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与诗人相遇
2009年11月27日    作者:方国祥  阅读:

  “有多少诗人把流逝的岁月镀上金!/有些曾经是我快乐的幻想的食粮——/他们诗中的美,平凡朴素或崇高豪壮,/能使我沉思默想,进入诗境。”这是温州籍诗人赵瑞蕻翻译的济慈的诗句。

  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位同乡兼同学的诗人邀请我进入了《人民文学》坎墩“中益风”诗歌论坛朗诵会现场。从来只是在电视里观看的场面来到了眼前,亲耳聆听到遐迩闻名的许多诗人如韩作荣等大家把自己的诗作变成了诗的声音,犹如诗神向我撩开了神秘的面纱。作为东道主,浙江的诗人柯平来了,宁波的诗人荣荣朗诵了《宿酒》,慈溪人自然也朗诵了好多首诗。

  这么多诗人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把诗读给我们听,极大地引发了我读诗的兴趣。从市图书馆里发现了《一世珍藏的诗歌200首》,几个月前刚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全书选录了文艺复兴以来的中外诗歌名篇(没包括中国古诗)。让我激奋的是,相遇了许多浙江籍诗人和他们的诗。初期白话诗派沈尹默的《月夜》,鲁迅的《<野草>题辞》、《影的告别》,周作人的《小河》。读下去,有湖畔诗人潘漠华的《离家》,新月派诗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现代派诗人戴望舒的《雨巷》、《我用残损的手掌》,七月派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黎明的通知》,九叶派诗人穆旦的《诗八首》。中国新诗的每一个流派,浙江诗人几乎没有缺席的。穆旦的诗只算作一首,中国诗是47首,浙江诗人的诗也已达12首,占1/4强。沈尹默的《月夜》:“霜风呼呼的吹着,/月光明明的照着。/我和一株顶高的树并排立着,/却没有靠着。” 在1918年1月《新青年》4卷1号一发表立即引起了诗界的注意,被称为“具备新诗美德”。简练的白描手法,与高树并排立着,而不是靠着的“我”,雕塑了一个在寒风中卓然独立的形象。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在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时就读得如痴如醉:“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四行一节,每行排列错落有致,参差变化中又给人整齐的韵律感。“轻轻”等叠词轻盈柔美,体现“轻快”的诗风,反复吟诵,还能感触其间热烈的情绪。戴望舒的诗标志着当时的新诗创作水平。“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读着《雨巷》中这样似断实连的诗句,恍恍惚惚中一位结着如“愁品”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默默走近,又飘然远逝。诗人受法国象征主义、英国现代主义诗潮和中国古典主义的影响,使用暗示手法尽可能让感情隐蔽而朦胧,深沉优美的旋律使低回迷茫的心境表现得十分细腻传神。其实惶惶不安的人与无法实现的理想这个悲剧主题正蕴涵有时代的特征。艾青是“七月派”的奠基者之一,他从三十年代初歌唱《大堰河——我的保姆》,到高擎《火炬》穿过《复活的土地》,奔向延安不断发出《时代》的强音,直至挣脱极左桎梏后还奏响了庄严雄浑的《光的赞歌》。“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爱这土地》结尾的这两行诗句被无数次引用,是诗人特有的自由诗风格抒发的缠绵而强烈的感情吸引了人们吧!“九叶”诗派又被称为“新现代派”,他们在古典诗词和新诗优秀传统的熏陶下,又吸收了西方后期象征派和现代派诗人的某些表现手法,形成了蕴藉含蓄、清新隽永的现代诗风,是抗战后期以迄解放战争时期最具代表性的诗人。穆旦的《诗八首》是一组有着精巧的内在结构又有着强烈的情感波涛的情诗。“再没有更近的接近,/所有的偶然在我们间定型;/只有阳光透过缤纷的枝叶/分在两片情愿的心上,相同。”“枝叶”——“我们”这对情人之间既有强烈的吸引力,又有不可逾越的距离,而“阳光”——“上帝”却在作弄这对情人。同为“九叶”诗人的郑敏曾这样评价:“这组诗留给我们的影响不再是那枝节的精美,而是它的哲学高度,个人爱情经历与宇宙运转的联系……这是一层本质而无形的最高结构。”

