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夏季号
 
 
【小说】胡新孟微型小说选
2009年08月11日    作者:胡新孟  阅读:

文/胡新孟

五针松

  也说不清是哪年的事了。突然间,市面上行起了五针松。

    我家前面就是个大园子。一直以来,我爷爷都在园地里种些瓜果蔬菜。往往是自己吃不了,亲戚朋友送一些,有时也上街里卖。

    突然有一天,我爹跑到园地里把所有长着的蔬菜都拔了。晒场上堆得小山似的。我爷爷心疼,跳着脚骂,“你个败家子,你撒什么酒疯!”

    我爹一边扯着那些蔬菜往外扔,一边冲着我爷爷说,“我不是败家子,我也不是撒酒疯!”

    没过多久,一辆解放牌大货车,运来了一晒场的五针松。

    我爹要种一园子的五针松。

    我爷爷见了便气不打一处来,“你弄这些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来做什么?”

    我爹前前后后忙得不可开交,他说,“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才值钱!你那些蔬菜能值几个钱?”

    我爷爷一下被我爹问住了。他不知道我爹到底是怎么个折腾法。虽然心里想不通,但还是跟着去帮忙。他们把晒场上的五针松,一棵一棵往园地里移。还嘱咐我去叫姑父来帮忙。我跑到姑父家里去,姑父一家也在种植这种五针松。姑父哈着腰抱着一棵五针松对我说,“列列来得真好,来,帮忙。”

    为这件事,我爹心里一直不痛快。那年正月,我爹推说有事儿,也没去姑父家里串个门。

    那一大批五针松就这么着种在了我家的园地里。我爹天天看着这一园子的五针松。也确实,已经有操着各种口音的外地客商,到我家的园子里来看五针松。他们一个一个地出着价,缠着我爹要买爹的五针松。但是,不管他们好说歹说,我爹一律只有两个字,不卖。

    我爷爷悄悄地对我爹说,“怎么还不卖,怎么不卖?”

    我爹说,“你没听他们报的价在不断地往上涨吗!”

    价钱确实在翻着倍儿地往上涨。但我爷爷觉得,差不多了就得卖。爷爷说,“难道还能涨到天上去吗?”

    果然,趁我爹外出不在,一个外地客商找了我爷爷死缠烂磨。爷爷就得答应卖出几棵去。可是,正挖着,我爹回来了。他奔到园子里,一把夺了大铲子,瞪眼直嚷嚷,“做什么,做什么!”

    爷爷跺着脚说,“可以卖了!”

    我爹拉了爷爷的袖子到一边,“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价格吗?”

    我爹随之伸了手指头,在爷爷面前抖了抖。

    爷爷说,“是这个价了。”

    我爹拍着大腿着急地说,“这个价也不能卖,还得涨!”

    结果,我爹贴了些钱,爷爷又陪了些好话,总算把外地客商给劝走了。

    为这件事,我爹拉了脸,指责爷爷多管他的闲事。爷爷也生气,“好嘛,我不管你的事!”

    “要你管!”我爹甩下这句话,背身走远了。

    从此,这么大一园子的五针松,就由我爹一个人管了。我们也确实听到,五针松的价钱在不停的翻番。直到后来,五针松不再以“棵”卖,而是以“颗”卖了——一棵五针松上的芽越多,也就越值钱了。

    爷爷望着这一园子的五针松,觉得自己确实犯了一个大错误。他又默默走到园地里面去,与我爹一起照料起这些五针松。只是他不再过问卖与不卖的事。他似乎成了一个只会一天到晚忙碌的人。

    我爹自然不再那么忙碌了,但他似乎没有一点空下来。他一天到晚在他的园子里转,背着他的手,手里捏着一把弯而尖的修枝剪。其实根本没什么枝可修剪的。最可气的是晚上。晚上爹也不能好好的睡。哪怕风过树叶的沙沙声,都能把他从睡梦中拽回来。深更半夜,他便披了衣服,带着他的卷烟与修枝剪,到园子里转圈。

    终于,有一天,我爹买来了两条大狼狗,拴在园子里。两条大链子,放得好长,狼狗一蹿便哗啦哗地,有人进门便吠个天响。这样还不够,他又把园里的竹篱笆全给拔了,然后,砌起了二米多高的砖围墙。还用用剩的砖泥,在园地中央,自己动手盖了个简易的棚。我爹把小床搬到棚里去,捧了他铺盖卷。

    我夜里跑出屋子去撒尿,常见父亲的手电筒光,在五针松苍翠碧绿的枝叶之间游曳。关了手电筒,又是几点幽幽的光,分不清是我爹的烟火,还是那狼狗的眼睛。

    而白天,父亲唯一做的事,也只是拿着自己吃饭的一支筷,俯着身子,在那里数五针松的芽。一棵一棵,他都编了号。每棵上面有几颗芽,他都记在我的一本空白练习本里了。

    有一天,他叫我把学校里用的算盘带给他。然后,在棚子里打得噼啪作响。等他把那本练习本上的数字全部算完,他停在那里,仿佛凝固了一样。突然抬头对我说,“一百万!列列,我们有一百万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爹的眼睛一亮,似乎见到了那一百万元的钱。

    我傻傻地问,“爹,一屋子能装下吗?”

    我爹只是呵呵地笑。笑得哈啦子水银似的从口角流下来。

    然而,突然间,我家的狼狗既不蹿也不吠了,它们整天慵懒地趴在地上,一副睡眼朦胧的样。没有人再来我家看那些五针松了。那些操着各地口音的蜂拥的客商,也似人间蒸发了。

    姑父跑来对我爹说,“快卖吧!”

    但我爹不想卖,这不全是对姑父的那点不痛快。在我爹的心里面,还装着他的一百万。

    事实上,那时候的五针松,已经不是卖多少,而是能不能卖出去了问题了。

    我爹还住在他的棚子里,床上还摊着我那本记满数字的练习本。那里记录着我们的一百万。数字不会变,但行情,不可逆转地变了。那一百万,像五彩的肥皂泡破灭了。

    我爹坐在他棚子里的床上,不吃不喝好几天。母亲好说歹说把他劝到家里来。

    而事实上,没多久,那些五针松也开始叶黄针落。地上落了一地的枯针叶,像是火烧似的。

    我爹真的有空了,他认真地打开他的那些五针松栽培技术的书本来。

    那些枯死的五针松,是爷爷一棵一棵挖了,晒在晒场上,然后,进了母亲的灶火洞。

    园子里又种上了爷爷的瓜果蔬菜。春夏天总是绿油油的。还送人,有时也上街头卖。

    整个园地里只存活了两棵五针松。也不知道是它们生命力的强盛,还是我爹对着那些五针松栽培技术书,临时抱佛脚的结果,反正,它们活下来了。活得我们大家都忘了它们到底活了多少年。

    现在,我们的小平房早就翻盖成了新楼房。那两棵五针松也长得树干苍劲,枝繁叶茂。来的人都说它们长得好。它们确实为我们的小楼增色不少。也曾经有人出高价要求来收购,但我爹手一挡,依然只有两个字,不卖!

