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溪上民居题额
2010年06月02日    作者:任永江  阅读:

  在慈溪,具有一定规模的旧宅老屋的大门上多以水磨砖雕或石刻题额装饰,这些门楣除了“紫气东来”、 “天锡纯嘏”、“奕世其昌”“钟灵毓秀”等一部分通用的吉祥性题额外,绝大多数都独具特色,或修身砺德,或感时抒怀,或传神象意,或寄意托物,展示了主人高洁的生活情趣,恬然的心态,高远的志向。这些题额有些请名家手书,也有些由主人自题,行、楷、隶、篆,风格多样,其丰富的文化內涵给人以启迪,精美的书法艺术给人以美的亨受。

  保世滋大

  “保世滋大”题额镌刻于掌起镇陈家村河南大屋正门。

  河南大屋名为“鹤琴居”,晚清建筑,坐北朝南三进,占地面积2700平方米。高墙封闭,四马头墙马头翘角,墙线错落有致,整体规模宏大,气势不凡。

  门厅正中有砖雕门头,上部仿木结构斗拱形式,下镌凤戏牡丹、聚宝盆等吉祥图案,古朴典雅。中间“保世滋大”四字题额,青砖阴刻,高0.5米,阔1.4米,字径0.3米,为清代之馆阁体,敦厚端庄如林则徐。“保世滋大”意谓保持爵禄、宗族或王朝的世代相传。《国语·周语上》:“先王之於民也,懋正其德而厚其性……使务利而避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 清 陈康祺 《郎潜纪闻》卷十一:“乃我祖宗遵时养晦,犹不惜屈尊修好,用以廓保世滋大之规模。天与人归,仁至义尽,我朝得统之正。”题额之下有精细梅园石制成的门框,两侧行书楹联:“有余地步惟宽厚;最大家风只孝慈”,是陈氏家族治家、处世、诫示的告白,也是慈溪慈孝文化的一个具体反映。

  “鹤琴居”主人以在福建开树行起家,后捐官走上仕途。其由商界入官场,历经沧桑后归里建宅养老,懂得“创业难,守业更难”这个道理,知道保持家庭和睦团结兴旺发达之不易,是以书门联以告诫子孙,题“保世滋大”寄予祝福。值得一提的是,“鹤琴居”还是台湾著名诗人辛郁的外婆家,辛郁原名宓世森,今观海卫镇宓家埭人,其父亲宓维忠曾任上海中央银行交换科科长,工作在上海。辛郁1933年6月13日生于杭州,从小住在掌起外婆家,是在显志学堂读书学习,在河南大屋游戏长大的。15岁参加国民党青年军,1950年随军赴台,36岁退伍后专事写作。曾任台湾“创世纪诗社”社长、总编辑。辛郁的诗,冷冽、沉郁,直面人生,人称“诗坛冷公”。1988年 9月回大陆探亲后在《返乡纪情》一文中写道:“走着走着,就到了“鹤琴居”老宅。大门犹在,门上那“保世滋大”四个 字的石刻,若不走近细看,却已模糊一片。是时间的侵蚀呢?还是老眼昏花?  眼皮垂落,眼内寒涩,我早已哭干了泪;返乡之行,竟是这般的凄苦”“老宅默默。它能回应什么呢?40年了呀!能不变吗?我恍惚听见老宅的喃喃自语:我不会再有40年了,你也一样,终究会让岁月给击倒。你留着我现在的模样,与从前的模样,向岁月去讨公道吧”!

  玉树凌云

  “玉树凌云”四字在掌起镇陈家老街旗杆夹门头后门上。砖质,高0.25米,阔0.8米,字径0.15米,双线阳刻。其书学李邕,笔势开张,虎虎有生气。

  旗杆夹门头建于清乾隆年间,为坐北朝南三合院。门前原临陈家漕,漕边有照壁及旗杆,称旗杆门头,后旗杆倒了,剩下旗杆夹,又称旗杆夹门头。旗杆夹门头为掌起桥陈家西房陈鸿宝中举后所建宅第,光绪《慈溪县志》,“选举下 辟荐 ”载: 陈鸿宝:乾隆十六年(1751年),南巡召试考取一等第二名,授内阁中书,官至刑科给事中。同时还有其弟陈鸿宾,钱塘籍,乾隆十六年(1751年),南巡召试考取二等,入国子监肄业。

