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二玄社碑帖
2010年06月02日    作者:田肖锋  阅读:

  我当然称不上什么藏书家。好书自然也有不少,却没有版本学意义上的珍本和善本。我所满意的是书房里那种以书为壁的庄严气氛。书架直达壁顶,一架架连过去、围起来,造成了一种逼人身心的文化重压。走进书房,就像走进了漫长的历史,鸟瞰这辽阔的世界,游戈于无数闪闪烁烁的智能星座之间。我突然变得琐小,又突然变得宏大,书房成了一个典仪,操持着生命的盈亏缩胀。

   在众多藏书中,最值得我珍爱的是日本二玄社出版的几本法帖。记得在美院学习期间,浙江图书馆是我常去的地方,不是留恋馆内藏书,而是对每周末 摆放在馆内广场上的书摊所吸引。我的十多本二玄社的字帖就在这儿掏到的。

   只要一到周末,那儿无疑是一道簇拥风景,全省城的藏书爱好者都会聚于此。为了能掏到“真宝”,有的甚至提前几小时就赶过来了。这幅动人的场面也只有在藏书界所能目睹到。当时我也很勤快,一到周末,就在前一天晚上早早入睡,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公交,直奔书市。

   最初看到日本二玄社字帖是在国美期间,汪永江老师所带来的。当时他带着一本苏轼的《黄州寒食帖》,当场给我们示范临摹。他说“写字不但需要好的笔墨,更需要好的版本字帖。目前市场上唯一仿真度最高的无疑是日本二玄社出版的字帖。”可见同样一本字帖,国内出版社要不印得版面模糊,要不字口不清晰,而二玄社确实在印刷技术上不但纸张精良,而且字迹直逼原帖,真可谓是下真迹一等。

   写到这儿,或许你们会觉得我在为二玄社做义务的宣传,但我相信书法艺术圈内人士多数都是性情中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会因为袒护真理,而说虚假之言的。

   日本二玄社自1953年草创以来,即从事书法类图书之出版,1958年开始发行《书迹名品丛刊》,全208册,影响书坛至远。当时二玄社的创业伙伴渡边隆男等大都在而立之年。

   除了在日本本土陆续有亮丽的成绩之外,日本的东贩、日贩等图书业者更于1970年逐渐将二玄社的图书配销到海外市场,如中国大陆、台湾、韩国等。

   1979年取得台北故宫的同意,开始复制故宫的历代书画精品,二玄社以特制宽五米、高二米的相机拍摄,并以八、十二色印刷(彩色印刷二、三次套印)竞业从事,使原件以原寸原色化身,赢得海内外市场的认同。

   二玄社此一复制工程有划时代的意义,除了将历代名迹保存在复制当年(1980、1990年代)的面貌,由于真迹将与时俱老,一百年之后,复制品将比真迹年轻,另方面,这些制作精良的故宫复制艺术品,更可以得以在个人住家中流传拥有,对中国艺术的推广自有其贡献。

   迄1987年以前,二玄社又有《书道技法讲座》、《中国书论大系》、《中国篆刻丛刊》、《敦煌书法丛刊》、《原色法帖选》等大套书的发行,随着印书技术的不断提升,二玄社决定让《书迹名品丛刊》功成身退,另外精选中国书法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书迹,于1987年十一月开始发售66本的《中国法书选》,一时之间,广受欢迎。我就收藏的是这系列的十多本法帖,爱好者临摹时不会觉得反光、刺眼。

   吉林文史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文物出版社、西泠印出版社、中国和平出版社都曾一度仿效二玄社翻印过此类字帖,但都不及二玄社的印刷技术。

   空闲时自个常常把玩于手,让我看到等同于千百年前的真迹,今天和同行道友一起分享吧。

  我当然称不上什么藏书家。好书自然也有不少,却没有版本学意义上的珍本和善本。我所满意的是书房里那种以书为壁的庄严气氛。书架直达壁顶,一架架连过去、围起来,造成了一种逼人身心的文化重压。走进书房,就像走进了漫长的历史,鸟瞰这辽阔的世界,游戈于无数闪闪烁烁的智能星座之间。我突然变得琐小,又突然变得宏大,书房成了一个典仪,操持着生命的盈亏缩胀。

   在众多藏书中,最值得我珍爱的是日本二玄社出版的几本法帖。记得在美院学习期间,浙江图书馆是我常去的地方,不是留恋馆内藏书,而是对每周末 摆放在馆内广场上的书摊所吸引。我的十多本二玄社的字帖就在这儿掏到的。

   只要一到周末,那儿无疑是一道簇拥风景,全省城的藏书爱好者都会聚于此。为了能掏到“真宝”,有的甚至提前几小时就赶过来了。这幅动人的场面也只有在藏书界所能目睹到。当时我也很勤快,一到周末,就在前一天晚上早早入睡,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公交,直奔书市。

   最初看到日本二玄社字帖是在国美期间,汪永江老师所带来的。当时他带着一本苏轼的《黄州寒食帖》,当场给我们示范临摹。他说“写字不但需要好的笔墨,更需要好的版本字帖。目前市场上唯一仿真度最高的无疑是日本二玄社出版的字帖。”可见同样一本字帖,国内出版社要不印得版面模糊,要不字口不清晰,而二玄社确实在印刷技术上不但纸张精良,而且字迹直逼原帖,真可谓是下真迹一等。

   写到这儿,或许你们会觉得我在为二玄社做义务的宣传,但我相信书法艺术圈内人士多数都是性情中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会因为袒护真理,而说虚假之言的。

   日本二玄社自1953年草创以来,即从事书法类图书之出版,1958年开始发行《书迹名品丛刊》,全208册,影响书坛至远。当时二玄社的创业伙伴渡边隆男等大都在而立之年。

   除了在日本本土陆续有亮丽的成绩之外,日本的东贩、日贩等图书业者更于1970年逐渐将二玄社的图书配销到海外市场,如中国大陆、台湾、韩国等。

   1979年取得台北故宫的同意,开始复制故宫的历代书画精品,二玄社以特制宽五米、高二米的相机拍摄,并以八、十二色印刷(彩色印刷二、三次套印)竞业从事,使原件以原寸原色化身,赢得海内外市场的认同。

   二玄社此一复制工程有划时代的意义,除了将历代名迹保存在复制当年(1980、1990年代)的面貌,由于真迹将与时俱老,一百年之后,复制品将比真迹年轻,另方面,这些制作精良的故宫复制艺术品,更可以得以在个人住家中流传拥有,对中国艺术的推广自有其贡献。

   迄1987年以前,二玄社又有《书道技法讲座》、《中国书论大系》、《中国篆刻丛刊》、《敦煌书法丛刊》、《原色法帖选》等大套书的发行,随着印书技术的不断提升,二玄社决定让《书迹名品丛刊》功成身退,另外精选中国书法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书迹,于1987年十一月开始发售66本的《中国法书选》,一时之间,广受欢迎。我就收藏的是这系列的十多本法帖,爱好者临摹时不会觉得反光、刺眼。

   吉林文史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文物出版社、西泠印出版社、中国和平出版社都曾一度仿效二玄社翻印过此类字帖,但都不及二玄社的印刷技术。

   空闲时自个常常把玩于手,让我看到等同于千百年前的真迹,今天和同行道友一起分享吧。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