    每天清晨,我爹起得早,便在晒场上练套太极拳。打好太极拳,太阳也就从屋缝里升起来了。雾散开了,五针松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特别的青翠。那时候,我爹捏一捏五针松的针叶,吸一口气,显得舒心又养眼。

    有一天,我问我爹,大行五针松可是哪年的事了。我爹的手在空中停了下,他说,“你不提,我还真忘了。”说完,我爹就把新结的蜘蛛网给撩了。

  项链

    一进门,阿庆嫂把菜篮子一扔,扭身进了卧房。

    阿庆扶了地上的菜篮子,看见自己的媳妇,侧着身子,坐在床沿上默默的抹眼泪,便悄声走进去,扶了她的肩。

    不想,阿庆嫂猛地抖了下身子,把阿庆的手给硬生生地抖掉了。

    阿庆像个犯错的孩子,呆立在媳妇身旁,不知如何是好。他看着媳妇扯了床头的纸巾,一下一下抹眼泪。他看着脖子上,那条昨天还是血红血红,现在已经暗红了的细细勒痕,不禁叹口气。

    “别心疼了……”

    阿庆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媳妇的肩。

    “走远点!”

    阿庆嫂侧了下肩。阿庆只好把手收回来。

    “不就一条项链嘛!”

    “我知道,那是我送你的,你心疼!”

    “心疼你个头!”阿庆嫂嘀咕了声。

    阿庆知道自己的媳妇有点任性,有时候还有点蛮横,那就顺着她些吧。

    “既然,被那断命的小抢贼扯去了,也就算了嘛!”

    “走远点!”

    阿庆嫂很不耐烦。阿庆只好住了自己的话,搓着双手呆立着。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不就一条项链嘛!”

    “别心疼了!”

    “昨天,不是说好了嘛,我们再去买一条……”

    “买你个头!走远点!”

    阿庆嫂用纸巾抹了下眼泪。

    “你这是怎么啦!我说今天我去出市嘛,你偏偏还要自己去!那条路上不安全,三婶也是被人抢过包的。你偏偏还要自己去。”

    “昨天不是好好的了嘛,你这,这又是怎么啦……”

    “你说你怎么啦!”

    阿庆嫂的这句抢白,几乎把阿庆吓了一跳。夫妇做了十几年,那小抢贼无耻,但气也不能全撒我阿庆身上啊。再说,你心疼,难道我不心疼吗。那项链,我得早出晚归几个月的啊。

    “我怎么啦!我看你又不高兴了,安慰安慰你啊!”

    “好啦好啦,这个事情过去就算了嘛!”

    “你当然是好过就过去算了的!”

    “这话,你什么意思啊!”

    阿庆嫂转过身来,“我问你,这个项链你是哪里买的?”

    “你,这你知道呀,‘周大富’,怎么啦!”

    “好啊!你到现在还骗我啊!”阿庆嫂一扭身,又扯了纸巾抹起了眼泪。

    阿庆一听,脸都白了。

    “这,我还会骗你啊。那送你的时候,不还有发票的嘛!”

    “假钞票都能做,做张假发票不简单得很啊。”

    阿庆嫂把手上的纸巾狠狠地扔到地上去,然后,又扯张纸巾来抹眼泪。

    “我,我有这么无耻的吗,弄张假发票来骗你!”阿庆抖着手说。

    “你弄张假发票来骗我,也无所谓。但你不能拿假项链来骗我啊!”

    阿庆嫂双手捧着面孔哭起来,哭得稀里呼噜的。

    “天地良心!”

    “我也奇怪啊,你们家里穷……我要求再买条金项链……你们二话不说,满口答应了啊……”

    “天地良心啊!”

    阿庆的手抖得厉害,他不知道放手到哪里好。

    “这么些年,我还整天戴着它呀……做人客,走亲戚,特别是我的那些小姐妹啊……他们不知私底下怎么笑话我……哎呀,让我怎么走得出去啊……”

    “天地良心,天地良心!这是我借了三千块钱才买的啊!今天,今天竟然说它是假的!天地良心啊!”

    阿庆狠狠地跺了跺脚,急躁地在屋里兜来兜去,像一只刚关在笼里的小鸟儿。

    “那小抢贼还会弄错嘛!”阿庆嫂厉声说。

    “什么?小抢贼!”

    “人家今天又拦了我,说‘戴不起就别戴!充什么臭美!’人家是吃这碗饭的啊!真假还会弄错吗!”

    说完,阿庆嫂一把把手里捏着的项链,扔在了阿庆的脚旁边了。

    阿庆弯下腰。他的手抖得厉害,拣了几次才提起那条项链来。项链已经断了。断了的项链在阿庆的手里抖着。

    夫妇做了十几年,阿庆从来没有今天这样伤心过。虽然媳妇有时任性点,但是,女人嘛,还是要让男人疼的。哄哄她,不就风平浪静了。但是,今天,媳妇竟然说出这种话。这把阿庆我当什么人了!把阿庆一家当什么人了……

    “你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反倒相信那扯项链的小抢贼来啊?”

    “不是小抢贼我还不相信!哪有抢贼抢了真的还来还给你的?到现在,你还不承认骗了我。骗我就骗我,还让我戴着它到处去丢脸,一丢就丢十几年……”阿庆嫂捋了一把眼泪与鼻涕,一把甩在阿庆的裤脚上。“你个骗子,骗子,你们这些骗子,大的是骗子,小的也是骗子……”

    “骗子,骗子,到底谁是骗子!”阿庆最听不得媳妇说这样的话,“妈的,你还骗子呢!你,你,你,你怎没有血的!你,你,你才是骗我的大骗子!”

    “啊呜……”

    阿庆嫂哭喊着扑到阿庆的身上去,她扯了阿庆的衣襟,又抓阿庆的头发。脸上已经抓出了五道长长的血印子。

    “你个狼心狗肺的,是谁死乞白赖要我的,是谁像鼻涕一样甩不掉……”

    阿庆一把将媳妇推到床上去。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的媳妇过。甚至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任何一个人。他不知道这个最近的人却伤得他最深。这些年,她与父母合不来,他辛苦挣钱,另造房子搬出来。这些年,他辛苦挣钱,家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添起来。这些年,他没有让她做过辛苦活,整天麻将牌摸摸。这些年,他与父母往来,像做特务……

    女人散了头发,伏在被上在号啕大哭……

    阿庆转着身子寻找那条断项链。床,地,椅子,柜子上,身上……他把身上的袋子翻出来。他拍着身上的衣服。他跳了跳。他俯下身去看床底、橱底、桌底……没有,没有,没有……他站起来,他的步子有些乱,感觉像是喝醉了酒。

  名烟

    他不喝酒,更不吸烟,却在酒席上,得了一盒烟。这烟名贵,据说,没六七十块钱,拿不下来。但这盒烟塞在他兜里,硬邦邦,与一块石头没有区别。

    不吸烟,所以,他几乎不带烟。

    当然,办事则当别论了。办事的时候他也买盒烟。往往到了办事处,再跑出去买。他不急,附近就有卖,这个他有经验。所以,这也不用太费劲,只是多花一二块钱。真是黑!他心里这样想,但还是爽快地掏钱拿烟。过后又后悔,倒不是那几块烟钱。而是,因为他家里就有几盒烟。

    那几盒烟,放在写字台一只大抽屉里面,前前后后,都不知道有多少时日了。自然分不出哪早哪晚。这些烟大多也是酒席上得来的。也像这次,塞在兜里面,显出长方形,一块烟盒的痕迹来。

    他觉得挺显眼,并且硌得他走路都有些不自然。

    就一次,他把烟送了邻座人。那人也算是他的叔,虽然已是八杆子之外,但曾给他儿子买过几包糖的。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他说,叔,这盒烟你抽!

