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首页
- 文联刊物- 慈溪文艺界- 2009年- 第二期
 
 
长篇小说《温暖》《三北碧血魂》研讨会发言摘要
2009年09月07日    作者:王晨  阅读:
 《温暖》和《三北碧血魂》是近年来我市长篇小说的新收获。两部小说分别由新华出版社和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读者中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为进一步提高长篇小说创作水平,4月22日,慈溪市文联组织召开了“长篇小说《温暖》《三北碧血魂》研讨会”。宁波市文联党组书记李浙杭出席并讲话。著名作家陈祖芬作了精彩点评。宁波作家、评论家杨东标、夏真、荣荣、蔡康、谢志强、赵柏田、王毅、梁旭东等出席,和慈溪作家们一起围绕两部小说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
   慈溪市文联主席方向明:“新世纪以来,慈溪共出版了13部长篇小说,《浙东》杂志刊登了75篇中短篇小说,但还缺少有影响力的作品,需要进一步打磨,需要文学批评,以提升创作水平。”有针对性的批评,面对面的切磋,有价值的思想碰撞,对文学创作大有裨益。车尔尼雪夫斯基说:“批评是对文学作品优缺点的评论,批评的使命在于表达优秀读者的意见,促使这种意见在人群中继续传布,就像生产需要消费一样,文学创作也需要文学阅读,更需要成熟和深刻意义上的阅读——文学批评。”我们正需要这样的批评。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宁波晚报》编委、著名作家蔡康:“我觉得,其实这本书写的不仅仅是留守儿童的故事……倒是她的父母辈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像刘刚强,像夏杭,特别是杨春莲,她的人生命运和遭遇让人叹为观止。”最后,蔡康还认为《温暖》是一部可读性很高的小说:“没想到,一拿起就放不下了,可以说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这部25万字的长篇小说。……一部长篇小说能写得让人读了放不下,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文学港》主编、著名诗人荣荣:“围绕着这个故事的展开,作者却带给了我们几点较沉重的思索或启示:一是当代农村女性普遍的生活境遇和命运;二是留守儿童问题;三是城里人对待打工者的态度问题。这些令人思索的问题,让这本书有了思想的份量。”多维的主题,使当代中国社会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和人性矛盾更充分地展现出来,小说从而具有了深刻的现实意义。荣荣同时认为,小说对留守儿童的生存现状也的确做了深刻的透视:“留守儿童问题,是作者写这部书的出发点和动力。相对来说,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与教育问题,更是令人担忧的,这也是当前比较突出的农村问题之一……我想,通过描写这些儿童的生活,让更多的人来关心帮助这些儿童,这也是作者良好的愿望所在。”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教授、著名作家夏真:“本书作者的高明之处,正是在于不仅书写一个农民工进城后的困难――那样的作品已经有很多――她更多的则是书写了两种文化的差异与冲突;不仅书写了女主人公生活的艰难,更书写了女主人公的爱虚荣的致命弱点,在她的身上,追求虚荣与割舍不下的母爱是如此畸形又如此真实地交织在一起。这种弱点,不是杨春莲一个人的,而是一个群体的。……作者似乎并不是着意描写那种外部的冲突,而是希望通过男女主人公的命运变换与无常,写出人物内心深处的冲突,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冲突,这种内在的冲突显然要比外部的冲突更为深刻。”这种通过内部冲突表现人物的手法,使小说的人物塑造呈现动态性。对于《温暖》的整体价值,夏真有着很高的评价:“作者从女性角度出发,写活了当代农民工与留守儿童,显现了艰难生活中一抹亮丽的温暖。”
