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夏季号
 
 
【小说】二重奏(外一篇)
2009年08月11日    作者:方向明  阅读:

  文/方向明

  (一)

  “妈妈,车上有别人。”

    女儿在后座轻轻地说。我没在意。

    每天下午四点十五分,我开车到幼儿园接6岁的女儿,几乎不差分秒。我在门口等上一两分钟,她就像天使一样跑过来。她是天使,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虽然晚了点——我在36岁那年才怀上她。

    听到后面关门的声音,我知道女儿上了车,就启动了车子。

    平时,她一上车就讲幼儿园里的事,中午吃了番茄炒蛋,某某小朋友今天又尿床了,皮皮和跳跳又打架了,还挖破了脸,等等等等。今天却没声响。

    “妈妈,车上有别人。”她又轻轻地说。

    我回头一看,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女儿旁边,他手里有黑乎乎的东西,露出的一截好像是枪管。

    遇上抢劫的了!我脑袋“嗡”的一声,腿脚一下麻了。

    但这个过程很短,就几秒钟,我马上强迫自己镇定。我对自己说:别慌,女儿在后面呢。绝不能让她受伤害。对了,先试探一下,他要什么,想干什么。

    “你做啥?”

    “放音乐!”是本地口音,有点凶。

  (二)

    这两天真见鬼了。

    柴油断货,天天排长队。连着几日,乌早天亮就去排队,眼看排到了,加油站穿蓝制服的甩出一句话:“油没了!”我的心跟铁疙瘩一样冷。没油喝,拖拉机不能跑,这不是断一家人的生路吗?眼看就过年了。这年还咋过?妈的,老子抢油去,大不了一条命。昨晚做梦到伊拉克跟布什打架了。他布什不也为油吗?

    屋漏偏遭连夜雨。拖拉机成堆废铁了,只好把柴间里上了多年灰尘的破电动车拖出来,换上新电瓶。骑半路上就被抓了,说我无牌无证。他拉我,我偏开,结果那穿制服的摔了。咋这么不经摔?到派出所做了半天笔录,还签字,一辈子没签那么多字。他妈的还打我,不打脸,光打下身。这批乌龟王八蛋,我到城里去告你们!

    唉!说到底,都怪家里的女人,这些日子老跟我吵架,晚上睏觉也不让我碰。外面有人了?……唉!我今天一定要出出气。我心里实在闷死了。平时看的警匪片的镜头老在眼前闪现。我一下好像有劲了。妈的!拿个什么家伙?对,儿子的玩具手枪。顺手用揩拖拉机的黑布包起来,扔进破包。带上没喝完的半瓶矿泉水,我上路了。

    乘车到长途车站,再往城区里走。幸福大道边上是一家幼儿园,门口停了很多接孩子的汽车。这辆车咋这么神气,都停到路中央了。这女人挺滋润的嘛,一看就是有钱人。就2秒钟,我就决定了。她女儿来了。靠近,跟上。好,她没回头,跟紧,坐进去,关门。

    车开了。一切比预想的还顺。女儿喊她两声了,她才回头看。这女人也够粗心的。

    问我想做啥?我想了想,装作恶狠狠地说:“放音乐!”其实我心里在发抖。

    “我给你钞票?”她在问我。我不响。

  (三)

    他不说话?他不是为钱?

    不管他要什么,我只要女儿平安。我按了一下音响开关,是帕格尼尼的吉他与小提琴二重奏。

    前几日看报,一个母亲也碰上抢劫的事,她坚决不离开市区,就在老地方转圈,兜了两小时,终于遇上巡逻的保安,脱险了!

    对,绝不能离开市区。

    看看周围有没有警察或者保安。把车窗摇下。对,一看到警察就喊。

    “窗门摇上!”