  在150余首外国诗歌中,我又欣喜地发现了浙江诗人的18首译作。除了本文开头的《有多少诗人把流逝的岁月镀上金》,还有戴望舒翻译的西班牙诗人洛尔伽的《海水谣》,艾青翻译的比利时诗人维尔哈伦的《穷人们》,郑振铎翻译的印度诗人泰戈尔的《客栈》,孙用翻译的波兰诗人密茨凯维支的《致聂门河》和匈牙利伟大的革命诗人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树》、《你爱的是春天》以及捷克诗人聂鲁达的《给妈妈》,查良铮(也就是穆旦)翻译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给——》、《爱的哲学》,济慈的《夜莺颂》,美国诗人艾略特的《河马》。我特别为家乡宁波的诗歌翻译家而骄傲。余姚籍的楼适夷翻译了日本无产阶级诗人壶井繁治的《海》。孙钿原籍上海,但曾任宁波市作家协会主席,当然也是宁波诗人吧!他翻译了日本诗人井上靖的《菊》和日本诗人白石嘉寿子的《眼睛的窗》。有人称:“白石嘉寿子是美国的垮掉派、英国的‘愤怒的青年’、苏联的沃兹涅先斯基这一代人中最后,也是最年轻,也是最优秀的人物之一。”“你从眼睛的窗/向我探出身子/几乎要整个身子扑出来了/你 在眼睛的窗边/紧紧地 搂住了我/现在还要来亲我的脸”,我们读到了把爱的表现写得格外大胆真切的诗人。年仅22岁即为自由而牺牲的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殷夫翻译了裴多菲的《自由、爱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诗人考虑到中国律诗的特点,把每一句都译成五言,且有韵脚,读起来朗朗上口,立意深刻,感情奔放,有人称此诗是现代翻译界之不朽。作为一个慈溪人,我更为慈溪籍诗人袁可嘉而自豪。在诗人逝世一周年前夕,2009年10月31日,“袁可嘉诗歌创作与诗歌理论研讨会”在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大厦隆重举行。张炯先生发言:袁可嘉是我国著名诗人、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者,是九叶诗人中最有理论贡献的诗人之一,也是我国研究西方现代派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谢冕先生表示:袁可嘉是始终高举理论批判的一位诗人,但是他的理论研究并没有遮蔽他诗歌创作的光芒,他翻译出了家喻户晓的外国名诗,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内介绍外国诗歌最有力的、最睿智的一位。我捧读的书里有袁可嘉翻译的英国诗人彭斯的《红红的玫瑰》和《我的心呀在高原》,爱尔兰诗人叶芝的《当你老了》。我无法读英文原诗,但读到译诗,我感谢译者让我们能欣赏到如此炽热的爱情诗。“我要爱你下去,亲爱的,/一直到四海枯竭。”“我要爱你下去,亲爱的,/只要是生命不绝。”译诗不但充分展示了英国浪漫主义诗歌风貌,而且明显地体现了这首“主要用苏格兰方言写的诗”的民歌风格。读了《当你老了》,每个人都会被诗中的爱情感动。“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诗人的爱不会因爱人的衰老而褪色。“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即使苦恋毫无结果,诗人的爱还会升华,到达更高的境界,在群星闪耀的夜空深情地为爱人祝福。江枫先生著文指出:“译出了《当你老了》的译者,是真正的诗人!”“再过300年,人们还会读袁可嘉译的《当你老了》。”余光中说:“翻译也是一种有条件的创作。”翻译使外文诗变成了现代中文诗,扩大了我们诗的视野。

