶说好吗?别吵醒了主人。”阿宝望着阿贝,柔柔地说。

    屋顶上,阿宝和阿贝深情地凝视着。月亮好大好圆,中间的那棵桂花树洋溢着诱人的芳香。阿贝抬头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阿宝。清柔的月光下,阿宝身上隐隐逸出一圈洁白的光环,是多么的清纯可爱。阿贝想起了男主人常背的二句诗,情不自禁地吟了出来:“月上柳梢头,猫约黄昏后,多么浪漫的月光情缘呀。”男主人是位老古董,常常酸不溜秋地背几句唐诗宋词。阿贝耳闻目染,多少也记住了一些,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情深深,月朦朦,阿宝阿贝来相逢。亲爱的阿贝GG,我要等着你,我要比你多活一天,我要化成第一片雪花,我要用温柔的小猫爪,抚平你的寂寞和孤独。”阿宝幽幽地说。阿宝的女主人多愁善感,写的散文温婉娟秀,常在报刊上发表。阿宝最爱听女主人朗诵她的文章。

    阿贝没想到阿宝不但长得可爱,还出身于书香门第,颇通文墨,不由得又多出几分爱怜。“亲爱的阿宝MM,你是花碗,我就是咸鱼;你是破篮,我就是棉絮,今夜月明猫尽望,莫负此良宵。”阿贝深情地说。

    二只猫慢慢地靠拢,终于合为一体。天上,一片云彩轻轻地飘来,遮住了月亮圆圆的脸。

    从此,主人发现阿贝怪怪的,白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到晚上就急不可待地往外蹿,猜测阿贝是在恋爱了。小主人特别高兴,常常摸阿贝的肚子,以为它会生下一窝小猫咪。阿贝觉得小主人好可爱,连男猫和女猫都分不清。

    阿贝“呼”地蹿上围墙,歪着小脑袋,甜甜地唱道:“我是一只幸福猫,伊呀伊呀哟……”

    阿贝爱吃鱼,也爱偷鱼。这是猫的本性,就像老鼠爱打洞,狗爱啃骨头一样。

    自从阿贝来了以后,常常有邻居上门来告状。今天东家丢了鱼,明天西家少了虾;隔壁的大妈煎好鱼刚端上桌,一转身鱼就不见了。都是你家的阿贝干的好事。主人护着阿贝,说这里的猫又不止阿贝一只,凭什么就断定是我家阿贝偷的?男主人说得更干脆,偷鱼是猫的本性,让猫不偷都不行,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鱼吧。

    有主人护着,阿贝先生的胆子就更大了,整天穿东家走西家,千方百计把人家的鱼弄出来。主人家并没有少给阿贝鱼吃,但阿贝总觉得偷来的鱼比自家的好吃。以前,阿贝只偷别家的鱼,从不偷自家的。但别家丢了鱼后看得紧了,阿贝无处可偷,只好打起自家的主意来了。

    主人家的花园不大,挖了一只很大的鱼池,面积占花园的五分之一。池子里养着一群红鲤鱼,肥得诱人。阿贝常常蹲在池沿上,睁圆了眼睛贪婪地盯着鱼,馋得直流口水。可惜池水太深了,阿贝不敢冒险跳下去,毕竟是猫命关天的大事情,弄不好鱼没吃着,反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主人睡在楼上,从不让阿贝上去。阿贝以前也无所谓,最近却产生了好奇。楼上究竟有什么秘密,神秘兮兮的,难道有鱼藏着不让我知道?阿贝同志决定瞅个空上去看看。

    有一天,主人都不在,机会来了。阿贝悄悄地溜上二楼,蹿进小主人的房间,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鱼腥味。抬头一看,阿贝乐了,桌上养着一缸金鱼。连忙蹿到鱼缸旁,伸爪想抓。忽然想到,如果主人回来,发现没有了鱼,可不是好玩的;况且,小主人对自己很好,怎么能把他的鱼给偷了?心里这么想,但鱼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阿贝怎么也抵挡不了。它终于伸出爪子,把缸里的金鱼一条一条地抓了出来。阿贝毕竟怕男主人,一想到男主人冷竣的目光,心里就发毛。它一条鱼也没敢吃。

    傍晚,男主人回来了,发现楼梯旁有一条死金鱼,急忙上楼查看,鱼缸里的鱼全不见了,桌子上有一摊水迹。主人知道是阿贝干的好事,下楼把阿贝抓到鱼缸边,一顿痛打。男主人虽然严厉,却从来没有这么狠地打过阿贝。阿贝心里很委屈,你凭什么打我呀?我虽然抓了鱼,可一条也没敢吃,都好好地放在楼下。我偷人家的鱼你说是本性,偷自家的鱼就不是本性了吗?你男主人不也有本性吗?每天那么晚回家,都在外面干什么?还不是在喝酒、吹牛、泡小妞。你还振振有词,说这是人的本性,是正常的不能抑制的,都新世纪了思想要解放。你不能抑制,我阿贝偷鱼的本性就能抑制吗?你进入了新世纪,干嘛非要把我阿贝先生留在上世纪?联合国还讲个猫权呢!

    阿贝歪着小脑袋,眯缝着眼睛,耳朵一竖一竖,怎么也想不通,但阿贝总觉得偷主人的鱼还是有些理亏。它想将功赎罪。第二天,阿贝在村里转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发现一只老鼠。阿贝把老鼠抓住后,急急忙忙往家里赶。男主人看到阿贝一脸的虔诚,气也消了。有了这次教训,想必它下次不敢再偷了。

    过了几天,男主人又买回了一缸鱼。他说得对,本性是不可抑制的。阿贝实在禁不住那缸鱼的诱惑,又闯下了大祸。阿贝以为主人都出门了,怎么也想不到男主人身体不好,还在家里睡着。他听到小主人的房间有响动,过来一看,正好把阿贝逮个正着。男主人这回是下狠心了,揿住它的头就往水里按。阿贝以为这次要玩完了。还好,主人按了两次松开了手,阿贝抓住机会转身就跑。

    阿贝连续三天躲在外面没敢回家。饿极了,去偷碰碎花瓶女人家的鱼吃,被那女人打断了腿,多亏跑得快,否则,连猫脑袋都难保。到第三天,阿贝又饿又疼,歪着猫脑袋想了又想,还是回家吧。大不了再挨一次打,饿死不如打死,反正以后再也不偷主人家的鱼了。

    主人毕竟和阿贝是有感情的。见阿贝跛着腿、夹着尾巴、又脏又瘦,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男主人的心早就软了。算了,秀才窃书不算偷,阿贝抓鱼也不算偷吧,忙着给阿贝弄了一碗饭。阿贝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打那以后,阿贝的“降鼠十八掌”大打折扣,成天猫在家里不出门。男主人也没有再往缸里放金鱼。

    又过了半个月,阿贝突然失踪了。主人找了两天没找着,也就不再找了。有人说阿贝是被猫贩子偷走了,也有人说它和一只叫阿宝的雌猫私奔了。不管去了哪里,阿贝再也没回来过。邻居家的鱼又可以大模大样地放在桌上了,老鼠又可以青天白日在花园里散步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阿贝在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了。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