    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便是惊愕,继而是高兴。几乎要把手边的一只碗碰翻了。我有,我有,叔说,你自己抽啊!说着又把揣在手里的烟塞过来。他顺手夺了烟,又转个手腕,反塞到叔的兜里面。

    叔便让烟在自己的兜里落了户。叔便生动了脸,与他聊起了他的爹。又聊他的爷,他的姑,他的舅,他的大爹,他的奶奶,他的娘。没什么好聊了,再聊他的爹。

    他爹以前是个烟鬼。一天能抽三盒烟。如果晚上坐得夜,还要披了衣服出去敲人家杂货店的门。再买两盒烟。一盒是夜里接着抽的,另一盒是明天一早醒来拆。

    叔便说,你爹咋不抽了呢?

    话音还没落,叔便轰轰轰地咳起来。等一张老脸憋得酒醉似的红,便生生地啐出一口浓痰来。用他粗厚的手掌抹下嘴。

    能不抽还是不抽的好啊,叔缓过气来说。

    这倒是真的。他爹现在已经十几年不吸烟了,一早起来,无咳无痰。只是耷拉了左眼睑,两只眼睛老爱成斜线。时不时地眯眯眼,左眼明显小了点。那都是几十年烟给熏的。

    他爹自然也办事。一进门更啪啪地甩烟,跟小李甩飞刀似的,没有不中的。事也自然办得快。现在,他爹就是手里揣盒烟,都会忘了抽支烟。等人在大板椅上一靠拿了桌上的烟盒叩起烟来,才忙不迭拆起烟盒来。抖着手,拆也不利索。

    人说,我有我有!

    他爹就呆呆地看着人把烟粘在水似的嘴唇上,欲掉未掉的样。随手啪地点上烟,深深地吸一口,又把烟圈吐出来。那烟圈冉冉地升,一圈接一圈,大圈套小圈,仿佛要把烟圈套到鼻尖上头来。他爹便出了神。想自己吸了这么多年的烟,从来没有这样戏过烟。

    便落寞地退出门外来。

    自然受他娘一顿数落,没见过这么笨的男人!

    他爹便吼上了,嗨!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你咋不去整!

    话虽这么说,事还得他爹一趟一趟地跑去点头哈腰地办。

    老娘们,懂个屌!他爹背着手出了门。

    也是,他娘只会抱着烟儿去兑换。杂货铺里便收烟。收名烟。

    他娘码着脸,压了声,嘿,嘿,他掌柜叔,收不收烟?

    烟?啥烟?杂货铺里面,一张写字桌前,对着一摞纸按计算器的掌柜叔头也没抬。

    他娘便开了纽扣,伸了瘦黑的手,从怀里掏心似的掏出烟。

    掌柜叔瞄一眼他娘手掌里的烟,放了手里的纸,吁了口气,他婶,现在这烟难销呀!

    好歹作个价,他掌柜叔,你好歹作个价!

    他娘把烟放在玻璃柜台上。掌柜叔拾了烟翻来覆去地瞧。

    他娘说,好烟哩!

    掌柜叔瞧一眼他娘,也不知是真假!说着把烟又放回玻璃柜台上。

    他叔!他娘有些急,你好歹作个价!

    掌柜叔又吁出一口气,那,那我再吃一次亏!

    掌柜叔顺手把烟移到写字桌上来。他娘便抱一包酱盐醋酒来。用一次,道一声掌柜叔的好。用两次,道两次掌柜叔的好。

    不过,自打他娘进过一次城,却是用一次骂一次的了,这个王八羔子,太黑!他娘说,我把烟儿卖到城里去!

    城里满大街的礼品收购店,边儿还写着,名烟名酒,常年收购。他娘奇怪,便一脚踏进去,啥烟啥酒哇?

    店里正端坐着一个捣鼓眉毛的女人,拿了镊子对着小镜,啥?啥?说啥?

    他娘便回她,烟,收名烟呐?

    女人瞄一看他娘又接着捣鼓,收,啥名烟都收!

    他娘不放心,都收?

    都收!女人头也不抬了。

    他娘从店里退出来,心里倍儿高兴,嘿嘿,个婊子!

    他娘对他说,儿,把烟带过来,娘给你带到城里去,卖个好价钱。他娘不自禁又狠狠地骂一声,嗨!个王八羔子!

    他便又把烟揣在兜里面。一会衣兜一会裤兜,不是硌腰便是硌腿。

    她娘见了自然数落他,个没出息的,揣包烟走路都会变样!那要是做了干部还不变成王八!说着便用手绢包着烟揣到怀里去,瞧你娘的!

    还是那女人。还数着眉毛呢。他娘想想都要笑。还数头发的不成?但是一打开手绢来,他娘便不想笑只想哭了。

    女人一挑眉毛,我的娘咳,你这是啥子烟么!

    我,这出门的时候不好好的嘛,这,这咋会瘪了呢!他娘急得直跺脚。

    女人皱皱眉,跺啥子脚嘛!又不是一条烟的!切!

    这包瘪烟又回到他的兜里来,但还是硌得很,碍行路碍弯腰,倒像上了刑。一到家便先把烟从兜里掏出来。往桌上一撂,身轻如燕。他便骂一声,这啥劳什子的!撩起一巴掌,这是啥——劳什子!脸儿辣辣的。

    那一天,一进家门,他见儿子坐在地上玩他那包烟呢。烟盒已经撕烂了,它们成了一些纸屑散在地面上。烟盒里露出椭圆形的烟蒂来。他儿正玩得开心,全然不知他爹进了家门。等他走近了,惊一跳,爹,爹。他儿擎着烟,有些慌,好香嘞!说着凑在鼻前闻了闻,嘿嘿,爹,好香嘞!

    他一把打掉了他儿手中的烟。随之提了他儿,按在腿上,一把捋了裤子,巴掌一下一下打在他儿的屁股上。一边打一边咬着牙,我叫你香!我叫你香……

    他儿哇哇地哭叫,爹,爹别打我,我没说谎,我没说谎……

    他媳妇见了一把夺了儿子去,这是咋得了?

