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夏季号
 
 
【小说】痒了就抓(小说接龙)
2009年08月11日    作者:胡涂  阅读:

文/ 胡涂

        子梅是那种结了婚就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吊死在老公一棵树上的女人。而且死得美嗞嗞的,死得好像掉入幸福的泥沼里,不要拔出来才好。可是从这个星期天的早晨开始,中年女教师张子梅的人生开始要经历四川汶川大地震一般惊天动地的变化了。

  人说婚姻有七年之痒,可是都十五年过去了,婚姻的蚊子包好像没被叮起来么,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这道理子梅是知道的,男人最危险的年龄有两段:一是结婚后几年,所谓七年之痒,一旦痒起来抓破了皮,说不定就要出血。二是到了中年,老婆成了黄脸婆,大街上花枝招展、扭着屁股的女人多得像虱子,弄不好那虱子就跳到自己家来。男人要过了这两个大关,女人尽可以高枕无忧关起门来睡大觉了:量你也折腾不到哪里去啦。

    所以当语文教师张子梅看到老公手机上的短信,就像一匹母狗闻到了虱子的骚味,隐隐约约预感到一场家庭保卫战即将拉开序幕。

    婚姻终于开始痒痒了。

    然而她还没做好准备。她听说过婚姻的痒痒,但没研究过怎么抓。社会上这种事情一箩筐一箩筐的,她就不信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被扔进箩筐里面去。总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是人家的,自己家里始终安安稳稳的:老公大学毕业后顺顺当当地进入银行系统,自己顺顺当当地进入教育系统,然后两个人顺顺当当地结婚,接着顺顺当当地生儿子,现在顺顺当当地把儿子养大。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票子也有了……这不就是幸福家庭的好样板吗?难道人生真的是“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子梅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现在继续干着知识分子的勾当,自然懂得智慧女人应该怎么做。可是懂得是一回事,自己能真正做好是另外一回事,就像学校里教起学生来头头是道,这个不能,那个不该,自己身体力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人民教师张子梅在这个令人烦恼的星期天早上终于心烦意乱,心神不宁,徬徨无计,一下子从体体面面、风风光光,跌落成坐立不安的怨妇。怨妇上网跟平常人不一样:平常人也许只是查阅一点资料,听一首曼妙的音乐,怨妇却满脑子想倾诉,找一个陌生人倾诉。子梅老师很幸运,而且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居然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在恰当的时候,恰到好处地来到了她面前。她急急忙忙对落花从容说:

    “我不管你是谁,我今天是个怨妇,我想倾诉,倾诉完了,我就把你删除,从此不再联系。你同意吗?”

    这话说得毫无道理,好像人家没脾气似的,欠着她一个人情,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可是张子梅确实是这么想的,她的脑子乱糟糟的,完全没有逻辑。出乎意料,对方似乎也不在意,他说:“好啊,今天就做你的垃圾桶,你倒吧。”这么爽快,怨妇张子梅一下子倒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她左顾右盼,神情恍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男人为什么会出轨?”

    “你男人出轨了吗?”

    “没有。可是又不能确定。”

    “你是不是怀疑他出轨了?”

    “不知道。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感情很好,他还会出轨吗?”

    “不知道。你说说男人为什么会出轨?”

    “你是不是想证实自己的直觉:我的男人或许出轨了?”

    “也许。”

    “证实之后呢?”

    “不知道。”

    “你的男人有且只有两种可能:没出轨,或者出轨了。”

    “是的。”

    “那你想证实他没出轨,还是想证实他已经出轨了?”

    “不知道。也许两者兼有。”

    “我们先来分析第一种:他没出轨。”

    “恩。”

    “他没有出轨,你没有必要去证实。即使证实了,也是没出轨。对不对?”

    “是的。”

    “所以你实际上想证实的是他出轨了。”

    “是的。好像也不是。”

    “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其实不能面对男人出轨这件事。希望他没有。但是又担心他有。所以你很矛盾,很不安,很混乱。是不是?”

    “是的。”

    “我们再来分析第二种:他确实出轨了。那么,你想好了没有:离婚还是不离?”