  “玉树凌云”题额寓青云直上之意,据传即出自陈鸿宝手笔,也可想见其中举步入仕途后的踌躇满志与春风得意。

  天保九如

  “天保九如”为掌起镇陈家村三湾门头北门题额,高0.5米,阔1.4米,字径0.2米,青砖阴刻,书似董其昌,笔致圆融遒逸,风神潇洒倜傥。

  三湾门头名“成德堂”, 坐北朝南二进院落,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建筑规模较大,门框、梁架、柱础、隔墙花窗等石雕、木雕、砖雕皆构图精巧,镌工细腻,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三湾门头由大泽桥房陈纪常建于清嘉庆年间,在当地很有名声。陈纪常,名世勳,生清乾隆三十一年丙戌(1766年)十二月,卒嘉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年),太学生。曾祖名元惠(妻刘氏,忠贞节孝,教子有方,于清乾隆六年在大泽桥东北角御批“圣旨”立节孝坊一座),祖父名苏文(字君海,议叙从九品例授登仕郎),父名诗(字可兴,別号勉斋,太学生)。有子九,镛、钰(字采南,登仕佐郎,出继世昂)、錤、锦(字汉组,太学生)、銓、钫、銁、鋒、钢(字克坚,登仕佐郎)。镛子三,学一、学二、学三;錤子三,尊一、尊二、尊三;锦子二,治(字东一,号佐良,太学生)、渭(字东二,号占熊);銓子七,国一、国二、国三、国四、国五、国六、国七;銁子三,开一、开二、开三;钢子四,颕一、颕二、颕三、颕四,人丁兴旺。陈治子之楷(字遐恩,议叙从九品)、之模、之椿(字遐安,候选同知,国学生)、之林,之椿有子肇轩(字绍先,号焕章,国学生),据说在清末时曾任上海某烟叶行跑街经理。1925年,三湾门头堂前不慎失火,烧毁大半。二年后,由陈肇轩集资重建,恢复原貌。

  “天保九如”出自《诗经·小雅·天保》:“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山如皋,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四字之中,“天保”为篇名;“九如”是因该诗中连用了九个“如”字,有祝贺福寿延绵不绝之意。

  斗运长春

  “斗运长春”题额,高0.4米,阔0.9米,字高0.2米,篆书阳刻。平心而论,这四个小篆写得刻得都不怎么样,松散的结体,臃肿的线条,而且“长”“春”二字文字有点问题,“运”字左边与右边并在一起,也已失真。本来这种题额看过也就算了,没必要记录下来,但是在清中晚期,似乎有点特别的意义。

  篆、隶、楷、行、草诸体,随着唐代书体演进的结束,书法艺术的发展进入到以风格流派演化为基本特征的新的历史阶段。篆书因少实用价值而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此后虽有好之者,但多延续李阳冰、徐铉的玉箸风格,甚至增以束毫、烧毫、秃笔作篆之法,古法衰微。直至清代,随着金石学的兴起,书家从学者们的金石文字收藏和考订中大受启发,由此揭开了篆书学古变法的序幕。特别到了乾隆时,邓石如以秦篆为根底,在用笔上对秦汉金石碑版加以借鉴和发挥,并经由包世臣等人的极力推崇,成为引领新变时尚的领军人物,使清人对篆书的取法观念和理解把握能力上都迈出了一大步。

  “斗运长春”题额,在掌起镇陈家村上门头。上门头为清嘉道年间的小宅院,占地400平方米,主人经商。一个江南小镇,一个小老板,门楣题额竟然用的是篆书,而且细察此四字,明显带着邓石如的气息,可见由于金石学的兴起,好古之风吹遍全国,写篆书已成为了当时一个时尚。也因为这种普及发展,才有了此后吴熙载、杨沂孙、赵之谦、徐三庚,吴昌硕等以篆书著称于世,进而形成篆书个性化发展局面。