    我刚把前窗摇下一点,就听到后面粗鲁的喝令。

    又归于沉默。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和着我咚咚的心跳。

    忽然,后面好像有动静。我微微侧过头,眼睛的余光觉察到,是女儿。女儿正向我这边靠近!爬过来了!她到了我的身旁,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

    我看了一眼女儿。她小脸涨得通红。我的目光正遇上她清澈的目光。

    好样的!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四)

    我一直在发抖,甚至听得到打颤的声音。幸亏音乐响起。什么乐器能奏出这么好听的声音?

    前头有一幢高楼,好像是什么局,我老婆的远表兄弟在里头上班。上次我们来找他,他妈的,门口警察不让我们进。今天门口警察好像特别多,还在朝我这边看。我抖得更厉害了,好像被劫的是我。

    不知什么时候,小女孩爬到前排座位去了。也随她。

    很想抽根烟。一紧张,我就想抽烟。妈的,还很想撒尿。

    烟已经叼嘴上了,可翻遍口袋就是找不到打火机。见鬼了!

  (五)

    车子开到了一个大路口。我的车开在左转的车道。不行!左转就离开闹市区了!那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三个警察。他们站在路口右转弯的岗亭旁。右边直行的车跑完了,让我看清了右边的情况。

    我当机立断,稳稳地靠上档位,猛踩油门,用力往右打方向盘。车子拐了个大弯,突然停到了交警面前。我双手猛按喇叭,然后推开车门跳了下来,边跑边喊:“救命!救命!车里有强盗。”几乎在同时,心领神会的女儿也跳下了车。

    就在我和女儿下车后,车厢里冒出一团黑烟。我不管它。我只是找女儿。她还在跑,一直跑到路旁一个大花坛的角落。我跟着她跑。在花坛角落,我紧紧抱起女儿,浑身颤抖,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耳边,那音乐的旋律还在跳动,随着升腾的烟火。

    女儿显得很平静,轻轻说:“给爸爸打个电话?”

  (六)

    我又不想咋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只是心里闷。

    我现在已走投无路。被警察抓住,送到看守所,那要受多少苦,光挨老油子的打,就够受的了。要是再判刑坐牢监,那我还是死了算了。

    我真该死了!一想到死,我一直找不到的打火机找到了——它一直在我左手心里捏着。

    我已经听到警察的声音了。我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了。快点火,再不点就来不及了。我从破包里拿出那块包玩具枪的黑布。黑布沾过汽油,一点就着,只听“轰”的一声,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紧接着,裤子都着了。再接下来,屁股底下的沙发也着了。我眼前光亮亮一片,脑子里闪过电影《少林寺》老方丈被火烧死的镜头。我不死!我不死!这时,我忽然不想死了。再说,身上焦辣辣的疼,我也受不了。于是我跳下车,在地上打滚。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车子烧成个铁架子了。我腿上皮肤烧伤了。我不知道治得好不?医生知道我是坏人,都不跟我说话。

    都好几天了,我耳边还一直有那车上的音乐声。我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不过很好听的。

  鸟笼子里的蛇

    天蒙蒙亮,老金像往常一样,起来撒尿,然后去阳台看笼子里的一对鹦鹉。这鹦鹉是他的宝贝。外面受了气,一回家,鹦鹉的几句“吃亏是福”就让他气全消了。福啊祸啊,老金有时还读不准,鹦鹉们却吐字清晰,声音清脆,怎不叫人欢喜!往常,这时候他该听到“早上好!”“早上好!”的问候了,今早却没有。老金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鸟笼子里怎么会有圆盘……擦掉眼屎,定睛一看:笼子里盘着一条蛇!微张着嘴,舌头在空中晃动着,两粒绿豆似的眼睛直瞪着他!老金倒吸一口冷气,一连往后退了两步。心说:我的天!中了邪啦?鹦鹉变蛇了?

