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书法三年
2010年06月02日    作者:赤松子  阅读:

   于书法情有独钟许多年了,还颇自负,曾大言不惭,若把当年读文凭的时间追加到书法功课上,兴许就是中国书协会员一个。

     读高中时,偷偷练字,每写“好”字,扔于帐上,日积月累,纸张过重,蚊帐如大厦将倾。高考那年暑假,躲到乡下,与外公外婆同吃住,无他嗜好,整日双管齐下,不是毛笔,就是钢笔。那会还不太临帖,只是猛写。一个暑假大概写了半尺高。倒也长了腕力。外公床头的两幅字(当然是印刷品),好象是上海书家黄若舟写的唐诗“门泊东吴万里船”,还有一首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后一首仿佛写得烂熟了,至今不太喜欢再写。

      招了工,稀里糊涂进了一家银行的门,却认识了银行里一个长头发的美工。我在储蓄所上班,他也属储蓄股管的,常见面。一天走进他的画室,傻眼了!他的作品已入选文化部全国美展,是个当然画家。画家也以书法为日课。画家的字在有些自以为是的人眼里常遭贬,说画还可以,字是写不来的。他并不以为然。我则自以为是画家的知音,常常做画家的“卫道士”。于是他多了我一个无话不谈的小友。(那时就写些小文章,在行里的自办刊物上登,也受他的“口奖”。)书画同源,练的无非就是线条。西画讲色彩,但最后现代派画家毕加索马蒂斯们也抽象成了线条。老毕与张大千的交游应该是有深意的,艺术千奇百态,但终究,殊途同归。

      画家在银行里的绝活,无非是刷几张广告,这当然有点大材小用的味道。现在银行里卖基金什么的,那会儿,银行卖实物奖,后来卖住房奖,还有每月有奖贴花,各家储蓄所都要竖张门前广告。画家忙不过来,荐我帮他的忙,刷广告。我就照他的葫芦画我的瓢。也算把书法发挥了一下,过了把书法的瘾。

      不久不知从哪里看到县里举办首届钢笔书法比赛,我也投了稿,结果很久不得而知。后来才从俱乐部的内部小报上看到比赛结果,鼓励奖里也有我的“大名”。更值得纪念的是,我和同学西坡君同列。我们俩是书法的同好,到街上漫步,总在店招牌下停留片刻,伸手指点“江山”。西坡的悟性好,常常书空,大有挥斥方遒之势。只是这次比赛并没有约好,结果均叨陪末座,也是一奇。

      西坡君还有蹲一日西泠的“掌故”。那时沙孟海先生还是西泠印社的山长。虽然西坡君无缘一晤沙老先生,受其謦欬,但在西泠一日遍临了沙老的墨迹,至少学得了沙老的一些皮相,我不得不顿首顿首。聪明是娘胎里带来的福音,这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不过西坡君也有后天不足,大概帮老师刻钢板写仿宋体的缘故,不管他如何修炼,他的字总有仿宋的痕迹,却难逃我的“法眼”。后来我们就没有参加过任何书赛。尽管埠内外书画展基本一次不拉,往往“偕同前往”。实在是,书梦圆难醒也难!

      银行里多的是所谓岗位练兵。珠算,翻打传票,分段计息(你知道那年月利率经常上调),后来是计息机,后来是电脑。然后读文凭,专科而后本科,外带考职称,初级而后中级。仿佛是把银行的座位坐稳了,却也到四十出头了。我那可怜的青春也折腾完了。这才想起书法这位初恋情人。

      三年前一个八月的夏天,与书法鸳梦重温了。自知吃了未好好临帖的亏。所谓学书,无非老老实实的临帖工夫。一开始不知天高地厚就临米芾的《苕溪诗卷》。米芾是集大成者,所谓刷字,可欣赏而实不宜初学。临了两个月似无大进。不过也学学梁启超的集句,所谓“痛苦中的小玩意儿”,也是一种文字游戏。翻翻那年秋天的日记,还录下了不少这样的小玩意儿:

   习苕溪诗卷集句呈诸友

   故巢泉好酒不辍

  他乡花懒但觉愧

   秋鸿倦游怜皎月

   夏溪厌逐过江东

  随意谢公酒

   自得漫士茶

   衣暖含饱酒不辍

  花好月皎歌无尽

   花好载酒还故巢

  月凉热茶过苕溪

  竹石堪赋歌

   兰茶好咏春

       还是欧阳询清俊的书风令我着迷。他的《张翰思鲈帖》写得旷达不尘。喜欢这一路,性情相近。似乎也易学。老学一帖也厌,难免见异思迁。临过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临过第二行书的《祭侄稿》。后者年少时曾涉略,有感情,也是性相近者。本来就尊崇颜楷的庙堂气息,《祭侄稿》和《争位帖》的跌宕多姿。却独不喜赵体。赵体规整有余,而趣味少矣。然人尽学颜体,颜体也俗矣。练字,起初临得快又多,走样也太多。后来慢写了,数量也宁肯少些,但注重线的质感,线的律动。这也是一个过程。朋友告诉我:行草书要写得慢,楷书要写得快。如果看成在石头上刻字,写时才屏气凝神,收笔一字千钧。临帖习碑要结合。要得!