    他站在一边喘粗气,还说香的嘞!才几岁,就玩烟!还说香的嘞!

    儿子在他娘的怀里打着抖,还一呵一呵地哭,爹,我没,没说谎。

    他弯腰捡了甩在墙角开了盒的烟,放在鼻前,闻了闻。他从来没有闻过烟。他在心里想,这小子,还真是香的嘞!

    他把这包开了盒的烟揣在兜里了。

    干完了活,工友们喜欢蹲在地上抽支烟。他们都把烟头烧得一红一红的。他便想,你们吸的是啥烟呀!你们能吐出烟圈套到鼻尖上去吗?

    有时他又想,要不把烟散了给他们抽抽?但又想,我这可是名烟哩!他们平时就笑话他,不烟不酒,活个什么劲的!他就在心里面又来一句,你们抽的都是啥子烟嘛!

    他便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去,把小隔间的门关起来,把小闩子插上去。他扒了裤子蹲了。把烟盒外面的纸打开来,他抠出一支烟,横着放在鼻下闻了闻,还真香嘞。然后咬到嘴里去,啪地点上打火机,对着吸一口。他不敢把烟吸进去。他把烟吐出来。然后再吸,再吐。

    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这不就抽烟嘛,还抽名烟呢!

    那一天,下了班,半道走着呢,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他一回头,叔,咋这么巧的嘞!

    叔呵呵笑得天津大麻花似的,巧得很,真巧得很!

    他便从兜里掏出那包纸团似的烟儿来,他说,叔你抽烟,这是名烟嘞!

    叔便说,你那包名烟我在杂货铺换成几条烟的,现在还抽着呢!叔又说,抽名烟糟踏呢!却接了他递过来,棉绳似的烟。含了伸着脖子,抖着手,窝着,啪啪地,打打火机。风大着呢,十几下也没点起来。叔便说,我那条烟一点一个准的……

    他窝着的手几乎抱了拳,啪啪地又点了几下,使劲地抽。边抽还边说,这名烟还真不是抽的嘞!

  你喜欢诗歌吗

    十九岁那年,张亚夫已是大学里著名的校园诗人。其实,他对诗歌的钟爱可以追溯到中学时代,只是那时他的诗名并不彰显。他常常半夜起来,对着月亮作诗,一夜能做十几二十首,几乎成了诗歌的野马。每每,还要跑去敲女友宿室的窗户,隔着那一道花窗帘,念诗给女友听。女友喜爱诗歌,在清晨或黄昏,喜欢抱着诗集在校园里吟诵。但不久便被诗人的生活习性搞得神经衰弱与贫血。自然,吹了!

    二十二岁那年,张亚夫毕业参加工作。他到领导办公室去报到。他敲了门,也听到领导说“请进”。吱呀推门进去,却不见领导的身影。正踌躇间,领导绾着袖子,拿着塑料喷水壶,悠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张亚夫发现,这办公室里是一屋子的花花草草,无论是办公桌还是茶几上。

    回来后,张亚夫跑了书店与花市。也接管了父亲养着的那几盆吊兰。养死了再买,买了又养死。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死了多少的花卉。不过心得倒是全有了。那次在办公室见到一枝半死不活的素心兰。张亚夫说,洇了!结果领导与他坐着谈了半天。

    二十六岁那年,领导把办公室里的花草都搬走了。却支了一张大桌子。桌上就是棋盘,柿子似的棋子散在棋盘上。张亚夫进去的时候,常常见领导一个人背着手围着棋盘缠桌子。

    骑车回家的时候,张亚夫发现,这一路上竟有那么多的棋摊子,在街头巷尾,或坐或站或蹲。张亚夫便下了自行车,停在一边,围着看。一看便忘了时间。等散了人,却发现自己的自行车没了影。张亚夫在恍惚中回想,自己的自行车停在哪个摊上了。

    星期天上公园的时候,张亚夫看到树阴下设残局的老头儿在打盹。他过去陪老头下。几盘下来便把兜里的钱输光了。老头收了摊子要走人。张亚夫一看就急了,“还没完呢,还没完呢!”老头看他呆笨,就说了实话,“年轻人,这棋你怎么下都不会赢。”张亚夫扯了老头的小板凳说,“我知道我不会赢,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会赢!”老头说,“这本来就是个死局。”张亚夫说,“可我还没搞清楚!”老头说,“这不是很清楚嘛!”张亚夫说,“可我不清楚呀!”老头便有些急,“年轻人,我把钱还你,你放我走!”张亚夫就是不放,“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

    三十一岁那年,领导把单位园子里的花圃都平了。张亚夫站在窗台旁,看同事们从楼上跑下来拣拾堆在一边的小花卉。张亚夫想,养在家里一准被你们养死的!

    十天后,站在窗前的张亚夫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篮球场。上面新划的油漆线还没完全的干,已经有人拍着篮球往篮框里投。球碰在篮圈上一下斜着弹出去,却被一双伸出来的手接了,接着就是三步上篮,球在篮圈上转了一圈便进了。站在窗口的张亚夫,叫了一声,“好!”

    晚饭后,张亚夫一家上了街。他们打算各自购一套运动服。站在服装店的衣镜前,张亚夫已经试过几套了。不是裹了腰身,便是太过长大。张亚夫说,“还是紧些吧,过些天,小肚腩就会练下来。”

    回到家里往沙发上一坐,打开电视看球赛,但儿子要看动漫。张亚夫说,“可以看动漫,但必须回答对提问。”张亚夫没等儿子同意就出了题,“什么是24秒违规?”儿子把头一别,不高兴地说,“不知道!”张亚夫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笨蛋!”儿子便在那里闹了。

    半夜,张亚夫在妻子的腰上蹬了一脚,喊了声,“传我!”翻个身又呼呼睡了。

    三十五岁那年,篮球场上经常会停满许多的轿车,因为单位里有本市全系统最好的乒乓球房。张亚夫常常在乒乓球房里挥汗如雨。他的球打得不错,领导叫他打头阵。十拿九稳他会赢。赢了球他便倚在窗前拿拍子当扇摇着微微喘气。偶尔转头还能看到篮球场角落里那几只瘪了的篮球呢!

    四十一岁那年,张亚夫终于搭了末班车,做了单位的领导。

    那天有大学生来向他报到。

    张亚夫往大板椅上一靠,问他有什么爱好。

    大学生说,“我会,就是会唱歌,也会舞蹈。”

    张亚夫说,“哦!”

    大学生说,“也喜欢动运。”

    张亚夫说,“哦,运动!”

    大学生看张亚夫还期待的样子,“还,还会主持。”

    张亚夫说,“还有呢?”

    大学生说,“还,还喜欢写作。”

    张亚夫从大板椅上挺起腰背,“哦!”

    大学生红着脸说,“有时候写写随笔散文。”

    张亚夫又把背靠在大板椅上,笑了笑说,“看来你会的东西还不少。”

    大学生也跟着呵呵笑了笑。张亚夫也笑。

    张亚夫突然说,“你喜欢诗歌吗?”