  “斗运长春”,“斗”是指北斗星,《史记·天官书》:“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构携龙角,衡段南斗,魁枕参首”。因为北极星和北斗七星异常明亮,非常引入注目,所以成为我国古代天象观测最早选定的座标系。而且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北斗七星在北方天空的位置也不同,所以又可根据北斗七星的所在位置判定季节。我国古书《歇冠子》中说:“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古人以斗建定节令,斗的转移定年月日时,有了“北斗运枢”,干支纪历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从此含义延伸开来,“斗运长春”即是好运常在之意。

  玉树春荣

  “玉树春荣”题额在掌起陈家老东隔壁。老东隔壁为晚清重臣陈邦瑞祖宅,由东西两个院落构成,占地面积800多平方米。东院为坐北朝南三合院式建筑,四周高墙护围。外墙大门仅为一简朴的石框门,而内侧则为繁缛精美的砖雕门头,中有“玉树春荣”四字题额,别是一番天地,展示了主人不事张扬的处世作风。题额高0.4米,阔1.3米,字径0.2米,青砖阳刻,字体沉稳厚朴,行笔流畅,给人以雍容儒雅之感。

  据传老东隔壁东院为陈邦瑞高祖陈又昌(字绍文,例授修职郎,勅赠儒林郎,诰赠奉直大夫)所建,题额也为其所书,约在乾隆初年。又昌以在杭州开烟店致富,回家建此宅院。“玉树春荣”,“玉树”见《晋书·谢安传》:“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东晋谢安是当时执掌朝政的宰相,很注意培养后代。谢玄是谢安的侄子,有一天,谢安问子侄们:“你们将来长大了干什么?”谢玄在旁边说:我将来要象“芝兰玉树,立于高堂之前”。“芝兰玉树”就是名贵的兰草和玉做的树,意思是说他要做高品质、高品位、有气节的人,立于殿堂之前,为国家服务。谢安心里为之一动,开始对谢玄另眼相看。 后来,前秦苻坚侵犯东晋,谢安任命谢玄先锋在肥水一仗打败了苻坚,从此谢玄扬名朝野。此战即是有名的“肥水之战”。“春荣”见南朝·陈·沉炯 《为百官劝进陈武帝表》:“臣闻春荣秋落,四时所以迭成;金行水流,五德所以互序。”为春季茂盛之意。题额表达了陈又昌祝愿子孙成材、家族兴旺发达的美好愿望。陈又昌是很有远见的,也是有实际行动的,从此后的老东隔壁人才辈出,在掌起一带无出其右,可见其对培养子孙的重视。其子廷纶(字静丝)为太学生,议叙州同知,例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廷绍 (字凤含)为太学生。廷纶子云歧(字峻峰)为太学生,议叙光禄寺候选署正加二级,例封奉直大夫,晋封朝议大夫,例封文林郎;云阶(字步乔)为国学生,赠奉直大夫。云歧子锦泉(字蓉池)为国学生);锦藻(字霞泉,号莲舫)为邑庠生,戊午科荐卷,保举训导补授杭州府学训导,历署处州府宣平学训导兼理教谕,嘉兴府桐乡学训导;锦荣(号梅泉)为邑庠生,任萧山学训导,同治六年丁卯并补行甲子科举人,拣选知县;锦涛(字松泉)为从九品衔,貤封朝议大夫;锦渭(字荇泉)为国学生,候选府同知,例授奉政大夫;锦棠(字芷泉)为邑庠生,光绪乙亥荐卷;锦沂(字慈泉)为国学生。云阶子锦烺(字菉泉,别号六泉)为贡生,纳赀得光禄寺署正衔。

  特别到了下一代,锦藻次子陈邦瑞(谱名作邦,字辑侯,号瑶圃) 21岁时与四叔陈锦荣同时中举,捷报传来,三北为之轰动。东院堂前内曾悬“叔侄登科”匾额,也留有官报数张,昭示着新屋房陈氏的辉煌。第二年,陈邦瑞连捷进士,经殿试取为二等,授内阁中书职。后历官光禄寺少卿、吏部左侍郎、户部右侍郎、度支部左侍郎等,成为晚清重臣。其一生历经洋务“新政”、甲午战争、戊戌维新、义和团运动及辛亥革命,身居高位却为官清廉,刚正不阿,立志新政除蔽,成为掌起镇历史上地位最高名声最响的人物。 陈邦瑞善书法,端庄清正,精气內敛,具庙堂气象。

