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掩映中的浒山
2010年05月19日    作者:金坤发  阅读:

  浒山在哪里?浒山究竟是什么样的?似乎问的荒唐,但要回答上来,倒也未必。

  面对浒山,也曾不止一次地幻想,假如已过世几十年的祖父忽然一觉醒来,叫他如何找得见自己曾经的家园、曾经的老面孔、曾经的巷巷弄弄……往昔很轻易用双脚走遍的宁静而安泰的小镇,往昔城外无尽的田野与河流,早已踪影不现,面目全非。若在遗存不多的路名、站名里,最多也似曾相识。如从熙攘的人群里要找到故交或故交的子孙,不知要费多少口舌`找多少证人才能厘清。一切都是新奇,一切都成陌生,一切像是梦境,是浒山不识了故人?还是故人不识了浒山?才几十年的变迁竟让人恍若隔世,就是出走几十年不曾归来的游子,也会遭遇这样的失忆与尴尬,更况是长眠地下的那些先辈们。

  只因为“所”的级格,浒山相对于二十多里远的观海卫一直被一长段历史压抑着。只是当近代海防观念发生演变,慈溪县治有了新的选择,浒山的名头与命运才一下在近五十多年间得到了抬升与转折。所谓地域历史文化的精彩与平淡,其实都因国运盛衰与行政意志而改写。

  原来的浒山实在是小,就像公章尺寸的排序,纯属小萝卜头。这是在明朝就给确定了的。毕竟这几百年来人的所有活动除了靠天靠地,借助下畜能,主要靠的是人自身的体能与心识,所以生活与劳作的半径以及治理、防范的空间也无需有很大的突破。不象现在,我们除了体能,大多借助的是电能、光能与燃料能。整个浒山当时不用半天就可走转四城门,不用几天就可记住张三李四住在哪个角落;早上城北出个什么事,晚饭时分另外几个城门就能传晓。社区划分也简略,住南门一带的叫“南门头人”,住东门一带的叫“东门头人”,倘若打架斗殴伤了人,你一点也甭想蒙混躲得掉。如要确切的住所,就以墙门、弄名、池名和房头名来指向,如他住“七房池”,我住“牌轩弄”,一听就明白。而现在,一说我住“闻涛苑”,他住“东方明珠”,好多人会云里雾里,要迟疑半天才分得清到底这是住东还是住西。

  小时候,四城墙址还留有许多味道,只是不知高高的城墙何时颓废了?又从何时起,那断断续续的残墙与城脚上有了密密麻麻的民居?稍不经意,还以为这里有山地。有几处城墙塌的不多,那盖在上面的房子竟像吊脚楼,风雨一来,吱嘎的响声能把过路人的心提起。四城门以桥代之,一根不少,极其分明;护城河则像条驯服的盘龙,默默地绕城低吟。依稀记得有个传说,浒山原是汪洋中的一座小山,山址在当时东门庙内的案桌下,历经岁月,山头成了露出地面的大石包。由于我年幼,没条件特地去看个究竟做个印证。到如今,传说中的浒山源头早被埋葬,可浒山的名字依旧是这厢人们心中响当当的圆月亮,无法摘得下。地名就是怪,只要有因由,叫顺了,与生命的繁衍融汇了,不管世事变迁早已没了痕迹与佐证,其生命力竟可超越物质的存在.

  东门桥外,有一条石板铺就的长街,在两边探出的屋檐下蜿蜒向东,林立的商铺每到阴雨天,昏暗的店堂全靠从屋檐上空透下的天光维持着有一宗没一宗的买卖。石板上一汪汪的积水尽管挣扎着泛出银子般的光芒,但时不时被凌乱的雨滴或是被匆匆的过客砸个稀烂。那绵长的雨丝执着地要把苍天与长街串成一体,茫茫的苍天反倒像是从长街撒出去的一张大网,不知想网些什么。虽说我幼小住南门,可我特喜欢那样的天气跑那条街去瞎转。从东门桥起,右边是竹器社,左边是个船埠头,这一带水面宽阔,但每天还是被大小船只占满,人、船、货总忙碌个不停。岸边是好几井屋面的豆腐作坊,紧邻的焦饼店尽管被油烟熏得乌黑,但每天清早它所散发出的诱人香味,总能叫人排起长队为它兴奋为它痴迷。沿街往东,什么裁缝店、棉花店、铁匠店、棺材店,还有个门面较宽的旧货寄售商店,近旁还冷不丁隔出一条小弄。其中的当典弄最捉弄人,当铺高高的墙门总是紧闭着,连门缝也死死的,我每次张望都不曾有丁点收获,还白白费了许多猜想。当典弄没了,至今我都未曾知道里面的天地与故事。