       工余枯坐,喜欢在废纸涂鸦。废纸来自打印纸,在抛落字纸篓和碎纸机前,再一次为我所用。有写字癖,也有了纸癖,准确地说是废纸癖,见废纸总是收藏,虽然现成的新纸唾手可得。同事也会把废纸搜集给我,大大超过我的书写需要。写的是钢笔,当然最多的还是一次性水笔了。抄的多是诗词古文。写了就塞在抽屉里,到了年关整理抽屉,已是蔚为大观。留几张得意的,多数再看一眼觉得丑,只好扔了。有一度用软笔,那种签字笔。软笔非常好使,稍有毛笔基础者均可使用,非常轻便,可携带。价也低廉。灌钢笔水,可反复使用。软笔集毛笔钢笔之利,软硬兼施,笔端有弹性,粗细皆宜。一有闲暇,名帖在左,软笔在右,真可左右逢源。“欲书”的感觉很重要。所谓兴头来了。有一股无名的“气”左右心胸,直抵指腕。书写的内容影响书写方式。我喜欢诗性的书写。诗的意境触动和感应书写的意境。书法和诗水乳交融。难怪诗书画是一家。哪位大家不是诗书画一揽子?再加点酒就更妙了!酒后驾车要拘留,醉后欲书却是非常好的无我状态,无拘无碍,不怯弱,性灵境界全出。

      当然早上练字也是很好的。晨练归,新墨初研,染翰好纸。书法生活,风流韵事,纸墨肌肤相亲,淡晕渴笔飞白痕,郁为之扫,韵为之生。

     是书法故非易易。书法的梦不是三年可以做成的。

   于书法情有独钟许多年了,还颇自负,曾大言不惭,若把当年读文凭的时间追加到书法功课上,兴许就是中国书协会员一个。

     读高中时,偷偷练字,每写“好”字,扔于帐上,日积月累,纸张过重,蚊帐如大厦将倾。高考那年暑假,躲到乡下,与外公外婆同吃住,无他嗜好,整日双管齐下,不是毛笔,就是钢笔。那会还不太临帖,只是猛写。一个暑假大概写了半尺高。倒也长了腕力。外公床头的两幅字(当然是印刷品),好象是上海书家黄若舟写的唐诗“门泊东吴万里船”,还有一首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后一首仿佛写得烂熟了,至今不太喜欢再写。

      招了工,稀里糊涂进了一家银行的门,却认识了银行里一个长头发的美工。我在储蓄所上班,他也属储蓄股管的,常见面。一天走进他的画室,傻眼了!他的作品已入选文化部全国美展,是个当然画家。画家也以书法为日课。画家的字在有些自以为是的人眼里常遭贬,说画还可以,字是写不来的。他并不以为然。我则自以为是画家的知音,常常做画家的“卫道士”。于是他多了我一个无话不谈的小友。(那时就写些小文章,在行里的自办刊物上登,也受他的“口奖”。)书画同源,练的无非就是线条。西画讲色彩,但最后现代派画家毕加索马蒂斯们也抽象成了线条。老毕与张大千的交游应该是有深意的,艺术千奇百态,但终究,殊途同归。

      画家在银行里的绝活,无非是刷几张广告,这当然有点大材小用的味道。现在银行里卖基金什么的,那会儿,银行卖实物奖,后来卖住房奖,还有每月有奖贴花,各家储蓄所都要竖张门前广告。画家忙不过来,荐我帮他的忙,刷广告。我就照他的葫芦画我的瓢。也算把书法发挥了一下,过了把书法的瘾。

      不久不知从哪里看到县里举办首届钢笔书法比赛,我也投了稿,结果很久不得而知。后来才从俱乐部的内部小报上看到比赛结果,鼓励奖里也有我的“大名”。更值得纪念的是,我和同学西坡君同列。我们俩是书法的同好,到街上漫步,总在店招牌下停留片刻,伸手指点“江山”。西坡的悟性好,常常书空,大有挥斥方遒之势。只是这次比赛并没有约好,结果均叨陪末座,也是一奇。

