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记忆周巷
2010年05月19日    作者:劳超  阅读:

                    一

  我是周巷人。

  每当我初次和外乡年长者见面寒暄时,总这样自我介绍。我的心情往往会因对方兴奋的话语而随之起伏——“侬周巷啊,周巷大地方。”记得多年前,我有事去一个外地的学校,遇到了一个久闻大名而未曾谋面、年已七旬的老教师,很自然地他问起我哪里人,当我说出周巷平王劳家这几个字,老先生长长的眉毛倏然抖动起来:“周巷大地方呀,平王街我小时候就去过。老话讲先有平王,后有周巷。那里有平王庙、天医殿,商铺林立,很有名的,有德大南货店,金林记火腿行,茂泰昌绸布店……我小时候吃过德大的大饼,很好吃的……”老先生完全沉浸于往事的回想中了。

  还记得90年代初我在宁波读书时,一位教授教育学的老师在课间休息与学生们闲聊时,顺口问起我的籍贯,我说慈溪周巷。不想那老师居然说周巷他去过,那里有一个古玩市场,有名的。原来这位先生是个收藏家,说起周巷,比我还熟悉,而我却支支吾吾连说不清楚,因为那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市场,还是他给我当起了讲解员。

  我对家乡的情感就这样一步步增长,家乡在我心中的份量就这样一天天加重。当然,有时也有遭人误解令我尴尬的时候,我只好解释一番。曾有几次,见面者想当然地会说:“周巷劳家——劳家埭啊。”于是我就得说:“不是,不是,我是平王劳家;劳家埭是平王劳家的一支很久前迁到海涂去的。”“喔,原来是这样。”

         二

  常回想起童年时的家乡,天高水清,山青屋黛;沟渠纵横,田舍井然;鹅鸭池中嬉戏,鸡犬之声相闻。那时的小孩非常自由,真正是大地之子。成天价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在田野里村庄里抑或在大街小巷里游来荡去,那时的大人也很放心,懒得管。

  村庄东南便是成片的农田,杭甬公路(329国道)从低塘到周东段一览无余。小时候的我有时在家门口半天里痴痴地望着远处的公路,数过往的汽车,我把远处行驶的卡车叫作装着轮子的鞋子。那时汽车确实很少,记得有时小半天也就是十来辆。我们也常常穿过长长的农田阡陌去公路上玩,觉得那路真的很宽很宽,路面又黑又硬,是别处见不到的,大人管它叫柏油马路,路两边是浓荫密布的梧桐树。

  极目远眺,清晰地看到余姚城以南层层起伏绵延的高山;有时能听到城里火车悠长的鸣叫声,这时大人会说天要下雨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公路渐渐被犬牙交错的房舍遮蔽,郁郁葱葱的梧桐树不见了,绵长的高山消失了,悠长的的火车鸣叫声再也听不到了。现在想来,从周巷到那时的余姚城里至少有三十里,离城南的四明山就更远了。

  随着年岁的渐长,孩子们的心更野了,于是结伴到街上去玩耍。出村往前不过几分钟,走过一座石桥,就来到横河塘。石桥西边有几间比较高大的房屋,叫作天恩殿,是生产队的仓库。屋前有凉亭,置有石凳,是路人歇脚、也是孩子们游戏的好去处。孩子们玩累了,就常常坐在桥边上,看那大塘河上从东边由远而近缓缓驶来的帆船;看船夫慢慢地降下风篷、放倒了桅杆;看纤夫站在桥板上变戏法似地把那纤板甩过桥洞、继续躬身拉着纤绳沿河而去。从天恩殿出发沿横河塘往西不过一箭之遥,就来到人声鼎沸的平王庙街了。平王街上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早上又是菜市,整个上午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下午菜市早已散了,但南货店、点心店、饭庄里飘出来的糕饼、黄酒、包子、馒头、菜肴的香味在整条街弥散开来,常引得游荡的孩子们眼睛发直,肚子咕咕直叫,摸摸口袋,几个来之不易的分币还是舍不得掏出来,咽咽口水,大口呼吸那不花钱的香味。长大后才知村民乡音里的“天恩殿”原来是天医殿,是为了纪念神医华佗,而后来乡村妇妪则把它认作了菩萨庙,念佛供奉,使神医的身份显得颇为尴尬。而那天医殿所坐落的横河塘,就是大古塘。使平王街得名的平王庙,原来是纪念隔了遥远时空的东周周平王;我猜想这与周巷周姓人家可能有些渊源吧,不忘先祖,不忘中原故土,可惜庙宇已湮灭,只留下平王庙江在静静流淌。

  转眼一群孩子到了入学的年纪。村里有小学,规模在当时不算小,邻村陈家、傅家的小孩都来上学。几幢70年代典型的公家高平屋,围成一个方正的操场,走廊的墙上摩绘着彤红的放大数倍的领袖手迹,在小孩眼里这是当时最漂亮的建筑了。可我父亲常念叨他上小学时原来的木结构老楼房更好。有一次,他说那时读书一个铜钿不花,,村里好些孩子饿着肚皮来念书。我问为什么,他说民国时村里有祠堂;祠堂里有田产,办有义学,劳姓子弟都可以去上学,但不管吃饭。我又问那祠堂呢?父亲说就是村西首的粮站仓库。原来小孩们常去其附近玩耍的颇有神秘感的高墙大院,就是劳氏宗祠。父亲又说,这是劳姓在周巷最大的祠堂,青龙桥、劳家埭的劳家都是后来从这里分出去的。原来这里叫牛家,自从劳姓迁到这里,牛家就渐渐断根了。劳家人在这里人丁兴旺,耕读传家,祖上还出了个馀山夫子呢,正史上记载着的。村子里过去有个河圈,风水很好,出了不少秀才。有一句老话:劳家是个湾,秀才好摆摊。我在教科书上只看到过孔夫子、孟夫子,看民间故事《山海经》知道余姚城里龙泉山上有个阳明夫子,馀山夫子还是我从父亲口里第一次听说,弄得我将信将疑,这个疑团直到我年长求学时才消解。