    “没有。”

    “我建议你:在你没有想好之前,你千万别去证实什么。如果你想好了离婚,你去证实,那也不过是为离婚找个证据。你没想过离婚,无论何种证实,都不过自寻烦恼。”

    “你说得很对。我确实是自寻烦恼。因为我从来没想过离婚。”张子梅打下这句话后,又觉得不对,“我自寻烦恼了吗?也不见得啊。如果你男人跟另外一个女人有暧昧短信,你不会烦恼吗?”

    “对不起,我不是女人。”

    “啊?你不是女人?你是男人?”

    “是啊。”

    “你不是叫落花从容吗?”

    “是啊。”

    “落花从容不是女人的名字吗?”

    “谁规定落花从容只有女人可以用啊?”

    “你是谁?”张子梅一下子清醒过来了,说了大半天,居然对方是男是女都没弄清楚,真是太荒唐了。她觉得受骗上当了:“你为什么不说明自己是男的?”

    “男人女人对你来说有分别吗?”

    “当然有分别。”

    “什么分别?”

    “有些话只有女人之间可以聊。”

    “你的性别意识还很浓嘛。”

    “我除了老公,从来不跟其他男人聊私密的事。”

    “你是不是在潜意识里认为除了老公,其他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也不是。”

    “那为什么不能跟其他男人聊私密的事呢?是不是你觉得女人是不会害人的,男人都是害人精?”

    “不是。”

    “你不要忘了,世上只有长舌妇,没有长舌男这种说法。换言之,跟男人聊私密的事要比跟女人聊私密的事更可靠呢。”

    “呵呵,也是。”张子梅觉得这个陌生男人太聪明了。自己是教语文的,尚弄不清语言的逻辑关系,可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透着严谨、缜密的思想。她由警惕不禁转变为好奇:“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谈得来。对不对?”

    “不对。”她故意说,“是我在谈,你不过是听罢了。”

    “你这完全是贬低了我的谈。我没谈吗?我只是像只应声虫,恩恩恩,哦哦哦地听吗?”

    张子梅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这个男人不仅成熟,而且风趣。

    “我看你就是一只虫子。不是景阳冈上的吊睛白额大虫,就是某某人肚子里的蛔虫。”

    “还真被你说对了,现在的世界,到处都是女武松,我只好躲到某些人的肚子里做蛔虫了。这样安全系数高一点。”

    “你就不怕肠虫清吗?”

    “女武松要个个都这么歹毒,非把天下男人都打死,毒死,赶尽杀绝,我也只好认命啦。”

    中年妇女张子梅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像老树逢春又开花,连眼角两条皱纹都不怀好意地鼓胀起来。她说:“你这么好,女武松怎么舍得毒死你呢?”

    “武松和老虎是天生的敌人,不是这个打死那个,就是那个吃掉这个。”

    “他们就不能和睦相处吗?”

    “不能。因为武松和老虎之间缺乏信任感。武松想着老虎会吃人,不打死它,它就要咬人。老虎想着武松拳头厉害,如果不吃掉他,准会被他打死,所以他们只好争个你死我活。”

    “那你为什么不做老虎去吃掉武松,要躲到某人的肚子里做蛔虫呢?”

    “老虎是被武松打死的,武松从来没被老虎吃掉过。所以我不能做老虎。蛔虫虽然也能让人肚皮痛,但不会要了他(她)的命。再说了,我只做一条善良的蛔虫,我不弄痛谁的肚子,谁还会拿肠虫清残害我啊?他们连我存在不存在也不知道呢。”

    “说得多可怜啊。谁想残害你这条善良的蛔虫啊?”张子梅几乎是喜欢上了这条蛔虫了,她想要是这条蛔虫生在自己肚子里,她才不愿意拿肠虫清灭了他呢。

    “善良的蛔虫没人想残害,但是他还得自己找食吃,他要苟延残喘去了。”

    “今天不是星期天么,不休息吗?”