  瑞霭西凝   世德延长

  “瑞霭西凝”“世德延长”为掌起陈家穆槐门头西墙偏门题额。“瑞霭西凝”四字,书宗虞世南,外柔內刚,笔致圆融冲和而有遒丽之气。“世德延长”学唐人楷法,有欧书遗意,端庄严整,挺雅清遒。两者皆高0.4米,阔1米,字径0.15米。青砖双线勾勤,书刻俱佳。

  “瑞霭西凝”题额,“瑞”的本义是指玉制的符信,作凭证用,后引申为吉祥,吉利。“霭”本义是云气,如苏轼《题南溪竹上》有“山头霭霭暮云横”句,“瑞霭”意指“吉祥的云气”。“西”指方位,此题额在大屋西墙外。“凝”, 聚集,集中。“瑞霭西凝”即是瑞气盈门之意。

  “世德延长” 题额在大屋西墙内,“世德”, 累世的功德;先世的德行。《诗·大雅·下武》:“王配于京,世德作求。” 郑玄 笺:“以其世世积德,庶为终成其大功。”掌起桥陈氏是慈溪东部最为兴盛的望族之一,自南宋进士陈让迁居慈溪以来,兴学重教,耕读传家,以致贤能嵩起,奕世其昌。据《掌起桥陈氏大泽桥房支谱》《慈溪掌起桥陈氏两宜堂家谱》《两宜堂陈氏支谱》《陈邦瑞会试家世表》及县志,碑刻等所载不完全统计,学历在庠生(秀才)以上及为官、受奖者达474人,其中进士2人,举人8人,是礼仪之望族,忠孝之门第。穆槐门头建于清早期,坐北朝南三进院落,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陈穆槐以做珠宝生意致富,回家后建此豪宅。“世德延长”四字在歌颂先祖德行功绩的同时,也表达了其对传统美德与荣华富贵代代相传的美好祝愿。

  在慈溪,具有一定规模的旧宅老屋的大门上多以水磨砖雕或石刻题额装饰,这些门楣除了“紫气东来”、 “天锡纯嘏”、“奕世其昌”“钟灵毓秀”等一部分通用的吉祥性题额外,绝大多数都独具特色,或修身砺德,或感时抒怀,或传神象意,或寄意托物,展示了主人高洁的生活情趣,恬然的心态,高远的志向。这些题额有些请名家手书,也有些由主人自题,行、楷、隶、篆,风格多样,其丰富的文化內涵给人以启迪,精美的书法艺术给人以美的亨受。

  保世滋大

  “保世滋大”题额镌刻于掌起镇陈家村河南大屋正门。

  河南大屋名为“鹤琴居”,晚清建筑,坐北朝南三进,占地面积2700平方米。高墙封闭,四马头墙马头翘角,墙线错落有致,整体规模宏大,气势不凡。

  门厅正中有砖雕门头,上部仿木结构斗拱形式,下镌凤戏牡丹、聚宝盆等吉祥图案,古朴典雅。中间“保世滋大”四字题额,青砖阴刻,高0.5米,阔1.4米,字径0.3米,为清代之馆阁体,敦厚端庄如林则徐。“保世滋大”意谓保持爵禄、宗族或王朝的世代相传。《国语·周语上》:“先王之於民也,懋正其德而厚其性……使务利而避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 清 陈康祺 《郎潜纪闻》卷十一:“乃我祖宗遵时养晦,犹不惜屈尊修好,用以廓保世滋大之规模。天与人归,仁至义尽,我朝得统之正。”题额之下有精细梅园石制成的门框,两侧行书楹联:“有余地步惟宽厚;最大家风只孝慈”,是陈氏家族治家、处世、诫示的告白,也是慈溪慈孝文化的一个具体反映。