  童年不知不觉在知了有一声、没一声的鸣叫声中流过;在扔泥块做纸枪玩打仗中消逝。暑气渐退,秋天到了,整一整书包,该上中学了。那时的初中设在里周巷。走过天医殿,一路西行,穿过熙熙攘攘的平王庙街,走过蔡家塘头,走过大治桥,走过东街、中街和人头攒动的埋沟桥,走过西街的寄售行,才向南一转,拐进了幽深绵长的直街,学校就坐落在直街的南端、老周巷区医院的对面。一路走来可谓长街十里不为过,常常是从家门口出发还是晨光初照、朝霞满天,快到校时眼看着学校大铁门在吱吱呀呀声中关闭。现在想想上学迟到的原因,一是街巷委实太长,二是街上商铺的叫卖声和各色人等以及临街的河道里过往的船只,常使年少的学生仔分心,不由得放慢脚步,以致到校时常挨老师批评。初一语文第一课是一首毛泽东的浣溪沙,教语文的倪先生余意未尽,补充了马致远的小令《天净沙·秋思》,教完了叫学生们模仿着写一首。我就把上学路上的“小桥流水人家”写入了小令中,现在还记得我把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改成了“求学人征途跨”,还自鸣得意了好久。今年初夏,去江南古镇嘉善西塘,徜徉在沿河的大街小巷的石板路上,听着鳞次栉比的商铺里传来的叫卖声,看着河中舟船欵乃往来,一种久违的感觉在我心头陡然荡漾开来,恍惚中我仿佛置身于童年时的平王街和埋沟桥了。

  旦复旦兮,长长的上学路途上,有一处地方我总要驻足侧目张望——高墙里面书声琅琅,林木葱葱,洋楼隐现;大门甬道尽处,松柏掩映下,矗立着一块巨大厚重的屏风,上书极有视觉冲击力的四个红色遒劲大字:好学力行(多年后我才知系著名书法家姜东舒所书)。放学回家的路上又听见高墙里面哨声急遽频响,喝彩声阵阵似浪。这就是周巷中学,有年岁的人还是固执地叫它姚北中学。当时看到里面出来的高中生胸前别着鲜艳的校徽、表袋里插着钢笔神气地在街上走,惹得我们羡慕不已。也不知从何时起,上学的路途中出现了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教师,挎着和当时高中生一样的帆布书包,从平王街出发,阔步往西,一直走过大治桥,最后转入周巷中学。我们加紧步伐,尾随着他,一直到他折进周巷中学校门为止。几年后当我就读周巷中学时,才知他是孙群豪先生。他是英语教师,文质彬彬,君子风度,酷爱篆刻、书法和写作。时常给我们讲授些这方面的知识,解疑拨冗,收益良多。

  印象中就学时的周巷中学,是颇有些大学的氛围,学生社团多,课余活动频繁;更在于校园建筑和布局与当时一般中学迥别。一座天桥连接了校园和庞大的师生生活区。教学区里有好几个操场;共青池好似一块碧玉镶嵌在校园里,晓风残月杨柳依依、天光云影徘徊其间,见证了几代学子青春的欢乐和青涩的情愫。教师办公区是一幢典雅的带有小花园的红砖丹瓦小洋楼,如隽秀含蓄之美人亭亭玉立;远处密林间与之对峙的青砖黛瓦教学大楼,似青衫纶巾之书生英姿飒爽。一些老教师常用骄傲的口吻说,周巷中学有一个小大学的规模,红楼在50年代完工时,是当时方圆几十里最漂亮的建筑之一,还是省里来的建筑公司承建的。可惜周巷中学迁址后,原址已荡然无存。遇到一些工作在异乡的学长校友,常疑惑地问周巷中学是不是没有了还是改名了,因为永存于他们记忆中的基本元素是红楼、青楼、共青池,还有那天桥!

  我不无遗憾地想,如果红楼能保留至今,那该多好,它无疑是周巷沧桑岁月中标志性建筑之一;如果把它开辟成周巷历史博物馆,周巷的文化底气将厚重不少……

  三

  在我小时候,周巷是写作周行的,而乡音无改。直到快上初中时,老师才要求学生们不要再写周行了,很长时间我不明所以。二十年前,我在埋沟桥周姓同学家里遇到一个颇熟本埠掌故的老先生,他自称是老周巷镇志的撰写者之一。他说,民国19年(1930年),有个士绅(恕我已忘其名)竞选周巷镇长时,有一帮文人雅士认为周巷地名太土,诗经里有“周行”可替代,本地话里读音一样。那个士绅允诺竞选成功一定改名。此君当选后果不食言。老者讲得绘声绘色,我听得入痴入迷。“只有一个地方始终没有改名,”老者卖起了关子,“那就是——周巷邮局,邮戳上始终是周巷两字。”我那时就叹息,代表一个地域的真正文化上的符号,不是政府的公章,而是邮戳。怪不得一些旅行家每到一地都要到当地的邮局去盖邮戳,以此为足迹到达的最令人信服的凭证。除了周巷邮局固守它的本份和权利,那时“周行”大行其道,不过麻烦也接踵而来,除本埠人外,有些外乡人不知其高深古奥的典出,往往会念错音。还记得到了90年代中期宁波电台新闻里居然有“慈溪市周行(xing)镇中国食品城……”的播报,我一时回不过神来,后来一想,虽然自81年“周行”这一地名用法已废止,敢情那写稿的先生仍钟情于“周行”,而播音员并不知地名音读,出错亦是难免了。我想这恐怕是“周巷”重见光日的原由吧。

  《诗经》里“周行”出现三次,寓意各不同。有人撰文以及有记载说最先是清康熙学者、馀山的好友余姚临山人陈梓以《诗·周南·卷耳》“嗟我怀人,置彼周行”为周巷更名。对此,我颇有不解,因为“怀人”是指采野菜的怨妇。我认为“周行”地名应取自《诗·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鼓瑟吹笙,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曹操代表作之一的《短歌行》都原句引用和改动《鹿鸣》为“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查阅当下最权威的《汉语大词典》,“周行”作名词时的释义有(1).大路。《诗·小雅·大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 (2). 周 官的行列。《诗·周南·卷耳》:“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后用以泛指朝官。 唐 王维 《请施庄为寺表》:“ 臣至庸朽,得备周行。” (3).至善之道。《诗·小雅·鹿鸣》:“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由此,我以为学者陈梓以及以后民国时文人当取“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至善之道)”之意为妥。存疑于此,见教方家。

                       四

  在传统文化中,人们对“商”和“农”总带有异样的目光,数家底时,只言状元、举人、秀才,就是没现成的,也要牵扯进来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来装点门楣。然而在周巷,是破了例的,那就是周巷历史上的布衣学者劳史。馀山学派创始人劳史(1655一1713),学者称馀山先生,字麟书,我想是典出“麟吐玉书”——是孔子诞生时的祥瑞之兆,也是儒学兴盛之意吧,由此可见先生尊孔之诚。先生一生未仕,躬耕自养,夜则披卷诵读;门生众多,皆学有所成,声闻朝野,遂成一派,以朱熹之学为宗,以居敬穷理为要。