  南门有航船埠头,客运、货运好像都由政府下面的公司掌营。桥边也有南门庙,没多少光线的庙内经常被紧邻的建筑公司的水泥石灰占据,四壁除了稀疏又看不太懂的彩画,我从未看到过庙里应当有的菩萨和配备,难道是被人藏起还是偷走了?毕竟人小心小装不下多少东西,余多的疑问自然也没心思和能量去刨根问底了。南门桥的另一头,有我经常打酒买糖吃的小店,小店与桥坡落差很大,必须沿石阶上下,兴许是店内琳琅的食品诱惑多多,我数不清的光顾从没累过。店内两个一胖一瘦很精明的婆婆,做生意特麻利,待我也和气。到现在,她们像小时好吃的糖果,一提就能想起。往南还依次有打面店、搬运公司、镇医院、消防队和红星大队的仓库及晒场。那一带更早还有个金家漕,被填埋的那天,我跑去才发觉它的庞大与深邃。当时漕内可泊十多条河泥船,周岸参天的大树和密密的竹林是多么的成气候。据家里老人说,更早的金家漕里还可拾到涂铁、挖到沙蟹。现在想来,难道当年浒山的内河还跟外海相通着?更不明白的是,金家漕虽说姓金,但后来使用、填埋和利用一切都由红星大队操控了。这漕不知金家拥有几时?后来又怎么脱离?

  当历史一压缩,好多事情还真说不清。说清了,又能有什么用。

  南门外的柴行离我家很近,每天天不亮,分别从水路、陆路赶来的山民和农民早已把柴爿、松毛、稻草和花杆等摆满一地,过称的中人阿环先生也像定时器一样早早地跟帐桌、算盘和三秋灯守候在了那里。他人矮腿脚又撇,总穿个长衫戴副眼镜,极富特色。他是这个柴行的标志,多少个春夏秋冬从未磨蚀过买卖双方对他的信任,只要他在,柴行的声响几乎是他一个人的。早年的柴行与阿环先生早已不再,那地方现已被十几层高的“中央大厦”所掩埋。

  南门桥以西不知何故造了条水门桥,紧挨桥的不再是庙,而是当时政治、文化的演艺场——大会堂。如今仍在,只不过富丽堂皇与过去没法比。那年月形势多变,在里面不知上演了多少幕人间悲喜;而在大门外,又不知冷落了多少没钱买票又想知晓更多的少年客。可能大会堂的受众有限,在它旁边还建造过一个高大的露天主席台,前面则拆出了一个万人广场。除了偶尔放过几场电影,还真开过万人大会。我随父亲和他的单位,在沥沥的细雨和漫天的红旗下,记得看到的尽是大人们的屁股,听到的尽是一句也不懂的扩音声。再就是好几次的公判大会,每次有死刑犯时,广场上人山人海。一般是轻犯先上场,最后才是五花大绑的死刑犯,脖后还插有打了红叉的白牌子。据说捆绑犯人有一定的技巧;怕死刑犯在台上意外还在其喉结和裤脚处给予细节布控,真是天衣无缝。站在台下,除了热闹与稀罕,还有丝丝的恐怖,叫人时不时去浮想接下来在刑场行刑时的那种血腥与恶心。生与死原来相距那么近,罪大恶极原来会换来如此下场,“杀人偿命”、“杀一儆百”这一古训在小镇概莫例外。后来,广场又有了新的用场,成了慈溪搞活小商品经济的第一个平台,不到几亩地的空间,天天有人从各地赶来,饶有兴致地绕着矩阵似的摊位挑挑拣拣。整个浒山的大街小巷乃至慈溪从此有了更多的色泽与亮丽。

  水门桥外老县府的西对岸,如今的“秀水华庭”,当年还是片孤寂的田畈,那里曾是父亲和我捕猎黄鼠狼的好去处。捕狼行动常常是在寒冻季节月朗星稀的深夜,我们悄悄地潜入,极快地在田埂旁掏出一个个的三角洞,放入带鱼的下脚料,洞口布上竹制的弓机,然后又悄悄退出田野返回家中小睡。待到天亮前再去收机,每次几乎没甚落空。黄狼肉的美味自不必说,在东门外唯一收购皮毛的寄售商店还可换回不菲的钞票。如今黄鼠狼被保护了,但它的身影不知在何方了.