  “鹤琴居”主人以在福建开树行起家,后捐官走上仕途。其由商界入官场,历经沧桑后归里建宅养老,懂得“创业难,守业更难”这个道理,知道保持家庭和睦团结兴旺发达之不易,是以书门联以告诫子孙,题“保世滋大”寄予祝福。值得一提的是,“鹤琴居”还是台湾著名诗人辛郁的外婆家,辛郁原名宓世森,今观海卫镇宓家埭人,其父亲宓维忠曾任上海中央银行交换科科长,工作在上海。辛郁1933年6月13日生于杭州,从小住在掌起外婆家,是在显志学堂读书学习,在河南大屋游戏长大的。15岁参加国民党青年军,1950年随军赴台,36岁退伍后专事写作。曾任台湾“创世纪诗社”社长、总编辑。辛郁的诗,冷冽、沉郁,直面人生,人称“诗坛冷公”。1988年 9月回大陆探亲后在《返乡纪情》一文中写道:“走着走着,就到了“鹤琴居”老宅。大门犹在,门上那“保世滋大”四个 字的石刻,若不走近细看,却已模糊一片。是时间的侵蚀呢?还是老眼昏花?  眼皮垂落,眼内寒涩,我早已哭干了泪;返乡之行,竟是这般的凄苦”“老宅默默。它能回应什么呢?40年了呀!能不变吗?我恍惚听见老宅的喃喃自语:我不会再有40年了,你也一样,终究会让岁月给击倒。你留着我现在的模样,与从前的模样,向岁月去讨公道吧”!

  玉树凌云

  “玉树凌云”四字在掌起镇陈家老街旗杆夹门头后门上。砖质,高0.25米,阔0.8米,字径0.15米,双线阳刻。其书学李邕,笔势开张,虎虎有生气。

  旗杆夹门头建于清乾隆年间,为坐北朝南三合院。门前原临陈家漕,漕边有照壁及旗杆,称旗杆门头,后旗杆倒了,剩下旗杆夹,又称旗杆夹门头。旗杆夹门头为掌起桥陈家西房陈鸿宝中举后所建宅第,光绪《慈溪县志》,“选举下 辟荐 ”载: 陈鸿宝:乾隆十六年(1751年),南巡召试考取一等第二名,授内阁中书,官至刑科给事中。同时还有其弟陈鸿宾,钱塘籍,乾隆十六年(1751年),南巡召试考取二等,入国子监肄业。

  “玉树凌云”题额寓青云直上之意,据传即出自陈鸿宝手笔,也可想见其中举步入仕途后的踌躇满志与春风得意。

  天保九如

  “天保九如”为掌起镇陈家村三湾门头北门题额,高0.5米,阔1.4米,字径0.2米,青砖阴刻,书似董其昌,笔致圆融遒逸,风神潇洒倜傥。

  三湾门头名“成德堂”, 坐北朝南二进院落,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建筑规模较大,门框、梁架、柱础、隔墙花窗等石雕、木雕、砖雕皆构图精巧,镌工细腻,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三湾门头由大泽桥房陈纪常建于清嘉庆年间,在当地很有名声。陈纪常,名世勳,生清乾隆三十一年丙戌(1766年)十二月,卒嘉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年),太学生。曾祖名元惠(妻刘氏,忠贞节孝,教子有方,于清乾隆六年在大泽桥东北角御批“圣旨”立节孝坊一座),祖父名苏文(字君海,议叙从九品例授登仕郎),父名诗(字可兴,別号勉斋,太学生)。有子九,镛、钰(字采南,登仕佐郎,出继世昂)、錤、锦(字汉组,太学生)、銓、钫、銁、鋒、钢(字克坚,登仕佐郎)。镛子三,学一、学二、学三;錤子三,尊一、尊二、尊三;锦子二,治(字东一,号佐良,太学生)、渭(字东二,号占熊);銓子七,国一、国二、国三、国四、国五、国六、国七;銁子三,开一、开二、开三;钢子四,颕一、颕二、颕三、颕四,人丁兴旺。陈治子之楷(字遐恩,议叙从九品)、之模、之椿(字遐安,候选同知,国学生)、之林,之椿有子肇轩(字绍先,号焕章,国学生),据说在清末时曾任上海某烟叶行跑街经理。1925年,三湾门头堂前不慎失火,烧毁大半。二年后,由陈肇轩集资重建,恢复原貌。