文/胡新孟

五针松

  也说不清是哪年的事了。突然间,市面上行起了五针松。

    我家前面就是个大园子。一直以来,我爷爷都在园地里种些瓜果蔬菜。往往是自己吃不了,亲戚朋友送一些,有时也上街里卖。

    突然有一天,我爹跑到园地里把所有长着的蔬菜都拔了。晒场上堆得小山似的。我爷爷心疼,跳着脚骂,“你个败家子,你撒什么酒疯!”

    我爹一边扯着那些蔬菜往外扔,一边冲着我爷爷说,“我不是败家子,我也不是撒酒疯!”

    没过多久,一辆解放牌大货车,运来了一晒场的五针松。

    我爹要种一园子的五针松。

    我爷爷见了便气不打一处来,“你弄这些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来做什么?”

    我爹前前后后忙得不可开交,他说,“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才值钱!你那些蔬菜能值几个钱?”

    我爷爷一下被我爹问住了。他不知道我爹到底是怎么个折腾法。虽然心里想不通,但还是跟着去帮忙。他们把晒场上的五针松,一棵一棵往园地里移。还嘱咐我去叫姑父来帮忙。我跑到姑父家里去,姑父一家也在种植这种五针松。姑父哈着腰抱着一棵五针松对我说,“列列来得真好,来,帮忙。”

    为这件事,我爹心里一直不痛快。那年正月,我爹推说有事儿,也没去姑父家里串个门。

    那一大批五针松就这么着种在了我家的园地里。我爹天天看着这一园子的五针松。也确实,已经有操着各种口音的外地客商,到我家的园子里来看五针松。他们一个一个地出着价,缠着我爹要买爹的五针松。但是,不管他们好说歹说,我爹一律只有两个字,不卖。

    我爷爷悄悄地对我爹说,“怎么还不卖,怎么不卖?”

    我爹说,“你没听他们报的价在不断地往上涨吗!”

    价钱确实在翻着倍儿地往上涨。但我爷爷觉得,差不多了就得卖。爷爷说,“难道还能涨到天上去吗?”

    果然,趁我爹外出不在,一个外地客商找了我爷爷死缠烂磨。爷爷就得答应卖出几棵去。可是,正挖着,我爹回来了。他奔到园子里,一把夺了大铲子,瞪眼直嚷嚷,“做什么,做什么!”

    爷爷跺着脚说,“可以卖了!”

    我爹拉了爷爷的袖子到一边,“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价格吗?”

    我爹随之伸了手指头,在爷爷面前抖了抖。

    爷爷说,“是这个价了。”

    我爹拍着大腿着急地说,“这个价也不能卖,还得涨!”

    结果,我爹贴了些钱,爷爷又陪了些好话,总算把外地客商给劝走了。

    为这件事,我爹拉了脸,指责爷爷多管他的闲事。爷爷也生气,“好嘛,我不管你的事!”

    “要你管!”我爹甩下这句话,背身走远了。

    从此,这么大一园子的五针松,就由我爹一个人管了。我们也确实听到,五针松的价钱在不停的翻番。直到后来,五针松不再以“棵”卖,而是以“颗”卖了——一棵五针松上的芽越多,也就越值钱了。

    爷爷望着这一园子的五针松,觉得自己确实犯了一个大错误。他又默默走到园地里面去,与我爹一起照料起这些五针松。只是他不再过问卖与不卖的事。他似乎成了一个只会一天到晚忙碌的人。

    我爹自然不再那么忙碌了,但他似乎没有一点空下来。他一天到晚在他的园子里转,背着他的手,手里捏着一把弯而尖的修枝剪。其实根本没什么枝可修剪的。最可气的是晚上。晚上爹也不能好好的睡。哪怕风过树叶的沙沙声,都能把他从睡梦中拽回来。深更半夜,他便披了衣服,带着他的卷烟与修枝剪,到园子里转圈。

    终于,有一天,我爹买来了两条大狼狗,拴在园子里。两条大链子,放得好长,狼狗一蹿便哗啦哗地,有人进门便吠个天响。这样还不够,他又把园里的竹篱笆全给拔了,然后,砌起了二米多高的砖围墙。还用用剩的砖泥,在园地中央,自己动手盖了个简易的棚。我爹把小床搬到棚里去,捧了他铺盖卷。

    我夜里跑出屋子去撒尿,常见父亲的手电筒光,在五针松苍翠碧绿的枝叶之间游曳。关了手电筒,又是几点幽幽的光,分不清是我爹的烟火,还是那狼狗的眼睛。

    而白天,父亲唯一做的事,也只是拿着自己吃饭的一支筷,俯着身子,在那里数五针松的芽。一棵一棵,他都编了号。每棵上面有几颗芽,他都记在我的一本空白练习本里了。

    有一天,他叫我把学校里用的算盘带给他。然后,在棚子里打得噼啪作响。等他把那本练习本上的数字全部算完,他停在那里,仿佛凝固了一样。突然抬头对我说,“一百万!列列,我们有一百万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爹的眼睛一亮,似乎见到了那一百万元的钱。

    我傻傻地问,“爹,一屋子能装下吗?”

    我爹只是呵呵地笑。笑得哈啦子水银似的从口角流下来。

    然而,突然间,我家的狼狗既不蹿也不吠了,它们整天慵懒地趴在地上,一副睡眼朦胧的样。没有人再来我家看那些五针松了。那些操着各地口音的蜂拥的客商,也似人间蒸发了。

    姑父跑来对我爹说,“快卖吧!”

    但我爹不想卖,这不全是对姑父的那点不痛快。在我爹的心里面,还装着他的一百万。

    事实上,那时候的五针松,已经不是卖多少,而是能不能卖出去了问题了。

    我爹还住在他的棚子里,床上还摊着我那本记满数字的练习本。那里记录着我们的一百万。数字不会变,但行情,不可逆转地变了。那一百万,像五彩的肥皂泡破灭了。

    我爹坐在他棚子里的床上,不吃不喝好几天。母亲好说歹说把他劝到家里来。

    而事实上,没多久,那些五针松也开始叶黄针落。地上落了一地的枯针叶,像是火烧似的。

    我爹真的有空了,他认真地打开他的那些五针松栽培技术的书本来。

    那些枯死的五针松,是爷爷一棵一棵挖了,晒在晒场上,然后,进了母亲的灶火洞。

    园子里又种上了爷爷的瓜果蔬菜。春夏天总是绿油油的。还送人,有时也上街头卖。

    整个园地里只存活了两棵五针松。也不知道是它们生命力的强盛,还是我爹对着那些五针松栽培技术书,临时抱佛脚的结果,反正,它们活下来了。活得我们大家都忘了它们到底活了多少年。

    现在,我们的小平房早就翻盖成了新楼房。那两棵五针松也长得树干苍劲,枝繁叶茂。来的人都说它们长得好。它们确实为我们的小楼增色不少。也曾经有人出高价要求来收购,但我爹手一挡,依然只有两个字,不卖!

