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秋季号
 
 
【小说接龙】痒了就抓
2011年03月22日    作者:榴眼  阅读:

  子梅这枚梅子,被成郝酸了回,却因为落花从容的话,感觉是一缕阳光,在她阴霾的云层中透亮出来。她知道沟通和勾引的基础都是语言,语言能让人疼,让人笑。她的心开始透彻了:和成郝的问题在于缺少沟通,她可以和成郝说一整天的话,但能感觉成郝的心不在这里,子梅认定成郝正在被别的女人勾引着。唯一或许能解决的是好好和成郝沟通沟通。当然子梅是心思缜密的女人。她的语言逻辑比买菜的算盘打得更精道,她想了一礼拜。在确定是否和成郝说之前,还是小心翼翼的找了姐妹英红参谋。英红和她从小玩跳绳,玩沙包,玩迷藏,玩打毛衣,玩针绣的朋友。她们的关系是一朵花里的两个瓣。
  子梅和英红说,你们夫妻咋样之类的话,英红就能知道子梅到底想说什么。英红说,我们这年龄的女人,花儿快谢了,有把自己打扮成妖精的,有把自己打扮成十八一朵花的,人皮老化成徐娘半老是没办法的事情,自然规律,但化妆打扮,SPA,海藻泥乱抹都让老娘我不再青春少女。但年纪是棵树,越老皮是厚了,但根基却也结实了,夫妻关系也应该多面发展。
  子梅问多面咋发展啊。她把咖啡搅动得很快,咖啡旋起来像个酒窝,酒窝能装得下别人的笑容。
  英红说,比如肢体语言。花是不漂亮了,但树叶,树干,树杈都格外的结实。不要让老公老看你这张破脸。英红发“破”音的时候,子梅能清晰地听到破碎声。
  英红说,比如增加你的附加值。你管住你家厨房,让男人爱死你,就得要他的胃爱上你那口菜。
  英红又说,比如提高你的技能。你要表现你的妩媚,可结合我刚说的肢体语言。英红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扭动了身子,她的语气里,肢体上透着一种若是男人都把持不住的力量,子梅能感受到她的话是发自骨子里的。
  子梅说打住。手上的咖啡在桌上一抖,能抖出一圈一圈涟漪来。子梅当然不是青梅,她也是熟透的梅子,但她知道英红将说什么,一想她要说什么,子梅的脸红了。英红哈哈大笑,说子梅嫩得还想开花。英红的笑声好像也在开着花,那花儿好像一边开着,一边发出爆竹般的声响来。
  子梅其实希望她在老公成郝面前一辈子开着花,但这美好的愿望被几条短信晒得快要枯萎了。毒啊。
  星期天,乘儿子不在。她也没叫英红,独自上街买了她一直来认为不应该买的内衣。曾和成郝上街,成郝偷偷在她耳边说这衣服穿得肯定美死他。她羞红着脸,拉着跑开说成郝不正经。成郝那时候的眼睛绿油油的,能泌出水来。
  星期一下班后,子梅做了成郝好吃的醋溜小鲫鱼。
  去菜市场时,卖鱼的说十六元一斤,子梅说贵,她说隔壁的摊位的鱼比你大,才八元。卖鱼的说,那你买八元的吧。子梅说能便宜不。卖鱼的说,昨天我卖了二条十五元,我回家还让老婆跪搓衣板呢!子梅当然知道八元的鱼吃着吃着好像在吃泥。但她觉得卖鱼的话很有意思。她想,家庭也符合需求层次理论。后来她和英红说,那卖鱼的头像条金鱼,连嘴巴都圆嘟嘟的。
  子梅拣了条大的送到成郝的饭碗上,成郝看了看她。感觉相敬如宾的暧昧在发芽,明显是夫妻之间的暗示,能让他握着的碗里的饭温度上升。吃到口的饭暖暖地落胃,能让心一振,好像吃到了定心丸。
  说,今天是不是想……
  子梅低着头说,不想!吃!