  先生身体力行,在乡里影响极大。曾言“尽汝职分,务实而行,终身不懈,即是贤人,勿自菲薄”。颇有慈悲情怀,闻者莫不爽然。乡里商贾不卖伪物;有争斗者,多携酒登堂,求辨曲直。先生为之排难解纷,无不心服。在我看来,先生不作迂儒皓首穷经、或在书斋里高谈阔论,实为经世之学,为周巷浓郁的商业文化注入了精神上的甘醴,开一乡之正气,功莫大焉。先生行状入载国史《清史稿》。民国初大总统徐世昌《清儒学案》评馀山学派创始人劳史曰:“馀山自奋陇亩之中,名立而教成,刚毅笃实,君子人也。生阳明之乡,而不附和良知,在清初浙东诸儒中独立一帜。”

  溪流潺潺,文脉相传,至民国时我以为周巷吴家路陈少慕家族文风为乡里最盛。其子陈登原卓然为文史大家,三子陈叔陶、四子陈季涵为我国杰出的工程力学教授,登原长子陈宜张教授更是奋先辈之余烈,为我国神经生理学权威、中国科学院院士,为当今周巷健在的科学界最杰出人士;曾因母校殷切相邀,出任浙大医学院院长。在我看来,陈登原、陈宜张父子可与钱玄同、钱三强父子好有一比——父辈在文史上卓有建树,后辈在科学界独立为峰。 

  陈宜张院士治学严谨,待人以诚。在学习方法上,他注重自学,勤于发问。1941~1945年间日寇侵犯浙东,他的中学阶段学习被迫中断。此时陈登原先生在烽火连天中回故乡闭门著述。在其父亲陈登原、三叔陈叔陶、四叔陈季涵的指导下,他自学了初、高中的大部分课程,于1946年1月在余姚县立中学通过高中毕业考试,获得高中毕业学历。由于受他祖父陈少慕先生和父叔辈的熏陶,他也读了不少文史书籍。业余时间,他喜欢听西洋古典音乐,有时兴之所至也能吟写旧体诗。如他主编的《分子神经生物学》问世时,他曾写道: &fB=&jc*j  

  
:7LA
/j       四十余个秋与春,天堂地狱两逡巡。 :dW\Q&iW  

  "mBM<rEn*       平生气味寻生理,白首穷经究脑神。 )dfhy  

       %"r9;^bj&<  曾因器仪逐放电,转向分子觅基因。 L~PiDQr?r  

       q`p0ul,《天问》问天天有答?大海拾贝废若吟。 G


AY?F  

  陈登原先生由于经历我国历史的特殊年代,曾经赫赫而无名。有学人点评:登原先生,生在乱世,孤介不群,引史讲理,条分缕析,有船山(笔者注:船山即清代大学者王夫之)之风;遍读史籍,尽收群书,乃专门史大家。陈宜张院士撰文回忆父亲时说:“他对自己的文史功底,深信不疑。他经常讲,由于他没能在北京那样的文化古城工作,没有著名国学大师的指点,自认在许多地方不如顾颉刚、向达等著名学者。但他准确地占有史料,精明地辨别真伪,还是完成了许多重要专著。他在20世纪3O年代所写的《中国文化史》、《中国田赋史》、《颜习斋哲学思想》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之后,在20世纪90年代重印,《中国文化史》还有了日文译本;尤其是他用毕生精力完成的巨著《国史旧闻》,颇受文史学界的推崇。”

  其实陈登原先生在30年代初登教坛已被人们尊称为历史学家,在国学大师如林的民国登堂亮相。因对国学宗师柳诒徵所著开山之作《中国文化史》于心为惬,以柳的学生和青年学者的身份,另起炉灶,再著《中国文化史》,这是何等的学识和自信!已故著名中国古代文史学家、南京大学一级教授程千帆先生回忆青年时艰辛求学经历,谈到了初为人师时的陈登原先生对他的影响:“有一位历史系的讲师陈登原先生,研究文化史,他的阅读面非常之广,他写的《中国文化史》、《国史旧闻》都是非常博洽。我喜欢博览群书,无论懂不懂,无论是否自己所需要的,都想看看。这就是从陈先生那儿学来的。”(《劳生志略》程千帆先生口述)陈登原先生生前曾发出“北风吹雁,雪自纷纷;前途知己,能有几人”的感慨,峥嵘岁月俱往矣,如今先生在学界声誉愈隆。《古今典籍聚散考》、《天一阁藏书考》是两部开创性的著作。这两本著作可以说是现代藏书文化研究开创性的著作,《古今典籍聚散考》别称《艺林四劫》,系全面研究中国藏书史上典籍图书散佚毁失现象的著作,被认为是“中国藏书史上第一部史论结合的专著”。《天一阁藏书考》则是“根据作者实地考察、调查访问和文献研究而撰成的全面研究天一阁藏书史的第一部著作”,是天一阁研究的开山之作。《天一阁藏书考》和《古今典籍聚散考》奠定了其文献学家的地位。所著《中国田赋史》使先生被公认为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的第一代。1938年39岁时动笔,风高月黑的1967年完稿的四册七十四卷数百万字的皇皇巨制《国史旧闻》,是津逮后世学者的经典著作。今有学人撰文思慕先生:胡不早生数十年,就学先生门下?酹一觞,且遥祝先生之灵;进此杯,先生之作,逐篇细读;先生之训,日孰思之;先生之神,终身难忘;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五