   宁波市文联创研室副主任、著名作家赵柏田:“当他动手写这个故事,我想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的驱使,他觉得有必要写出曾经在这块土地上浴血战斗的共产党人的英勇事迹,用作者的话来说,这种冲动就是对先辈英烈的崇敬和思念之情”。同时,赵柏田认为作者这种选材使小说承载了一份历史感:“的确,作为这部小说发生地的‘三北’,作为浙东文化的一个构成单元,有着其悠远的传统和独特的气韵。这里的一条条海塘见证着近千年来的沧海桑田。在这块土地上发生的‘小历史’,也汇入了时代变迁的‘大历史’。”
   宁波市作协理论创委会主任、教授、著名评论家梁旭东:“绚丽的地域色彩是《三北碧血魂》另一个特色。小说有许多场景的描写是置于我们浙东特有的风土人情之中,读来很有亲切感。……小说对庙会游行、舞龙、高跷、车子灯以及民乐表演,写得比较出色,充满江南特有的气氛。”梁旭东还认为,这种地域特色,是与小说的情节自然的融合的:“作者渲染浙东地域特征时,是融入于故事之中,而不是生硬的镶嵌与拼块。”最后,梁旭东说,《三北碧血魂》洋溢着革命英雄主义的气息:“《三北碧血魂》是一条精神纽带,让我们在重温先烈们的英勇业绩之际,传承了他们的红色血脉与理想主义精神。”
   宁波市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杨东标:“小说风俗人情表现得非常浓郁,如春风化雨渗透在作品的字里行间,读起来有一种亲切感。”同时,杨东标还对小说精彩的战斗场面也进行了点评:“战斗场面写得十分生动。如智取虎山镇、袭击黄家埠、火攻庵东、巧斗蜀山警察所等等,激烈的战斗,一场又一场,让读者关注着战事的发展,人物的命运。可以看出,作者是非常熟悉这些战斗生活的,每次战斗都写得悬念迭起,如箭在弦,丝丝入扣,大开大阖。而且,各具特色,互不雷同。就战斗形式而言,有巷战,有火攻,有围城,有水遁,有瓦上居高临下,还有唇枪舌战。可谓形态各异,精彩纷呈。”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谢志强:“与其说那是一场革命战争,倒不如说更似一场文化的战争。每次进入民俗的文化现场,人物就融入其中,而且借助、利用、启动民俗的文化达到胜利的目的。……物是人非,战争硝烟已散去,战争中的人已逝去,那么,留下的是什么?从文化角度看,饱含着文化的农事、物产、节气超越了战争和人。所以,我感谢作者,用文学的方式留住了文化之‘魂’。甚至,可以感受出,他写一盒火柴、一块怀表、一杯绿茶,都会忍不住引出其‘小史’,又放到大背景的人物关系之中,让文化穿越时空抵达现在。”
   宁波市作协秘书长、著名作家王毅:“是在这样一种深深植根于作家的血液和生命中的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才使作者不顾年龄大、文化程度低和缺少文学创作的实践和经验,义无反顾地拿起笔来,化了整整两年多的时间,五易其稿,完成了这部28万余字的长篇小说。作者的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同时,作品的语言流朴实无华,一些富有地域色彩的口语运用自如,例如,‘放着好好的官不做,硬要做出头椽子,领着一帮穷光蛋造反’这种生活化的语言比起那些干巴巴的‘书面语’来,无疑更有鲜活的生命力。”
   著名作家陈祖芬女士对两部作品进行了精彩评论。陈祖芬评价《三北碧血魂》:“作者的人生,就是中国式的人生,张文勤年方70写成长篇小说,是令人感动的。”评价《温暖》:“这是一部好看的小说。好看是小说的基础,作者很会编故事,是一位有潜力的作家。”陈祖芬还对杨春莲的人物变化做了点评:“小人物折射大时代,通过一个人的挣扎,写出了一个时代的变迁。”
   研讨会最后,宁波市文联党组书记李浙杭作重要讲话:“慈溪是一块有着丰厚文化积淀的土地,很好地保存着传统文化的精髓,但目前慈溪还缺少在全国、全省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这片土地上应该出现大家,出现厚重之作。慈溪市文联举办这两部长篇小说的研讨会,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不同的文学思想彼此补充,各种的创作理念相互碰撞,这也为慈溪小说的创作者带来了新的思路。