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梅调鼎生平事迹考释
2010年06月02日    作者:童银舫  阅读:

  十年前出版的《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1一书中,陈振濂率先指出,梅调鼎是“20世纪宁波书法的先导”,是宁波“第一代书家”。许多学者公认梅调鼎是“浙东书风的开创者,对20世纪宁波书坛产生深刻的影响”(见前书周律之《宁波书坛百年回顾》等文)。但目前对梅调鼎生平事迹研究尚有不少盲点,以致出现相互抵牾之处,有的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不一而足。本文在搜集梅调鼎相关史料的基础上,作了必要的考释,以供研究和探讨。

  一、生平及家史

  现存最早的关于梅调鼎生平的史料,当推1930年出版的忻江明《四明清诗略续稿》卷四引慈溪冯幵《回风堂脞记》对梅调鼎的评论,而后人转引的材料却大多是1943年出版的《赧翁集锦》卷首慈溪叶伯允撰写的《赧翁小传》。

  1、先祖。

  《赧翁小传》开篇即云:“赧翁姓梅氏,讳调鼎,字友竹,先世自镇海迁慈溪,遂为慈溪人。”凌近仁《梅调鼎》手稿云:“宋梅圣俞之后,其始祖梅宽夫伯大,咸淳进士,调慈溪尉,摄知县事,率义勇,应文天祥招,至常州战死。”王静《宁波近代书法名家梅调鼎》2、竺济法《梅调鼎壶铭妙趣多》3亦持此说。查光绪《慈溪县志》卷二十三“名宦”:梅宽夫,缙云人,南宋德祐初,摄知慈溪县事。雍正《浙江通志》亦入名宦传。但这无法说明梅宽夫就是梅调鼎的先祖。据慈城梅氏后裔梅安全说4,他们祖上(梅调鼎的父母)是从镇海柴桥东山门梅家漕(祠堂为余庆堂)迁到慈城的。梅调鼎出身较穷,早年一直在慈城租房居住,曾住在慈城小西门五马桥,中年后在慈城南门陈家桥狮子门头建有平房(已于1996年拆除)。又,2005年1月7日宁波《东南商报》发表对梅安全的采访,称“梅调鼎的祖上是山西人,大约在明末清初来到镇海柴桥(现属北仑)任盐官。后来生息繁衍开来,一部分到龙泉(柴桥)经商,一部分在柴桥山门落户,建有梅家祠堂,后来梅调鼎的父辈从柴桥迁到慈城”。

  2、生卒年。

  《赧翁小传》云:“翁生清道光十九年”,即公元1839年。己亥年,生肖属猪。陈玉堂《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5记载:“梅调鼎(1839一作1840—1906)”。如果梅生于道光十九年农历十一月廿七日以后,则为公元1840年元旦以后。凌近仁《梅调鼎》手稿云:“生于清道光廿一年”,即公元1841年,辛丑年,生肖属牛。

  《赧翁小传》云:“翁卒于光绪三十二年,年六十七”,即公元1906年。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中亦记:“光绪三十六年(一九0六),梅调鼎卒——年六十七。”而散木《梅调鼎》6则说是“卒于光绪十九年”,即1893年,相差13年。凌近仁《梅调鼎》(1965年手稿)作“卒于清宣统元年”,即1909年,也相差3年。

  目前所有词典、书刊均以《赧翁小传》为准。如梅调鼎同乡邵洛羊主编《中国美术大辞典》7也作“梅调鼎(1839—1906)”。

  2004年11月8日,宁波《东南商报》发表慈城张介纯文章,张根据自己收藏的慈城名医胡炳藻的医案札记,证实梅调鼎病亡,“是因前列腺和消化系统并发症所致,1906年3月10日卒,享年67岁。”

  3、功名。

  《赧翁小传》云:“稍长,即补博士弟子员,会督学使者案临,以书法不中程见黜,不得与省试。曰:‘是尚可以屈我志耶!’遂终身不谋仕进。”散木《梅调鼎》云:“他年轻时中了一名秀才,后应乡试(考举人),以书法拙劣不中试,就不应考,发愤学书。”凌近仁《梅调鼎》手稿云:“同治八年,入泮。后不求闻达,专力于书法。”同治八年,即公元1869年。所以沙孟海称梅调鼎为“布衣”。

  4、职业。

  有人以为梅调鼎是以卖字为生的,这是误解。沙孟海曾云:“他是个山林隐士,脾气古怪,不肯随便替人家写字,尤其是达官贵人,是他所最厌忌的。因此,他在当时,名誉不大,到现在,他的作品,流传也不多”8。散木《梅调鼎》一文中说:梅调鼎“家道本不富裕,为了生活,不得不到当时一家钱店里当司帐,一直到他去世为止。”洪丕谟亦持此说9。梅在上海的一家钱店里当司帐,《海上墨林》10将他记入“流寓”。

  5、家庭成员。

  梅调鼎祖上情况不详,据梅安全说,上世纪二十年代曾编印有《镇海柴桥梅氏家谱》,惜已佚。翁运凡《梅调鼎轶闻录》11云:梅调鼎“师从何徕青,兄弟三人,君居长,因刻‘梅氏伯子’一印”。梅安全曾送我部分梅调鼎史料,如梅调鼎墓碑(1992年重建)照片及梅调鼎弟弟梅调鼒、侄子梅人麟照片,现据此简述如下:

  二弟名不详,上海某银楼做会计。

  小弟梅调鼒,名宏海,字友清。生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卒于民国十八年(1929)。汉口老天宝银楼老板。调鼒生人麟、人龙;人麟生生惠(国华),生惠生安全。

  妹梅氏,为凌近仁外婆。

  儿子梅寄春,娶陈氏。

  女儿梅绿仙(一名宛玉),嫁洪益三。

  孙子四人:长孙生祥,娶龚氏;次孙生瑞,娶许氏;三孙生和,娶郑氏;幼孙生友,娶王氏。

  孙女三人:长梅菊仙;次梅凤仙,嫁罗家;幼梅云仙,嫁姚家。

  据洪丕谟《洪洁求传》12,梅调鼎女儿名梅宛玉,为慈溪洪塘洪益三(1860—1921)续弦,光绪三十二年(1906)生洪洁求(字承祓)。洪益三长子承祥、次子承祁,为前妻葛氏所生。对于洪益三,梅调鼎曾赠对联数件,其中一联曰:“随分且为今日事  得闲还读古人书”。并作跋:“益三贤婿为客沪上廿余年,人皆谓其忠信谨厚,其于应事接物之际,庶几无憾矣。余以为承前启后,尤在读书,因书此联,一与之,一勉之也。时光绪二十三年正月十三日,梅调鼎书于沪上寓舍并志。”冯幵撰有《洪君(益三)墓表》。

  6、名字别号。

  《四明清诗略续稿》云:“梅调鼎,字友竹,号友生。”《赧翁小传》作:“赧翁姓梅氏,讳调鼎,字友竹。”《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载:梅调鼎“字修予,又字友竹、友生,号赧翁,别署南昌尉后,室名注韩室”。

  7、师友弟子。

  梅调鼎曾师从何松崃青学习诗文。何松,字崃青,慈溪人。同治己巳(1869)岁贡,保举训导。卒年五十八。著有《梦璞居诗钞》、《惺惺斋文钞》、《惺惺斋笔记》等。曾校天一阁藏书,主讲辨志文会。光绪《慈溪县志》附编有传。《四明清诗略续稿》卷三录其诗八首,其中《题慈湖雅集图》,有句云:“王生年少例居后”,指王瑶尊;“剩有寒梅无与偶”,指梅调鼎。梅调鼎有诗《陪何夫子廖廖庵看牡丹》,句云:“忆我十五二十时,暮春每登何氏堂。”

  梅调鼎生性孤傲,不屑与所谓闻人相交往。“独与县人徐南晖杲、王缦云定祥、王瑶尊家振、胡茝庄炳藻、何条卿其枚最善”(《赧翁小传》)。《注韩室诗存》中亦记有数人。

  徐杲(1835—?),字南晖,慈溪人。光绪十年(1884),徐杲五十生日,梅调鼎作楷书八寿屏一千三百余字《养生论》庆贺,书作收入《梅赧集锦》。

  王定祥(1855—1888),字文甫,号缦云,慈城妙湾人。光绪戊子(1888)举人。卒年三十四。著有《映红楼诗稿》四卷、《映红楼初存集选抄》六卷、《扁舟集》一卷、《映红楼诗馀》一卷,另编有《慈溪姜先生宸英全集》三十三卷。光绪《慈溪县志》附编有传。