  浒山城内城外,当年也有不少古朴恢宏的明清建筑,那高高的墙门`深深的宅院特别讲究,如蒋家墙门、陈家墙门、颜家墙门等,浒山为此显得更加厚重与深奥。当时墙门虽然破败却风骨犹存,院内虽然房主杂乱,却东西厢房轮廓分明,雕梁画栋四处可见。如保存至今,没甚丢失,这里的后人肯定也用不着车马劳顿去很远的南浔、同里和周庄里转悠了。

  要寻找几十年前的浒山,肯定是找不见了。除了几处地标和路名,仅存的几页文字和几张泛黄的老照片,老浒山只能从蛛丝马迹中去拼凑,在行将逝去的记忆中去捡漏。可无论怎样的拼凑与追忆,每一代人的印象始终有不同,尤其近二三十年城市化的飞速推进,浒山早已涅槃,早已承载不了现代、商业、时尚、繁忙、浮躁、膨胀的县城。浒山成了符号,浒山成了新兴城市的一隅,成了一块由手拉车、脚踏车、摩托车到轿车来不及更换的老牌照。

  曾经的容颜正逐渐模糊,复杂的记忆终将归于收藏。

  也许是小镇成了县城的缘故,也许是小镇受商品浪潮的冲击太大,也许是小镇住民的能耐见长,也许是这个城市的设计与经营者没能来得及顾及或是没有成本考虑是否留存下小镇的古朴与清纯,或许是一幢幢大楼如巨人般的脚步来得咄咄逼人,低矮而暗淡的老浒山可以说是被彻底“蒸发”了,被那浓郁的大树和宽广的马路遮挡、淹没了。那孤独不起眼的北门,虽说比另外三个城门幸运被保留下了,但它当年抗击外虏时的凛凛威风也照样被近旁的高楼所遮掩。它成天傻呆着,谁也不知它还在想些什么。

所幸的是,浒山曾经的风情、韵味、从容、纯朴、温暖与许多拥有,乃至它的贫乏、市侩与困顿,总会像天上的繁星永远在浒山、慈溪人的心中闪烁。

  浒山在哪里?浒山究竟是什么样的?似乎问的荒唐,但要回答上来,倒也未必。

  面对浒山,也曾不止一次地幻想,假如已过世几十年的祖父忽然一觉醒来,叫他如何找得见自己曾经的家园、曾经的老面孔、曾经的巷巷弄弄……往昔很轻易用双脚走遍的宁静而安泰的小镇,往昔城外无尽的田野与河流,早已踪影不现,面目全非。若在遗存不多的路名、站名里,最多也似曾相识。如从熙攘的人群里要找到故交或故交的子孙,不知要费多少口舌`找多少证人才能厘清。一切都是新奇,一切都成陌生,一切像是梦境,是浒山不识了故人?还是故人不识了浒山?才几十年的变迁竟让人恍若隔世,就是出走几十年不曾归来的游子,也会遭遇这样的失忆与尴尬,更况是长眠地下的那些先辈们。

  只因为“所”的级格,浒山相对于二十多里远的观海卫一直被一长段历史压抑着。只是当近代海防观念发生演变,慈溪县治有了新的选择,浒山的名头与命运才一下在近五十多年间得到了抬升与转折。所谓地域历史文化的精彩与平淡,其实都因国运盛衰与行政意志而改写。

  原来的浒山实在是小,就像公章尺寸的排序,纯属小萝卜头。这是在明朝就给确定了的。毕竟这几百年来人的所有活动除了靠天靠地,借助下畜能,主要靠的是人自身的体能与心识,所以生活与劳作的半径以及治理、防范的空间也无需有很大的突破。不象现在,我们除了体能,大多借助的是电能、光能与燃料能。整个浒山当时不用半天就可走转四城门,不用几天就可记住张三李四住在哪个角落;早上城北出个什么事,晚饭时分另外几个城门就能传晓。社区划分也简略,住南门一带的叫“南门头人”,住东门一带的叫“东门头人”,倘若打架斗殴伤了人,你一点也甭想蒙混躲得掉。如要确切的住所,就以墙门、弄名、池名和房头名来指向,如他住“七房池”,我住“牌轩弄”,一听就明白。而现在,一说我住“闻涛苑”,他住“东方明珠”,好多人会云里雾里,要迟疑半天才分得清到底这是住东还是住西。