  中国自古是一个诗的国度,诗是几千年的文学之宗,诗在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中薪火相传,诗歌的节奏始终激荡在我们民族的血脉中。一方面,我们最好能提高文字学水平读懂《诗经》、《楚辞》,李白、杜甫;另一方面,我们受过义务教育的世人都可以把目光投向没有文字障碍的新诗、现代诗,从经典的中外现代诗读起,随时关注反映我们时代的新诗。荣荣在朗诵《宿酒》前有个说明,她并不饮酒。我想,她是想在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中“重新命名”“宿酒”吧!我想找到全诗,搜索了百度,诗中说:“但爱情总要靠左一点  放纵却/拐向右边  中间是一杯隔夜的酒/她想袖手  他不旁观”。现代的酒与古代的酒所酿出来的情感已经迥然有异了。再搜索,看见荣荣的诗集《看见》获得了第四届(2004——2006年)鲁迅文学奖。我为迟迟“看见”这么重要的信息而羞赧。我们身边并不缺少好诗!今年8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市在全国诗坛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俞强的诗作《一个女人在电视里哭泣》入选由王蒙主编的《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同时被《诗刊》(上半月刊)提名为“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的候选诗人。《人民文学》前主编韩作荣称他的“一些出类拨萃之作,更有着充盈的感性和智慧,给人以审美的愉悦和知性的启迪,该是当代中国新诗百花园中并不艳丽妖冶,却应当像兰花一样具有清丽之美的植株。”。由慈溪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08年度优秀文艺作品“月季花奖”金奖有61篇作品,排在最前面的是3首诗歌,就是他的《海湾日出》、《春天的第一首诗》、《滩涂之春》。海德格尔说过:“诗人的天职是还乡。”俞强忠实地记录和呈现了家乡生活的原貌。“草根气息与鱼腥味浓重的风”、“海湾”、“海面”、“潮水”、“桅杆”、“白色的鸟翅”“桥墩”、“海岸线”、“塘河的闸门”,“残雪融成沟的水”、“贝壳”、“锚”、“蛤蜊柔软的舌头”,诗人多么善于捕捉我们熟悉的意象!尤为可贵的是作者的悲悯情怀。他关注家乡人们的生存境遇:“杭州湾是最初的粘连着一切生命根脉的胎盘/敞开她的血她的肉/淹没一切凹陷的坑洼/填平贫与富的差别/将每一滴爱的乳汁/挤入海涂人的姓氏与喑哑的梦/不要忽视泥泞中那个走在最后面的/最小的/肤色黝黑赤脚拾土铁的穷孩子/他将续写彼岸的另一个传奇”,几乎是每一行诗都使我感受到诗人深度的疼痛体验,从而产生也要“思想”的欲念。

  一次诗人与诗歌爱好者的盛会,引起了我对诗歌世界深深的感动。别林斯基说:“一个民族的诗歌是一面镜子。”惠特曼说:“唯其存在伟大的读者,方能产生伟大的诗人。”家乡的诗歌资源如此丰富,小学里有儿童在创作童诗、朗读童诗,青年人、成年人是否也来写写诗、吟吟诗,是否能经常举办多姿多彩的诗歌节,让更多的像我以前那样并不青睐诗歌的读者也来与诗人相遇,与诗歌相遇?读诗无疑是高尚的灵魂相遇,读诗成就了许多人的精神贵族身份,平凡的读者群中或许会涌现伟大的读者。慈溪人、宁波人、浙江人,爱诗吧!让我们现在就来接着吟诵完本文开头那首济慈的诗吧:“时常,当我坐下来作诗吟诵,/他们就成群结队闯入我的心田,/但所引起的,不是一片混乱,/也不是粗鲁的骚扰,而是愉悦的歌声。/犹如黄昏蕴藏着数不清的声调——/簇簇树叶的悄语,鸟雀的歌唱,/流泉的琤琮,洪钟的振荡/传来了庄严的乐音;还有千种别的音潮,/只因相离遥远,难以分辨声响;/他们组成了可喜的音乐,而不是狂叫。”