    鹦鹉是不可能变成蛇的。等老金镇静下来,见阳台角落有几片羽毛;再看,蛇腹部鼓鼓的。他明白了:鹦鹉被蛇吃了。蛇约有三公分粗,一百二十多公分长,蛇头跟老金大拇指差不多大。真奇了怪了,怎么吞下我的宝贝的?虽说他住的是一楼,可还有个架空层。这蛇还会飞檐走壁?真奇了怪了!老金望着阳台下发愣。

    蛇也一直在犯困:怎么就出不去了呢?进得来怎么就出不去了呢?为什么呢?凭蛇的聪明,马上就明白了:饿得发疯了,都没想好退路。这家已经观察好多天了。虽说有点高,但蛇生来就有轻功,上得去。况且,这蛇是马戏团蛇家族的后代,只因太羡慕这城市生活了,马戏团在此演出时就偷偷溜出来了。可食物实在是个问题。好几天没遇见老鼠了。那天晚上路过此地,听两只鹦鹉在学舌。说什么呢?蛇听不懂。这不要紧,它顾自观察地形。这家阳台旁有棵树,一条树枝斜着伸向阳台。蛇想:有这条树枝我就过得去。这两只鹦鹉我吃定了!既然锁定目标了,就得果断行动。昨天晚上,天一暗蛇就在阳台下等了,还不敢睡,怕睡过头,错过了机会。蛇一直等着,先是看到屋里灯灭了,老头老太上床了,两只鹦鹉也紧紧挨在一起,还发出唧唧唧的声音。蛇心里说:你们到头了,只会学几句人话的东西!再让你们亲热亲热!又过了几个时辰,蛇一算,已过五更了。蛇知道,这时是人睡得最死的时候,据说,人偷东西也专挑这段时间。蛇先顺着树爬了上去。人都说蛇们爬起来"嗖嗖"作响,那是因为爬得快。那斜挑出去的树枝细了点,蛇上去时有点晃。蛇用尾部在这树枝上缠了几圈,把它作为起跳的地方,然后对准那鸟笼,纵身一跃,正好在钢窗空档穿过,正好落在笼子圆顶上。笼子剧烈地荡了起来,撞在墙上又荡回来。蛇紧紧地挽着笼顶的绳子,像躺在秋千上。等稳住了,蛇往下探了探三角头,这栅栏正好可以进去,那两只呆头鹦鹉好像还在梦里呢。于是蛇来了个优美的翻身动作,像丝绢无声地穿进了笼子。别看蛇的嘴小,蛇还要吞象呢!蛇先对准一只雄鹦鹉,将它从头到脚吞了下去。雄鹦鹉连挣扎都没来得及,就进了蛇喉咙了。雌鹦鹉已经醒了,惊恐地在笼子里跟蛇兜圈子,失声叫唤着。鹦鹉过惯了安逸的生活,哪遇到过这种事!最多在老金家的电视里看过鳄鱼吞犀牛,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配的解说。雌鹦鹉跑得越快,想得也越快,自言自语道:不知从哪一代开始,咱鹦鹉做了有钱又有闲的人的宠物。会说几句主人爱听的话,成了我们讨生活的本钱。这是我们鸟类最稳当的工作,有一技之长,没啥风险。主人还特人性,让我们夫妻天天在一起。都说天有不测风云,怎么就遇上了?!蛇听不懂鹦鹉在叫什么,本想用毒汁先把它放倒,后来一想,还是活吃吧。蛇“呼”的一下把雌鹦鹉的头先吞进去了,鹦鹉叫得更厉害,拼命拍着翅膀,羽毛都飞起来了。蛇用力一吸,将它整个儿咽了下去。雌鹦鹉又想,这么大的灾难,也没个预兆。昨晚的卿卿我我,竟是我俩最后的温馨!天妒我也!雌鹦鹉还没来得及想要撑死蛇,就昏过去了。后来,两只鹦鹉慢慢地进到了蛇的腹部。蛇想,可以享用好几天了。这时,蛇才发觉:出不去了!进来时,蛇身子小,现在两个东西在腹内,蛇无论如何出不去了!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呢!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一条蛇钻入老金家鸟笼子,把两只鹦鹉吃了,结果肚子太大出不去了!这事很快在老金住的“和睦社区”传开了。好多人都来看蛇。儿子一家也来了,看老爸老妈有没有受惊吓。有人开始还不相信:天方夜谭吧?但事实很快消除了怀疑。随即,问题也来了:该怎么处置这条蛇呢?老金在单位也是个领导,但在家遇到这事一时也下不了决断,就像以前在家遇到别的事一样。许多人坐在老金家的客厅里,给老金出主意。隔壁王五说:杀!没啥说的!老金读幼儿园的孙子马上反对,用他那响亮的童音喊:放!放生到森林里去!马上有众人把童音压下去了:那太便宜这蛇了。鹦鹉是老金的宝贝,蛇吃了鹦鹉,怎么也算入室侵害。自古杀人偿命,鹦鹉死了,那蛇也得死。反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老章发言了。老章比老金年长,快退休了。他晃了晃发光的脑袋,清了清嗓子,说道:蛇,是飞檐走壁的大盗。它吃了鹦鹉,自然是犯罪。但它吃的是鹦鹉,不是别的,就需要作具体分析。是吧?老章好像在问,又不像问,反加重了语气。老章接着分析道:鹦鹉是什么?它就如过去有钱人家的艺伎,属于小资产阶级的范畴,是不劳而获的寄生虫。是吧?大盗把寄生虫吃了,也算除了一害,故可免它一死!经老章一说,“免死说”开始占上风了。嚷嚷声中,80岁的吴老太太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大家都看着她无牙的嘴一张一歙:家蛇不能杀。杀了它,是要遭报应的。说完,在人们的目送下颤巍巍地走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吴老太太的“家蛇说”引起众人又一轮深入的讨论。不少人都回忆起小时候在自家墙根遇到蛇的情景,那时,做娘的一定会告诫小孩不要伤害蛇的道理。但一直到中午时分,还是没个结论。该下结论的老金一直不发言。他老婆当时也没发言。临走时,人们劝老金:蛇进门,运道要来了。蛇就是金条哎。