      西坡君还有蹲一日西泠的“掌故”。那时沙孟海先生还是西泠印社的山长。虽然西坡君无缘一晤沙老先生,受其謦欬,但在西泠一日遍临了沙老的墨迹,至少学得了沙老的一些皮相,我不得不顿首顿首。聪明是娘胎里带来的福音,这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不过西坡君也有后天不足,大概帮老师刻钢板写仿宋体的缘故,不管他如何修炼,他的字总有仿宋的痕迹,却难逃我的“法眼”。后来我们就没有参加过任何书赛。尽管埠内外书画展基本一次不拉,往往“偕同前往”。实在是,书梦圆难醒也难!

      银行里多的是所谓岗位练兵。珠算,翻打传票,分段计息(你知道那年月利率经常上调),后来是计息机,后来是电脑。然后读文凭,专科而后本科,外带考职称,初级而后中级。仿佛是把银行的座位坐稳了,却也到四十出头了。我那可怜的青春也折腾完了。这才想起书法这位初恋情人。

      三年前一个八月的夏天,与书法鸳梦重温了。自知吃了未好好临帖的亏。所谓学书,无非老老实实的临帖工夫。一开始不知天高地厚就临米芾的《苕溪诗卷》。米芾是集大成者,所谓刷字,可欣赏而实不宜初学。临了两个月似无大进。不过也学学梁启超的集句,所谓“痛苦中的小玩意儿”,也是一种文字游戏。翻翻那年秋天的日记,还录下了不少这样的小玩意儿:

   习苕溪诗卷集句呈诸友

   故巢泉好酒不辍

  他乡花懒但觉愧

   秋鸿倦游怜皎月

   夏溪厌逐过江东

  随意谢公酒

   自得漫士茶

   衣暖含饱酒不辍

  花好月皎歌无尽

   花好载酒还故巢

  月凉热茶过苕溪

  竹石堪赋歌

   兰茶好咏春

       还是欧阳询清俊的书风令我着迷。他的《张翰思鲈帖》写得旷达不尘。喜欢这一路,性情相近。似乎也易学。老学一帖也厌,难免见异思迁。临过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临过第二行书的《祭侄稿》。后者年少时曾涉略,有感情,也是性相近者。本来就尊崇颜楷的庙堂气息,《祭侄稿》和《争位帖》的跌宕多姿。却独不喜赵体。赵体规整有余,而趣味少矣。然人尽学颜体,颜体也俗矣。练字,起初临得快又多,走样也太多。后来慢写了,数量也宁肯少些,但注重线的质感,线的律动。这也是一个过程。朋友告诉我:行草书要写得慢,楷书要写得快。如果看成在石头上刻字,写时才屏气凝神,收笔一字千钧。临帖习碑要结合。要得!

       工余枯坐,喜欢在废纸涂鸦。废纸来自打印纸,在抛落字纸篓和碎纸机前,再一次为我所用。有写字癖,也有了纸癖,准确地说是废纸癖,见废纸总是收藏,虽然现成的新纸唾手可得。同事也会把废纸搜集给我,大大超过我的书写需要。写的是钢笔,当然最多的还是一次性水笔了。抄的多是诗词古文。写了就塞在抽屉里,到了年关整理抽屉,已是蔚为大观。留几张得意的,多数再看一眼觉得丑,只好扔了。有一度用软笔,那种签字笔。软笔非常好使,稍有毛笔基础者均可使用,非常轻便,可携带。价也低廉。灌钢笔水,可反复使用。软笔集毛笔钢笔之利,软硬兼施,笔端有弹性,粗细皆宜。一有闲暇,名帖在左,软笔在右,真可左右逢源。“欲书”的感觉很重要。所谓兴头来了。有一股无名的“气”左右心胸,直抵指腕。书写的内容影响书写方式。我喜欢诗性的书写。诗的意境触动和感应书写的意境。书法和诗水乳交融。难怪诗书画是一家。哪位大家不是诗书画一揽子?再加点酒就更妙了!酒后驾车要拘留,醉后欲书却是非常好的无我状态,无拘无碍,不怯弱,性灵境界全出。

      当然早上练字也是很好的。晨练归,新墨初研,染翰好纸。书法生活,风流韵事,纸墨肌肤相亲,淡晕渴笔飞白痕,郁为之扫,韵为之生。

     是书法故非易易。书法的梦不是三年可以做成的。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