  小时候,四城墙址还留有许多味道,只是不知高高的城墙何时颓废了?又从何时起,那断断续续的残墙与城脚上有了密密麻麻的民居?稍不经意,还以为这里有山地。有几处城墙塌的不多,那盖在上面的房子竟像吊脚楼,风雨一来,吱嘎的响声能把过路人的心提起。四城门以桥代之,一根不少,极其分明;护城河则像条驯服的盘龙,默默地绕城低吟。依稀记得有个传说,浒山原是汪洋中的一座小山,山址在当时东门庙内的案桌下,历经岁月,山头成了露出地面的大石包。由于我年幼,没条件特地去看个究竟做个印证。到如今,传说中的浒山源头早被埋葬,可浒山的名字依旧是这厢人们心中响当当的圆月亮,无法摘得下。地名就是怪,只要有因由,叫顺了,与生命的繁衍融汇了,不管世事变迁早已没了痕迹与佐证,其生命力竟可超越物质的存在.

  东门桥外,有一条石板铺就的长街,在两边探出的屋檐下蜿蜒向东,林立的商铺每到阴雨天,昏暗的店堂全靠从屋檐上空透下的天光维持着有一宗没一宗的买卖。石板上一汪汪的积水尽管挣扎着泛出银子般的光芒,但时不时被凌乱的雨滴或是被匆匆的过客砸个稀烂。那绵长的雨丝执着地要把苍天与长街串成一体,茫茫的苍天反倒像是从长街撒出去的一张大网,不知想网些什么。虽说我幼小住南门,可我特喜欢那样的天气跑那条街去瞎转。从东门桥起,右边是竹器社,左边是个船埠头,这一带水面宽阔,但每天还是被大小船只占满,人、船、货总忙碌个不停。岸边是好几井屋面的豆腐作坊,紧邻的焦饼店尽管被油烟熏得乌黑,但每天清早它所散发出的诱人香味,总能叫人排起长队为它兴奋为它痴迷。沿街往东,什么裁缝店、棉花店、铁匠店、棺材店,还有个门面较宽的旧货寄售商店,近旁还冷不丁隔出一条小弄。其中的当典弄最捉弄人,当铺高高的墙门总是紧闭着,连门缝也死死的,我每次张望都不曾有丁点收获,还白白费了许多猜想。当典弄没了,至今我都未曾知道里面的天地与故事。

  南门有航船埠头,客运、货运好像都由政府下面的公司掌营。桥边也有南门庙,没多少光线的庙内经常被紧邻的建筑公司的水泥石灰占据,四壁除了稀疏又看不太懂的彩画,我从未看到过庙里应当有的菩萨和配备,难道是被人藏起还是偷走了?毕竟人小心小装不下多少东西,余多的疑问自然也没心思和能量去刨根问底了。南门桥的另一头,有我经常打酒买糖吃的小店,小店与桥坡落差很大,必须沿石阶上下,兴许是店内琳琅的食品诱惑多多,我数不清的光顾从没累过。店内两个一胖一瘦很精明的婆婆,做生意特麻利,待我也和气。到现在,她们像小时好吃的糖果,一提就能想起。往南还依次有打面店、搬运公司、镇医院、消防队和红星大队的仓库及晒场。那一带更早还有个金家漕,被填埋的那天,我跑去才发觉它的庞大与深邃。当时漕内可泊十多条河泥船,周岸参天的大树和密密的竹林是多么的成气候。据家里老人说,更早的金家漕里还可拾到涂铁、挖到沙蟹。现在想来,难道当年浒山的内河还跟外海相通着?更不明白的是,金家漕虽说姓金,但后来使用、填埋和利用一切都由红星大队操控了。这漕不知金家拥有几时?后来又怎么脱离?

