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冬季号
 
 
【诗歌】高建军诗选
2011年03月22日    作者:高建军  阅读:

走在通往高山寺的路上


阴。冷。
春天的某个上午
我,只身
行走在一条山路上
尽管,附近的山坡上
还有垦荒的男人
远处的山坳里
还有喂奶的女人
他们的脸上,同样
荡漾着希望

山路,时陡,时坦
山风,时急,时缓
我仿佛听到兄弟的呼喊
就在我身后不远的某个地方

高山寺:一个向往已久却从未抵达过的地方
我的眼前曾浮现过无数个高山寺
在耳闻之后,抑或是
在抵达之前的若干个清晨

我将在这条山路上迈出第一步的时候
认真地告诉我的兄弟:
我们的方向是同样的方向
我们的目的地是同样的目的地
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一座自己的高山寺

这就是那条通往高山寺的山路
走在这条路上,我分明
听到竹子在我体内生长的声音


我计划:留下我的眼睛去寻找光明


物质是否总在意识的前面
光明和黑暗
不会因为我的眼睛而有所改变

一个夏日的午后
暴雨突如其来
我仍踯躅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在这个喧闹的空间里
我的语言和岩石一样木讷

教条挂上了天空
彩虹和冰雹同样让我们感到无助
文字游离在书本之外
无知和盲从肆意滋生

我计划:留下我的眼睛
去寻找光明
或许,有一天
我将看到:我的双手
在同一时间
穿越黑暗,抵达光明

 

十月二十九日清晨速写


是窗外那只不知名的鸟儿唤醒了我

大海以其惯有的节奏喘着粗气
三条船随意地漂浮在不远处的海面上
摆动着同样的姿势
时间还不到六点半
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去冲浪了

这时,太阳还没露脸
几个花一样的姑娘
在楼下的草地上摆了不同的姿势合影
距离她们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矗立着几幢已腾空的别墅
摊着一大堆因拆房留下的砖块
在那儿,不久的将来
就会有人和我一样
站在同样的高度
面向大海

十月二十九日的清晨
我的视线
轻松越过酒店阳台的栏杆
一直向前

 

海边的这个凌晨,
我注定会在睡梦中醒来


是漫长的进化
让我丧失了鳞和鳃
以至于现在
不得不借助潜水服和氧气筒
才能恢复作为鱼的部分功能

我拖着笨重的身体
游向昔日的伙伴
但我所看到的
尽是逃避的身形和敌视的目光
热情的招呼只能使它们更远离我
显然,是我的人类的模样惊吓了它们

在这片领域里
它们是真正的主人
而我却只能被当作是
一名不友善的客人

我开始厌恶
附着在身上的人类制造的物品
一股极其原始的力量
促使我摆脱它们的束缚
赤裸着游向我的兄弟姐妹

海边的这个凌晨
我注定会在睡梦中醒来
然后,轻抚着满身的鳞片
幸福地睡去

 

历史仍在继续行进


历史,在嘴唇和舌头之间,
泥土和岩石之上
诞生。

一群鱼,张着异常巨大的嘴巴
游走在语言与文字之间。
一粒细微的灰尘所蕴藏的信息
超越了人类的整个历史。
岩石与岩石
传承着冰冷与坚硬的质地。

我急切地伸出双手
试图抓住时间,
在这个极其熟悉且又无比陌生的空间。
而我所能触及的
只有零碎的记忆
和岩石般的躯体。

我的舌头舔过嘴唇,体会
我正在经历着的时间和空间
成为历史的味道。

而历史仍在继续行进。


一只远行的鹰


远离家乡
连日来,我的翅膀
掠过南方的数个城市和乡村
在深邃的海水
和不计其数的棕榈叶子上
逐一投下浅色的影子

在三亚与海口之间
划了一条简洁的弧线后,我跃过
那道秀丽的海峡
和那片开阔的海域
降落在一个陌生城市的
一座纯白色雕塑的肩头

我的目光所能触摸到的
依然是满眼的苍翠
和略显混浊的
养育了无数生命的水域

我会栖息在
石景山顶那棵茂盛的榕树
整理一下疲惫的羽毛
和着浪花与礁石的节拍
听一只海螺浑厚的低音

这个夜晚,风平浪静
在梦中,我清晰地听到
孩子们欢快地笑声


一对民工父子的幸福街舞


摆腿,挥手,转身……
踩着欢快的节拍,
在马路转角的不足三十平方的地方,
两盏橘黄色的路灯下,
舞动着二十多个轻松的身影。

我所关注的
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父亲
和一个不足两岁的儿子的舞蹈;
是父亲摆动的那两只
还沾染着水泥的大手的生硬动作
和儿子学模学样前后摇晃的稚嫩双臂;
是父亲摆腿时差点甩掉的
那只紧张的拖鞋
和儿子挪动的蹒跚步伐;
是父亲那件已呈灰色的
与立冬的节气不相吻合的白体恤
和还粘着草根的略显紧身的
儿子的毛衣;
是父亲和儿子
那同样憨厚、幸福的笑容。