   写于2009年11月20日

  “有多少诗人把流逝的岁月镀上金!/有些曾经是我快乐的幻想的食粮——/他们诗中的美,平凡朴素或崇高豪壮,/能使我沉思默想,进入诗境。”这是温州籍诗人赵瑞蕻翻译的济慈的诗句。

  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位同乡兼同学的诗人邀请我进入了《人民文学》坎墩“中益风”诗歌论坛朗诵会现场。从来只是在电视里观看的场面来到了眼前,亲耳聆听到遐迩闻名的许多诗人如韩作荣等大家把自己的诗作变成了诗的声音,犹如诗神向我撩开了神秘的面纱。作为东道主,浙江的诗人柯平来了,宁波的诗人荣荣朗诵了《宿酒》,慈溪人自然也朗诵了好多首诗。

  这么多诗人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把诗读给我们听,极大地引发了我读诗的兴趣。从市图书馆里发现了《一世珍藏的诗歌200首》,几个月前刚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全书选录了文艺复兴以来的中外诗歌名篇(没包括中国古诗)。让我激奋的是,相遇了许多浙江籍诗人和他们的诗。初期白话诗派沈尹默的《月夜》,鲁迅的《<野草>题辞》、《影的告别》,周作人的《小河》。读下去,有湖畔诗人潘漠华的《离家》,新月派诗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现代派诗人戴望舒的《雨巷》、《我用残损的手掌》,七月派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黎明的通知》,九叶派诗人穆旦的《诗八首》。中国新诗的每一个流派,浙江诗人几乎没有缺席的。穆旦的诗只算作一首,中国诗是47首,浙江诗人的诗也已达12首,占1/4强。沈尹默的《月夜》:“霜风呼呼的吹着,/月光明明的照着。/我和一株顶高的树并排立着,/却没有靠着。” 在1918年1月《新青年》4卷1号一发表立即引起了诗界的注意,被称为“具备新诗美德”。简练的白描手法,与高树并排立着,而不是靠着的“我”,雕塑了一个在寒风中卓然独立的形象。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在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时就读得如痴如醉:“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四行一节,每行排列错落有致,参差变化中又给人整齐的韵律感。“轻轻”等叠词轻盈柔美,体现“轻快”的诗风,反复吟诵,还能感触其间热烈的情绪。戴望舒的诗标志着当时的新诗创作水平。“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读着《雨巷》中这样似断实连的诗句,恍恍惚惚中一位结着如“愁品”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默默走近,又飘然远逝。诗人受法国象征主义、英国现代主义诗潮和中国古典主义的影响,使用暗示手法尽可能让感情隐蔽而朦胧,深沉优美的旋律使低回迷茫的心境表现得十分细腻传神。其实惶惶不安的人与无法实现的理想这个悲剧主题正蕴涵有时代的特征。艾青是“七月派”的奠基者之一,他从三十年代初歌唱《大堰河——我的保姆》,到高擎《火炬》穿过《复活的土地》,奔向延安不断发出《时代》的强音,直至挣脱极左桎梏后还奏响了庄严雄浑的《光的赞歌》。“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爱这土地》结尾的这两行诗句被无数次引用,是诗人特有的自由诗风格抒发的缠绵而强烈的感情吸引了人们吧!“九叶”诗派又被称为“新现代派”,他们在古典诗词和新诗优秀传统的熏陶下,又吸收了西方后期象征派和现代派诗人的某些表现手法,形成了蕴藉含蓄、清新隽永的现代诗风,是抗战后期以迄解放战争时期最具代表性的诗人。穆旦的《诗八首》是一组有着精巧的内在结构又有着强烈的情感波涛的情诗。“再没有更近的接近,/所有的偶然在我们间定型;/只有阳光透过缤纷的枝叶/分在两片情愿的心上,相同。”“枝叶”——“我们”这对情人之间既有强烈的吸引力,又有不可逾越的距离,而“阳光”——“上帝”却在作弄这对情人。同为“九叶”诗人的郑敏曾这样评价:“这组诗留给我们的影响不再是那枝节的精美,而是它的哲学高度,个人爱情经历与宇宙运转的联系……这是一层本质而无形的最高结构。”