  王瑶尊,字家振,号初文,慈溪人。生平不详。能诗词,亦能画,约长梅数岁。《注韩室诗存》有《寄王瑶尊》、《题王瑶尊江上话旧图》二首。慈溪另有一王家振者,字艐莲,著有《西江诗稿》二十八卷续一卷、《西江文稿》三十二卷。

  何其枚(1856—1920),字条卿,一字芰湄,晚号倦翁,慈城人,贡生。比梅小十七岁。为慈溪励志学社八子之一。冯幵为其内弟。著有《一席庐诗稿》。辛亥革命后杜门不出,卒年六十五岁。杨鲁曾撰传,谓“宿儒梅友竹先生喜苏诗,与君为忘年交”。何其枚有《赠梅友竹先生》诗云:“骢马桥南一老翁,九皋鸣鹤九秋鸿。一枝伯仲临沂笔,两鬓飘零杜曲蓬。贪食神仙同脉望,不辞贫贱怨苍穹。年来杖履逍遥甚,长向慈湖理钓筒。”《四明清诗略续稿》卷七录其诗六首。

  陈康瑞(1856—1924),字玉如,一字雪樵,慈城人。光绪十一年(1885)举人,十六年(1890)成进士,历官刑部主事,法部员外郎、法部编置司掌印郎中兼充法律馆提调官。与何其枚同庚,卒年六十九。著有《睫巢诗钞》。这是梅调鼎唯一的一位官场朋友,主要原因是一为同乡,二为同好。陈康瑞未进官场时,曾发起成立慈溪励志学社(简称励社),励社八子为陈康瑞、冯绍勤、何其枚、林元址、钱保清、陈翊清、胡炳藻、俞鸿楙。《睫巢诗钞》开卷第一首,即为《读书慈湖书院梅友竹学博调鼎见过留诗次韵》,诗云:“驰神八极外,漱芳六籍中。大雅久消歇,斯文谁称雄……”对梅氏之敬慕,溢于言表。另有《次韵梅友竹古意》、《友竹有诗见招还山未及柬余遽悲物化次韵追和二首》等。冯幵撰《陈雪樵传》。

  范铸(1856—1933)13,谱名华生,又名文莹,字率夫,号柳堂,晚年更名铸,字寿金,别署野谌氏,镇海杨范村(今属慈溪市龙山镇)人。少时与洪复斋、张让三等人结徴社于宁波。晚年居周巷。著有《山水簿叙录》、《天台游记》等。曾校订姚燮《蛟川诗系》,并编有《蛟川诗系续编》八卷。梅调鼎对范铸十分推崇,《注韩室诗存》有写范氏诗两首,其中《赠范柳堂》有句云:“相与论文章,见地何卓然。出视登贤作,仿佛韩孟篇。从知廓庙器,留滞泮水边。”

  胡炳藻(1862—1942),字茝庄,号桥南,清末举人。居慈城镇解放桥南胡家大屋,儒医。多次为梅调鼎诊疗治病,并记有医案。

  冯幵(1873-1931),原名鸿墀,字阶青,又字君木,号回风,又号木公,慈城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由拔贡官丽水县学训导。与陈训正、应启墀、洪佛矢称“慈溪四才子”。著有《回风堂诗文集》。冯幵有《岁暮怀人诗》,第五首写梅调鼎:“老梅圣八法,下笔发天巧。耻与肉食谋,甘受市儿嬲。袖中说饼文,寂寥艰一饱。”又有《何条卿贻余梅赧翁书赋此报谢》:“老梅一逝忽三年,墨妙流传更值钱。能使光尘照寥廓,直回苍老作清妍。弄丸手法凭谁解,脱佩心期感子贤。今日人间无此笔,相看狂喜复澘然。”1907年,冯幵得病,甬上名医范文甫来慈城诊治,不肯受酬。冯“强以梅赧翁墨迹赠之”,并作诗云:“割爱相酬同脱剑,此情须抵白金千”。以此可见,对梅调鼎书法的珍惜和理解,冯幵可谓知己。

  梅氏门生,以钱罕为最著名。钱罕(1882—1950),原名保奭,字太希,一字吟棠,号觉于,慈城人。有《钱太希临帖精品初集》行世。为胡炳藻外甥。沈元发、沈元魁《钱罕碑刻书法考评》云:“钱罕书法师承同乡前辈梅友竹先生,心慕手追,尽得其法。中年以后,独辟蹊径,自成风规。”郝虚《承上启下的钱罕和浙东书风》也称:“师承梅的书法风格,而最能承衣钵者并加以发扬广大的,首推钱罕。”14钱罕弟子中,较著名者有凌近仁、沈元魁、沈元发等。

  8、墓地。

  我曾于二十年前与余麟年合撰《著名书法家梅调鼎》15一文,称梅“晚年迁居三北杜湖岭解家,光绪丙午年(1906)逝于斯。享年六十有七,墓葬杜湖旁。”此为民间传说,或存一说。但梅调鼎晚年确实在鸣鹤杜湖边的杜岙居住过,其居址称为梅园(今已毁),上引何其枚《赠梅友竹先生》诗中亦可印证。又,梅氏次孙梅生瑞定居鸣鹤杜湖边,现留一支于此,其余则迁居上海。

  据梅安全说,梅调鼎墓初葬慈城妙山村朱春岙,墓碑由钱罕题写“梅友竹先生之墓”。上世纪六十年代因道路拓宽被拆毁,其骨殖埋在妙山脚下,1992年移葬在慈城黄夹岙公墓。凌近仁在1965年写的《梅调鼎》手稿亦云:“梅调鼎墓在慈城西郊枫湾朱春岙,据说其墓被掘待修。”16

  9、照相。

  梅调鼎人像照片无存。《宁波日报》1990年4月6日第四版《宁波历代著名书画家作品选》第九辑所刊画像系线描,作者人和、伟乐,不知所本,或系创作。

  二、著作

  梅调鼎生前并无诗文集和书法集行世,现存三种单行本均为后人刊印。《四明清诗略续稿》卷四录其诗四首,并云“著有《赧翁诗存》”。

  1、《注韩室诗存》。

  民国癸酉年(1933)十月铅印本,鄞县张颐、慈溪方能光校刊,不分卷,十六叶,一册,收诗不足百首。封面由定海方若以篆书题签,扉页由张颐题耑并有序云:“慈溪梅友竹先生,端人也。忆四十五年前,晤先生于郡中贯桥书肆,为余书扇头,书名刺,和蔼之气,如在目前。因慕先生书法,想像其为人,至今不衰。今年夏六月,祖涵方君过寒斋,出先生诗稿,示余曰:‘此残本也。曩藏胞伯味琴明经处,原稿为先生手抄,为某匿而不还,诗不止此也。’余闻之长叹息,挥汗披览,删其冗而汰其非诗者,得诗百余首,与祖涵亟谋刊印,不逾月而告成,先生之诗传矣。读先生之诗,先生之为人亦传矣。若夫先生之书法流传人间,知与不知,佥曰,梅先生之书,古人之书也,无俟赘言。”

  2、《梅赧翁手书山谷梅花诗真迹》。

  民国二十三年(1934)一月以“梅社”名义自费出版,上海三马路千顷堂书局、宁波日升街汲绠书局经销。书高32.5厘米,宽21.6厘米,宣纸玻璃版精印。封面由柳中雄题。全书16页,一册。为书法长卷,应钱吟莲之请而作。末有民国二十二年钱罕跋:“伯兄吟莲,讳保寿,经史而外,尤喜钩稽金石训诂,曾事俞荫甫先生,肄业诂经精舍有年,于乡党上所最亲炙以朝夕请业者,则祖舅冯一梅梦香,同里梅调鼎友竹二先生也。梅先生所居与吾家相隔仅一巷,吾兄所藏弆之图籍、碑帖、书画,靡有不经梅先生审定者。兄欲求梅先生书,研墨以待,必如所请,是以得梅先生墨迹独多。清之季,季兄以知县需次广东,先为陵水,继为香山,一入官涂,书画图籍泰半散落,及身后,而所藏荡然矣。此先生手书之山谷梅花诗长卷,为先生平生最得意之书,亦为兄所最宝贵而什袭深藏于秘箧者。去年夏日,从子鸿模偶理先人所遗,于箧底搜得是卷,若获奇珍。罕之姊子严芝经,及孝丰李光业,皆后进之尤倾倒于先生书法者,相与纵臾鸿模,特制颇离版印行,以广流传,以饷同者。为述其渊,原所自如此。”

