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秋季号
 
 
【文艺评论】《慈溪民间歌谣集》序
2011年03月22日    作者:吕洪年  阅读:

  慈溪是革命老区,在现代革命史上,属于浙东革命根据地的范围。在抗日战争时期,它是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包括四明山、会稽山、三北(当时余姚、慈溪、镇海三县北部的杭州湾南岸地区)和上海浦东等。它位于杭州湾南岸,沪杭甬之间,东濒东海,南迄东阳、宁波公路一线,西跨浙赣铁路、金萧线两侧,北达黄浦江东岸地区。到解放战争时期,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奉命北撤之后,留在浙东的党组织继续领导革命群众坚持斗争,还开辟了新的革命根据地,成为当时全国南方七个大的游击战争根据地之一。它是一个濒海而扼杭州湾咽喉的战略要地。
  在今天的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慈溪归属于副省级城市宁波,无论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突显出卫星城镇的战略地位。全市实现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文化设施又向信息化时代快速迈进,特别是全长三十六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建成,大大缩短了慈溪与杭州、上海、南京等长三角核心城市的车距,是世界桥梁建筑史上的伟大创举,瞬间成为全球交通巨变的新亮点。全市经济富饶,社会和谐,科技发展,文化繁荣,成为浙东创业创新,谋求更大发展的一方热土。
  就在举国上下欢庆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素有深厚历史文化积淀、又大展开拓创新宏伟蓝图的慈溪文化人,经过精心搜集、整理和编选的《慈溪民间歌谣集》由大众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这在今天书刊林立、论坛广设、博客飞舞、“侃大山”者比比皆是的时候,能立足本土,珍重百姓,弘扬传统,捧上和献出有着馥郁泥土芳香的民歌民谣,不禁使我感到耳目一新,叹为观止。虽然我国号称“诗国”,从诗经、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词、元曲,洋洋洒洒,浩瀚无比。然而,一条文学史的辽阔长河,作为它们源头之一的民歌民谣,终究占据怎样的地位呢?听着《摇篮曲》长大的人们,如今又有多少人还看得起它们?这就很难说了。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其实,民歌民谣等广大劳动民众的口头创作,恰恰是我们的人民文学之母、人民艺术之根,它不仅熏陶和培育了历代文人墨客,滋养着历朝历代人民群众的心灵,影响着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与繁荣,而且还关系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文化水准和文明程度。由于民歌民谣是广大民众的心声,所以即使在过去时代,也有不少当政者与主事者经常深入民间,采录民诗民歌,以观民心民风。它的起源、发展、继承、弘扬、利用和开发,是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工程”不可小觑、不可忽视的重要项目之一。应当说,这是我们必须坚持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本不算厚重、不算豪华的《慈溪民间歌谣集》,毋庸讳言,有它一定的普世意义和传世价值。
  怀着极其兴奋、极为挚爱的心情翻阅这本《慈溪民间歌谣集》,觉得它有以下三方面有特色的内容值得我们关注与重视。
  一是传统歌谣。它所保留的原汁原味,是一笔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旧时代农耕文化背景下,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由于条件所限,都与民歌民谣相伴随,成为人们朝夕共处、休戚相关的文化载体。它们大多靠口头创作,口耳相传,多为一些生活歌谣、劳动歌谣、爱情歌谣、时政歌谣等,在民间流传的形式不一,或唱或颂或念,均系民间自发行为,依靠口耳薪火相传,文本载录在语辞上略有变异,但都基本保留原始风貌。
  例如书中叙事歌谣里的《孟姜女》一首,用的是“十二月花名调”,写明口述者和整理者姓名,说明来自民间,不是文人创作。其开头这样唱道:“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别人家夫妻团圆聚,孟姜女丈夫造长城。二月里来暖洋洋,双双燕子落画梁。鸟儿都有成双对,孟姜女房中独凄凉。”我国的万里长城,作为历史建筑物,是世界的奇迹,然而在修筑它时,由于历史上统治阶级的徭役和暴政,使人民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和惨重的牺牲。作为人民口头创作的孟姜女故事和孟姜女歌谣,塑造了孟姜女这个典型,通过普通人的命运和悲剧,来反映封建帝王的残暴和荒淫无耻。这是人民艺术的不朽杰作。如今,万里长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她是哭不倒的,但在民间传说中,孟姜女却把它哭倒了,这种历史信息告诉我们,任何强制的行动,即使能有一时的成功,终将留下历史的印记。