    每天清晨,我爹起得早,便在晒场上练套太极拳。打好太极拳,太阳也就从屋缝里升起来了。雾散开了,五针松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特别的青翠。那时候,我爹捏一捏五针松的针叶,吸一口气,显得舒心又养眼。

    有一天,我问我爹,大行五针松可是哪年的事了。我爹的手在空中停了下,他说,“你不提,我还真忘了。”说完,我爹就把新结的蜘蛛网给撩了。

  项链

    一进门,阿庆嫂把菜篮子一扔,扭身进了卧房。

    阿庆扶了地上的菜篮子,看见自己的媳妇,侧着身子,坐在床沿上默默的抹眼泪,便悄声走进去,扶了她的肩。

    不想,阿庆嫂猛地抖了下身子,把阿庆的手给硬生生地抖掉了。

    阿庆像个犯错的孩子,呆立在媳妇身旁,不知如何是好。他看着媳妇扯了床头的纸巾,一下一下抹眼泪。他看着脖子上,那条昨天还是血红血红,现在已经暗红了的细细勒痕,不禁叹口气。

    “别心疼了……”

    阿庆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媳妇的肩。

    “走远点!”

    阿庆嫂侧了下肩。阿庆只好把手收回来。

    “不就一条项链嘛!”

    “我知道,那是我送你的,你心疼!”

    “心疼你个头!”阿庆嫂嘀咕了声。

    阿庆知道自己的媳妇有点任性,有时候还有点蛮横,那就顺着她些吧。

    “既然,被那断命的小抢贼扯去了,也就算了嘛!”

    “走远点!”

    阿庆嫂很不耐烦。阿庆只好住了自己的话,搓着双手呆立着。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不就一条项链嘛!”

    “别心疼了!”

    “昨天,不是说好了嘛,我们再去买一条……”

    “买你个头!走远点!”

    阿庆嫂用纸巾抹了下眼泪。

    “你这是怎么啦!我说今天我去出市嘛,你偏偏还要自己去!那条路上不安全,三婶也是被人抢过包的。你偏偏还要自己去。”

    “昨天不是好好的了嘛,你这,这又是怎么啦……”

    “你说你怎么啦!”

    阿庆嫂的这句抢白,几乎把阿庆吓了一跳。夫妇做了十几年,那小抢贼无耻,但气也不能全撒我阿庆身上啊。再说,你心疼,难道我不心疼吗。那项链,我得早出晚归几个月的啊。

    “我怎么啦!我看你又不高兴了,安慰安慰你啊!”

    “好啦好啦,这个事情过去就算了嘛!”

    “你当然是好过就过去算了的!”

    “这话,你什么意思啊!”

    阿庆嫂转过身来,“我问你,这个项链你是哪里买的?”

    “你,这你知道呀,‘周大富’,怎么啦!”

    “好啊!你到现在还骗我啊!”阿庆嫂一扭身,又扯了纸巾抹起了眼泪。

    阿庆一听,脸都白了。

    “这,我还会骗你啊。那送你的时候,不还有发票的嘛!”

    “假钞票都能做,做张假发票不简单得很啊。”

    阿庆嫂把手上的纸巾狠狠地扔到地上去,然后,又扯张纸巾来抹眼泪。

    “我,我有这么无耻的吗,弄张假发票来骗你!”阿庆抖着手说。

    “你弄张假发票来骗我,也无所谓。但你不能拿假项链来骗我啊!”

    阿庆嫂双手捧着面孔哭起来,哭得稀里呼噜的。

    “天地良心!”

    “我也奇怪啊,你们家里穷……我要求再买条金项链……你们二话不说,满口答应了啊……”

    “天地良心啊!”

    阿庆的手抖得厉害,他不知道放手到哪里好。

    “这么些年,我还整天戴着它呀……做人客,走亲戚,特别是我的那些小姐妹啊……他们不知私底下怎么笑话我……哎呀,让我怎么走得出去啊……”

    “天地良心,天地良心!这是我借了三千块钱才买的啊!今天,今天竟然说它是假的!天地良心啊!”

    阿庆狠狠地跺了跺脚,急躁地在屋里兜来兜去,像一只刚关在笼里的小鸟儿。

    “那小抢贼还会弄错嘛!”阿庆嫂厉声说。

    “什么?小抢贼!”

    “人家今天又拦了我,说‘戴不起就别戴!充什么臭美!’人家是吃这碗饭的啊!真假还会弄错吗!”

    说完,阿庆嫂一把把手里捏着的项链,扔在了阿庆的脚旁边了。

    阿庆弯下腰。他的手抖得厉害,拣了几次才提起那条项链来。项链已经断了。断了的项链在阿庆的手里抖着。

    夫妇做了十几年,阿庆从来没有今天这样伤心过。虽然媳妇有时任性点,但是,女人嘛,还是要让男人疼的。哄哄她,不就风平浪静了。但是,今天,媳妇竟然说出这种话。这把阿庆我当什么人了!把阿庆一家当什么人了……

    “你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反倒相信那扯项链的小抢贼来啊?”

    “不是小抢贼我还不相信!哪有抢贼抢了真的还来还给你的?到现在,你还不承认骗了我。骗我就骗我,还让我戴着它到处去丢脸,一丢就丢十几年……”阿庆嫂捋了一把眼泪与鼻涕,一把甩在阿庆的裤脚上。“你个骗子,骗子,你们这些骗子,大的是骗子,小的也是骗子……”

    “骗子,骗子,到底谁是骗子!”阿庆最听不得媳妇说这样的话,“妈的,你还骗子呢!你,你,你,你怎没有血的!你,你,你才是骗我的大骗子!”

    “啊呜……”

    阿庆嫂哭喊着扑到阿庆的身上去,她扯了阿庆的衣襟,又抓阿庆的头发。脸上已经抓出了五道长长的血印子。

    “你个狼心狗肺的,是谁死乞白赖要我的,是谁像鼻涕一样甩不掉……”

    阿庆一把将媳妇推到床上去。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的媳妇过。甚至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任何一个人。他不知道这个最近的人却伤得他最深。这些年,她与父母合不来,他辛苦挣钱,另造房子搬出来。这些年,他辛苦挣钱,家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添起来。这些年,他没有让她做过辛苦活,整天麻将牌摸摸。这些年,他与父母往来,像做特务……

    女人散了头发,伏在被上在号啕大哭……

    阿庆转着身子寻找那条断项链。床,地,椅子,柜子上,身上……他把身上的袋子翻出来。他拍着身上的衣服。他跳了跳。他俯下身去看床底、橱底、桌底……没有,没有,没有……他站起来,他的步子有些乱,感觉像是喝醉了酒。

  名烟

    他不喝酒,更不吸烟,却在酒席上,得了一盒烟。这烟名贵,据说,没六七十块钱,拿不下来。但这盒烟塞在他兜里,硬邦邦,与一块石头没有区别。

    不吸烟,所以,他几乎不带烟。

    当然,办事则当别论了。办事的时候他也买盒烟。往往到了办事处,再跑出去买。他不急,附近就有卖,这个他有经验。所以,这也不用太费劲,只是多花一二块钱。真是黑!他心里这样想,但还是爽快地掏钱拿烟。过后又后悔,倒不是那几块烟钱。而是,因为他家里就有几盒烟。

    那几盒烟,放在写字台一只大抽屉里面,前前后后,都不知道有多少时日了。自然分不出哪早哪晚。这些烟大多也是酒席上得来的。也像这次,塞在兜里面,显出长方形,一块烟盒的痕迹来。

    他觉得挺显眼,并且硌得他走路都有些不自然。

    就一次,他把烟送了邻座人。那人也算是他的叔,虽然已是八杆子之外,但曾给他儿子买过几包糖的。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他说,叔,这盒烟你抽!