  钱罕跋及柳中雄题签均作“梅花诗”,实则黄庭坚(山谷)梨花诗也。

  3、《梅赧集锦》。

  民国癸未年(1943)秋月出版,书高32.5厘米,宽17厘米,宣纸玻璃版精印。全书60页,一册。封面由赵叔棢题签,首页为叶伯允《赧翁小传》及冯幵跋。这是梅调鼎的书法集,书体以楷、行为主,幅式依次为条屏、壶铭、对联、扇页、题跋、墓志、横披,为钱吟莲写的《山谷梨花诗》殿后。

  笔者曾轻信民间传说,在《著名书法家梅调鼎》一文中说:梅调鼎死后竟无葬身之钱,“有人建议把先生生前丢弃的二大箩的废字和草稿一一拼凑,拍成照片编成集子,取名《赧翁集锦》送到上海出版。印刷厂老板看到这本既不像拓本,又不像墨帖的大小不一、真草混杂的字书,竟拒绝接收。后由几位生前墨友捐钱自筹印刷制帖,在上海以每本大洋陆角义卖,竟然抢购一空。”后来在洪丕谟教授家中见到《梅赧集锦》,方知此说与事实不符。一是时间不符,梅死于1906年,此书出版于1943年,相差近四十年。二是此书完全不是梅调鼎“生前丢弃的二大箩的废字和草稿一一拼凑”,而是征集梅氏亲属及朋友、门生所藏精品选编而成,实是梅调鼎书法的代表作。

  三、玉成窑紫砂壶

  近年最早谈及玉成窑的,是虞浩旭发表在1997年2月14日《宁波晚报》上的《玉成窑之谜》,但只提出了问题,并无答案。接着,罗丰年在同年8月21日《宁波晚报》发表《梅调鼎与玉成窑》一文,明确指出:“梅调鼎晚年出于文人的爱好,又得到当地望族大户,包括在沪的慈溪籍文人等凑趣助兴,在家乡慈城创办玉成紫砂壶窑。……当时,梅调鼎借用林家大园一隅作为窑址。……玉成窑聘请名工制坯,名家刻字。玉成窑产品以紫砂为主,也旁及文房用品,如笔筒、水盂、笔洗之类,制作精良,多数刻有调鼎落款。刻者以篆刻家山农居多,因山农也是慈溪人,并有东石、曼生等名家刻件。玉成窑产品都是非卖品,办窑时间不长,传说只开了几炉就停窑了,所以数量不多。”

  这个与梅调鼎合作的山农,姓陈名榕,字香畦,以号行,一说是梅调鼎的亲家17。也是慈城人,擅长篆刻,《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刊有其篆刻四方。《梅赧集锦》中收有署“赧翁题  山农刻”的壶铭四件。《注韩室诗存》中有《题陈山农独立岩下小像》等五首。

  梅调鼎对紫砂茶壶的制作的题铭倾注了较大的热情。据洪丕谟称:梅“一生为各种式样的宜兴紫砂茶壶制铭不下百余件,并一一为之亲笔书写,然后再分别由山农等人烧铸到壶身上去”18。

  《梅赧集锦》收录壶铭近二十件,书法超妙入神,壶铭短小隽永。因玉成窑紫砂壶烧造时间短,又是非卖品,传世极稀,且为名家所制,已成为极珍贵的艺术珍品了。据说上海名画家唐云曾藏有梅调鼎设计制铭的各式砂壶十几把。2008年11月23日,上海工美拍卖行以12万元拍出由梅调鼎题铭的“林园制”款汉钟紫砂壶一把。

  四、书法评论

  目前所见最早对梅调鼎的评论,为1920年梓印的《海上墨林》,全文21字:“梅调鼎,字友竹,慈溪人。品行端谨。书法二王,诣臻神妙。”

  沙孟海在《东方杂志》第二十七卷第二号(1930年1月25日出版)发表《近三百年的书学》一文,列举二王帖学代表人物八人,分别为董其昌、王铎、姜宸英、张照、刘墉、姚鼐、翁方纲、梅调鼎。其中对梅调鼎的评价——

  梅调鼎,字友竹,号赧翁,浙江慈溪人,布衣。

  梅调鼎不很著名,只有上海、宁波一方面的人知道他。他是个山林隐士,脾气古怪,不肯随便替人家写字,尤其是达官贵人,是他所最厌忌的。因此,他在当时,名誉不大,到现在,他的作品,流传也不多,说到他的作品的价值,不但当时没有人和他抗行[衡],怕清代二百六十年中也没有这样高逸的作品呢?——郑苏堪先生曾经称赞过他,说是二百年来所无。

  他的书法,以二王为主,旁的无所不看,无所不写。住在冷僻的慈溪,家里又贫寒,搜集些儿碑帖,比别人家里要艰难到十倍。他对于《王圣教》,功夫最深,其次,发[汇]帖里面的另简短札,随时随地流露古人的真意,反比冠冕堂皇的《兰亭》、《乐毅论》等等好得多。初唐诸家,最得二王散髻斜簮的好处的,还是太宗的《温泉铭》,梅字的路数,和这一体很相近,大约他借径于此罢。”

  而同年出版的《四明清诗略续稿》,在卷四梅调鼎简历中,引录冯幵《回风堂脞记》中评论梅调鼎及其书法——

  吾邑梅友竹先生以书艺名浙东,用笔得古人不传之奥。尝客上海为某肆出纳册书眉,秀水沈蒙叔景修见而诧曰:此何行笔势,今人乃有是耶?先生于古人书,无所不学,少日顓致力于二王,中年以往,参酌南北,归于恬适,晚年益浑浑有拙致入化境矣。生平论书至苛,并世书家无一足当其盼睐者,顾于教诲后生,则恳恳靡有倦容,其言曰:用笔之妙,舍能圆能断外,无他道也。一时称为造微之论。读书精审绝伦,凡六经中之奇词奥句、诘屈不可通者,经先生曼声讽诵,辄复怡然理顺。先生恒谓,读书万遍,其义自见。故其治经,不据传疏,一以涵泳咀味出之,属上属下,应断应连。其于句读之学,盖往往有创获云。性孤僻,视荐绅若仇寇,达官钜公,丐其书不得,或反从野老荛竖得之。同县惟与徐南晖杲、王缦云定祥、王瑶尊□□、何条卿其枚最善。先生殁后数年,条卿谋为先生置笔冢于梦墨峰下,而属余铭之,逡遁未果。瑶尊尝以先生遗诗一束见视,其诗喜为质直朴塞之言,平素服膺东坡,乃其所作多有类郑板桥者。朋曹颇张之,余未敢附和也。

  冯君木卒于1931年,是沙孟海的古文老师,这篇评论显系早于沙氏。1943年,李光业等编印《梅赧集锦》时,冠于卷首的,却是叶伯允《赧翁小传》,而叶氏对梅调鼎的书法、诗歌及品行的评述,多抄自冯文。为便于读者比较,兹录叶文如下:

  赧翁姓梅氏,讳调鼎,字友竹。先世自镇海迁慈溪,遂为慈溪人。翁生清道光十九年,幼凝神绝虑,究心八法,有天授焉。稍长,即补博士弟子员,会督学使者案临,以书法不中程,见黜,不得与省试。曰:是尚可以屈我志耶。遂终身不谋仕进。翁于古人书无所不学,少日致力二王,中年以往参酌南北,归于恬适,晚年益浑浑有拙致入化境矣。曾谓:用笔之妙,舍能圆能断,外无他道也。一时称为造微之论。性孤僻,遇达官钜公,避之惟恐凂。有丐其书者,恒不得,或反从野老荛竖得之。独与县人徐南晖杲、王缦云定祥、王瑶尊家振、胡茝庄炳藻、何条卿其枚最善。翁殁后,条卿至欲为笔冢而未果,亦可见遗迹之足贵已。翁卒于光绪三十二年,年六十七。其书品,乃风行于海内,书家至谓:三百年来所无。抑翁非仅以书法擅长也,人品卓然,逸民之列。其读经亦精审绝伦,凡六经之奇词奥句,经翁曼声讽诵,怡然理顺。翁又能诗,喜为质直朴塞之言。此其馀事,乃见掩于书名,不著也。翁卒后,吾县人能书者,率宗法之,类有以取名于当世。其后三十八年,孝丰李光业集翁真迹为之汇影,而县人秦润卿、徐文卿、翁外孙洪承祓、鄞赵叔孺、朱积纲、徐润生力赞之,亦以见德之终不孤也。