相信在作者创作激情的推动下、经济基础的支撑下、文联和作协的引导下,慈溪的长篇小说创作终会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温暖》和《三北碧血魂》是近年来我市长篇小说的新收获。两部小说分别由新华出版社和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读者中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为进一步提高长篇小说创作水平,4月22日,慈溪市文联组织召开了“长篇小说《温暖》《三北碧血魂》研讨会”。宁波市文联党组书记李浙杭出席并讲话。著名作家陈祖芬作了精彩点评。宁波作家、评论家杨东标、夏真、荣荣、蔡康、谢志强、赵柏田、王毅、梁旭东等出席,和慈溪作家们一起围绕两部小说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
   慈溪市文联主席方向明:“新世纪以来,慈溪共出版了13部长篇小说,《浙东》杂志刊登了75篇中短篇小说,但还缺少有影响力的作品,需要进一步打磨,需要文学批评,以提升创作水平。”有针对性的批评,面对面的切磋,有价值的思想碰撞,对文学创作大有裨益。车尔尼雪夫斯基说:“批评是对文学作品优缺点的评论,批评的使命在于表达优秀读者的意见,促使这种意见在人群中继续传布,就像生产需要消费一样,文学创作也需要文学阅读,更需要成熟和深刻意义上的阅读——文学批评。”我们正需要这样的批评。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宁波晚报》编委、著名作家蔡康:“我觉得,其实这本书写的不仅仅是留守儿童的故事……倒是她的父母辈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像刘刚强,像夏杭,特别是杨春莲,她的人生命运和遭遇让人叹为观止。”最后,蔡康还认为《温暖》是一部可读性很高的小说:“没想到,一拿起就放不下了,可以说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这部25万字的长篇小说。……一部长篇小说能写得让人读了放不下,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文学港》主编、著名诗人荣荣:“围绕着这个故事的展开,作者却带给了我们几点较沉重的思索或启示:一是当代农村女性普遍的生活境遇和命运;二是留守儿童问题;三是城里人对待打工者的态度问题。这些令人思索的问题,让这本书有了思想的份量。”多维的主题,使当代中国社会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和人性矛盾更充分地展现出来,小说从而具有了深刻的现实意义。荣荣同时认为,小说对留守儿童的生存现状也的确做了深刻的透视:“留守儿童问题,是作者写这部书的出发点和动力。相对来说,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与教育问题,更是令人担忧的,这也是当前比较突出的农村问题之一……我想,通过描写这些儿童的生活,让更多的人来关心帮助这些儿童,这也是作者良好的愿望所在。”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教授、著名作家夏真:“本书作者的高明之处,正是在于不仅书写一个农民工进城后的困难――那样的作品已经有很多――她更多的则是书写了两种文化的差异与冲突;不仅书写了女主人公生活的艰难,更书写了女主人公的爱虚荣的致命弱点,在她的身上,追求虚荣与割舍不下的母爱是如此畸形又如此真实地交织在一起。这种弱点,不是杨春莲一个人的,而是一个群体的。……作者似乎并不是着意描写那种外部的冲突,而是希望通过男女主人公的命运变换与无常,写出人物内心深处的冲突,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冲突,这种内在的冲突显然要比外部的冲突更为深刻。”这种通过内部冲突表现人物的手法,使小说的人物塑造呈现动态性。对于《温暖》的整体价值,夏真有着很高的评价:“作者从女性角度出发,写活了当代农民工与留守儿童,显现了艰难生活中一抹亮丽的温暖。”