    “蛔虫是没有星期天的。”

    “那好吧。”

    “88”

    “88”

    张子梅有点意犹未尽,几乎恋恋不舍了。网络真像大麻,吸着吸着,烦恼就自动跑掉了。而且这大麻还不好找。一支吸完了,你根本不知道另外一支在哪里。她呆坐在电脑面前,简直快有失落的意思了。明明是烦恼了,然后又忘了,接着刚才的烦恼又出现了,仿佛乘了一回过山车,片刻之后又回到了原地。

  

文/ 胡涂

        子梅是那种结了婚就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吊死在老公一棵树上的女人。而且死得美嗞嗞的,死得好像掉入幸福的泥沼里,不要拔出来才好。可是从这个星期天的早晨开始,中年女教师张子梅的人生开始要经历四川汶川大地震一般惊天动地的变化了。

  人说婚姻有七年之痒,可是都十五年过去了,婚姻的蚊子包好像没被叮起来么,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这道理子梅是知道的,男人最危险的年龄有两段:一是结婚后几年,所谓七年之痒,一旦痒起来抓破了皮,说不定就要出血。二是到了中年,老婆成了黄脸婆,大街上花枝招展、扭着屁股的女人多得像虱子,弄不好那虱子就跳到自己家来。男人要过了这两个大关,女人尽可以高枕无忧关起门来睡大觉了:量你也折腾不到哪里去啦。

    所以当语文教师张子梅看到老公手机上的短信,就像一匹母狗闻到了虱子的骚味,隐隐约约预感到一场家庭保卫战即将拉开序幕。

    婚姻终于开始痒痒了。

    然而她还没做好准备。她听说过婚姻的痒痒,但没研究过怎么抓。社会上这种事情一箩筐一箩筐的,她就不信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被扔进箩筐里面去。总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是人家的,自己家里始终安安稳稳的:老公大学毕业后顺顺当当地进入银行系统,自己顺顺当当地进入教育系统,然后两个人顺顺当当地结婚,接着顺顺当当地生儿子,现在顺顺当当地把儿子养大。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票子也有了……这不就是幸福家庭的好样板吗?难道人生真的是“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子梅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现在继续干着知识分子的勾当,自然懂得智慧女人应该怎么做。可是懂得是一回事,自己能真正做好是另外一回事,就像学校里教起学生来头头是道,这个不能,那个不该,自己身体力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人民教师张子梅在这个令人烦恼的星期天早上终于心烦意乱,心神不宁,徬徨无计,一下子从体体面面、风风光光,跌落成坐立不安的怨妇。怨妇上网跟平常人不一样:平常人也许只是查阅一点资料,听一首曼妙的音乐,怨妇却满脑子想倾诉,找一个陌生人倾诉。子梅老师很幸运,而且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居然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在恰当的时候,恰到好处地来到了她面前。她急急忙忙对落花从容说:

    “我不管你是谁,我今天是个怨妇,我想倾诉,倾诉完了,我就把你删除,从此不再联系。你同意吗?”

    这话说得毫无道理,好像人家没脾气似的,欠着她一个人情,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可是张子梅确实是这么想的,她的脑子乱糟糟的,完全没有逻辑。出乎意料,对方似乎也不在意,他说:“好啊,今天就做你的垃圾桶,你倒吧。”这么爽快,怨妇张子梅一下子倒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她左顾右盼,神情恍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男人为什么会出轨?”

    “你男人出轨了吗?”

    “没有。可是又不能确定。”

    “你是不是怀疑他出轨了?”

    “不知道。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感情很好,他还会出轨吗?”

    “不知道。你说说男人为什么会出轨?”

    “你是不是想证实自己的直觉:我的男人或许出轨了?”

    “也许。”

    “证实之后呢?”

    “不知道。”

    “你的男人有且只有两种可能:没出轨,或者出轨了。”

    “是的。”

    “那你想证实他没出轨,还是想证实他已经出轨了?”

    “不知道。也许两者兼有。”

    “我们先来分析第一种:他没出轨。”

    “恩。”

    “他没有出轨,你没有必要去证实。即使证实了,也是没出轨。对不对?”

    “是的。”

    “所以你实际上想证实的是他出轨了。”

    “是的。好像也不是。”

    “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其实不能面对男人出轨这件事。希望他没有。但是又担心他有。所以你很矛盾,很不安,很混乱。是不是?”

    “是的。”

    “我们再来分析第二种:他确实出轨了。那么,你想好了没有:离婚还是不离?”