  叶伯允曰:余幼时,耳翁名,顾未亲其丰采,先学正公得翁赠联,尝宝之。余友钱君太希,得翁之真传,以书名噪一时。尝谓翁平居闭户,日以大笔悬腕作小楷书百字,故所书无不宛转如志。此或其不传之秘欤。斲轮之术,得钱君而益信可以名世矣。

邑后学叶伯允拜撰19

  而奇怪的是,在《赧翁小传》后面附了冯氏的一段话:

  梅赧翁书,其用笔之妙,近世书家殆无有能及之者。清代书家,当推刘文清,然以较梅先生,正复有迳庭之判。余子碌碌,更无足数矣。特梅先生孤僻冷落,不屑与士大夫通问讯,声名寂寥,自甘埋没,百世而下,坐令铁保、梁同书辈流誉书林,此可为累欷者尔。士林不平至多,岂独书法。

冯幵

  散木在《新民报》发表的《梅调鼎》一文,约1500字,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篇较详细评价梅调鼎书法和人品的文章,现节录评其书法的文字如下:

  他的书法,以二王为师,其它晋唐名迹,也无所不参,无所不学。他用力最深的是王“圣教”、褚的“枯树赋”,唐太宗的“温泉铭”,但并不依旁王、褚门户,而独来独往,自成一家。

  梅先生早年的字写得既漂亮又朴素,像年轻的农村姑娘,不施脂粉,自然美好。中年掺入大欧,渐渐化圆为方,有时像隆冬枯树在跟风雪作斗争。晚年专用方笔写北碑,出入“张猛龙”“崔敬邕”及龙门造像之间,一变而为沉雄古拙,剽悍逼人。

  梅先生写字纯用中锋,又因用的是长笔头羊毫,所以执笔极高,回腕虚掌,执住笔管的顶端,他说不这样,就不能使笔力运到笔尖。他对人说:笔法很简单,只有“圆”、“断”两字,能“圆”、能“断”,已尽用笔能事,然要能“圆”、能“断”,就非中锋不办。他所谓“圆”,即转折要圆转自如,一点不勉强;所谓“断”,即笔连而意断,一点不粘滞。这是他的创见,自来论笔法的都没有说到过。

  他的字有两个特点:一是多飞白,凡枯笔都成双钩,或者有比小孩胎发还细的笔丝排列得整整齐齐在画中带过;二是善用淡墨、生纸,生纸最易渗墨,书画家没有相当功力都不大敢用生纸,而他在生纸上用极淡的墨作书,能使墨不渗出字外。这两个特点,也可以说是奇迹,确非一般书家所及,这就是他善用中锋的表现。

  现在许多媒体在谈及梅调鼎时,都说翁同龢曾评梅调鼎“三百年来所无,惜乎布衣,致声名寂寥”20。翁同龢(1830—1904)与梅调鼎为同时代人,且精于书法,但此句查无出处。其实此句出自郑孝胥之口。沙孟海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一文说,“郑苏堪先生曾经称赞过他,说是二百年来所无。”郑孝胥(1860-1938),字苏龛(苏堪),一字太夷,号海藏,福建闽侯人。工书法。因曾任伪满洲国总理,为人所不齿。

  五、书法流传

  梅调鼎书法大都流播于江浙一带,在家乡宁波民间尚存一些。天一阁博物馆收藏数幅,美国亨佛利尔美术馆收藏对联一副,杭州翁运凡收藏数幅,并有数十件梅氏手札。慈溪孙仲山藏有条幅及扇面各一,收入《溪上翰墨》21一书。洪丕谟家中亦有数幅,仅《书画情缘》收录的就有四幅,其中“阆苑有书皆附鹤  春城无处不飞花”七字联和“随分且为今日事  得闲还读古人书”七字联,曾编入《梅赧集锦》。洪丕谟曾发心编一本较为完整的梅调鼎书法集,留心寻访梅氏墨迹,但大病忽降,赍志以殁,终成憾事。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兴起,梅调鼎的书法作品在拍卖中也引人注目。兹从雅昌艺术网中辑出近年梅调鼎书法拍卖成交记录,以供参考。

梅调鼎书法作品拍卖成交记录

  名称

  估价

成交价

  拍卖公司

  拍卖日期

  拍品号

  对联

  无底价

1,100

  中国嘉德

  2002-05-11

  1049

  对联

  1,000-2,000

1,980

  中国嘉德

  2002-05-11

  1048

  对联

  无底价

1,650

  中贸圣佳

  2002-07-28

  0871

  对联

  1,500-2,500

3,300

  中国嘉德

  2003-03-15

  0778

  对联

  3,000-5,000

3,300

  中国嘉德

  2003-10-10

  0087

  横幅

  1,000-2,000

4,620

  中国嘉德

  2003-10-10

  0601

  书法

  1,000-2,000

5,324

  朵云轩

  2003-11-20

  0071

  八言对联

  4,000-8,000

4,400

  上海崇源

  2004-04-13

  1190

  七言对联

  12,000-22,000

19,800

  中贸圣佳

  2004-06-06

  0132

  行书扇面

  2,500-3,000

3,520

  宁波东方

  2004-12-06

  0372

  手札

  7,000-15,000

14,300

  上海国拍

  2005-11-13

  0057

  行草《杜牧诗》立轴

  1,500-3,000

HKD3,588

  香港淳浩

  2006-03-18

  0250

  行书《张九龄感遇》四屏

  6,000-10,000

HKD7,176

  香港淳浩

  2006-03-18

  0251

  七言对联

  5,000-8,000

8,250

  上海工美

  2006-09-13

  0361

  七言对联

  500-500

HKD3,450

  香港淳浩

  2007-02-03

  0275

  七言对联

  3,000-3,000

3,850

  北京翰海

  2007-03-18

  1492

  书札诗文杂稿

  10,000-15,000

14,560

  中国嘉德

  2007-05-13

  2312

  七言对联

  8,000-10,000

11,000

  上海道明

  2007-06-29

  0531

  七言对联

  4,000-6,000

7,700

  上海嘉泰

  2007-06-30

  0073

  七言对联

  1,000-1,000

5,500

  浙江保利

  2007-11-10

  0029

  对联

  5,000-8,000

5,600

  中国嘉德

  2007-12-17

  2185

  七言对联

  1,500-2,000

6,720

  上海工美

  2008-03-01

  0122

  行书立轴

  8,000-10,000

11,200

  上海道明

  2008-06-25

  0452

  草书立轴

  1,200-1,200

HKD4,250

  香港淳浩

  2008-08-16

  0245

  对联

  4,000-8,000

5,720

  杭州翰承

  2008-08-24

  0061

  对联

  无底价

4,480

  上海嘉泰

  2009-01-05

  0814

  对联

  8,000-12,000

12,320

  山东天承

  2009-03-08

  0713

  对联

  无底价

4,000

  东方艺都

  2009-05-27

  0126

  行书《题破山寺后禅院》扇片

  3,000-4,000

4,480

  上海崇源

  2009-07-01

  0177

  注:价格未注明币种者,均为人民币(RMB)。

  注:

  1、《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邬向东主编,宁波出版社1999年。

  2、《宁波晚报》,2007年1月6日。

  3、《中华合作时报》,2008年11月11日。

  4、梅安全致笔者信,2007年3月13日。

  5、《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全编增订本),浙江古籍出版社2005年。

  6、《新民报》晚刊,1957年7月30日。

  7、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年。

  8、《近三百年的书学》,《东方杂志》第二十七卷第二号,1930年1月25日。

  9、《清朝王羲之——梅调鼎》,《书画情缘》,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10、《海上墨林》,杨逸著,1920年。

  11、《浙东》杂志,慈溪市文联编,2004年冬季号。

  12、《洪丕谟研究》2002年第2期。

  13、《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全编增订本)作1855年生。

  14、均见《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宁波出版社1999年。

  15、《宁波文史资料》第二辑,1984年。

  16、参见应根法《梅调鼎的墓碑考查记》,《古镇慈城》第十七期;2005年5月;耿晶《埋骨地梅香如昨》,《现代金报》2006年8月29日。

  17、翁运凡《梅调鼎轶闻录》,《浙东》杂志2004年冬季号。

  18、《清朝王羲之——梅调鼎》,《书画情缘》,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19、叶伯允,字秉成,著有《秋萤集》2卷,1930年铅印本,慈溪洪佛矢序,并有《赠叶伯允诗》。