    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便是惊愕,继而是高兴。几乎要把手边的一只碗碰翻了。我有,我有,叔说,你自己抽啊!说着又把揣在手里的烟塞过来。他顺手夺了烟,又转个手腕,反塞到叔的兜里面。

    叔便让烟在自己的兜里落了户。叔便生动了脸,与他聊起了他的爹。又聊他的爷,他的姑,他的舅,他的大爹,他的奶奶,他的娘。没什么好聊了,再聊他的爹。

    他爹以前是个烟鬼。一天能抽三盒烟。如果晚上坐得夜,还要披了衣服出去敲人家杂货店的门。再买两盒烟。一盒是夜里接着抽的,另一盒是明天一早醒来拆。

    叔便说,你爹咋不抽了呢?

    话音还没落,叔便轰轰轰地咳起来。等一张老脸憋得酒醉似的红,便生生地啐出一口浓痰来。用他粗厚的手掌抹下嘴。

    能不抽还是不抽的好啊,叔缓过气来说。

    这倒是真的。他爹现在已经十几年不吸烟了,一早起来,无咳无痰。只是耷拉了左眼睑,两只眼睛老爱成斜线。时不时地眯眯眼,左眼明显小了点。那都是几十年烟给熏的。

    他爹自然也办事。一进门更啪啪地甩烟,跟小李甩飞刀似的,没有不中的。事也自然办得快。现在,他爹就是手里揣盒烟,都会忘了抽支烟。等人在大板椅上一靠拿了桌上的烟盒叩起烟来,才忙不迭拆起烟盒来。抖着手,拆也不利索。

    人说,我有我有!

    他爹就呆呆地看着人把烟粘在水似的嘴唇上,欲掉未掉的样。随手啪地点上烟,深深地吸一口,又把烟圈吐出来。那烟圈冉冉地升,一圈接一圈,大圈套小圈,仿佛要把烟圈套到鼻尖上头来。他爹便出了神。想自己吸了这么多年的烟,从来没有这样戏过烟。

    便落寞地退出门外来。

    自然受他娘一顿数落,没见过这么笨的男人!

    他爹便吼上了,嗨!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你咋不去整!

    话虽这么说,事还得他爹一趟一趟地跑去点头哈腰地办。

    老娘们,懂个屌!他爹背着手出了门。

    也是,他娘只会抱着烟儿去兑换。杂货铺里便收烟。收名烟。

    他娘码着脸,压了声,嘿,嘿,他掌柜叔,收不收烟?

    烟?啥烟?杂货铺里面,一张写字桌前,对着一摞纸按计算器的掌柜叔头也没抬。

    他娘便开了纽扣,伸了瘦黑的手,从怀里掏心似的掏出烟。

    掌柜叔瞄一眼他娘手掌里的烟,放了手里的纸,吁了口气,他婶,现在这烟难销呀!

    好歹作个价,他掌柜叔,你好歹作个价!

    他娘把烟放在玻璃柜台上。掌柜叔拾了烟翻来覆去地瞧。

    他娘说,好烟哩!

    掌柜叔瞧一眼他娘,也不知是真假!说着把烟又放回玻璃柜台上。

    他叔!他娘有些急,你好歹作个价!

    掌柜叔又吁出一口气,那,那我再吃一次亏!

    掌柜叔顺手把烟移到写字桌上来。他娘便抱一包酱盐醋酒来。用一次,道一声掌柜叔的好。用两次,道两次掌柜叔的好。

    不过,自打他娘进过一次城,却是用一次骂一次的了,这个王八羔子,太黑!他娘说,我把烟儿卖到城里去!

    城里满大街的礼品收购店,边儿还写着,名烟名酒,常年收购。他娘奇怪,便一脚踏进去,啥烟啥酒哇?

    店里正端坐着一个捣鼓眉毛的女人,拿了镊子对着小镜,啥?啥?说啥?

    他娘便回她,烟,收名烟呐?

    女人瞄一看他娘又接着捣鼓,收,啥名烟都收!

    他娘不放心,都收?

    都收!女人头也不抬了。

    他娘从店里退出来,心里倍儿高兴,嘿嘿,个婊子!

    他娘对他说,儿,把烟带过来,娘给你带到城里去,卖个好价钱。他娘不自禁又狠狠地骂一声,嗨!个王八羔子!

    他便又把烟揣在兜里面。一会衣兜一会裤兜,不是硌腰便是硌腿。

    她娘见了自然数落他,个没出息的,揣包烟走路都会变样!那要是做了干部还不变成王八!说着便用手绢包着烟揣到怀里去,瞧你娘的!

    还是那女人。还数着眉毛呢。他娘想想都要笑。还数头发的不成?但是一打开手绢来,他娘便不想笑只想哭了。

    女人一挑眉毛,我的娘咳,你这是啥子烟么!

    我,这出门的时候不好好的嘛,这,这咋会瘪了呢!他娘急得直跺脚。

    女人皱皱眉,跺啥子脚嘛!又不是一条烟的!切!

    这包瘪烟又回到他的兜里来,但还是硌得很,碍行路碍弯腰,倒像上了刑。一到家便先把烟从兜里掏出来。往桌上一撂,身轻如燕。他便骂一声,这啥劳什子的!撩起一巴掌,这是啥——劳什子!脸儿辣辣的。

    那一天,一进家门,他见儿子坐在地上玩他那包烟呢。烟盒已经撕烂了,它们成了一些纸屑散在地面上。烟盒里露出椭圆形的烟蒂来。他儿正玩得开心,全然不知他爹进了家门。等他走近了,惊一跳,爹,爹。他儿擎着烟,有些慌,好香嘞!说着凑在鼻前闻了闻,嘿嘿,爹,好香嘞!

    他一把打掉了他儿手中的烟。随之提了他儿,按在腿上,一把捋了裤子,巴掌一下一下打在他儿的屁股上。一边打一边咬着牙,我叫你香!我叫你香……

    他儿哇哇地哭叫,爹,爹别打我,我没说谎,我没说谎……

    他媳妇见了一把夺了儿子去,这是咋得了?

    他站在一边喘粗气,还说香的嘞!才几岁,就玩烟!还说香的嘞!