  二是讽刺歌谣。它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大变革中出现的某些不合理现象表示不满并予以强烈谴责的思想与情绪。这里,歌谣的功能主要在于:借助娱乐手段,揭示生活的某种道理,或在调侃中对时弊进行针砭,缓解来自于生活的焦虑。它来自生活,又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观念。当人们对某种现象看不惯时,讽刺歌谣可以让人们在笑声中看惯,这种看惯可能产生两种效果,一是真的看惯了,一是无奈的看惯或者带有调侃态度的看惯。前者深刻影响着文化层次较低的人群,足以让人随波逐流;后者则是文化层次较高的人的反应。
  例如《香烟谣》:“吃格‘上游’,力争上游。吃格‘古松’,做格苦工。吃格‘金猴’,做人真吼。吃格‘北仑’,做人笃定。吃格‘大重九’,屋里样样有。吃格‘云烟’,勿用摸铜钿。吃格‘红塔山’,屋里钞票堆成山。吃格红‘中华’,说话样样随侬话。”这是改革、开放初期,打破了“吃大锅饭”的计划经济体制之后,在社会日趋激烈竞争的背景下,在公开、公平、公正的机制尚未建立之前,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必然出现的人群分流状况的真实写照。它讽刺了某些不正当的行为,而又缺乏在其背后本应有的正常秩序。歌谣中的这种时代特征和生活气息,是这个特殊时代的历史纪录,很难说它是无病的呻吟和无聊的叹息。
  三是新潮歌谣。时至当代,社会结构的变化,新兴传播媒介的突起,出于自发行为的民间歌谣日益有走向专业创作和商品化的趋势,尤其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现代传播媒介如互联网、手机等的大量兴起,都市人群中的歌谣创作与流传开始大为盛行。尽管也有不少垃圾式的作品,但歌谣创作人群之众、传播人群之大、作品数量之多,都是以往任何时代都无法比拟的。
  例如选自《三北民间歌谣》的《爱情十字谣》:“一个漂亮小官人,两张票子藏在身,三岔路口等情人,四点一刻就动身,五路电车正赶进,落(六)落胃胃看电影,嘁(七)嘁喳喳谈爱情,八分洋钱买棒冰,酒(九)楼里厢吃点心,实(十)实不怕难为情。”只要回想一下,在那“左”倾思潮弥漫的时代,人们拿政治书作掩护,偷偷写情书的情景,就可想这首歌谣所描绘的情景和那个求爱心切的小伙子的可贵了。歌谣中提出“不怕难为情”,这是一种多么执着的情感,多么热烈的追求,发展到今天,人们已经是够开放、够浪漫、够大胆的了,所以我奉劝今天的男女青年要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美好时代。我们应当不忘过去,珍惜今天,开拓未来。
  对于新潮歌谣的发展前景,我愿意在这里多说几句。新潮歌谣的创作是自发的,同时也是自觉的。它不是个别人的行为,而是全社会的行为,相当一部分城乡民众都参与其中。因此,这是一场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新潮歌谣和新民间文学创作运动。它不仅催发了一批生动活泼的创作成果的涌现,也催发了人们参与创作的习惯的形成。这将可能成为又一个民间文学的烂漫春天!
  有人以为,民间文学都是传统的、古老的,在今天突飞猛进的新时代,民间文学已经销声匿迹。持这种观点的不乏其人。其实,他们错了,民间文学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它始终不停地吐故纳新,与时俱进,为我们所取之不尽和用之不竭。它的意义和价值可以从三方面来讲,我也曾在《浙江歌谣源流史》序中这样说过:“就文艺学的角度讲,歌谣不仅与许多民间艺术有密切的关系,而且对历代文人的诗词和其他形式的文学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就民俗学的角度讲,早期的歌谣纪录,突出了歌谣的立体性,与歌谣的演唱背景,诸如节庆、祭扫、婚丧、集会、结拜等实际生活的研究有关。近世歌谣与‘启蒙’并提,一场自上而下的歌谣运动带动一大批地方上的知识分子对‘家乡民俗的研究’,并认为歌谣有着深厚的民俗文化底蕴。就社会学的角度讲,歌谣可以成为思想史、经济史和文化史研究的重要资料。”
  捧读这本《慈溪民间歌谣集》,我要赞叹慈溪不愧是革命老区,慈溪的文化人不愧既有传统眼光又有崭新视野!不少人感叹民间文艺家协会捉襟见肘,难以为继,与之相反,慈溪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却从低谷中走出来,并雄心勃勃地要开拓新时期的民间文学事业,真可谓独具慧眼,独树一帜。本书主编童银舫先生既是我的文友,又是我的同好,他立足本土,胸怀全局,放眼未来,开拓创新,是一位令我心仪的学者。他请序于我,盛情难却,勉力赘言,权以为序。
                                                                                 二〇〇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于浙大西溪北苑