  20、顾玮、贺宇红《一百年前的笔墨“表情”》,2006年8月15日《宁波日报》。

  21、孙仲山主编,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

  十年前出版的《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1一书中,陈振濂率先指出,梅调鼎是“20世纪宁波书法的先导”,是宁波“第一代书家”。许多学者公认梅调鼎是“浙东书风的开创者,对20世纪宁波书坛产生深刻的影响”(见前书周律之《宁波书坛百年回顾》等文)。但目前对梅调鼎生平事迹研究尚有不少盲点,以致出现相互抵牾之处,有的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不一而足。本文在搜集梅调鼎相关史料的基础上,作了必要的考释,以供研究和探讨。

  一、生平及家史

  现存最早的关于梅调鼎生平的史料,当推1930年出版的忻江明《四明清诗略续稿》卷四引慈溪冯幵《回风堂脞记》对梅调鼎的评论,而后人转引的材料却大多是1943年出版的《赧翁集锦》卷首慈溪叶伯允撰写的《赧翁小传》。

  1、先祖。

  《赧翁小传》开篇即云:“赧翁姓梅氏,讳调鼎,字友竹,先世自镇海迁慈溪,遂为慈溪人。”凌近仁《梅调鼎》手稿云:“宋梅圣俞之后,其始祖梅宽夫伯大,咸淳进士,调慈溪尉,摄知县事,率义勇,应文天祥招,至常州战死。”王静《宁波近代书法名家梅调鼎》2、竺济法《梅调鼎壶铭妙趣多》3亦持此说。查光绪《慈溪县志》卷二十三“名宦”:梅宽夫,缙云人,南宋德祐初,摄知慈溪县事。雍正《浙江通志》亦入名宦传。但这无法说明梅宽夫就是梅调鼎的先祖。据慈城梅氏后裔梅安全说4,他们祖上(梅调鼎的父母)是从镇海柴桥东山门梅家漕(祠堂为余庆堂)迁到慈城的。梅调鼎出身较穷,早年一直在慈城租房居住,曾住在慈城小西门五马桥,中年后在慈城南门陈家桥狮子门头建有平房(已于1996年拆除)。又,2005年1月7日宁波《东南商报》发表对梅安全的采访,称“梅调鼎的祖上是山西人,大约在明末清初来到镇海柴桥(现属北仑)任盐官。后来生息繁衍开来,一部分到龙泉(柴桥)经商,一部分在柴桥山门落户,建有梅家祠堂,后来梅调鼎的父辈从柴桥迁到慈城”。

  2、生卒年。

  《赧翁小传》云:“翁生清道光十九年”,即公元1839年。己亥年,生肖属猪。陈玉堂《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5记载:“梅调鼎(1839一作1840—1906)”。如果梅生于道光十九年农历十一月廿七日以后,则为公元1840年元旦以后。凌近仁《梅调鼎》手稿云:“生于清道光廿一年”,即公元1841年,辛丑年,生肖属牛。

  《赧翁小传》云:“翁卒于光绪三十二年,年六十七”,即公元1906年。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中亦记:“光绪三十六年(一九0六),梅调鼎卒——年六十七。”而散木《梅调鼎》6则说是“卒于光绪十九年”,即1893年,相差13年。凌近仁《梅调鼎》(1965年手稿)作“卒于清宣统元年”,即1909年,也相差3年。

  目前所有词典、书刊均以《赧翁小传》为准。如梅调鼎同乡邵洛羊主编《中国美术大辞典》7也作“梅调鼎(1839—1906)”。

  2004年11月8日,宁波《东南商报》发表慈城张介纯文章,张根据自己收藏的慈城名医胡炳藻的医案札记,证实梅调鼎病亡,“是因前列腺和消化系统并发症所致,1906年3月10日卒,享年67岁。”

  3、功名。

  《赧翁小传》云:“稍长,即补博士弟子员,会督学使者案临,以书法不中程见黜,不得与省试。曰:‘是尚可以屈我志耶!’遂终身不谋仕进。”散木《梅调鼎》云:“他年轻时中了一名秀才,后应乡试(考举人),以书法拙劣不中试,就不应考,发愤学书。”凌近仁《梅调鼎》手稿云:“同治八年,入泮。后不求闻达,专力于书法。”同治八年,即公元1869年。所以沙孟海称梅调鼎为“布衣”。

  4、职业。

  有人以为梅调鼎是以卖字为生的,这是误解。沙孟海曾云:“他是个山林隐士,脾气古怪,不肯随便替人家写字,尤其是达官贵人,是他所最厌忌的。因此,他在当时,名誉不大,到现在,他的作品,流传也不多”8。散木《梅调鼎》一文中说:梅调鼎“家道本不富裕,为了生活,不得不到当时一家钱店里当司帐,一直到他去世为止。”洪丕谟亦持此说9。梅在上海的一家钱店里当司帐,《海上墨林》10将他记入“流寓”。

  5、家庭成员。

  梅调鼎祖上情况不详,据梅安全说,上世纪二十年代曾编印有《镇海柴桥梅氏家谱》,惜已佚。翁运凡《梅调鼎轶闻录》11云:梅调鼎“师从何徕青,兄弟三人,君居长,因刻‘梅氏伯子’一印”。梅安全曾送我部分梅调鼎史料,如梅调鼎墓碑(1992年重建)照片及梅调鼎弟弟梅调鼒、侄子梅人麟照片,现据此简述如下:

  二弟名不详,上海某银楼做会计。

  小弟梅调鼒,名宏海,字友清。生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卒于民国十八年(1929)。汉口老天宝银楼老板。调鼒生人麟、人龙;人麟生生惠(国华),生惠生安全。

  妹梅氏,为凌近仁外婆。

  儿子梅寄春,娶陈氏。

  女儿梅绿仙(一名宛玉),嫁洪益三。

  孙子四人:长孙生祥,娶龚氏;次孙生瑞,娶许氏;三孙生和,娶郑氏;幼孙生友,娶王氏。

  孙女三人:长梅菊仙;次梅凤仙,嫁罗家;幼梅云仙,嫁姚家。

  据洪丕谟《洪洁求传》12,梅调鼎女儿名梅宛玉,为慈溪洪塘洪益三(1860—1921)续弦,光绪三十二年(1906)生洪洁求(字承祓)。洪益三长子承祥、次子承祁,为前妻葛氏所生。对于洪益三,梅调鼎曾赠对联数件,其中一联曰:“随分且为今日事  得闲还读古人书”。并作跋:“益三贤婿为客沪上廿余年,人皆谓其忠信谨厚,其于应事接物之际,庶几无憾矣。余以为承前启后,尤在读书,因书此联,一与之,一勉之也。时光绪二十三年正月十三日,梅调鼎书于沪上寓舍并志。”冯幵撰有《洪君(益三)墓表》。

  6、名字别号。

  《四明清诗略续稿》云:“梅调鼎,字友竹,号友生。”《赧翁小传》作:“赧翁姓梅氏,讳调鼎,字友竹。”《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载:梅调鼎“字修予,又字友竹、友生,号赧翁,别署南昌尉后,室名注韩室”。

  7、师友弟子。

  梅调鼎曾师从何松崃青学习诗文。何松,字崃青,慈溪人。同治己巳(1869)岁贡,保举训导。卒年五十八。著有《梦璞居诗钞》、《惺惺斋文钞》、《惺惺斋笔记》等。曾校天一阁藏书,主讲辨志文会。光绪《慈溪县志》附编有传。《四明清诗略续稿》卷三录其诗八首,其中《题慈湖雅集图》,有句云:“王生年少例居后”,指王瑶尊;“剩有寒梅无与偶”,指梅调鼎。梅调鼎有诗《陪何夫子廖廖庵看牡丹》,句云:“忆我十五二十时,暮春每登何氏堂。”

  梅调鼎生性孤傲,不屑与所谓闻人相交往。“独与县人徐南晖杲、王缦云定祥、王瑶尊家振、胡茝庄炳藻、何条卿其枚最善”(《赧翁小传》)。《注韩室诗存》中亦记有数人。

  徐杲(1835—?),字南晖,慈溪人。光绪十年(1884),徐杲五十生日,梅调鼎作楷书八寿屏一千三百余字《养生论》庆贺,书作收入《梅赧集锦》。

  王定祥(1855—1888),字文甫,号缦云,慈城妙湾人。光绪戊子(1888)举人。卒年三十四。著有《映红楼诗稿》四卷、《映红楼初存集选抄》六卷、《扁舟集》一卷、《映红楼诗馀》一卷,另编有《慈溪姜先生宸英全集》三十三卷。光绪《慈溪县志》附编有传。