    后来听人说,那天下午,老金家来了个买蛇人。山南有个村子,很多人专做蛇生意,杀了蛇,剥了皮,晒蛇干卖钱。

  文/方向明

  (一)

  “妈妈,车上有别人。”

    女儿在后座轻轻地说。我没在意。

    每天下午四点十五分,我开车到幼儿园接6岁的女儿,几乎不差分秒。我在门口等上一两分钟,她就像天使一样跑过来。她是天使,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虽然晚了点——我在36岁那年才怀上她。

    听到后面关门的声音,我知道女儿上了车,就启动了车子。

    平时,她一上车就讲幼儿园里的事,中午吃了番茄炒蛋,某某小朋友今天又尿床了,皮皮和跳跳又打架了,还挖破了脸,等等等等。今天却没声响。

    “妈妈,车上有别人。”她又轻轻地说。

    我回头一看,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女儿旁边,他手里有黑乎乎的东西,露出的一截好像是枪管。

    遇上抢劫的了!我脑袋“嗡”的一声,腿脚一下麻了。

    但这个过程很短,就几秒钟,我马上强迫自己镇定。我对自己说:别慌,女儿在后面呢。绝不能让她受伤害。对了,先试探一下,他要什么,想干什么。

    “你做啥?”

    “放音乐!”是本地口音,有点凶。

  (二)

    这两天真见鬼了。

    柴油断货,天天排长队。连着几日,乌早天亮就去排队,眼看排到了,加油站穿蓝制服的甩出一句话:“油没了!”我的心跟铁疙瘩一样冷。没油喝,拖拉机不能跑,这不是断一家人的生路吗?眼看就过年了。这年还咋过?妈的,老子抢油去,大不了一条命。昨晚做梦到伊拉克跟布什打架了。他布什不也为油吗?

    屋漏偏遭连夜雨。拖拉机成堆废铁了,只好把柴间里上了多年灰尘的破电动车拖出来,换上新电瓶。骑半路上就被抓了,说我无牌无证。他拉我,我偏开,结果那穿制服的摔了。咋这么不经摔?到派出所做了半天笔录,还签字,一辈子没签那么多字。他妈的还打我,不打脸,光打下身。这批乌龟王八蛋,我到城里去告你们!