  在150余首外国诗歌中,我又欣喜地发现了浙江诗人的18首译作。除了本文开头的《有多少诗人把流逝的岁月镀上金》,还有戴望舒翻译的西班牙诗人洛尔伽的《海水谣》,艾青翻译的比利时诗人维尔哈伦的《穷人们》,郑振铎翻译的印度诗人泰戈尔的《客栈》,孙用翻译的波兰诗人密茨凯维支的《致聂门河》和匈牙利伟大的革命诗人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树》、《你爱的是春天》以及捷克诗人聂鲁达的《给妈妈》,查良铮(也就是穆旦)翻译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给——》、《爱的哲学》,济慈的《夜莺颂》,美国诗人艾略特的《河马》。我特别为家乡宁波的诗歌翻译家而骄傲。余姚籍的楼适夷翻译了日本无产阶级诗人壶井繁治的《海》。孙钿原籍上海,但曾任宁波市作家协会主席,当然也是宁波诗人吧!他翻译了日本诗人井上靖的《菊》和日本诗人白石嘉寿子的《眼睛的窗》。有人称:“白石嘉寿子是美国的垮掉派、英国的‘愤怒的青年’、苏联的沃兹涅先斯基这一代人中最后,也是最年轻,也是最优秀的人物之一。”“你从眼睛的窗/向我探出身子/几乎要整个身子扑出来了/你 在眼睛的窗边/紧紧地 搂住了我/现在还要来亲我的脸”,我们读到了把爱的表现写得格外大胆真切的诗人。年仅22岁即为自由而牺牲的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殷夫翻译了裴多菲的《自由、爱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诗人考虑到中国律诗的特点,把每一句都译成五言,且有韵脚,读起来朗朗上口,立意深刻,感情奔放,有人称此诗是现代翻译界之不朽。作为一个慈溪人,我更为慈溪籍诗人袁可嘉而自豪。在诗人逝世一周年前夕,2009年10月31日,“袁可嘉诗歌创作与诗歌理论研讨会”在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大厦隆重举行。张炯先生发言:袁可嘉是我国著名诗人、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者,是九叶诗人中最有理论贡献的诗人之一,也是我国研究西方现代派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谢冕先生表示:袁可嘉是始终高举理论批判的一位诗人,但是他的理论研究并没有遮蔽他诗歌创作的光芒,他翻译出了家喻户晓的外国名诗,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内介绍外国诗歌最有力的、最睿智的一位。我捧读的书里有袁可嘉翻译的英国诗人彭斯的《红红的玫瑰》和《我的心呀在高原》,爱尔兰诗人叶芝的《当你老了》。我无法读英文原诗,但读到译诗,我感谢译者让我们能欣赏到如此炽热的爱情诗。“我要爱你下去,亲爱的,/一直到四海枯竭。”“我要爱你下去,亲爱的,/只要是生命不绝。”译诗不但充分展示了英国浪漫主义诗歌风貌,而且明显地体现了这首“主要用苏格兰方言写的诗”的民歌风格。读了《当你老了》,每个人都会被诗中的爱情感动。“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诗人的爱不会因爱人的衰老而褪色。“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即使苦恋毫无结果,诗人的爱还会升华,到达更高的境界,在群星闪耀的夜空深情地为爱人祝福。江枫先生著文指出:“译出了《当你老了》的译者,是真正的诗人!”“再过300年,人们还会读袁可嘉译的《当你老了》。”余光中说:“翻译也是一种有条件的创作。”翻译使外文诗变成了现代中文诗,扩大了我们诗的视野。

