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冬季号
 
 
【诗歌】马岚诗选
2011年03月22日      阅读:

母亲的羁绊


母亲眼眸中的那丝担忧
是我心脏深处的痛神经
触痛并且牵制我
所以
迈出村口的那瞬
山路便开始颤抖
直至抖落一地的泪水
在某个既属于我又
不属于我的
角落
想那支悠悠的摇篮曲
这份天赐的纯真
伴我度过无数个难眠的
黑夜
当摇篮曲变得渐渐古老
母亲的黑发便开始失落
失落的黑发被一个又一个
苦难而温馨的日子
点燃
终燃成亮丽的火焰
我知道
我是母亲心中永远
消化不了的担忧
日日夜夜
横亘在母亲心头
可是母亲的白发
是我远行的羁绊
又是我小船的纤绳
纵在逆水难行的时候
有您远远传来的号子
我的船又得以
靠岸

 

我的月亮


独坐窗口
妩媚的月亮
高挂天穹
清辉撒满心头
因为月亮
记忆的碎片才会闪亮
不至于湮没在
钢筋水泥的丛林网
因为月亮
期盼的翅翼才会一再飞翔
不至于折断在
风雨难测的异乡
因为月亮
才能将苦难的日子囫囵吞下
夜幕下的窗口才不会那么
孤寂凄凉
一路走来好艰辛
泪水一再模糊我
颤抖的窗
因为心中有月亮
才会那么静静地等
等待一声雁鸣
和一个和煦的清晨

 

站在天与地之间的遐想


自作聪明的盘古
以为从此能将你们分离
死去活来的相爱
才滋生繁衍出
黄了又绿的世世代代

你裸露女人细腻洁白的胴体
闪动晶莹的泪花
慰藉大地勃起的峰峦
阴与阳的碰撞发出亘古的巨响
一声惊雷裂帛
那条古老的路留下丝绸的残片
一块块碎黄
仍不失龙的尊严
仿佛记载着那段峥嵘的故事
依稀可见上面神秘的语言
你呻吟着让新的生命走出衰老的子宫
于是天与地之间才有了新的希望
你象所有迷人的女人一样
甜甜地睡去
天空那颗火球
如同滚烫的嘴唇
低吻大地丰润的乳房
遥远的天边忠实的情人在期盼
望穿秋水也要等到那一天
当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神女峰却依然屹立崖上
展览千年

 

子夜


乡音是一支清远的笛
兀自在耳边吹响
每到这个季节
我便窒息于洁白的乡愁里
花飞 雨匆 雪过
然后是
深深浅浅的背影
触痛
柔软细致的心思
江南的冬夜
如一杯清香素直的茶
凭窗凝睇
温一壶夜色
浸满目月光
揣测那月是如何
照我塞外故乡
白雪茫茫

 

荷的葬礼


昔日绽放的荷
是否
在你的心中
定格成永恒的
风景
岁月沧桑成枯槁
昏鸦在凄风冷雨中哀鸣
被秋风强暴过的生命
饮尽自己的血
生命的残骸
不再有蜜蜂依恋
除非

又红那朵花
又绿那片草



粉墙之中,黛瓦之下
鱼戏莲叶的悠闲
钢筋水泥,高楼林立
人流如梭的喧闹
而你
不是园林景致,城市风光
更不是圆明园断瓦颓垣
独自在角落里站立
只是岁月的一片落尘
古旧驳落的墙皮
泛黑破败的木椽
土粒伴着陈旧的岁月沙啦跌落
窗棂合着干冷的西风无奈呻吟
曾经站立遮风蔽雨
如今被无尽的淫雨浸泡
曾经包容一屋子的宁静温馨
如今苍白成阴云样的忧郁
尘世风霜和岁月磨砺
你伴我童年和少年的琐碎记忆
那时我惊讶你承受生活的耐力
你在沉静慈祥中教我学会忍受
岁月终让你苍老衰败
光阴欲将你遗忘成历史
你依然像一个饱经沧桑心境淡泊的老者
只在季节更替时
偶尔捕捉到你一声深沉幽远的叹息
你不再寻觅
却依然固执地守望
你的身影
站立成一种恋旧的情结
寻觅浓烈的乡情
挽留淡漠的人性
回归几枚深深浅浅的脚印
 