  慈溪是革命老区,在现代革命史上,属于浙东革命根据地的范围。在抗日战争时期,它是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包括四明山、会稽山、三北(当时余姚、慈溪、镇海三县北部的杭州湾南岸地区)和上海浦东等。它位于杭州湾南岸,沪杭甬之间,东濒东海,南迄东阳、宁波公路一线,西跨浙赣铁路、金萧线两侧,北达黄浦江东岸地区。到解放战争时期,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奉命北撤之后,留在浙东的党组织继续领导革命群众坚持斗争,还开辟了新的革命根据地,成为当时全国南方七个大的游击战争根据地之一。它是一个濒海而扼杭州湾咽喉的战略要地。
  在今天的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慈溪归属于副省级城市宁波,无论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突显出卫星城镇的战略地位。全市实现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文化设施又向信息化时代快速迈进,特别是全长三十六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建成,大大缩短了慈溪与杭州、上海、南京等长三角核心城市的车距,是世界桥梁建筑史上的伟大创举,瞬间成为全球交通巨变的新亮点。全市经济富饶,社会和谐,科技发展,文化繁荣,成为浙东创业创新,谋求更大发展的一方热土。
  就在举国上下欢庆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素有深厚历史文化积淀、又大展开拓创新宏伟蓝图的慈溪文化人,经过精心搜集、整理和编选的《慈溪民间歌谣集》由大众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这在今天书刊林立、论坛广设、博客飞舞、“侃大山”者比比皆是的时候,能立足本土,珍重百姓,弘扬传统,捧上和献出有着馥郁泥土芳香的民歌民谣,不禁使我感到耳目一新,叹为观止。虽然我国号称“诗国”,从诗经、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词、元曲,洋洋洒洒,浩瀚无比。然而,一条文学史的辽阔长河,作为它们源头之一的民歌民谣,终究占据怎样的地位呢?听着《摇篮曲》长大的人们,如今又有多少人还看得起它们?这就很难说了。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其实,民歌民谣等广大劳动民众的口头创作,恰恰是我们的人民文学之母、人民艺术之根,它不仅熏陶和培育了历代文人墨客,滋养着历朝历代人民群众的心灵,影响着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与繁荣,而且还关系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文化水准和文明程度。由于民歌民谣是广大民众的心声,所以即使在过去时代,也有不少当政者与主事者经常深入民间,采录民诗民歌,以观民心民风。它的起源、发展、继承、弘扬、利用和开发,是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工程”不可小觑、不可忽视的重要项目之一。应当说,这是我们必须坚持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本不算厚重、不算豪华的《慈溪民间歌谣集》,毋庸讳言,有它一定的普世意义和传世价值。
  怀着极其兴奋、极为挚爱的心情翻阅这本《慈溪民间歌谣集》,觉得它有以下三方面有特色的内容值得我们关注与重视。
  一是传统歌谣。它所保留的原汁原味,是一笔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旧时代农耕文化背景下,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由于条件所限,都与民歌民谣相伴随,成为人们朝夕共处、休戚相关的文化载体。它们大多靠口头创作,口耳相传,多为一些生活歌谣、劳动歌谣、爱情歌谣、时政歌谣等,在民间流传的形式不一,或唱或颂或念,均系民间自发行为,依靠口耳薪火相传,文本载录在语辞上略有变异,但都基本保留原始风貌。
  例如书中叙事歌谣里的《孟姜女》一首,用的是“十二月花名调”,写明口述者和整理者姓名,说明来自民间,不是文人创作。其开头这样唱道:“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别人家夫妻团圆聚,孟姜女丈夫造长城。二月里来暖洋洋,双双燕子落画梁。鸟儿都有成双对,孟姜女房中独凄凉。”我国的万里长城,作为历史建筑物,是世界的奇迹,然而在修筑它时,由于历史上统治阶级的徭役和暴政,使人民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和惨重的牺牲。作为人民口头创作的孟姜女故事和孟姜女歌谣,塑造了孟姜女这个典型,通过普通人的命运和悲剧,来反映封建帝王的残暴和荒淫无耻。这是人民艺术的不朽杰作。如今,万里长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她是哭不倒的,但在民间传说中,孟姜女却把它哭倒了,这种历史信息告诉我们,任何强制的行动,即使能有一时的成功,终将留下历史的印记。