  中国自古是一个诗的国度,诗是几千年的文学之宗,诗在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中薪火相传,诗歌的节奏始终激荡在我们民族的血脉中。一方面,我们最好能提高文字学水平读懂《诗经》、《楚辞》,李白、杜甫;另一方面,我们受过义务教育的世人都可以把目光投向没有文字障碍的新诗、现代诗,从经典的中外现代诗读起,随时关注反映我们时代的新诗。荣荣在朗诵《宿酒》前有个说明,她并不饮酒。我想,她是想在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中“重新命名”“宿酒”吧!我想找到全诗,搜索了百度,诗中说:“但爱情总要靠左一点  放纵却/拐向右边  中间是一杯隔夜的酒/她想袖手  他不旁观”。现代的酒与古代的酒所酿出来的情感已经迥然有异了。再搜索,看见荣荣的诗集《看见》获得了第四届(2004——2006年)鲁迅文学奖。我为迟迟“看见”这么重要的信息而羞赧。我们身边并不缺少好诗!今年8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市在全国诗坛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俞强的诗作《一个女人在电视里哭泣》入选由王蒙主编的《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同时被《诗刊》(上半月刊)提名为“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的候选诗人。《人民文学》前主编韩作荣称他的“一些出类拨萃之作,更有着充盈的感性和智慧,给人以审美的愉悦和知性的启迪,该是当代中国新诗百花园中并不艳丽妖冶,却应当像兰花一样具有清丽之美的植株。”。由慈溪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08年度优秀文艺作品“月季花奖”金奖有61篇作品,排在最前面的是3首诗歌,就是他的《海湾日出》、《春天的第一首诗》、《滩涂之春》。海德格尔说过:“诗人的天职是还乡。”俞强忠实地记录和呈现了家乡生活的原貌。“草根气息与鱼腥味浓重的风”、“海湾”、“海面”、“潮水”、“桅杆”、“白色的鸟翅”“桥墩”、“海岸线”、“塘河的闸门”,“残雪融成沟的水”、“贝壳”、“锚”、“蛤蜊柔软的舌头”,诗人多么善于捕捉我们熟悉的意象!尤为可贵的是作者的悲悯情怀。他关注家乡人们的生存境遇:“杭州湾是最初的粘连着一切生命根脉的胎盘/敞开她的血她的肉/淹没一切凹陷的坑洼/填平贫与富的差别/将每一滴爱的乳汁/挤入海涂人的姓氏与喑哑的梦/不要忽视泥泞中那个走在最后面的/最小的/肤色黝黑赤脚拾土铁的穷孩子/他将续写彼岸的另一个传奇”,几乎是每一行诗都使我感受到诗人深度的疼痛体验,从而产生也要“思想”的欲念。

  一次诗人与诗歌爱好者的盛会,引起了我对诗歌世界深深的感动。别林斯基说:“一个民族的诗歌是一面镜子。”惠特曼说:“唯其存在伟大的读者,方能产生伟大的诗人。”家乡的诗歌资源如此丰富,小学里有儿童在创作童诗、朗读童诗,青年人、成年人是否也来写写诗、吟吟诗,是否能经常举办多姿多彩的诗歌节,让更多的像我以前那样并不青睐诗歌的读者也来与诗人相遇,与诗歌相遇?读诗无疑是高尚的灵魂相遇,读诗成就了许多人的精神贵族身份,平凡的读者群中或许会涌现伟大的读者。慈溪人、宁波人、浙江人,爱诗吧!让我们现在就来接着吟诵完本文开头那首济慈的诗吧:“时常,当我坐下来作诗吟诵,/他们就成群结队闯入我的心田,/但所引起的,不是一片混乱,/也不是粗鲁的骚扰,而是愉悦的歌声。/犹如黄昏蕴藏着数不清的声调——/簇簇树叶的悄语,鸟雀的歌唱,/流泉的琤琮,洪钟的振荡/传来了庄严的乐音;还有千种别的音潮,/只因相离遥远,难以分辨声响;/他们组成了可喜的音乐,而不是狂叫。”

   写于2009年11月20日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