  “天保九如”出自《诗经·小雅·天保》:“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山如皋,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四字之中,“天保”为篇名;“九如”是因该诗中连用了九个“如”字,有祝贺福寿延绵不绝之意。

  斗运长春

  “斗运长春”题额,高0.4米,阔0.9米,字高0.2米,篆书阳刻。平心而论,这四个小篆写得刻得都不怎么样,松散的结体,臃肿的线条,而且“长”“春”二字文字有点问题,“运”字左边与右边并在一起,也已失真。本来这种题额看过也就算了,没必要记录下来,但是在清中晚期,似乎有点特别的意义。

  篆、隶、楷、行、草诸体,随着唐代书体演进的结束,书法艺术的发展进入到以风格流派演化为基本特征的新的历史阶段。篆书因少实用价值而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此后虽有好之者,但多延续李阳冰、徐铉的玉箸风格,甚至增以束毫、烧毫、秃笔作篆之法,古法衰微。直至清代,随着金石学的兴起,书家从学者们的金石文字收藏和考订中大受启发,由此揭开了篆书学古变法的序幕。特别到了乾隆时,邓石如以秦篆为根底,在用笔上对秦汉金石碑版加以借鉴和发挥,并经由包世臣等人的极力推崇,成为引领新变时尚的领军人物,使清人对篆书的取法观念和理解把握能力上都迈出了一大步。

  “斗运长春”题额,在掌起镇陈家村上门头。上门头为清嘉道年间的小宅院,占地400平方米,主人经商。一个江南小镇,一个小老板,门楣题额竟然用的是篆书,而且细察此四字,明显带着邓石如的气息,可见由于金石学的兴起,好古之风吹遍全国,写篆书已成为了当时一个时尚。也因为这种普及发展,才有了此后吴熙载、杨沂孙、赵之谦、徐三庚,吴昌硕等以篆书著称于世,进而形成篆书个性化发展局面。

  “斗运长春”,“斗”是指北斗星,《史记·天官书》:“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构携龙角,衡段南斗,魁枕参首”。因为北极星和北斗七星异常明亮,非常引入注目,所以成为我国古代天象观测最早选定的座标系。而且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北斗七星在北方天空的位置也不同,所以又可根据北斗七星的所在位置判定季节。我国古书《歇冠子》中说:“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古人以斗建定节令,斗的转移定年月日时,有了“北斗运枢”,干支纪历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从此含义延伸开来,“斗运长春”即是好运常在之意。

  玉树春荣

  “玉树春荣”题额在掌起陈家老东隔壁。老东隔壁为晚清重臣陈邦瑞祖宅,由东西两个院落构成,占地面积800多平方米。东院为坐北朝南三合院式建筑,四周高墙护围。外墙大门仅为一简朴的石框门,而内侧则为繁缛精美的砖雕门头,中有“玉树春荣”四字题额,别是一番天地,展示了主人不事张扬的处世作风。题额高0.4米,阔1.3米,字径0.2米,青砖阳刻,字体沉稳厚朴,行笔流畅,给人以雍容儒雅之感。