    唉!说到底,都怪家里的女人,这些日子老跟我吵架,晚上睏觉也不让我碰。外面有人了?……唉!我今天一定要出出气。我心里实在闷死了。平时看的警匪片的镜头老在眼前闪现。我一下好像有劲了。妈的!拿个什么家伙?对,儿子的玩具手枪。顺手用揩拖拉机的黑布包起来,扔进破包。带上没喝完的半瓶矿泉水,我上路了。

    乘车到长途车站,再往城区里走。幸福大道边上是一家幼儿园,门口停了很多接孩子的汽车。这辆车咋这么神气,都停到路中央了。这女人挺滋润的嘛,一看就是有钱人。就2秒钟,我就决定了。她女儿来了。靠近,跟上。好,她没回头,跟紧,坐进去,关门。

    车开了。一切比预想的还顺。女儿喊她两声了,她才回头看。这女人也够粗心的。

    问我想做啥?我想了想,装作恶狠狠地说:“放音乐!”其实我心里在发抖。

    “我给你钞票?”她在问我。我不响。

  (三)

    他不说话?他不是为钱?

    不管他要什么,我只要女儿平安。我按了一下音响开关,是帕格尼尼的吉他与小提琴二重奏。

    前几日看报,一个母亲也碰上抢劫的事,她坚决不离开市区,就在老地方转圈,兜了两小时,终于遇上巡逻的保安,脱险了!

    对,绝不能离开市区。

    看看周围有没有警察或者保安。把车窗摇下。对,一看到警察就喊。

    “窗门摇上!”

    我刚把前窗摇下一点,就听到后面粗鲁的喝令。

    又归于沉默。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和着我咚咚的心跳。

    忽然,后面好像有动静。我微微侧过头,眼睛的余光觉察到,是女儿。女儿正向我这边靠近!爬过来了!她到了我的身旁,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

    我看了一眼女儿。她小脸涨得通红。我的目光正遇上她清澈的目光。

    好样的!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四)

    我一直在发抖,甚至听得到打颤的声音。幸亏音乐响起。什么乐器能奏出这么好听的声音?

    前头有一幢高楼,好像是什么局,我老婆的远表兄弟在里头上班。上次我们来找他,他妈的,门口警察不让我们进。今天门口警察好像特别多,还在朝我这边看。我抖得更厉害了,好像被劫的是我。

    不知什么时候,小女孩爬到前排座位去了。也随她。

    很想抽根烟。一紧张,我就想抽烟。妈的,还很想撒尿。

    烟已经叼嘴上了,可翻遍口袋就是找不到打火机。见鬼了!

  (五)

    车子开到了一个大路口。我的车开在左转的车道。不行!左转就离开闹市区了!那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三个警察。他们站在路口右转弯的岗亭旁。右边直行的车跑完了,让我看清了右边的情况。

    我当机立断,稳稳地靠上档位,猛踩油门,用力往右打方向盘。车子拐了个大弯,突然停到了交警面前。我双手猛按喇叭,然后推开车门跳了下来,边跑边喊:“救命!救命!车里有强盗。”几乎在同时,心领神会的女儿也跳下了车。

    就在我和女儿下车后,车厢里冒出一团黑烟。我不管它。我只是找女儿。她还在跑,一直跑到路旁一个大花坛的角落。我跟着她跑。在花坛角落,我紧紧抱起女儿,浑身颤抖,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耳边,那音乐的旋律还在跳动,随着升腾的烟火。

    女儿显得很平静,轻轻说:“给爸爸打个电话?”