  男人总是会在女人的一些暗示下高大起来。而女人总不停地说谎。
  成郝刚想说,好吃。讨厌的周杰伦的声音好像从地里露出头来,似棵苗子突突的发芽,子梅这时候最想拆的台子就是《菊花台》。成郝没去摸他的裤袋,好像短信从来没有响过。把刚才想说的话再吐出来的时候,子梅感觉成郝的虚伪,她有点眩晕,甚至想吐。她把到口的青菜在碗里一摔,躲到房里去了。关门的声音就是一个台子倒下时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成郝捧着手机说,银行系统在升级,阿立要我去露个面,不信你看短信。手机在子梅眼前一递,好像递过去的是他那颗忠诚的心。子梅没出声,偷看成郝的短信后,她觉得成郝的坦白是此地无银。
  成郝走后,子梅洗澡的时候拿起早准备的内衣,捏了一下,又放下,最终却放回了原处。
  星期二,她又去那家鱼店。金鱼说要十七元一斤。子梅说,昨天十六,今天怎么说涨就涨了呢?金鱼说,我老婆说了,十六元不到五点半就卖光了,今天要提价。子梅摇摇头,转悠了半天,最后还回到这店。金鱼说,我早说了,梅湖的鱼仅此一家,别无分店。我老婆说,不管好鱼坏鱼,吃梅湖鱼的肯定是好猫;我老婆又说了,熊掌和鱼是平级,熊掌贵啊,鱼若能卖成熊掌价的,肯定是好鱼;我老婆又说……子梅有点好笑,打断他说,你老婆别说了,但问下,你老婆是干嘛的?金鱼用很胖的声音说,小学语文老师。
  这次,子梅烧的是葱烤鲫鱼。早上成郝知道子梅昨晚的感受,但他觉得自己在菊花台上,领导的光环,家长的光环笼罩着他,他高傲得似主角,唱着他想唱的,而更轻视台下的感受。
  子梅拣了条大的放在成郝的碗里。这次他无风,幡不动,心不动。他知道若自己动一下,痒痒的是自己,而不是子梅;若不动,痒痒的是子梅。的确子梅开始有点烦,她照例吃着她的青菜,没有言语。好像不曾出现过梅湖的鱼,也不曾出现过给成郝拣条大的。
  成郝照例吃完,就坐在电脑边,玩他的象棋。这次子梅穿上了有很多窟窿的新内衣,早早的睡下,睡着,想着,想着,睡着,也没点亮电灯。早上才知道,她睡着了,还梦到周公,他在和她说悄悄话,说落花从容是他朋友,并说落花从容是个思想家,诗人,歌唱家,神经病。这观点和她以为的一样,她说过,教语文那么久,最后的结论是,艺术家,特别是作家都有病。
  星期三,子梅还去那家鱼店。金鱼说十五元一斤。子梅奇怪,昨天十七,前天十六,为什么今天十五?金鱼说,和老婆吵架,她说晚饭同事请客,女同事也就算了,居然还打扮一番,乐颠屁颠出去了,我不求卖贵,只求卖快。在家等她,看她啥时候回来。
  子梅做好了卤汁蒸鱼,成郝才来电话说,晚上和领导吃饭,并玩地主。
  星期四,子梅再去那家鱼店。门关着,但贴了张纸,上书:息业一天,在家打鱼。晚上英红硬拉着子梅去喝咖啡,说老公出差,没劲。星期五子梅再去这家鱼店,门还关着,旁边一打听,一阿姨嘴快,说,闹着呢,他没去打鱼,打老婆来着。

  子梅这枚梅子,被成郝酸了回,却因为落花从容的话,感觉是一缕阳光,在她阴霾的云层中透亮出来。她知道沟通和勾引的基础都是语言,语言能让人疼,让人笑。她的心开始透彻了:和成郝的问题在于缺少沟通,她可以和成郝说一整天的话,但能感觉成郝的心不在这里,子梅认定成郝正在被别的女人勾引着。唯一或许能解决的是好好和成郝沟通沟通。当然子梅是心思缜密的女人。她的语言逻辑比买菜的算盘打得更精道,她想了一礼拜。在确定是否和成郝说之前,还是小心翼翼的找了姐妹英红参谋。英红和她从小玩跳绳,玩沙包,玩迷藏,玩打毛衣,玩针绣的朋友。她们的关系是一朵花里的两个瓣。
  子梅和英红说,你们夫妻咋样之类的话,英红就能知道子梅到底想说什么。英红说,我们这年龄的女人,花儿快谢了,有把自己打扮成妖精的,有把自己打扮成十八一朵花的,人皮老化成徐娘半老是没办法的事情,自然规律,但化妆打扮,SPA,海藻泥乱抹都让老娘我不再青春少女。但年纪是棵树,越老皮是厚了,但根基却也结实了,夫妻关系也应该多面发展。
  子梅问多面咋发展啊。她把咖啡搅动得很快,咖啡旋起来像个酒窝,酒窝能装得下别人的笑容。
  英红说,比如肢体语言。花是不漂亮了,但树叶,树干,树杈都格外的结实。不要让老公老看你这张破脸。英红发“破”音的时候,子梅能清晰地听到破碎声。
  英红说,比如增加你的附加值。你管住你家厨房,让男人爱死你,就得要他的胃爱上你那口菜。
  英红又说,比如提高你的技能。你要表现你的妩媚,可结合我刚说的肢体语言。英红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扭动了身子,她的语气里,肢体上透着一种若是男人都把持不住的力量,子梅能感受到她的话是发自骨子里的。
  子梅说打住。手上的咖啡在桌上一抖,能抖出一圈一圈涟漪来。子梅当然不是青梅,她也是熟透的梅子,但她知道英红将说什么,一想她要说什么,子梅的脸红了。英红哈哈大笑,说子梅嫩得还想开花。英红的笑声好像也在开着花,那花儿好像一边开着,一边发出爆竹般的声响来。
  子梅其实希望她在老公成郝面前一辈子开着花,但这美好的愿望被几条短信晒得快要枯萎了。毒啊。
  星期天,乘儿子不在。她也没叫英红,独自上街买了她一直来认为不应该买的内衣。曾和成郝上街,成郝偷偷在她耳边说这衣服穿得肯定美死他。她羞红着脸,拉着跑开说成郝不正经。成郝那时候的眼睛绿油油的,能泌出水来。
  星期一下班后,子梅做了成郝好吃的醋溜小鲫鱼。
  去菜市场时,卖鱼的说十六元一斤,子梅说贵,她说隔壁的摊位的鱼比你大,才八元。卖鱼的说,那你买八元的吧。子梅说能便宜不。卖鱼的说,昨天我卖了二条十五元,我回家还让老婆跪搓衣板呢!子梅当然知道八元的鱼吃着吃着好像在吃泥。但她觉得卖鱼的话很有意思。她想,家庭也符合需求层次理论。后来她和英红说,那卖鱼的头像条金鱼,连嘴巴都圆嘟嘟的。
  子梅拣了条大的送到成郝的饭碗上,成郝看了看她。感觉相敬如宾的暧昧在发芽,明显是夫妻之间的暗示,能让他握着的碗里的饭温度上升。吃到口的饭暖暖地落胃,能让心一振,好像吃到了定心丸。
  说,今天是不是想……
  子梅低着头说,不想!吃!