今晚,没有月亮。
月亮,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面。
 

走在通往高山寺的路上


阴。冷。
春天的某个上午
我,只身
行走在一条山路上
尽管,附近的山坡上
还有垦荒的男人
远处的山坳里
还有喂奶的女人
他们的脸上,同样
荡漾着希望

山路,时陡,时坦
山风,时急,时缓
我仿佛听到兄弟的呼喊
就在我身后不远的某个地方

高山寺:一个向往已久却从未抵达过的地方
我的眼前曾浮现过无数个高山寺
在耳闻之后,抑或是
在抵达之前的若干个清晨

我将在这条山路上迈出第一步的时候
认真地告诉我的兄弟:
我们的方向是同样的方向
我们的目的地是同样的目的地
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一座自己的高山寺

这就是那条通往高山寺的山路
走在这条路上,我分明
听到竹子在我体内生长的声音


我计划:留下我的眼睛去寻找光明


物质是否总在意识的前面
光明和黑暗
不会因为我的眼睛而有所改变

一个夏日的午后
暴雨突如其来
我仍踯躅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在这个喧闹的空间里
我的语言和岩石一样木讷

教条挂上了天空
彩虹和冰雹同样让我们感到无助
文字游离在书本之外
无知和盲从肆意滋生

我计划:留下我的眼睛
去寻找光明
或许,有一天
我将看到:我的双手
在同一时间
穿越黑暗,抵达光明

 

十月二十九日清晨速写


是窗外那只不知名的鸟儿唤醒了我

大海以其惯有的节奏喘着粗气
三条船随意地漂浮在不远处的海面上
摆动着同样的姿势
时间还不到六点半
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去冲浪了

这时,太阳还没露脸
几个花一样的姑娘
在楼下的草地上摆了不同的姿势合影
距离她们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矗立着几幢已腾空的别墅
摊着一大堆因拆房留下的砖块
在那儿,不久的将来
就会有人和我一样
站在同样的高度
面向大海

十月二十九日的清晨
我的视线
轻松越过酒店阳台的栏杆
一直向前

 

海边的这个凌晨,
我注定会在睡梦中醒来


是漫长的进化
让我丧失了鳞和鳃
以至于现在
不得不借助潜水服和氧气筒
才能恢复作为鱼的部分功能

我拖着笨重的身体
游向昔日的伙伴
但我所看到的
尽是逃避的身形和敌视的目光
热情的招呼只能使它们更远离我
显然,是我的人类的模样惊吓了它们

在这片领域里
它们是真正的主人
而我却只能被当作是
一名不友善的客人

我开始厌恶
附着在身上的人类制造的物品
一股极其原始的力量
促使我摆脱它们的束缚
赤裸着游向我的兄弟姐妹

海边的这个凌晨
我注定会在睡梦中醒来
然后,轻抚着满身的鳞片
幸福地睡去

 

历史仍在继续行进


历史,在嘴唇和舌头之间,
泥土和岩石之上
诞生。

一群鱼,张着异常巨大的嘴巴
游走在语言与文字之间。
一粒细微的灰尘所蕴藏的信息
超越了人类的整个历史。
岩石与岩石
传承着冰冷与坚硬的质地。

我急切地伸出双手
试图抓住时间,
在这个极其熟悉且又无比陌生的空间。
而我所能触及的
只有零碎的记忆
和岩石般的躯体。

我的舌头舔过嘴唇,体会
我正在经历着的时间和空间
成为历史的味道。

而历史仍在继续行进。


一只远行的鹰


远离家乡
连日来,我的翅膀
掠过南方的数个城市和乡村
在深邃的海水
和不计其数的棕榈叶子上
逐一投下浅色的影子

在三亚与海口之间
划了一条简洁的弧线后,我跃过
那道秀丽的海峡
和那片开阔的海域
降落在一个陌生城市的
一座纯白色雕塑的肩头

我的目光所能触摸到的
依然是满眼的苍翠
和略显混浊的
养育了无数生命的水域

我会栖息在
石景山顶那棵茂盛的榕树
整理一下疲惫的羽毛
和着浪花与礁石的节拍
听一只海螺浑厚的低音

这个夜晚,风平浪静
在梦中,我清晰地听到
孩子们欢快地笑声


一对民工父子的幸福街舞


摆腿,挥手,转身……
踩着欢快的节拍,
在马路转角的不足三十平方的地方,
两盏橘黄色的路灯下,
舞动着二十多个轻松的身影。

我所关注的
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父亲
和一个不足两岁的儿子的舞蹈;
是父亲摆动的那两只
还沾染着水泥的大手的生硬动作
和儿子学模学样前后摇晃的稚嫩双臂;
是父亲摆腿时差点甩掉的
那只紧张的拖鞋
和儿子挪动的蹒跚步伐;
是父亲那件已呈灰色的
与立冬的节气不相吻合的白体恤
和还粘着草根的略显紧身的
儿子的毛衣;
是父亲和儿子
那同样憨厚、幸福的笑容。

今晚,没有月亮。
月亮,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面。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