  王瑶尊,字家振,号初文,慈溪人。生平不详。能诗词,亦能画,约长梅数岁。《注韩室诗存》有《寄王瑶尊》、《题王瑶尊江上话旧图》二首。慈溪另有一王家振者,字艐莲,著有《西江诗稿》二十八卷续一卷、《西江文稿》三十二卷。

  何其枚(1856—1920),字条卿,一字芰湄,晚号倦翁,慈城人,贡生。比梅小十七岁。为慈溪励志学社八子之一。冯幵为其内弟。著有《一席庐诗稿》。辛亥革命后杜门不出,卒年六十五岁。杨鲁曾撰传,谓“宿儒梅友竹先生喜苏诗,与君为忘年交”。何其枚有《赠梅友竹先生》诗云:“骢马桥南一老翁,九皋鸣鹤九秋鸿。一枝伯仲临沂笔,两鬓飘零杜曲蓬。贪食神仙同脉望,不辞贫贱怨苍穹。年来杖履逍遥甚,长向慈湖理钓筒。”《四明清诗略续稿》卷七录其诗六首。

  陈康瑞(1856—1924),字玉如,一字雪樵,慈城人。光绪十一年(1885)举人,十六年(1890)成进士,历官刑部主事,法部员外郎、法部编置司掌印郎中兼充法律馆提调官。与何其枚同庚,卒年六十九。著有《睫巢诗钞》。这是梅调鼎唯一的一位官场朋友,主要原因是一为同乡,二为同好。陈康瑞未进官场时,曾发起成立慈溪励志学社(简称励社),励社八子为陈康瑞、冯绍勤、何其枚、林元址、钱保清、陈翊清、胡炳藻、俞鸿楙。《睫巢诗钞》开卷第一首,即为《读书慈湖书院梅友竹学博调鼎见过留诗次韵》,诗云:“驰神八极外,漱芳六籍中。大雅久消歇,斯文谁称雄……”对梅氏之敬慕,溢于言表。另有《次韵梅友竹古意》、《友竹有诗见招还山未及柬余遽悲物化次韵追和二首》等。冯幵撰《陈雪樵传》。

  范铸(1856—1933)13,谱名华生,又名文莹,字率夫,号柳堂,晚年更名铸,字寿金,别署野谌氏,镇海杨范村(今属慈溪市龙山镇)人。少时与洪复斋、张让三等人结徴社于宁波。晚年居周巷。著有《山水簿叙录》、《天台游记》等。曾校订姚燮《蛟川诗系》,并编有《蛟川诗系续编》八卷。梅调鼎对范铸十分推崇,《注韩室诗存》有写范氏诗两首,其中《赠范柳堂》有句云:“相与论文章,见地何卓然。出视登贤作,仿佛韩孟篇。从知廓庙器,留滞泮水边。”

  胡炳藻(1862—1942),字茝庄,号桥南,清末举人。居慈城镇解放桥南胡家大屋,儒医。多次为梅调鼎诊疗治病,并记有医案。

  冯幵(1873-1931),原名鸿墀,字阶青,又字君木,号回风,又号木公,慈城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由拔贡官丽水县学训导。与陈训正、应启墀、洪佛矢称“慈溪四才子”。著有《回风堂诗文集》。冯幵有《岁暮怀人诗》,第五首写梅调鼎:“老梅圣八法,下笔发天巧。耻与肉食谋,甘受市儿嬲。袖中说饼文,寂寥艰一饱。”又有《何条卿贻余梅赧翁书赋此报谢》:“老梅一逝忽三年,墨妙流传更值钱。能使光尘照寥廓,直回苍老作清妍。弄丸手法凭谁解,脱佩心期感子贤。今日人间无此笔,相看狂喜复澘然。”1907年,冯幵得病,甬上名医范文甫来慈城诊治,不肯受酬。冯“强以梅赧翁墨迹赠之”,并作诗云:“割爱相酬同脱剑,此情须抵白金千”。以此可见,对梅调鼎书法的珍惜和理解,冯幵可谓知己。

  梅氏门生,以钱罕为最著名。钱罕(1882—1950),原名保奭,字太希,一字吟棠,号觉于,慈城人。有《钱太希临帖精品初集》行世。为胡炳藻外甥。沈元发、沈元魁《钱罕碑刻书法考评》云:“钱罕书法师承同乡前辈梅友竹先生,心慕手追,尽得其法。中年以后,独辟蹊径,自成风规。”郝虚《承上启下的钱罕和浙东书风》也称:“师承梅的书法风格,而最能承衣钵者并加以发扬广大的,首推钱罕。”14钱罕弟子中,较著名者有凌近仁、沈元魁、沈元发等。

  8、墓地。

  我曾于二十年前与余麟年合撰《著名书法家梅调鼎》15一文,称梅“晚年迁居三北杜湖岭解家,光绪丙午年(1906)逝于斯。享年六十有七,墓葬杜湖旁。”此为民间传说,或存一说。但梅调鼎晚年确实在鸣鹤杜湖边的杜岙居住过,其居址称为梅园(今已毁),上引何其枚《赠梅友竹先生》诗中亦可印证。又,梅氏次孙梅生瑞定居鸣鹤杜湖边,现留一支于此,其余则迁居上海。

  据梅安全说,梅调鼎墓初葬慈城妙山村朱春岙,墓碑由钱罕题写“梅友竹先生之墓”。上世纪六十年代因道路拓宽被拆毁,其骨殖埋在妙山脚下,1992年移葬在慈城黄夹岙公墓。凌近仁在1965年写的《梅调鼎》手稿亦云:“梅调鼎墓在慈城西郊枫湾朱春岙,据说其墓被掘待修。”16

  9、照相。

  梅调鼎人像照片无存。《宁波日报》1990年4月6日第四版《宁波历代著名书画家作品选》第九辑所刊画像系线描,作者人和、伟乐,不知所本,或系创作。

  二、著作

  梅调鼎生前并无诗文集和书法集行世,现存三种单行本均为后人刊印。《四明清诗略续稿》卷四录其诗四首,并云“著有《赧翁诗存》”。

  1、《注韩室诗存》。

  民国癸酉年(1933)十月铅印本,鄞县张颐、慈溪方能光校刊,不分卷,十六叶,一册,收诗不足百首。封面由定海方若以篆书题签,扉页由张颐题耑并有序云:“慈溪梅友竹先生,端人也。忆四十五年前,晤先生于郡中贯桥书肆,为余书扇头,书名刺,和蔼之气,如在目前。因慕先生书法,想像其为人,至今不衰。今年夏六月,祖涵方君过寒斋,出先生诗稿,示余曰:‘此残本也。曩藏胞伯味琴明经处,原稿为先生手抄,为某匿而不还,诗不止此也。’余闻之长叹息,挥汗披览,删其冗而汰其非诗者,得诗百余首,与祖涵亟谋刊印,不逾月而告成,先生之诗传矣。读先生之诗,先生之为人亦传矣。若夫先生之书法流传人间,知与不知,佥曰,梅先生之书,古人之书也,无俟赘言。”

  2、《梅赧翁手书山谷梅花诗真迹》。

  民国二十三年(1934)一月以“梅社”名义自费出版,上海三马路千顷堂书局、宁波日升街汲绠书局经销。书高32.5厘米,宽21.6厘米,宣纸玻璃版精印。封面由柳中雄题。全书16页,一册。为书法长卷,应钱吟莲之请而作。末有民国二十二年钱罕跋:“伯兄吟莲,讳保寿,经史而外,尤喜钩稽金石训诂,曾事俞荫甫先生,肄业诂经精舍有年,于乡党上所最亲炙以朝夕请业者,则祖舅冯一梅梦香,同里梅调鼎友竹二先生也。梅先生所居与吾家相隔仅一巷,吾兄所藏弆之图籍、碑帖、书画,靡有不经梅先生审定者。兄欲求梅先生书,研墨以待,必如所请,是以得梅先生墨迹独多。清之季,季兄以知县需次广东,先为陵水,继为香山,一入官涂,书画图籍泰半散落,及身后,而所藏荡然矣。此先生手书之山谷梅花诗长卷,为先生平生最得意之书,亦为兄所最宝贵而什袭深藏于秘箧者。去年夏日,从子鸿模偶理先人所遗,于箧底搜得是卷,若获奇珍。罕之姊子严芝经,及孝丰李光业,皆后进之尤倾倒于先生书法者,相与纵臾鸿模,特制颇离版印行,以广流传,以饷同者。为述其渊,原所自如此。”