    儿子在他娘的怀里打着抖,还一呵一呵地哭,爹,我没,没说谎。

    他弯腰捡了甩在墙角开了盒的烟,放在鼻前,闻了闻。他从来没有闻过烟。他在心里想,这小子,还真是香的嘞!

    他把这包开了盒的烟揣在兜里了。

    干完了活,工友们喜欢蹲在地上抽支烟。他们都把烟头烧得一红一红的。他便想,你们吸的是啥烟呀!你们能吐出烟圈套到鼻尖上去吗?

    有时他又想,要不把烟散了给他们抽抽?但又想,我这可是名烟哩!他们平时就笑话他,不烟不酒,活个什么劲的!他就在心里面又来一句,你们抽的都是啥子烟嘛!

    他便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去,把小隔间的门关起来,把小闩子插上去。他扒了裤子蹲了。把烟盒外面的纸打开来,他抠出一支烟,横着放在鼻下闻了闻,还真香嘞。然后咬到嘴里去,啪地点上打火机,对着吸一口。他不敢把烟吸进去。他把烟吐出来。然后再吸,再吐。

    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这不就抽烟嘛,还抽名烟呢!

    那一天,下了班,半道走着呢,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他一回头,叔,咋这么巧的嘞!

    叔呵呵笑得天津大麻花似的,巧得很,真巧得很!

    他便从兜里掏出那包纸团似的烟儿来,他说,叔你抽烟,这是名烟嘞!

    叔便说,你那包名烟我在杂货铺换成几条烟的,现在还抽着呢!叔又说,抽名烟糟踏呢!却接了他递过来,棉绳似的烟。含了伸着脖子,抖着手,窝着,啪啪地,打打火机。风大着呢,十几下也没点起来。叔便说,我那条烟一点一个准的……

    他窝着的手几乎抱了拳,啪啪地又点了几下,使劲地抽。边抽还边说,这名烟还真不是抽的嘞!

  你喜欢诗歌吗

    十九岁那年,张亚夫已是大学里著名的校园诗人。其实,他对诗歌的钟爱可以追溯到中学时代,只是那时他的诗名并不彰显。他常常半夜起来,对着月亮作诗,一夜能做十几二十首,几乎成了诗歌的野马。每每,还要跑去敲女友宿室的窗户,隔着那一道花窗帘,念诗给女友听。女友喜爱诗歌,在清晨或黄昏,喜欢抱着诗集在校园里吟诵。但不久便被诗人的生活习性搞得神经衰弱与贫血。自然,吹了!

    二十二岁那年,张亚夫毕业参加工作。他到领导办公室去报到。他敲了门,也听到领导说“请进”。吱呀推门进去,却不见领导的身影。正踌躇间,领导绾着袖子,拿着塑料喷水壶,悠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张亚夫发现,这办公室里是一屋子的花花草草,无论是办公桌还是茶几上。

    回来后,张亚夫跑了书店与花市。也接管了父亲养着的那几盆吊兰。养死了再买,买了又养死。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死了多少的花卉。不过心得倒是全有了。那次在办公室见到一枝半死不活的素心兰。张亚夫说,洇了!结果领导与他坐着谈了半天。

    二十六岁那年,领导把办公室里的花草都搬走了。却支了一张大桌子。桌上就是棋盘,柿子似的棋子散在棋盘上。张亚夫进去的时候,常常见领导一个人背着手围着棋盘缠桌子。

    骑车回家的时候,张亚夫发现,这一路上竟有那么多的棋摊子,在街头巷尾,或坐或站或蹲。张亚夫便下了自行车,停在一边,围着看。一看便忘了时间。等散了人,却发现自己的自行车没了影。张亚夫在恍惚中回想,自己的自行车停在哪个摊上了。

    星期天上公园的时候,张亚夫看到树阴下设残局的老头儿在打盹。他过去陪老头下。几盘下来便把兜里的钱输光了。老头收了摊子要走人。张亚夫一看就急了,“还没完呢,还没完呢!”老头看他呆笨,就说了实话,“年轻人,这棋你怎么下都不会赢。”张亚夫扯了老头的小板凳说,“我知道我不会赢,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会赢!”老头说,“这本来就是个死局。”张亚夫说,“可我还没搞清楚!”老头说,“这不是很清楚嘛!”张亚夫说,“可我不清楚呀!”老头便有些急,“年轻人,我把钱还你,你放我走!”张亚夫就是不放,“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

    三十一岁那年,领导把单位园子里的花圃都平了。张亚夫站在窗台旁,看同事们从楼上跑下来拣拾堆在一边的小花卉。张亚夫想,养在家里一准被你们养死的!

    十天后,站在窗前的张亚夫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篮球场。上面新划的油漆线还没完全的干,已经有人拍着篮球往篮框里投。球碰在篮圈上一下斜着弹出去,却被一双伸出来的手接了,接着就是三步上篮,球在篮圈上转了一圈便进了。站在窗口的张亚夫,叫了一声,“好!”

    晚饭后,张亚夫一家上了街。他们打算各自购一套运动服。站在服装店的衣镜前,张亚夫已经试过几套了。不是裹了腰身,便是太过长大。张亚夫说,“还是紧些吧,过些天,小肚腩就会练下来。”

    回到家里往沙发上一坐,打开电视看球赛,但儿子要看动漫。张亚夫说,“可以看动漫,但必须回答对提问。”张亚夫没等儿子同意就出了题,“什么是24秒违规?”儿子把头一别,不高兴地说,“不知道!”张亚夫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笨蛋!”儿子便在那里闹了。

    半夜,张亚夫在妻子的腰上蹬了一脚,喊了声,“传我!”翻个身又呼呼睡了。

    三十五岁那年,篮球场上经常会停满许多的轿车,因为单位里有本市全系统最好的乒乓球房。张亚夫常常在乒乓球房里挥汗如雨。他的球打得不错,领导叫他打头阵。十拿九稳他会赢。赢了球他便倚在窗前拿拍子当扇摇着微微喘气。偶尔转头还能看到篮球场角落里那几只瘪了的篮球呢!

    四十一岁那年,张亚夫终于搭了末班车,做了单位的领导。

    那天有大学生来向他报到。

    张亚夫往大板椅上一靠,问他有什么爱好。

    大学生说,“我会,就是会唱歌,也会舞蹈。”

    张亚夫说,“哦!”

    大学生说,“也喜欢动运。”

    张亚夫说,“哦,运动!”

    大学生看张亚夫还期待的样子,“还,还会主持。”

    张亚夫说,“还有呢?”

    大学生说,“还,还喜欢写作。”

    张亚夫从大板椅上挺起腰背,“哦!”

    大学生红着脸说,“有时候写写随笔散文。”

    张亚夫又把背靠在大板椅上,笑了笑说,“看来你会的东西还不少。”

    大学生也跟着呵呵笑了笑。张亚夫也笑。

    张亚夫突然说,“你喜欢诗歌吗?”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