  (六)

    我又不想咋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只是心里闷。

    我现在已走投无路。被警察抓住,送到看守所,那要受多少苦,光挨老油子的打,就够受的了。要是再判刑坐牢监,那我还是死了算了。

    我真该死了!一想到死,我一直找不到的打火机找到了——它一直在我左手心里捏着。

    我已经听到警察的声音了。我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了。快点火,再不点就来不及了。我从破包里拿出那块包玩具枪的黑布。黑布沾过汽油,一点就着,只听“轰”的一声,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紧接着,裤子都着了。再接下来,屁股底下的沙发也着了。我眼前光亮亮一片,脑子里闪过电影《少林寺》老方丈被火烧死的镜头。我不死!我不死!这时,我忽然不想死了。再说,身上焦辣辣的疼,我也受不了。于是我跳下车,在地上打滚。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车子烧成个铁架子了。我腿上皮肤烧伤了。我不知道治得好不?医生知道我是坏人,都不跟我说话。

    都好几天了,我耳边还一直有那车上的音乐声。我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不过很好听的。

  鸟笼子里的蛇

    天蒙蒙亮,老金像往常一样,起来撒尿,然后去阳台看笼子里的一对鹦鹉。这鹦鹉是他的宝贝。外面受了气,一回家,鹦鹉的几句“吃亏是福”就让他气全消了。福啊祸啊,老金有时还读不准,鹦鹉们却吐字清晰,声音清脆,怎不叫人欢喜!往常,这时候他该听到“早上好!”“早上好!”的问候了,今早却没有。老金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鸟笼子里怎么会有圆盘……擦掉眼屎,定睛一看:笼子里盘着一条蛇!微张着嘴,舌头在空中晃动着,两粒绿豆似的眼睛直瞪着他!老金倒吸一口冷气,一连往后退了两步。心说:我的天!中了邪啦?鹦鹉变蛇了?

    鹦鹉是不可能变成蛇的。等老金镇静下来,见阳台角落有几片羽毛;再看,蛇腹部鼓鼓的。他明白了:鹦鹉被蛇吃了。蛇约有三公分粗,一百二十多公分长,蛇头跟老金大拇指差不多大。真奇了怪了,怎么吞下我的宝贝的?虽说他住的是一楼,可还有个架空层。这蛇还会飞檐走壁?真奇了怪了!老金望着阳台下发愣。