母亲的羁绊


母亲眼眸中的那丝担忧
是我心脏深处的痛神经
触痛并且牵制我
所以
迈出村口的那瞬
山路便开始颤抖
直至抖落一地的泪水
在某个既属于我又
不属于我的
角落
想那支悠悠的摇篮曲
这份天赐的纯真
伴我度过无数个难眠的
黑夜
当摇篮曲变得渐渐古老
母亲的黑发便开始失落
失落的黑发被一个又一个
苦难而温馨的日子
点燃
终燃成亮丽的火焰
我知道
我是母亲心中永远
消化不了的担忧
日日夜夜
横亘在母亲心头
可是母亲的白发
是我远行的羁绊
又是我小船的纤绳
纵在逆水难行的时候
有您远远传来的号子
我的船又得以
靠岸

 

我的月亮


独坐窗口
妩媚的月亮
高挂天穹
清辉撒满心头
因为月亮
记忆的碎片才会闪亮
不至于湮没在
钢筋水泥的丛林网
因为月亮
期盼的翅翼才会一再飞翔
不至于折断在
风雨难测的异乡
因为月亮
才能将苦难的日子囫囵吞下
夜幕下的窗口才不会那么
孤寂凄凉
一路走来好艰辛
泪水一再模糊我
颤抖的窗
因为心中有月亮
才会那么静静地等
等待一声雁鸣
和一个和煦的清晨

 

站在天与地之间的遐想


自作聪明的盘古
以为从此能将你们分离
死去活来的相爱
才滋生繁衍出
黄了又绿的世世代代

你裸露女人细腻洁白的胴体
闪动晶莹的泪花
慰藉大地勃起的峰峦
阴与阳的碰撞发出亘古的巨响
一声惊雷裂帛
那条古老的路留下丝绸的残片
一块块碎黄
仍不失龙的尊严
仿佛记载着那段峥嵘的故事
依稀可见上面神秘的语言
你呻吟着让新的生命走出衰老的子宫
于是天与地之间才有了新的希望
你象所有迷人的女人一样
甜甜地睡去
天空那颗火球
如同滚烫的嘴唇
低吻大地丰润的乳房
遥远的天边忠实的情人在期盼
望穿秋水也要等到那一天
当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神女峰却依然屹立崖上
展览千年

 

子夜


乡音是一支清远的笛
兀自在耳边吹响
每到这个季节
我便窒息于洁白的乡愁里
花飞 雨匆 雪过
然后是
深深浅浅的背影
触痛
柔软细致的心思
江南的冬夜
如一杯清香素直的茶
凭窗凝睇
温一壶夜色
浸满目月光
揣测那月是如何
照我塞外故乡
白雪茫茫

 

荷的葬礼


昔日绽放的荷
是否
在你的心中
定格成永恒的
风景
岁月沧桑成枯槁
昏鸦在凄风冷雨中哀鸣
被秋风强暴过的生命
饮尽自己的血
生命的残骸
不再有蜜蜂依恋
除非

又红那朵花
又绿那片草



粉墙之中,黛瓦之下
鱼戏莲叶的悠闲
钢筋水泥,高楼林立
人流如梭的喧闹
而你
不是园林景致,城市风光
更不是圆明园断瓦颓垣
独自在角落里站立
只是岁月的一片落尘
古旧驳落的墙皮
泛黑破败的木椽
土粒伴着陈旧的岁月沙啦跌落
窗棂合着干冷的西风无奈呻吟
曾经站立遮风蔽雨
如今被无尽的淫雨浸泡
曾经包容一屋子的宁静温馨
如今苍白成阴云样的忧郁
尘世风霜和岁月磨砺
你伴我童年和少年的琐碎记忆
那时我惊讶你承受生活的耐力
你在沉静慈祥中教我学会忍受
岁月终让你苍老衰败
光阴欲将你遗忘成历史
你依然像一个饱经沧桑心境淡泊的老者
只在季节更替时
偶尔捕捉到你一声深沉幽远的叹息
你不再寻觅
却依然固执地守望
你的身影
站立成一种恋旧的情结
寻觅浓烈的乡情
挽留淡漠的人性
回归几枚深深浅浅的脚印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