  在我看来,周巷的百年历史昭示它是现代经济文化意义上的真正的城镇,绝非政治、军事抑或地域管辖上的城镇建制;有城墙的城镇不过是农耕时代大户人家院子的扩展罢了,脆弱而无生气;而周巷是从来没有那道有形和无形的高墙的,它张开双臂迎接所有走向它的人们。它的百年成长轨迹展示了它的强悍的本能,它对周遭四乡八邻有一种天然的吸纳和辐射能力。这种文化上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是周巷无形的巨大财富。文化至今尚无明确的定义,我更认同广义的文化概念:人行为的痕迹;包括物质和非物质的产品,囊括人们的经济行为和产品;它是群体中大多数认同的一种习惯或准则——一种思维与行为的习惯准则。流传至今的“周巷大地方”就是方圆几十里对它认同感的最简洁明晰的写照,时至今日,我仍能感受到这种文化认同感的弥远与厚实。小时候我去天元、长河等地的亲戚家,常常看到挑着木桶的小贩走街串巷,叫卖声熟悉又亲切,“周巷酱油来啷哉,要买好买哉。”这声音穿透岁月沧桑,宛如一首几十年传唱不衰的台湾校园歌曲《酒干倘卖无》的旋律和歌词: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直至现在,顺带几壶周巷酱油分赠给他乡的亲友仍是一些老周巷人的赏心乐事。以我亲见,我在长河、天元、浒山的亲戚师友碰到骨痛经伤什么的,一定要上周巷来看一看方才安心。学生时代,我也常去低塘(就是如今余姚低塘街道)逛街,低塘在周巷的南边,两边的人们常来常往。有一次,低塘街上一个店铺里主、顾间的对话无意中灌进我的耳朵里,我心一动,印象深刻,至今不忘。

  顾客:“我周巷刚刚开过了呢,东西要到侬头来买来。”

  店主:“格侬看得起我嘛。”

  三言两语,可见姚北人心里周巷的位置如何了。

  近来我对周巷的前世今生发生了兴趣,尽己所能去拂开它尘封的面纱,感受它曾经的辉煌。

  清末到民国中期,现代经济的标杆金融业在周巷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这在三北平原上是绝无仅有的:镇上有四家银行,六家钱庄,银楼也有两家。同时集邮汇功能的全盛民信局开业。早在1909年,周巷商会成立,隶属于上海总商会管辖。1929年,《余姚经济调查》记载,周巷42种行业全年营业额竟占全县总额的四分之一,而那时老周巷区域面积在我看来仅现在的六分之一。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周巷经济还有更大的发展,我想在那时三北平原上的其他集镇是难望周巷之项背。在我看来,周巷的经济文化有许多方面在三北平原开了风气之先:

  清道光二年(1822年),商人徐浩(徐君望)在埋沟桥东、大古塘南开设“恒利酱园”,在塘后开设恒利油车,出产酱油、米醋、食油,名闻浙东,为慈溪现境内(下同)制酱业及榨油业之先河;

  咸丰二年(1852年),全盛民信局在周巷设立分局;

  宣统元年(1909年),周巷商务分会成立,是为现境最早之商业群众团体;

  1915年,和美丰酱园“麟吐玉书”瓶装酱油获巴拿马博览会金质奖,1925年陈列首届西湖博览会;

  民国19年(1930年),现境最早的电力企业——周巷商办正大电灯公司在东街塘后开业,装电灯400余盏供镇上照明;

  民国20年(1931年),周巷在现境率先开通长途电话;

  民国22年(1933年),周巷设中国银行仓库;

  民国23年(1934年),东西方向的观城曹娥公路(现329国道)、南北方向的周巷至余姚公路建成,周巷恰好位于慈溪、余姚、上虞三角之中心,奠定了此后周巷水陆交通发达的格局;

  1947年私立姚江中学在周巷创办,为现境内最早中学;

  1952年,周巷举办宁波地区第一次物资交流大会,3县6区9万多人参加,金额25亿元(旧人民币);

  1955年,周巷镇源丰油坊增设发电机组供电,1956年慈溪县广播站在周巷成立,于2月11日(除夕)开播;

  1979年,慈溪县技工学校(杭州湾职高的前身)在周巷创办,是慈溪职业教育的发轫;

  …… ……

  文化是一个连续不断地动态的过程。世易时移,每一代人在传统文化中注入新的内容。如今周巷之昌盛自不待言,但回顾往昔独占鳌头的沉稳大气,在这群雄纷起的年代,周巷所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每次对自我的更新,都是建立在对传统的一种解读。在“文化”的解读上,曾经甚嚣尘上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已如过眼云烟,而今不少地方粉墨登场、方兴未艾的“文化唱戏”在我看来亦是一种伪文化。财力丰厚了,多建些娱乐场所和设施,多举行一些演艺活动,同时尽可能把文化做成企业化、产业化,说到底还是经济动物的变相诉求。在我看来,在广义的文化概念里,经济和文化互为一体,甚而经济乃是文化之组成部分。我们所要提升的文化不仅是娱乐设施、演艺活动,也不仅是狭隘的企业文化,而是(如前所述的)一种以人的素质为核心的广义文化。当然,这并不排斥甚至要高举和弘扬鲜明的地域文化!

  周巷的先辈们已开拓出了浓厚的独具地域特色的文化,有好些值得周巷当代的仁人志士去继承和拓展;其中令我犹感兴趣的是有关周巷酱油的文化。当我从书上看到1915年周巷和美丰酱园“麟吐玉书”瓶装酱油获得巴拿马博览会金质奖,我的神经好像被蜇了一下,因为这使我记起了中外闻名的茅台酒。一个来自贵州穷山恶水边的小镇——茅台镇的白酒就在1915年获巴拿马博览会金奖。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一起出道的茅台酒早已名扬天下,而周巷酱油的位置如今却这么尴尬。民以食为天,绍兴黄酒、青岛啤酒、烟台葡萄酒、镇江香醋等也成为鲜明的地域文化的标记,拥有原产地名称地理标志,可叹周巷酱油如今却只在不是很大的范围内流通,让记忆的荣光褪了颜色……我多么想看到,将来有一天,在全国众多大超市里,周巷酱油如同镇江香醋、青岛啤酒、绍兴黄酒一样,显眼地陈列于货架上。精美大气的标签上印刷着:周巷酱油,始于1822,1915年巴拿马博览会金奖。它可以是“恒利”商标,也可以是“麟吐玉书”商标抑或其他商标,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大名:周巷酱油,有原产地名称地理标志,属于周巷这个地方,属于周巷人民,而不垄断于一人一公司,因为它是周巷的先辈留下来的最可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我更企盼,周巷酱油能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实现与国际接轨的现代管理营销模式,如同当下绍兴黄酒、镇江香醋般的经营开发。它应该面向全球,理由很简单,有华人、有东方人、有中餐馆的地方,就有酱油的存在!它是周巷地域文化的“金名片”。

  六

  记得古典学养深厚的温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用了两个典故来形容当下中国: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诗经》)

  如将不尽,与古为新。(《诗品》)

  我觉得借用于如今的周巷,也是非常之契合。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周巷之破茧化蝶,或已指日可待?!