  二是讽刺歌谣。它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大变革中出现的某些不合理现象表示不满并予以强烈谴责的思想与情绪。这里,歌谣的功能主要在于:借助娱乐手段,揭示生活的某种道理,或在调侃中对时弊进行针砭,缓解来自于生活的焦虑。它来自生活,又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观念。当人们对某种现象看不惯时,讽刺歌谣可以让人们在笑声中看惯,这种看惯可能产生两种效果,一是真的看惯了,一是无奈的看惯或者带有调侃态度的看惯。前者深刻影响着文化层次较低的人群,足以让人随波逐流;后者则是文化层次较高的人的反应。
  例如《香烟谣》:“吃格‘上游’,力争上游。吃格‘古松’,做格苦工。吃格‘金猴’,做人真吼。吃格‘北仑’,做人笃定。吃格‘大重九’,屋里样样有。吃格‘云烟’,勿用摸铜钿。吃格‘红塔山’,屋里钞票堆成山。吃格红‘中华’,说话样样随侬话。”这是改革、开放初期,打破了“吃大锅饭”的计划经济体制之后,在社会日趋激烈竞争的背景下,在公开、公平、公正的机制尚未建立之前,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必然出现的人群分流状况的真实写照。它讽刺了某些不正当的行为,而又缺乏在其背后本应有的正常秩序。歌谣中的这种时代特征和生活气息,是这个特殊时代的历史纪录,很难说它是无病的呻吟和无聊的叹息。
  三是新潮歌谣。时至当代,社会结构的变化,新兴传播媒介的突起,出于自发行为的民间歌谣日益有走向专业创作和商品化的趋势,尤其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现代传播媒介如互联网、手机等的大量兴起,都市人群中的歌谣创作与流传开始大为盛行。尽管也有不少垃圾式的作品,但歌谣创作人群之众、传播人群之大、作品数量之多,都是以往任何时代都无法比拟的。
  例如选自《三北民间歌谣》的《爱情十字谣》:“一个漂亮小官人,两张票子藏在身,三岔路口等情人,四点一刻就动身,五路电车正赶进,落(六)落胃胃看电影,嘁(七)嘁喳喳谈爱情,八分洋钱买棒冰,酒(九)楼里厢吃点心,实(十)实不怕难为情。”只要回想一下,在那“左”倾思潮弥漫的时代,人们拿政治书作掩护,偷偷写情书的情景,就可想这首歌谣所描绘的情景和那个求爱心切的小伙子的可贵了。歌谣中提出“不怕难为情”,这是一种多么执着的情感,多么热烈的追求,发展到今天,人们已经是够开放、够浪漫、够大胆的了,所以我奉劝今天的男女青年要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美好时代。我们应当不忘过去,珍惜今天,开拓未来。
  对于新潮歌谣的发展前景,我愿意在这里多说几句。新潮歌谣的创作是自发的,同时也是自觉的。它不是个别人的行为,而是全社会的行为,相当一部分城乡民众都参与其中。因此,这是一场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新潮歌谣和新民间文学创作运动。它不仅催发了一批生动活泼的创作成果的涌现,也催发了人们参与创作的习惯的形成。这将可能成为又一个民间文学的烂漫春天!
  有人以为,民间文学都是传统的、古老的,在今天突飞猛进的新时代,民间文学已经销声匿迹。持这种观点的不乏其人。其实,他们错了,民间文学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它始终不停地吐故纳新,与时俱进,为我们所取之不尽和用之不竭。它的意义和价值可以从三方面来讲,我也曾在《浙江歌谣源流史》序中这样说过:“就文艺学的角度讲,歌谣不仅与许多民间艺术有密切的关系,而且对历代文人的诗词和其他形式的文学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就民俗学的角度讲,早期的歌谣纪录,突出了歌谣的立体性,与歌谣的演唱背景,诸如节庆、祭扫、婚丧、集会、结拜等实际生活的研究有关。近世歌谣与‘启蒙’并提,一场自上而下的歌谣运动带动一大批地方上的知识分子对‘家乡民俗的研究’,并认为歌谣有着深厚的民俗文化底蕴。就社会学的角度讲,歌谣可以成为思想史、经济史和文化史研究的重要资料。”
  捧读这本《慈溪民间歌谣集》,我要赞叹慈溪不愧是革命老区,慈溪的文化人不愧既有传统眼光又有崭新视野!不少人感叹民间文艺家协会捉襟见肘,难以为继,与之相反,慈溪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却从低谷中走出来,并雄心勃勃地要开拓新时期的民间文学事业,真可谓独具慧眼,独树一帜。本书主编童银舫先生既是我的文友,又是我的同好,他立足本土,胸怀全局,放眼未来,开拓创新,是一位令我心仪的学者。他请序于我,盛情难却,勉力赘言,权以为序。
                                                                                 二〇〇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于浙大西溪北苑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