  钱罕跋及柳中雄题签均作“梅花诗”,实则黄庭坚(山谷)梨花诗也。

  3、《梅赧集锦》。

  民国癸未年(1943)秋月出版,书高32.5厘米,宽17厘米,宣纸玻璃版精印。全书60页,一册。封面由赵叔棢题签,首页为叶伯允《赧翁小传》及冯幵跋。这是梅调鼎的书法集,书体以楷、行为主,幅式依次为条屏、壶铭、对联、扇页、题跋、墓志、横披,为钱吟莲写的《山谷梨花诗》殿后。

  笔者曾轻信民间传说,在《著名书法家梅调鼎》一文中说:梅调鼎死后竟无葬身之钱,“有人建议把先生生前丢弃的二大箩的废字和草稿一一拼凑,拍成照片编成集子,取名《赧翁集锦》送到上海出版。印刷厂老板看到这本既不像拓本,又不像墨帖的大小不一、真草混杂的字书,竟拒绝接收。后由几位生前墨友捐钱自筹印刷制帖,在上海以每本大洋陆角义卖,竟然抢购一空。”后来在洪丕谟教授家中见到《梅赧集锦》,方知此说与事实不符。一是时间不符,梅死于1906年,此书出版于1943年,相差近四十年。二是此书完全不是梅调鼎“生前丢弃的二大箩的废字和草稿一一拼凑”,而是征集梅氏亲属及朋友、门生所藏精品选编而成,实是梅调鼎书法的代表作。

  三、玉成窑紫砂壶

  近年最早谈及玉成窑的,是虞浩旭发表在1997年2月14日《宁波晚报》上的《玉成窑之谜》,但只提出了问题,并无答案。接着,罗丰年在同年8月21日《宁波晚报》发表《梅调鼎与玉成窑》一文,明确指出:“梅调鼎晚年出于文人的爱好,又得到当地望族大户,包括在沪的慈溪籍文人等凑趣助兴,在家乡慈城创办玉成紫砂壶窑。……当时,梅调鼎借用林家大园一隅作为窑址。……玉成窑聘请名工制坯,名家刻字。玉成窑产品以紫砂为主,也旁及文房用品,如笔筒、水盂、笔洗之类,制作精良,多数刻有调鼎落款。刻者以篆刻家山农居多,因山农也是慈溪人,并有东石、曼生等名家刻件。玉成窑产品都是非卖品,办窑时间不长,传说只开了几炉就停窑了,所以数量不多。”

  这个与梅调鼎合作的山农,姓陈名榕,字香畦,以号行,一说是梅调鼎的亲家17。也是慈城人,擅长篆刻,《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刊有其篆刻四方。《梅赧集锦》中收有署“赧翁题  山农刻”的壶铭四件。《注韩室诗存》中有《题陈山农独立岩下小像》等五首。

  梅调鼎对紫砂茶壶的制作的题铭倾注了较大的热情。据洪丕谟称:梅“一生为各种式样的宜兴紫砂茶壶制铭不下百余件,并一一为之亲笔书写,然后再分别由山农等人烧铸到壶身上去”18。

  《梅赧集锦》收录壶铭近二十件,书法超妙入神,壶铭短小隽永。因玉成窑紫砂壶烧造时间短,又是非卖品,传世极稀,且为名家所制,已成为极珍贵的艺术珍品了。据说上海名画家唐云曾藏有梅调鼎设计制铭的各式砂壶十几把。2008年11月23日,上海工美拍卖行以12万元拍出由梅调鼎题铭的“林园制”款汉钟紫砂壶一把。

  四、书法评论

  目前所见最早对梅调鼎的评论,为1920年梓印的《海上墨林》,全文21字:“梅调鼎,字友竹,慈溪人。品行端谨。书法二王,诣臻神妙。”

  沙孟海在《东方杂志》第二十七卷第二号(1930年1月25日出版)发表《近三百年的书学》一文,列举二王帖学代表人物八人,分别为董其昌、王铎、姜宸英、张照、刘墉、姚鼐、翁方纲、梅调鼎。其中对梅调鼎的评价——

  梅调鼎,字友竹,号赧翁,浙江慈溪人,布衣。

  梅调鼎不很著名,只有上海、宁波一方面的人知道他。他是个山林隐士,脾气古怪,不肯随便替人家写字,尤其是达官贵人,是他所最厌忌的。因此,他在当时,名誉不大,到现在,他的作品,流传也不多,说到他的作品的价值,不但当时没有人和他抗行[衡],怕清代二百六十年中也没有这样高逸的作品呢?——郑苏堪先生曾经称赞过他,说是二百年来所无。

  他的书法,以二王为主,旁的无所不看,无所不写。住在冷僻的慈溪,家里又贫寒,搜集些儿碑帖,比别人家里要艰难到十倍。他对于《王圣教》,功夫最深,其次,发[汇]帖里面的另简短札,随时随地流露古人的真意,反比冠冕堂皇的《兰亭》、《乐毅论》等等好得多。初唐诸家,最得二王散髻斜簮的好处的,还是太宗的《温泉铭》,梅字的路数,和这一体很相近,大约他借径于此罢。”

  而同年出版的《四明清诗略续稿》,在卷四梅调鼎简历中,引录冯幵《回风堂脞记》中评论梅调鼎及其书法——

  吾邑梅友竹先生以书艺名浙东,用笔得古人不传之奥。尝客上海为某肆出纳册书眉,秀水沈蒙叔景修见而诧曰:此何行笔势,今人乃有是耶?先生于古人书,无所不学,少日顓致力于二王,中年以往,参酌南北,归于恬适,晚年益浑浑有拙致入化境矣。生平论书至苛,并世书家无一足当其盼睐者,顾于教诲后生,则恳恳靡有倦容,其言曰:用笔之妙,舍能圆能断外,无他道也。一时称为造微之论。读书精审绝伦,凡六经中之奇词奥句、诘屈不可通者,经先生曼声讽诵,辄复怡然理顺。先生恒谓,读书万遍,其义自见。故其治经,不据传疏,一以涵泳咀味出之,属上属下,应断应连。其于句读之学,盖往往有创获云。性孤僻,视荐绅若仇寇,达官钜公,丐其书不得,或反从野老荛竖得之。同县惟与徐南晖杲、王缦云定祥、王瑶尊□□、何条卿其枚最善。先生殁后数年,条卿谋为先生置笔冢于梦墨峰下,而属余铭之,逡遁未果。瑶尊尝以先生遗诗一束见视,其诗喜为质直朴塞之言,平素服膺东坡,乃其所作多有类郑板桥者。朋曹颇张之,余未敢附和也。

  冯君木卒于1931年,是沙孟海的古文老师,这篇评论显系早于沙氏。1943年,李光业等编印《梅赧集锦》时,冠于卷首的,却是叶伯允《赧翁小传》,而叶氏对梅调鼎的书法、诗歌及品行的评述,多抄自冯文。为便于读者比较,兹录叶文如下:

  赧翁姓梅氏,讳调鼎,字友竹。先世自镇海迁慈溪,遂为慈溪人。翁生清道光十九年,幼凝神绝虑,究心八法,有天授焉。稍长,即补博士弟子员,会督学使者案临,以书法不中程,见黜,不得与省试。曰:是尚可以屈我志耶。遂终身不谋仕进。翁于古人书无所不学,少日致力二王,中年以往参酌南北,归于恬适,晚年益浑浑有拙致入化境矣。曾谓:用笔之妙,舍能圆能断,外无他道也。一时称为造微之论。性孤僻,遇达官钜公,避之惟恐凂。有丐其书者,恒不得,或反从野老荛竖得之。独与县人徐南晖杲、王缦云定祥、王瑶尊家振、胡茝庄炳藻、何条卿其枚最善。翁殁后,条卿至欲为笔冢而未果,亦可见遗迹之足贵已。翁卒于光绪三十二年,年六十七。其书品,乃风行于海内,书家至谓:三百年来所无。抑翁非仅以书法擅长也,人品卓然,逸民之列。其读经亦精审绝伦,凡六经之奇词奥句,经翁曼声讽诵,怡然理顺。翁又能诗,喜为质直朴塞之言。此其馀事,乃见掩于书名,不著也。翁卒后,吾县人能书者,率宗法之,类有以取名于当世。其后三十八年,孝丰李光业集翁真迹为之汇影,而县人秦润卿、徐文卿、翁外孙洪承祓、鄞赵叔孺、朱积纲、徐润生力赞之,亦以见德之终不孤也。