   2009年9月16日星期三

                    一

  我是周巷人。

  每当我初次和外乡年长者见面寒暄时,总这样自我介绍。我的心情往往会因对方兴奋的话语而随之起伏——“侬周巷啊,周巷大地方。”记得多年前,我有事去一个外地的学校,遇到了一个久闻大名而未曾谋面、年已七旬的老教师,很自然地他问起我哪里人,当我说出周巷平王劳家这几个字,老先生长长的眉毛倏然抖动起来:“周巷大地方呀,平王街我小时候就去过。老话讲先有平王,后有周巷。那里有平王庙、天医殿,商铺林立,很有名的,有德大南货店,金林记火腿行,茂泰昌绸布店……我小时候吃过德大的大饼,很好吃的……”老先生完全沉浸于往事的回想中了。

  还记得90年代初我在宁波读书时,一位教授教育学的老师在课间休息与学生们闲聊时,顺口问起我的籍贯,我说慈溪周巷。不想那老师居然说周巷他去过,那里有一个古玩市场,有名的。原来这位先生是个收藏家,说起周巷,比我还熟悉,而我却支支吾吾连说不清楚,因为那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市场,还是他给我当起了讲解员。

  我对家乡的情感就这样一步步增长,家乡在我心中的份量就这样一天天加重。当然,有时也有遭人误解令我尴尬的时候,我只好解释一番。曾有几次,见面者想当然地会说:“周巷劳家——劳家埭啊。”于是我就得说:“不是,不是,我是平王劳家;劳家埭是平王劳家的一支很久前迁到海涂去的。”“喔,原来是这样。”

         二

  常回想起童年时的家乡,天高水清,山青屋黛;沟渠纵横,田舍井然;鹅鸭池中嬉戏,鸡犬之声相闻。那时的小孩非常自由,真正是大地之子。成天价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在田野里村庄里抑或在大街小巷里游来荡去,那时的大人也很放心,懒得管。

  村庄东南便是成片的农田,杭甬公路(329国道)从低塘到周东段一览无余。小时候的我有时在家门口半天里痴痴地望着远处的公路,数过往的汽车,我把远处行驶的卡车叫作装着轮子的鞋子。那时汽车确实很少,记得有时小半天也就是十来辆。我们也常常穿过长长的农田阡陌去公路上玩,觉得那路真的很宽很宽,路面又黑又硬,是别处见不到的,大人管它叫柏油马路,路两边是浓荫密布的梧桐树。

  极目远眺,清晰地看到余姚城以南层层起伏绵延的高山;有时能听到城里火车悠长的鸣叫声,这时大人会说天要下雨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公路渐渐被犬牙交错的房舍遮蔽,郁郁葱葱的梧桐树不见了,绵长的高山消失了,悠长的的火车鸣叫声再也听不到了。现在想来,从周巷到那时的余姚城里至少有三十里,离城南的四明山就更远了。

  随着年岁的渐长,孩子们的心更野了,于是结伴到街上去玩耍。出村往前不过几分钟,走过一座石桥,就来到横河塘。石桥西边有几间比较高大的房屋,叫作天恩殿,是生产队的仓库。屋前有凉亭,置有石凳,是路人歇脚、也是孩子们游戏的好去处。孩子们玩累了,就常常坐在桥边上,看那大塘河上从东边由远而近缓缓驶来的帆船;看船夫慢慢地降下风篷、放倒了桅杆;看纤夫站在桥板上变戏法似地把那纤板甩过桥洞、继续躬身拉着纤绳沿河而去。从天恩殿出发沿横河塘往西不过一箭之遥,就来到人声鼎沸的平王庙街了。平王街上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早上又是菜市,整个上午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下午菜市早已散了,但南货店、点心店、饭庄里飘出来的糕饼、黄酒、包子、馒头、菜肴的香味在整条街弥散开来,常引得游荡的孩子们眼睛发直,肚子咕咕直叫,摸摸口袋,几个来之不易的分币还是舍不得掏出来,咽咽口水,大口呼吸那不花钱的香味。长大后才知村民乡音里的“天恩殿”原来是天医殿,是为了纪念神医华佗,而后来乡村妇妪则把它认作了菩萨庙,念佛供奉,使神医的身份显得颇为尴尬。而那天医殿所坐落的横河塘,就是大古塘。使平王街得名的平王庙,原来是纪念隔了遥远时空的东周周平王;我猜想这与周巷周姓人家可能有些渊源吧,不忘先祖,不忘中原故土,可惜庙宇已湮灭,只留下平王庙江在静静流淌。

  转眼一群孩子到了入学的年纪。村里有小学,规模在当时不算小,邻村陈家、傅家的小孩都来上学。几幢70年代典型的公家高平屋,围成一个方正的操场,走廊的墙上摩绘着彤红的放大数倍的领袖手迹,在小孩眼里这是当时最漂亮的建筑了。可我父亲常念叨他上小学时原来的木结构老楼房更好。有一次,他说那时读书一个铜钿不花,,村里好些孩子饿着肚皮来念书。我问为什么,他说民国时村里有祠堂;祠堂里有田产,办有义学,劳姓子弟都可以去上学,但不管吃饭。我又问那祠堂呢?父亲说就是村西首的粮站仓库。原来小孩们常去其附近玩耍的颇有神秘感的高墙大院,就是劳氏宗祠。父亲又说,这是劳姓在周巷最大的祠堂,青龙桥、劳家埭的劳家都是后来从这里分出去的。原来这里叫牛家,自从劳姓迁到这里,牛家就渐渐断根了。劳家人在这里人丁兴旺,耕读传家,祖上还出了个馀山夫子呢,正史上记载着的。村子里过去有个河圈,风水很好,出了不少秀才。有一句老话:劳家是个湾,秀才好摆摊。我在教科书上只看到过孔夫子、孟夫子,看民间故事《山海经》知道余姚城里龙泉山上有个阳明夫子,馀山夫子还是我从父亲口里第一次听说,弄得我将信将疑,这个疑团直到我年长求学时才消解。