  男人总是会在女人的一些暗示下高大起来。而女人总不停地说谎。
  成郝刚想说,好吃。讨厌的周杰伦的声音好像从地里露出头来,似棵苗子突突的发芽,子梅这时候最想拆的台子就是《菊花台》。成郝没去摸他的裤袋,好像短信从来没有响过。把刚才想说的话再吐出来的时候,子梅感觉成郝的虚伪,她有点眩晕,甚至想吐。她把到口的青菜在碗里一摔,躲到房里去了。关门的声音就是一个台子倒下时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成郝捧着手机说,银行系统在升级,阿立要我去露个面,不信你看短信。手机在子梅眼前一递,好像递过去的是他那颗忠诚的心。子梅没出声,偷看成郝的短信后,她觉得成郝的坦白是此地无银。
  成郝走后,子梅洗澡的时候拿起早准备的内衣,捏了一下,又放下,最终却放回了原处。
  星期二,她又去那家鱼店。金鱼说要十七元一斤。子梅说,昨天十六,今天怎么说涨就涨了呢?金鱼说,我老婆说了,十六元不到五点半就卖光了,今天要提价。子梅摇摇头,转悠了半天,最后还回到这店。金鱼说,我早说了,梅湖的鱼仅此一家,别无分店。我老婆说,不管好鱼坏鱼,吃梅湖鱼的肯定是好猫;我老婆又说了,熊掌和鱼是平级,熊掌贵啊,鱼若能卖成熊掌价的,肯定是好鱼;我老婆又说……子梅有点好笑,打断他说,你老婆别说了,但问下,你老婆是干嘛的?金鱼用很胖的声音说,小学语文老师。
  这次,子梅烧的是葱烤鲫鱼。早上成郝知道子梅昨晚的感受,但他觉得自己在菊花台上,领导的光环,家长的光环笼罩着他,他高傲得似主角,唱着他想唱的,而更轻视台下的感受。
  子梅拣了条大的放在成郝的碗里。这次他无风,幡不动,心不动。他知道若自己动一下,痒痒的是自己,而不是子梅;若不动,痒痒的是子梅。的确子梅开始有点烦,她照例吃着她的青菜,没有言语。好像不曾出现过梅湖的鱼,也不曾出现过给成郝拣条大的。
  成郝照例吃完,就坐在电脑边,玩他的象棋。这次子梅穿上了有很多窟窿的新内衣,早早的睡下,睡着,想着,想着,睡着,也没点亮电灯。早上才知道,她睡着了,还梦到周公,他在和她说悄悄话,说落花从容是他朋友,并说落花从容是个思想家,诗人,歌唱家,神经病。这观点和她以为的一样,她说过,教语文那么久,最后的结论是,艺术家,特别是作家都有病。
  星期三,子梅还去那家鱼店。金鱼说十五元一斤。子梅奇怪,昨天十七,前天十六,为什么今天十五?金鱼说,和老婆吵架,她说晚饭同事请客,女同事也就算了,居然还打扮一番,乐颠屁颠出去了,我不求卖贵,只求卖快。在家等她,看她啥时候回来。
  子梅做好了卤汁蒸鱼,成郝才来电话说,晚上和领导吃饭,并玩地主。
  星期四,子梅再去那家鱼店。门关着,但贴了张纸,上书:息业一天,在家打鱼。晚上英红硬拉着子梅去喝咖啡,说老公出差,没劲。星期五子梅再去这家鱼店,门还关着,旁边一打听,一阿姨嘴快,说,闹着呢,他没去打鱼,打老婆来着。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