  叶伯允曰:余幼时,耳翁名,顾未亲其丰采,先学正公得翁赠联,尝宝之。余友钱君太希,得翁之真传,以书名噪一时。尝谓翁平居闭户,日以大笔悬腕作小楷书百字,故所书无不宛转如志。此或其不传之秘欤。斲轮之术,得钱君而益信可以名世矣。

邑后学叶伯允拜撰19

  而奇怪的是,在《赧翁小传》后面附了冯氏的一段话:

  梅赧翁书,其用笔之妙,近世书家殆无有能及之者。清代书家,当推刘文清,然以较梅先生,正复有迳庭之判。余子碌碌,更无足数矣。特梅先生孤僻冷落,不屑与士大夫通问讯,声名寂寥,自甘埋没,百世而下,坐令铁保、梁同书辈流誉书林,此可为累欷者尔。士林不平至多,岂独书法。

冯幵

  散木在《新民报》发表的《梅调鼎》一文,约1500字,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篇较详细评价梅调鼎书法和人品的文章,现节录评其书法的文字如下:

  他的书法,以二王为师,其它晋唐名迹,也无所不参,无所不学。他用力最深的是王“圣教”、褚的“枯树赋”,唐太宗的“温泉铭”,但并不依旁王、褚门户,而独来独往,自成一家。

  梅先生早年的字写得既漂亮又朴素,像年轻的农村姑娘,不施脂粉,自然美好。中年掺入大欧,渐渐化圆为方,有时像隆冬枯树在跟风雪作斗争。晚年专用方笔写北碑,出入“张猛龙”“崔敬邕”及龙门造像之间,一变而为沉雄古拙,剽悍逼人。

  梅先生写字纯用中锋,又因用的是长笔头羊毫,所以执笔极高,回腕虚掌,执住笔管的顶端,他说不这样,就不能使笔力运到笔尖。他对人说:笔法很简单,只有“圆”、“断”两字,能“圆”、能“断”,已尽用笔能事,然要能“圆”、能“断”,就非中锋不办。他所谓“圆”,即转折要圆转自如,一点不勉强;所谓“断”,即笔连而意断,一点不粘滞。这是他的创见,自来论笔法的都没有说到过。

  他的字有两个特点:一是多飞白,凡枯笔都成双钩,或者有比小孩胎发还细的笔丝排列得整整齐齐在画中带过;二是善用淡墨、生纸,生纸最易渗墨,书画家没有相当功力都不大敢用生纸,而他在生纸上用极淡的墨作书,能使墨不渗出字外。这两个特点,也可以说是奇迹,确非一般书家所及,这就是他善用中锋的表现。

  现在许多媒体在谈及梅调鼎时,都说翁同龢曾评梅调鼎“三百年来所无,惜乎布衣,致声名寂寥”20。翁同龢(1830—1904)与梅调鼎为同时代人,且精于书法,但此句查无出处。其实此句出自郑孝胥之口。沙孟海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一文说,“郑苏堪先生曾经称赞过他,说是二百年来所无。”郑孝胥(1860-1938),字苏龛(苏堪),一字太夷,号海藏,福建闽侯人。工书法。因曾任伪满洲国总理,为人所不齿。

  五、书法流传

  梅调鼎书法大都流播于江浙一带,在家乡宁波民间尚存一些。天一阁博物馆收藏数幅,美国亨佛利尔美术馆收藏对联一副,杭州翁运凡收藏数幅,并有数十件梅氏手札。慈溪孙仲山藏有条幅及扇面各一,收入《溪上翰墨》21一书。洪丕谟家中亦有数幅,仅《书画情缘》收录的就有四幅,其中“阆苑有书皆附鹤  春城无处不飞花”七字联和“随分且为今日事  得闲还读古人书”七字联,曾编入《梅赧集锦》。洪丕谟曾发心编一本较为完整的梅调鼎书法集,留心寻访梅氏墨迹,但大病忽降,赍志以殁,终成憾事。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兴起,梅调鼎的书法作品在拍卖中也引人注目。兹从雅昌艺术网中辑出近年梅调鼎书法拍卖成交记录,以供参考。

梅调鼎书法作品拍卖成交记录

  名称

  估价

成交价

  拍卖公司

  拍卖日期

  拍品号

  对联

  无底价

1,100

  中国嘉德

  2002-05-11

  1049

  对联

  1,000-2,000

1,980

  中国嘉德

  2002-05-11

  1048

  对联

  无底价

1,650

  中贸圣佳

  2002-07-28

  0871

  对联

  1,500-2,500

3,300

  中国嘉德

  2003-03-15

  0778

  对联

  3,000-5,000

3,300

  中国嘉德

  2003-10-10

  0087

  横幅

  1,000-2,000

4,620

  中国嘉德

  2003-10-10

  0601

  书法

  1,000-2,000

5,324

  朵云轩

  2003-11-20

  0071

  八言对联

  4,000-8,000

4,400

  上海崇源

  2004-04-13

  1190

  七言对联

  12,000-22,000

19,800

  中贸圣佳

  2004-06-06

  0132

  行书扇面

  2,500-3,000

3,520

  宁波东方

  2004-12-06

  0372

  手札

  7,000-15,000

14,300

  上海国拍

  2005-11-13

  0057

  行草《杜牧诗》立轴

  1,500-3,000

HKD3,588

  香港淳浩

  2006-03-18

  0250

  行书《张九龄感遇》四屏

  6,000-10,000

HKD7,176

  香港淳浩

  2006-03-18

  0251

  七言对联

  5,000-8,000

8,250

  上海工美

  2006-09-13

  0361

  七言对联

  500-500

HKD3,450

  香港淳浩

  2007-02-03

  0275

  七言对联

  3,000-3,000

3,850

  北京翰海

  2007-03-18

  1492

  书札诗文杂稿

  10,000-15,000

14,560

  中国嘉德

  2007-05-13

  2312

  七言对联

  8,000-10,000

11,000

  上海道明

  2007-06-29

  0531

  七言对联

  4,000-6,000

7,700

  上海嘉泰

  2007-06-30

  0073

  七言对联

  1,000-1,000

5,500

  浙江保利

  2007-11-10

  0029

  对联

  5,000-8,000

5,600

  中国嘉德

  2007-12-17

  2185

  七言对联

  1,500-2,000

6,720

  上海工美

  2008-03-01

  0122

  行书立轴

  8,000-10,000

11,200

  上海道明

  2008-06-25

  0452

  草书立轴

  1,200-1,200

HKD4,250

  香港淳浩

  2008-08-16

  0245

  对联

  4,000-8,000

5,720

  杭州翰承

  2008-08-24

  0061

  对联

  无底价

4,480

  上海嘉泰

  2009-01-05

  0814

  对联

  8,000-12,000

12,320

  山东天承

  2009-03-08

  0713

  对联

  无底价

4,000

  东方艺都

  2009-05-27

  0126

  行书《题破山寺后禅院》扇片

  3,000-4,000

4,480

  上海崇源

  2009-07-01

  0177

  注:价格未注明币种者,均为人民币(RMB)。

  注:

  1、《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邬向东主编,宁波出版社1999年。

  2、《宁波晚报》,2007年1月6日。

  3、《中华合作时报》,2008年11月11日。

  4、梅安全致笔者信,2007年3月13日。

  5、《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全编增订本),浙江古籍出版社2005年。

  6、《新民报》晚刊,1957年7月30日。

  7、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年。

  8、《近三百年的书学》,《东方杂志》第二十七卷第二号,1930年1月25日。

  9、《清朝王羲之——梅调鼎》,《书画情缘》,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10、《海上墨林》,杨逸著,1920年。

  11、《浙东》杂志,慈溪市文联编,2004年冬季号。

  12、《洪丕谟研究》2002年第2期。

  13、《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全编增订本)作1855年生。

  14、均见《二十世纪宁波书坛回顾·论文史料选辑》,宁波出版社1999年。

  15、《宁波文史资料》第二辑,1984年。

  16、参见应根法《梅调鼎的墓碑考查记》,《古镇慈城》第十七期;2005年5月;耿晶《埋骨地梅香如昨》,《现代金报》2006年8月29日。

  17、翁运凡《梅调鼎轶闻录》,《浙东》杂志2004年冬季号。

  18、《清朝王羲之——梅调鼎》,《书画情缘》,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19、叶伯允,字秉成,著有《秋萤集》2卷,1930年铅印本,慈溪洪佛矢序,并有《赠叶伯允诗》。

  20、顾玮、贺宇红《一百年前的笔墨“表情”》,2006年8月15日《宁波日报》。

  21、孙仲山主编,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