   宁波市文联创研室副主任、著名作家赵柏田:“当他动手写这个故事,我想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的驱使,他觉得有必要写出曾经在这块土地上浴血战斗的共产党人的英勇事迹,用作者的话来说,这种冲动就是对先辈英烈的崇敬和思念之情”。同时,赵柏田认为作者这种选材使小说承载了一份历史感:“的确,作为这部小说发生地的‘三北’,作为浙东文化的一个构成单元,有着其悠远的传统和独特的气韵。这里的一条条海塘见证着近千年来的沧海桑田。在这块土地上发生的‘小历史’,也汇入了时代变迁的‘大历史’。”
   宁波市作协理论创委会主任、教授、著名评论家梁旭东:“绚丽的地域色彩是《三北碧血魂》另一个特色。小说有许多场景的描写是置于我们浙东特有的风土人情之中,读来很有亲切感。……小说对庙会游行、舞龙、高跷、车子灯以及民乐表演,写得比较出色,充满江南特有的气氛。”梁旭东还认为,这种地域特色,是与小说的情节自然的融合的:“作者渲染浙东地域特征时,是融入于故事之中,而不是生硬的镶嵌与拼块。”最后,梁旭东说,《三北碧血魂》洋溢着革命英雄主义的气息:“《三北碧血魂》是一条精神纽带,让我们在重温先烈们的英勇业绩之际,传承了他们的红色血脉与理想主义精神。”
   宁波市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杨东标:“小说风俗人情表现得非常浓郁,如春风化雨渗透在作品的字里行间,读起来有一种亲切感。”同时,杨东标还对小说精彩的战斗场面也进行了点评:“战斗场面写得十分生动。如智取虎山镇、袭击黄家埠、火攻庵东、巧斗蜀山警察所等等,激烈的战斗,一场又一场,让读者关注着战事的发展,人物的命运。可以看出,作者是非常熟悉这些战斗生活的,每次战斗都写得悬念迭起,如箭在弦,丝丝入扣,大开大阖。而且,各具特色,互不雷同。就战斗形式而言,有巷战,有火攻,有围城,有水遁,有瓦上居高临下,还有唇枪舌战。可谓形态各异,精彩纷呈。”
   宁波市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谢志强:“与其说那是一场革命战争,倒不如说更似一场文化的战争。每次进入民俗的文化现场,人物就融入其中,而且借助、利用、启动民俗的文化达到胜利的目的。……物是人非,战争硝烟已散去,战争中的人已逝去,那么,留下的是什么?从文化角度看,饱含着文化的农事、物产、节气超越了战争和人。所以,我感谢作者,用文学的方式留住了文化之‘魂’。甚至,可以感受出,他写一盒火柴、一块怀表、一杯绿茶,都会忍不住引出其‘小史’,又放到大背景的人物关系之中,让文化穿越时空抵达现在。”
   宁波市作协秘书长、著名作家王毅:“是在这样一种深深植根于作家的血液和生命中的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才使作者不顾年龄大、文化程度低和缺少文学创作的实践和经验,义无反顾地拿起笔来,化了整整两年多的时间,五易其稿,完成了这部28万余字的长篇小说。作者的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同时,作品的语言流朴实无华,一些富有地域色彩的口语运用自如,例如,‘放着好好的官不做,硬要做出头椽子,领着一帮穷光蛋造反’这种生活化的语言比起那些干巴巴的‘书面语’来,无疑更有鲜活的生命力。”
   著名作家陈祖芬女士对两部作品进行了精彩评论。陈祖芬评价《三北碧血魂》:“作者的人生,就是中国式的人生,张文勤年方70写成长篇小说,是令人感动的。”评价《温暖》:“这是一部好看的小说。好看是小说的基础,作者很会编故事,是一位有潜力的作家。”陈祖芬还对杨春莲的人物变化做了点评:“小人物折射大时代,通过一个人的挣扎,写出了一个时代的变迁。”
   研讨会最后,宁波市文联党组书记李浙杭作重要讲话:“慈溪是一块有着丰厚文化积淀的土地,很好地保存着传统文化的精髓,但目前慈溪还缺少在全国、全省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这片土地上应该出现大家,出现厚重之作。慈溪市文联举办这两部长篇小说的研讨会,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不同的文学思想彼此补充,各种的创作理念相互碰撞,这也为慈溪小说的创作者带来了新的思路。相信在作者创作激情的推动下、经济基础的支撑下、文联和作协的引导下,慈溪的长篇小说创作终会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