  童年不知不觉在知了有一声、没一声的鸣叫声中流过;在扔泥块做纸枪玩打仗中消逝。暑气渐退,秋天到了,整一整书包,该上中学了。那时的初中设在里周巷。走过天医殿,一路西行,穿过熙熙攘攘的平王庙街,走过蔡家塘头,走过大治桥,走过东街、中街和人头攒动的埋沟桥,走过西街的寄售行,才向南一转,拐进了幽深绵长的直街,学校就坐落在直街的南端、老周巷区医院的对面。一路走来可谓长街十里不为过,常常是从家门口出发还是晨光初照、朝霞满天,快到校时眼看着学校大铁门在吱吱呀呀声中关闭。现在想想上学迟到的原因,一是街巷委实太长,二是街上商铺的叫卖声和各色人等以及临街的河道里过往的船只,常使年少的学生仔分心,不由得放慢脚步,以致到校时常挨老师批评。初一语文第一课是一首毛泽东的浣溪沙,教语文的倪先生余意未尽,补充了马致远的小令《天净沙·秋思》,教完了叫学生们模仿着写一首。我就把上学路上的“小桥流水人家”写入了小令中,现在还记得我把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改成了“求学人征途跨”,还自鸣得意了好久。今年初夏,去江南古镇嘉善西塘,徜徉在沿河的大街小巷的石板路上,听着鳞次栉比的商铺里传来的叫卖声,看着河中舟船欵乃往来,一种久违的感觉在我心头陡然荡漾开来,恍惚中我仿佛置身于童年时的平王街和埋沟桥了。

  旦复旦兮,长长的上学路途上,有一处地方我总要驻足侧目张望——高墙里面书声琅琅,林木葱葱,洋楼隐现;大门甬道尽处,松柏掩映下,矗立着一块巨大厚重的屏风,上书极有视觉冲击力的四个红色遒劲大字:好学力行(多年后我才知系著名书法家姜东舒所书)。放学回家的路上又听见高墙里面哨声急遽频响,喝彩声阵阵似浪。这就是周巷中学,有年岁的人还是固执地叫它姚北中学。当时看到里面出来的高中生胸前别着鲜艳的校徽、表袋里插着钢笔神气地在街上走,惹得我们羡慕不已。也不知从何时起,上学的路途中出现了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教师,挎着和当时高中生一样的帆布书包,从平王街出发,阔步往西,一直走过大治桥,最后转入周巷中学。我们加紧步伐,尾随着他,一直到他折进周巷中学校门为止。几年后当我就读周巷中学时,才知他是孙群豪先生。他是英语教师,文质彬彬,君子风度,酷爱篆刻、书法和写作。时常给我们讲授些这方面的知识,解疑拨冗,收益良多。

  印象中就学时的周巷中学,是颇有些大学的氛围,学生社团多,课余活动频繁;更在于校园建筑和布局与当时一般中学迥别。一座天桥连接了校园和庞大的师生生活区。教学区里有好几个操场;共青池好似一块碧玉镶嵌在校园里,晓风残月杨柳依依、天光云影徘徊其间,见证了几代学子青春的欢乐和青涩的情愫。教师办公区是一幢典雅的带有小花园的红砖丹瓦小洋楼,如隽秀含蓄之美人亭亭玉立;远处密林间与之对峙的青砖黛瓦教学大楼,似青衫纶巾之书生英姿飒爽。一些老教师常用骄傲的口吻说,周巷中学有一个小大学的规模,红楼在50年代完工时,是当时方圆几十里最漂亮的建筑之一,还是省里来的建筑公司承建的。可惜周巷中学迁址后,原址已荡然无存。遇到一些工作在异乡的学长校友,常疑惑地问周巷中学是不是没有了还是改名了,因为永存于他们记忆中的基本元素是红楼、青楼、共青池,还有那天桥!

  我不无遗憾地想,如果红楼能保留至今,那该多好,它无疑是周巷沧桑岁月中标志性建筑之一;如果把它开辟成周巷历史博物馆,周巷的文化底气将厚重不少……

  三

  在我小时候,周巷是写作周行的,而乡音无改。直到快上初中时,老师才要求学生们不要再写周行了,很长时间我不明所以。二十年前,我在埋沟桥周姓同学家里遇到一个颇熟本埠掌故的老先生,他自称是老周巷镇志的撰写者之一。他说,民国19年(1930年),有个士绅(恕我已忘其名)竞选周巷镇长时,有一帮文人雅士认为周巷地名太土,诗经里有“周行”可替代,本地话里读音一样。那个士绅允诺竞选成功一定改名。此君当选后果不食言。老者讲得绘声绘色,我听得入痴入迷。“只有一个地方始终没有改名,”老者卖起了关子,“那就是——周巷邮局,邮戳上始终是周巷两字。”我那时就叹息,代表一个地域的真正文化上的符号,不是政府的公章,而是邮戳。怪不得一些旅行家每到一地都要到当地的邮局去盖邮戳,以此为足迹到达的最令人信服的凭证。除了周巷邮局固守它的本份和权利,那时“周行”大行其道,不过麻烦也接踵而来,除本埠人外,有些外乡人不知其高深古奥的典出,往往会念错音。还记得到了90年代中期宁波电台新闻里居然有“慈溪市周行(xing)镇中国食品城……”的播报,我一时回不过神来,后来一想,虽然自81年“周行”这一地名用法已废止,敢情那写稿的先生仍钟情于“周行”,而播音员并不知地名音读,出错亦是难免了。我想这恐怕是“周巷”重见光日的原由吧。

  《诗经》里“周行”出现三次,寓意各不同。有人撰文以及有记载说最先是清康熙学者、馀山的好友余姚临山人陈梓以《诗·周南·卷耳》“嗟我怀人,置彼周行”为周巷更名。对此,我颇有不解,因为“怀人”是指采野菜的怨妇。我认为“周行”地名应取自《诗·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鼓瑟吹笙,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曹操代表作之一的《短歌行》都原句引用和改动《鹿鸣》为“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查阅当下最权威的《汉语大词典》,“周行”作名词时的释义有(1).大路。《诗·小雅·大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 (2). 周 官的行列。《诗·周南·卷耳》:“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后用以泛指朝官。 唐 王维 《请施庄为寺表》:“ 臣至庸朽,得备周行。” (3).至善之道。《诗·小雅·鹿鸣》:“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由此,我以为学者陈梓以及以后民国时文人当取“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至善之道)”之意为妥。存疑于此,见教方家。

                       四

  在传统文化中,人们对“商”和“农”总带有异样的目光,数家底时,只言状元、举人、秀才,就是没现成的,也要牵扯进来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来装点门楣。然而在周巷,是破了例的,那就是周巷历史上的布衣学者劳史。馀山学派创始人劳史(1655一1713),学者称馀山先生,字麟书,我想是典出“麟吐玉书”——是孔子诞生时的祥瑞之兆,也是儒学兴盛之意吧,由此可见先生尊孔之诚。先生一生未仕,躬耕自养,夜则披卷诵读;门生众多,皆学有所成,声闻朝野,遂成一派,以朱熹之学为宗,以居敬穷理为要。