  当历史一压缩,好多事情还真说不清。说清了,又能有什么用。

  南门外的柴行离我家很近,每天天不亮,分别从水路、陆路赶来的山民和农民早已把柴爿、松毛、稻草和花杆等摆满一地,过称的中人阿环先生也像定时器一样早早地跟帐桌、算盘和三秋灯守候在了那里。他人矮腿脚又撇,总穿个长衫戴副眼镜,极富特色。他是这个柴行的标志,多少个春夏秋冬从未磨蚀过买卖双方对他的信任,只要他在,柴行的声响几乎是他一个人的。早年的柴行与阿环先生早已不再,那地方现已被十几层高的“中央大厦”所掩埋。

  南门桥以西不知何故造了条水门桥,紧挨桥的不再是庙,而是当时政治、文化的演艺场——大会堂。如今仍在,只不过富丽堂皇与过去没法比。那年月形势多变,在里面不知上演了多少幕人间悲喜;而在大门外,又不知冷落了多少没钱买票又想知晓更多的少年客。可能大会堂的受众有限,在它旁边还建造过一个高大的露天主席台,前面则拆出了一个万人广场。除了偶尔放过几场电影,还真开过万人大会。我随父亲和他的单位,在沥沥的细雨和漫天的红旗下,记得看到的尽是大人们的屁股,听到的尽是一句也不懂的扩音声。再就是好几次的公判大会,每次有死刑犯时,广场上人山人海。一般是轻犯先上场,最后才是五花大绑的死刑犯,脖后还插有打了红叉的白牌子。据说捆绑犯人有一定的技巧;怕死刑犯在台上意外还在其喉结和裤脚处给予细节布控,真是天衣无缝。站在台下,除了热闹与稀罕,还有丝丝的恐怖,叫人时不时去浮想接下来在刑场行刑时的那种血腥与恶心。生与死原来相距那么近,罪大恶极原来会换来如此下场,“杀人偿命”、“杀一儆百”这一古训在小镇概莫例外。后来,广场又有了新的用场,成了慈溪搞活小商品经济的第一个平台,不到几亩地的空间,天天有人从各地赶来,饶有兴致地绕着矩阵似的摊位挑挑拣拣。整个浒山的大街小巷乃至慈溪从此有了更多的色泽与亮丽。

  水门桥外老县府的西对岸,如今的“秀水华庭”,当年还是片孤寂的田畈,那里曾是父亲和我捕猎黄鼠狼的好去处。捕狼行动常常是在寒冻季节月朗星稀的深夜,我们悄悄地潜入,极快地在田埂旁掏出一个个的三角洞,放入带鱼的下脚料,洞口布上竹制的弓机,然后又悄悄退出田野返回家中小睡。待到天亮前再去收机,每次几乎没甚落空。黄狼肉的美味自不必说,在东门外唯一收购皮毛的寄售商店还可换回不菲的钞票。如今黄鼠狼被保护了,但它的身影不知在何方了.

  浒山城内城外,当年也有不少古朴恢宏的明清建筑,那高高的墙门`深深的宅院特别讲究,如蒋家墙门、陈家墙门、颜家墙门等,浒山为此显得更加厚重与深奥。当时墙门虽然破败却风骨犹存,院内虽然房主杂乱,却东西厢房轮廓分明,雕梁画栋四处可见。如保存至今,没甚丢失,这里的后人肯定也用不着车马劳顿去很远的南浔、同里和周庄里转悠了。

  要寻找几十年前的浒山,肯定是找不见了。除了几处地标和路名,仅存的几页文字和几张泛黄的老照片,老浒山只能从蛛丝马迹中去拼凑,在行将逝去的记忆中去捡漏。可无论怎样的拼凑与追忆,每一代人的印象始终有不同,尤其近二三十年城市化的飞速推进,浒山早已涅槃,早已承载不了现代、商业、时尚、繁忙、浮躁、膨胀的县城。浒山成了符号,浒山成了新兴城市的一隅,成了一块由手拉车、脚踏车、摩托车到轿车来不及更换的老牌照。

  曾经的容颜正逐渐模糊,复杂的记忆终将归于收藏。

  也许是小镇成了县城的缘故,也许是小镇受商品浪潮的冲击太大,也许是小镇住民的能耐见长,也许是这个城市的设计与经营者没能来得及顾及或是没有成本考虑是否留存下小镇的古朴与清纯,或许是一幢幢大楼如巨人般的脚步来得咄咄逼人,低矮而暗淡的老浒山可以说是被彻底“蒸发”了,被那浓郁的大树和宽广的马路遮挡、淹没了。那孤独不起眼的北门,虽说比另外三个城门幸运被保留下了,但它当年抗击外虏时的凛凛威风也照样被近旁的高楼所遮掩。它成天傻呆着,谁也不知它还在想些什么。

所幸的是,浒山曾经的风情、韵味、从容、纯朴、温暖与许多拥有,乃至它的贫乏、市侩与困顿,总会像天上的繁星永远在浒山、慈溪人的心中闪烁。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