    “没有。”

    “我建议你:在你没有想好之前,你千万别去证实什么。如果你想好了离婚,你去证实,那也不过是为离婚找个证据。你没想过离婚,无论何种证实,都不过自寻烦恼。”

    “你说得很对。我确实是自寻烦恼。因为我从来没想过离婚。”张子梅打下这句话后,又觉得不对,“我自寻烦恼了吗?也不见得啊。如果你男人跟另外一个女人有暧昧短信,你不会烦恼吗?”

    “对不起,我不是女人。”

    “啊?你不是女人?你是男人?”

    “是啊。”

    “你不是叫落花从容吗?”

    “是啊。”

    “落花从容不是女人的名字吗?”

    “谁规定落花从容只有女人可以用啊?”

    “你是谁?”张子梅一下子清醒过来了,说了大半天,居然对方是男是女都没弄清楚,真是太荒唐了。她觉得受骗上当了:“你为什么不说明自己是男的?”

    “男人女人对你来说有分别吗?”

    “当然有分别。”

    “什么分别?”

    “有些话只有女人之间可以聊。”

    “你的性别意识还很浓嘛。”

    “我除了老公,从来不跟其他男人聊私密的事。”

    “你是不是在潜意识里认为除了老公,其他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也不是。”

    “那为什么不能跟其他男人聊私密的事呢?是不是你觉得女人是不会害人的,男人都是害人精?”

    “不是。”

    “你不要忘了,世上只有长舌妇,没有长舌男这种说法。换言之,跟男人聊私密的事要比跟女人聊私密的事更可靠呢。”

    “呵呵,也是。”张子梅觉得这个陌生男人太聪明了。自己是教语文的,尚弄不清语言的逻辑关系,可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透着严谨、缜密的思想。她由警惕不禁转变为好奇:“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谈得来。对不对?”

    “不对。”她故意说,“是我在谈,你不过是听罢了。”

    “你这完全是贬低了我的谈。我没谈吗?我只是像只应声虫,恩恩恩,哦哦哦地听吗?”

    张子梅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这个男人不仅成熟,而且风趣。

    “我看你就是一只虫子。不是景阳冈上的吊睛白额大虫,就是某某人肚子里的蛔虫。”

    “还真被你说对了,现在的世界,到处都是女武松,我只好躲到某些人的肚子里做蛔虫了。这样安全系数高一点。”

    “你就不怕肠虫清吗?”

    “女武松要个个都这么歹毒,非把天下男人都打死,毒死,赶尽杀绝,我也只好认命啦。”

    中年妇女张子梅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像老树逢春又开花,连眼角两条皱纹都不怀好意地鼓胀起来。她说:“你这么好,女武松怎么舍得毒死你呢?”

    “武松和老虎是天生的敌人,不是这个打死那个,就是那个吃掉这个。”

    “他们就不能和睦相处吗?”

    “不能。因为武松和老虎之间缺乏信任感。武松想着老虎会吃人,不打死它,它就要咬人。老虎想着武松拳头厉害,如果不吃掉他,准会被他打死,所以他们只好争个你死我活。”

    “那你为什么不做老虎去吃掉武松,要躲到某人的肚子里做蛔虫呢?”

    “老虎是被武松打死的,武松从来没被老虎吃掉过。所以我不能做老虎。蛔虫虽然也能让人肚皮痛,但不会要了他(她)的命。再说了,我只做一条善良的蛔虫,我不弄痛谁的肚子,谁还会拿肠虫清残害我啊?他们连我存在不存在也不知道呢。”

    “说得多可怜啊。谁想残害你这条善良的蛔虫啊?”张子梅几乎是喜欢上了这条蛔虫了,她想要是这条蛔虫生在自己肚子里,她才不愿意拿肠虫清灭了他呢。

    “善良的蛔虫没人想残害,但是他还得自己找食吃,他要苟延残喘去了。”

    “今天不是星期天么,不休息吗?”

    “蛔虫是没有星期天的。”

    “那好吧。”

    “88”

    “88”

    张子梅有点意犹未尽,几乎恋恋不舍了。网络真像大麻,吸着吸着,烦恼就自动跑掉了。而且这大麻还不好找。一支吸完了,你根本不知道另外一支在哪里。她呆坐在电脑面前,简直快有失落的意思了。明明是烦恼了,然后又忘了,接着刚才的烦恼又出现了,仿佛乘了一回过山车,片刻之后又回到了原地。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