  先生身体力行,在乡里影响极大。曾言“尽汝职分,务实而行,终身不懈,即是贤人,勿自菲薄”。颇有慈悲情怀,闻者莫不爽然。乡里商贾不卖伪物;有争斗者,多携酒登堂,求辨曲直。先生为之排难解纷,无不心服。在我看来,先生不作迂儒皓首穷经、或在书斋里高谈阔论,实为经世之学,为周巷浓郁的商业文化注入了精神上的甘醴,开一乡之正气,功莫大焉。先生行状入载国史《清史稿》。民国初大总统徐世昌《清儒学案》评馀山学派创始人劳史曰:“馀山自奋陇亩之中,名立而教成,刚毅笃实,君子人也。生阳明之乡,而不附和良知,在清初浙东诸儒中独立一帜。”

  溪流潺潺,文脉相传,至民国时我以为周巷吴家路陈少慕家族文风为乡里最盛。其子陈登原卓然为文史大家,三子陈叔陶、四子陈季涵为我国杰出的工程力学教授,登原长子陈宜张教授更是奋先辈之余烈,为我国神经生理学权威、中国科学院院士,为当今周巷健在的科学界最杰出人士;曾因母校殷切相邀,出任浙大医学院院长。在我看来,陈登原、陈宜张父子可与钱玄同、钱三强父子好有一比——父辈在文史上卓有建树,后辈在科学界独立为峰。 

  陈宜张院士治学严谨,待人以诚。在学习方法上,他注重自学,勤于发问。1941~1945年间日寇侵犯浙东,他的中学阶段学习被迫中断。此时陈登原先生在烽火连天中回故乡闭门著述。在其父亲陈登原、三叔陈叔陶、四叔陈季涵的指导下,他自学了初、高中的大部分课程,于1946年1月在余姚县立中学通过高中毕业考试,获得高中毕业学历。由于受他祖父陈少慕先生和父叔辈的熏陶,他也读了不少文史书籍。业余时间,他喜欢听西洋古典音乐,有时兴之所至也能吟写旧体诗。如他主编的《分子神经生物学》问世时,他曾写道: &fB=&jc*j  

  
:7LA
/j       四十余个秋与春,天堂地狱两逡巡。 :dW\Q&iW  

  "mBM<rEn*       平生气味寻生理,白首穷经究脑神。 )dfhy  

       %"r9;^bj&<  曾因器仪逐放电,转向分子觅基因。 L~PiDQr?r  

       q`p0ul,《天问》问天天有答?大海拾贝废若吟。 G


AY?F  

  陈登原先生由于经历我国历史的特殊年代,曾经赫赫而无名。有学人点评:登原先生,生在乱世,孤介不群,引史讲理,条分缕析,有船山(笔者注:船山即清代大学者王夫之)之风;遍读史籍,尽收群书,乃专门史大家。陈宜张院士撰文回忆父亲时说:“他对自己的文史功底,深信不疑。他经常讲,由于他没能在北京那样的文化古城工作,没有著名国学大师的指点,自认在许多地方不如顾颉刚、向达等著名学者。但他准确地占有史料,精明地辨别真伪,还是完成了许多重要专著。他在20世纪3O年代所写的《中国文化史》、《中国田赋史》、《颜习斋哲学思想》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之后,在20世纪90年代重印,《中国文化史》还有了日文译本;尤其是他用毕生精力完成的巨著《国史旧闻》,颇受文史学界的推崇。”

  其实陈登原先生在30年代初登教坛已被人们尊称为历史学家,在国学大师如林的民国登堂亮相。因对国学宗师柳诒徵所著开山之作《中国文化史》于心为惬,以柳的学生和青年学者的身份,另起炉灶,再著《中国文化史》,这是何等的学识和自信!已故著名中国古代文史学家、南京大学一级教授程千帆先生回忆青年时艰辛求学经历,谈到了初为人师时的陈登原先生对他的影响:“有一位历史系的讲师陈登原先生,研究文化史,他的阅读面非常之广,他写的《中国文化史》、《国史旧闻》都是非常博洽。我喜欢博览群书,无论懂不懂,无论是否自己所需要的,都想看看。这就是从陈先生那儿学来的。”(《劳生志略》程千帆先生口述)陈登原先生生前曾发出“北风吹雁,雪自纷纷;前途知己,能有几人”的感慨,峥嵘岁月俱往矣,如今先生在学界声誉愈隆。《古今典籍聚散考》、《天一阁藏书考》是两部开创性的著作。这两本著作可以说是现代藏书文化研究开创性的著作,《古今典籍聚散考》别称《艺林四劫》,系全面研究中国藏书史上典籍图书散佚毁失现象的著作,被认为是“中国藏书史上第一部史论结合的专著”。《天一阁藏书考》则是“根据作者实地考察、调查访问和文献研究而撰成的全面研究天一阁藏书史的第一部著作”,是天一阁研究的开山之作。《天一阁藏书考》和《古今典籍聚散考》奠定了其文献学家的地位。所著《中国田赋史》使先生被公认为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的第一代。1938年39岁时动笔,风高月黑的1967年完稿的四册七十四卷数百万字的皇皇巨制《国史旧闻》,是津逮后世学者的经典著作。今有学人撰文思慕先生:胡不早生数十年,就学先生门下?酹一觞,且遥祝先生之灵;进此杯,先生之作,逐篇细读;先生之训,日孰思之;先生之神,终身难忘;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五