    蛇也一直在犯困:怎么就出不去了呢?进得来怎么就出不去了呢?为什么呢?凭蛇的聪明,马上就明白了:饿得发疯了,都没想好退路。这家已经观察好多天了。虽说有点高,但蛇生来就有轻功,上得去。况且,这蛇是马戏团蛇家族的后代,只因太羡慕这城市生活了,马戏团在此演出时就偷偷溜出来了。可食物实在是个问题。好几天没遇见老鼠了。那天晚上路过此地,听两只鹦鹉在学舌。说什么呢?蛇听不懂。这不要紧,它顾自观察地形。这家阳台旁有棵树,一条树枝斜着伸向阳台。蛇想:有这条树枝我就过得去。这两只鹦鹉我吃定了!既然锁定目标了,就得果断行动。昨天晚上,天一暗蛇就在阳台下等了,还不敢睡,怕睡过头,错过了机会。蛇一直等着,先是看到屋里灯灭了,老头老太上床了,两只鹦鹉也紧紧挨在一起,还发出唧唧唧的声音。蛇心里说:你们到头了,只会学几句人话的东西!再让你们亲热亲热!又过了几个时辰,蛇一算,已过五更了。蛇知道,这时是人睡得最死的时候,据说,人偷东西也专挑这段时间。蛇先顺着树爬了上去。人都说蛇们爬起来"嗖嗖"作响,那是因为爬得快。那斜挑出去的树枝细了点,蛇上去时有点晃。蛇用尾部在这树枝上缠了几圈,把它作为起跳的地方,然后对准那鸟笼,纵身一跃,正好在钢窗空档穿过,正好落在笼子圆顶上。笼子剧烈地荡了起来,撞在墙上又荡回来。蛇紧紧地挽着笼顶的绳子,像躺在秋千上。等稳住了,蛇往下探了探三角头,这栅栏正好可以进去,那两只呆头鹦鹉好像还在梦里呢。于是蛇来了个优美的翻身动作,像丝绢无声地穿进了笼子。别看蛇的嘴小,蛇还要吞象呢!蛇先对准一只雄鹦鹉,将它从头到脚吞了下去。雄鹦鹉连挣扎都没来得及,就进了蛇喉咙了。雌鹦鹉已经醒了,惊恐地在笼子里跟蛇兜圈子,失声叫唤着。鹦鹉过惯了安逸的生活,哪遇到过这种事!最多在老金家的电视里看过鳄鱼吞犀牛,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配的解说。雌鹦鹉跑得越快,想得也越快,自言自语道:不知从哪一代开始,咱鹦鹉做了有钱又有闲的人的宠物。会说几句主人爱听的话,成了我们讨生活的本钱。这是我们鸟类最稳当的工作,有一技之长,没啥风险。主人还特人性,让我们夫妻天天在一起。都说天有不测风云,怎么就遇上了?!蛇听不懂鹦鹉在叫什么,本想用毒汁先把它放倒,后来一想,还是活吃吧。蛇“呼”的一下把雌鹦鹉的头先吞进去了,鹦鹉叫得更厉害,拼命拍着翅膀,羽毛都飞起来了。蛇用力一吸,将它整个儿咽了下去。雌鹦鹉又想,这么大的灾难,也没个预兆。昨晚的卿卿我我,竟是我俩最后的温馨!天妒我也!雌鹦鹉还没来得及想要撑死蛇,就昏过去了。后来,两只鹦鹉慢慢地进到了蛇的腹部。蛇想,可以享用好几天了。这时,蛇才发觉:出不去了!进来时,蛇身子小,现在两个东西在腹内,蛇无论如何出不去了!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呢!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一条蛇钻入老金家鸟笼子,把两只鹦鹉吃了,结果肚子太大出不去了!这事很快在老金住的“和睦社区”传开了。好多人都来看蛇。儿子一家也来了,看老爸老妈有没有受惊吓。有人开始还不相信:天方夜谭吧?但事实很快消除了怀疑。随即,问题也来了:该怎么处置这条蛇呢?老金在单位也是个领导,但在家遇到这事一时也下不了决断,就像以前在家遇到别的事一样。许多人坐在老金家的客厅里,给老金出主意。隔壁王五说:杀!没啥说的!老金读幼儿园的孙子马上反对,用他那响亮的童音喊:放!放生到森林里去!马上有众人把童音压下去了:那太便宜这蛇了。鹦鹉是老金的宝贝,蛇吃了鹦鹉,怎么也算入室侵害。自古杀人偿命,鹦鹉死了,那蛇也得死。反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老章发言了。老章比老金年长,快退休了。他晃了晃发光的脑袋,清了清嗓子,说道:蛇,是飞檐走壁的大盗。它吃了鹦鹉,自然是犯罪。但它吃的是鹦鹉,不是别的,就需要作具体分析。是吧?老章好像在问,又不像问,反加重了语气。老章接着分析道:鹦鹉是什么?它就如过去有钱人家的艺伎,属于小资产阶级的范畴,是不劳而获的寄生虫。是吧?大盗把寄生虫吃了,也算除了一害,故可免它一死!经老章一说,“免死说”开始占上风了。嚷嚷声中,80岁的吴老太太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大家都看着她无牙的嘴一张一歙:家蛇不能杀。杀了它,是要遭报应的。说完,在人们的目送下颤巍巍地走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吴老太太的“家蛇说”引起众人又一轮深入的讨论。不少人都回忆起小时候在自家墙根遇到蛇的情景,那时,做娘的一定会告诫小孩不要伤害蛇的道理。但一直到中午时分,还是没个结论。该下结论的老金一直不发言。他老婆当时也没发言。临走时,人们劝老金:蛇进门,运道要来了。蛇就是金条哎。

    后来听人说,那天下午,老金家来了个买蛇人。山南有个村子,很多人专做蛇生意,杀了蛇,剥了皮,晒蛇干卖钱。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