  据传老东隔壁东院为陈邦瑞高祖陈又昌(字绍文,例授修职郎,勅赠儒林郎,诰赠奉直大夫)所建,题额也为其所书,约在乾隆初年。又昌以在杭州开烟店致富,回家建此宅院。“玉树春荣”,“玉树”见《晋书·谢安传》:“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东晋谢安是当时执掌朝政的宰相,很注意培养后代。谢玄是谢安的侄子,有一天,谢安问子侄们:“你们将来长大了干什么?”谢玄在旁边说:我将来要象“芝兰玉树,立于高堂之前”。“芝兰玉树”就是名贵的兰草和玉做的树,意思是说他要做高品质、高品位、有气节的人,立于殿堂之前,为国家服务。谢安心里为之一动,开始对谢玄另眼相看。 后来,前秦苻坚侵犯东晋,谢安任命谢玄先锋在肥水一仗打败了苻坚,从此谢玄扬名朝野。此战即是有名的“肥水之战”。“春荣”见南朝·陈·沉炯 《为百官劝进陈武帝表》:“臣闻春荣秋落,四时所以迭成;金行水流,五德所以互序。”为春季茂盛之意。题额表达了陈又昌祝愿子孙成材、家族兴旺发达的美好愿望。陈又昌是很有远见的,也是有实际行动的,从此后的老东隔壁人才辈出,在掌起一带无出其右,可见其对培养子孙的重视。其子廷纶(字静丝)为太学生,议叙州同知,例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廷绍 (字凤含)为太学生。廷纶子云歧(字峻峰)为太学生,议叙光禄寺候选署正加二级,例封奉直大夫,晋封朝议大夫,例封文林郎;云阶(字步乔)为国学生,赠奉直大夫。云歧子锦泉(字蓉池)为国学生);锦藻(字霞泉,号莲舫)为邑庠生,戊午科荐卷,保举训导补授杭州府学训导,历署处州府宣平学训导兼理教谕,嘉兴府桐乡学训导;锦荣(号梅泉)为邑庠生,任萧山学训导,同治六年丁卯并补行甲子科举人,拣选知县;锦涛(字松泉)为从九品衔,貤封朝议大夫;锦渭(字荇泉)为国学生,候选府同知,例授奉政大夫;锦棠(字芷泉)为邑庠生,光绪乙亥荐卷;锦沂(字慈泉)为国学生。云阶子锦烺(字菉泉,别号六泉)为贡生,纳赀得光禄寺署正衔。

  特别到了下一代,锦藻次子陈邦瑞(谱名作邦,字辑侯,号瑶圃) 21岁时与四叔陈锦荣同时中举,捷报传来,三北为之轰动。东院堂前内曾悬“叔侄登科”匾额,也留有官报数张,昭示着新屋房陈氏的辉煌。第二年,陈邦瑞连捷进士,经殿试取为二等,授内阁中书职。后历官光禄寺少卿、吏部左侍郎、户部右侍郎、度支部左侍郎等,成为晚清重臣。其一生历经洋务“新政”、甲午战争、戊戌维新、义和团运动及辛亥革命,身居高位却为官清廉,刚正不阿,立志新政除蔽,成为掌起镇历史上地位最高名声最响的人物。 陈邦瑞善书法,端庄清正,精气內敛,具庙堂气象。

  瑞霭西凝   世德延长

  “瑞霭西凝”“世德延长”为掌起陈家穆槐门头西墙偏门题额。“瑞霭西凝”四字,书宗虞世南,外柔內刚,笔致圆融冲和而有遒丽之气。“世德延长”学唐人楷法,有欧书遗意,端庄严整,挺雅清遒。两者皆高0.4米,阔1米,字径0.15米。青砖双线勾勤,书刻俱佳。

  “瑞霭西凝”题额,“瑞”的本义是指玉制的符信,作凭证用,后引申为吉祥,吉利。“霭”本义是云气,如苏轼《题南溪竹上》有“山头霭霭暮云横”句,“瑞霭”意指“吉祥的云气”。“西”指方位,此题额在大屋西墙外。“凝”, 聚集,集中。“瑞霭西凝”即是瑞气盈门之意。

  “世德延长” 题额在大屋西墙内,“世德”, 累世的功德;先世的德行。《诗·大雅·下武》:“王配于京,世德作求。” 郑玄 笺:“以其世世积德,庶为终成其大功。”掌起桥陈氏是慈溪东部最为兴盛的望族之一,自南宋进士陈让迁居慈溪以来,兴学重教,耕读传家,以致贤能嵩起,奕世其昌。据《掌起桥陈氏大泽桥房支谱》《慈溪掌起桥陈氏两宜堂家谱》《两宜堂陈氏支谱》《陈邦瑞会试家世表》及县志,碑刻等所载不完全统计,学历在庠生(秀才)以上及为官、受奖者达474人,其中进士2人,举人8人,是礼仪之望族,忠孝之门第。穆槐门头建于清早期,坐北朝南三进院落,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陈穆槐以做珠宝生意致富,回家后建此豪宅。“世德延长”四字在歌颂先祖德行功绩的同时,也表达了其对传统美德与荣华富贵代代相传的美好祝愿。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