  在我看来,周巷的百年历史昭示它是现代经济文化意义上的真正的城镇,绝非政治、军事抑或地域管辖上的城镇建制;有城墙的城镇不过是农耕时代大户人家院子的扩展罢了,脆弱而无生气;而周巷是从来没有那道有形和无形的高墙的,它张开双臂迎接所有走向它的人们。它的百年成长轨迹展示了它的强悍的本能,它对周遭四乡八邻有一种天然的吸纳和辐射能力。这种文化上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是周巷无形的巨大财富。文化至今尚无明确的定义,我更认同广义的文化概念:人行为的痕迹;包括物质和非物质的产品,囊括人们的经济行为和产品;它是群体中大多数认同的一种习惯或准则——一种思维与行为的习惯准则。流传至今的“周巷大地方”就是方圆几十里对它认同感的最简洁明晰的写照,时至今日,我仍能感受到这种文化认同感的弥远与厚实。小时候我去天元、长河等地的亲戚家,常常看到挑着木桶的小贩走街串巷,叫卖声熟悉又亲切,“周巷酱油来啷哉,要买好买哉。”这声音穿透岁月沧桑,宛如一首几十年传唱不衰的台湾校园歌曲《酒干倘卖无》的旋律和歌词: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直至现在,顺带几壶周巷酱油分赠给他乡的亲友仍是一些老周巷人的赏心乐事。以我亲见,我在长河、天元、浒山的亲戚师友碰到骨痛经伤什么的,一定要上周巷来看一看方才安心。学生时代,我也常去低塘(就是如今余姚低塘街道)逛街,低塘在周巷的南边,两边的人们常来常往。有一次,低塘街上一个店铺里主、顾间的对话无意中灌进我的耳朵里,我心一动,印象深刻,至今不忘。

  顾客:“我周巷刚刚开过了呢,东西要到侬头来买来。”

  店主:“格侬看得起我嘛。”

  三言两语,可见姚北人心里周巷的位置如何了。

  近来我对周巷的前世今生发生了兴趣,尽己所能去拂开它尘封的面纱,感受它曾经的辉煌。

  清末到民国中期,现代经济的标杆金融业在周巷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这在三北平原上是绝无仅有的:镇上有四家银行,六家钱庄,银楼也有两家。同时集邮汇功能的全盛民信局开业。早在1909年,周巷商会成立,隶属于上海总商会管辖。1929年,《余姚经济调查》记载,周巷42种行业全年营业额竟占全县总额的四分之一,而那时老周巷区域面积在我看来仅现在的六分之一。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周巷经济还有更大的发展,我想在那时三北平原上的其他集镇是难望周巷之项背。在我看来,周巷的经济文化有许多方面在三北平原开了风气之先:

  清道光二年(1822年),商人徐浩(徐君望)在埋沟桥东、大古塘南开设“恒利酱园”,在塘后开设恒利油车,出产酱油、米醋、食油,名闻浙东,为慈溪现境内(下同)制酱业及榨油业之先河;

  咸丰二年(1852年),全盛民信局在周巷设立分局;

  宣统元年(1909年),周巷商务分会成立,是为现境最早之商业群众团体;

  1915年,和美丰酱园“麟吐玉书”瓶装酱油获巴拿马博览会金质奖,1925年陈列首届西湖博览会;

  民国19年(1930年),现境最早的电力企业——周巷商办正大电灯公司在东街塘后开业,装电灯400余盏供镇上照明;

  民国20年(1931年),周巷在现境率先开通长途电话;

  民国22年(1933年),周巷设中国银行仓库;

  民国23年(1934年),东西方向的观城曹娥公路(现329国道)、南北方向的周巷至余姚公路建成,周巷恰好位于慈溪、余姚、上虞三角之中心,奠定了此后周巷水陆交通发达的格局;

  1947年私立姚江中学在周巷创办,为现境内最早中学;

  1952年,周巷举办宁波地区第一次物资交流大会,3县6区9万多人参加,金额25亿元(旧人民币);

  1955年,周巷镇源丰油坊增设发电机组供电,1956年慈溪县广播站在周巷成立,于2月11日(除夕)开播;

  1979年,慈溪县技工学校(杭州湾职高的前身)在周巷创办,是慈溪职业教育的发轫;

  …… ……

  文化是一个连续不断地动态的过程。世易时移,每一代人在传统文化中注入新的内容。如今周巷之昌盛自不待言,但回顾往昔独占鳌头的沉稳大气,在这群雄纷起的年代,周巷所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每次对自我的更新,都是建立在对传统的一种解读。在“文化”的解读上,曾经甚嚣尘上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已如过眼云烟,而今不少地方粉墨登场、方兴未艾的“文化唱戏”在我看来亦是一种伪文化。财力丰厚了,多建些娱乐场所和设施,多举行一些演艺活动,同时尽可能把文化做成企业化、产业化,说到底还是经济动物的变相诉求。在我看来,在广义的文化概念里,经济和文化互为一体,甚而经济乃是文化之组成部分。我们所要提升的文化不仅是娱乐设施、演艺活动,也不仅是狭隘的企业文化,而是(如前所述的)一种以人的素质为核心的广义文化。当然,这并不排斥甚至要高举和弘扬鲜明的地域文化!

  周巷的先辈们已开拓出了浓厚的独具地域特色的文化,有好些值得周巷当代的仁人志士去继承和拓展;其中令我犹感兴趣的是有关周巷酱油的文化。当我从书上看到1915年周巷和美丰酱园“麟吐玉书”瓶装酱油获得巴拿马博览会金质奖,我的神经好像被蜇了一下,因为这使我记起了中外闻名的茅台酒。一个来自贵州穷山恶水边的小镇——茅台镇的白酒就在1915年获巴拿马博览会金奖。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一起出道的茅台酒早已名扬天下,而周巷酱油的位置如今却这么尴尬。民以食为天,绍兴黄酒、青岛啤酒、烟台葡萄酒、镇江香醋等也成为鲜明的地域文化的标记,拥有原产地名称地理标志,可叹周巷酱油如今却只在不是很大的范围内流通,让记忆的荣光褪了颜色……我多么想看到,将来有一天,在全国众多大超市里,周巷酱油如同镇江香醋、青岛啤酒、绍兴黄酒一样,显眼地陈列于货架上。精美大气的标签上印刷着:周巷酱油,始于1822,1915年巴拿马博览会金奖。它可以是“恒利”商标,也可以是“麟吐玉书”商标抑或其他商标,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大名:周巷酱油,有原产地名称地理标志,属于周巷这个地方,属于周巷人民,而不垄断于一人一公司,因为它是周巷的先辈留下来的最可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我更企盼,周巷酱油能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实现与国际接轨的现代管理营销模式,如同当下绍兴黄酒、镇江香醋般的经营开发。它应该面向全球,理由很简单,有华人、有东方人、有中餐馆的地方,就有酱油的存在!它是周巷地域文化的“金名片”。

  六

  记得古典学养深厚的温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用了两个典故来形容当下中国: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诗经》)

  如将不尽,与古为新。(《诗品》)

  我觉得借用于如今的周巷,也是非常之契合。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周巷之破茧化蝶,或已指日可待?!

   2009年9月16日星期三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