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号

首页
- 文联刊物- 浙东- 2009年- 冬季号
 
 
【散文随笔】看望慈城
2011年03月22日    作者:陈红捷  阅读:

  终于去看了慈城。
  一直想去看看慈城,又一直没去,这个念头一直在心里。
  三月下旬的一个休息日,我和妻子冒雨驾车去看慈城。
  慈城是我国江南古县城的标本,堪称“中国最古典的县城”。慈城位于宁波市区的西郊江北区,与我们慈溪的掌起镇东埠头只是一山相隔。从慈溪浒山出发,最多50公里,驾车不到一个钟头。驾车在雨中行驶,我们选择了一条静僻的路,沿鸣鹤、杜湖、五磊山,从柯家岙林场边翻过杜湖岭,进入余姚二六市,上余甬公路往东10公里就是慈城。
  如果时间回溯到1954年之前,慈溪县的县城就是慈城,从唐朝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起,延续了整整1200多年。1954年为建设商品棉生产基地,慈溪的境域作了较大的调整,把当时以植棉为主的镇海、慈溪、余姚三个县的北部(俗称“三北地区”)划为慈溪县,移县治到浒山镇。慈溪的西南部分划入余姚,东南的一部分分别划入了镇海和鄞县,而县城慈城先划入余姚,1960年划归宁波市西郊区,1984年又划归江北区。
  在这次调整中慈溪县的调整幅度是最大的,可以说是身首两地,其利弊后果自当另有别论。但历史偏偏又将慈溪的建制和县名保留了下来,一直沿用至今。作为划县以后出生的新慈溪人,从知道这段慈城和慈溪难以割舍的原由以后,就萌生了想去看慈城的念头。这个念头一直在心头涌动,每每去宁波的途中看到公路边往慈城方向的指示牌时,还是在翻阅光绪己亥年修编的《慈溪县志》时,都有这种去想看的冲动。
  今天终于成行了,就像久久憋在心里的一口气终于舒发出来了。
  据说,唐代的慈溪县城“城周五六十丈”,城内仿造长安都城的井字形棋盘格局。著名学者阮仪三教授说,“慈城作为中国传统县城的典型代表,仍保留着‘一街一河双棋盘’的完整形态,在江南乃至全国都少见。其历史文化保存数量和其本身遗存的历史文化都具有很高的价值”。在慈城5平方公里的区域里,延续千余年的历史文脉遗迹保留甚多,仅列入文保单位的古迹多达三十多处。
  慈城仍保留着三直七横的街道格局,我们顺着南北向的解放街(原名直街)进入了慈城。
  向北到底就是慈溪县衙署。衙署也称衙门,是旧时地方政府官员办公、生活的场所,县衙就是县级政府所在。在封建王朝,它是代表皇帝对地方进行统治的象征。县衙的大门(即头门),为斗形门楼,暗红和黑沉沉的油漆给人以门庭森严、庄重肃穆的感觉。门楼上悬挂“慈谿县”匾额,两侧有楹联,联曰:“明镜高悬扬清激浊胜过慈湖水,仁风普及立功积德犹如天柱峰。”入大门二三十米为仪门,东西两侧分立财神祠和土地祠。仪门内便是县衙办公之地,正面有县令升堂办案的大堂(即正厅),东西分列曹吏房科,东设户房钱科、粮科,西为吏房、礼房、兵房、刑房、工房、承发房,均为政府各部门。大堂后为宅门、川堂、二堂、清清堂。往东为县衙官吏居住生活用房,有宅室、花园、廊房等。
  慈溪古县衙始建于唐代,1200多年间几经兴废,目前向游人开放的是在原址上按照清光绪年间县衙图纸规划重建的。在重建的县衙内,尚有清清堂前的石台阶和平台,为历史遗存,恐是明代。在重建时作了地下发掘,发掘出了唐代的古县衙甬道,其方位走向与后代的一脉相承,实为珍贵。
  在慈城现存的古代遗迹中保存最完好的就是孔庙了。位于古县城中心、县衙正南方的慈城孔庙始建于宋庆历八年(1048年),其后近千年间几经修茸扩充,终成规模。其建筑布局中轴对称,自南而北,有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明伦堂、梯云亭。东庑、西庑分列两侧。孔庙保存着二十余方古碑,最有价值的当数清咸丰九年(1859年)重刻的《慈溪县建学记》,此碑由宋庆历八年县令林肇所立,鄞县县令王安石撰写。慈城孔庙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将名宦乡贤祠、忠义孝悌祠、节孝祠、崇圣祠、土地祠等都作为孔庙的附属殿祠,使其在建筑和内涵功能上较之一般的县城孔庙更为丰富。孔庙中除了大成殿在抗战中被日军战机轰炸倒塌为近年重建之外,其余建筑均为历代真迹。凡县城所在大都建有孔庙,但大都在劫难逃,至今已无迹可寻,而且慈城的孔庙几经风雨竟奇迹般地保存下来了。
  慈城的孔庙能保存完好,我想会有三个原因:首先是慈城人民尊贤崇学的民风习俗,使其得以保存。二是在使用中予以保护。整个建筑采用了前文庙后学宫的格局,体现了既祭孔扬儒又教化育人的用意,而实际的功能大多在于后者,即作为教育场所的功能。从斑剥的墙体上依稀可见作为教室课堂的痕迹,管理人员也证实了这点。孔庙内确实办过学校,在办学中又加以妥善维护。第三就是1954年后慈溪县治的迁移。县治迁移了,不再是县城了,各种人为的破坏力总会相对小一些。
  出孔庙向东北走,有太湖路,沿路向北到尽头是慈溪县校士馆。校士馆也称试院,民间又称考棚。据记载,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之前,每年到县城参加县试的童生多达七、八百人,县署内所有房屋、天井、走廊井等都用作考场,还难以满足,有乡贤捐资两万四千银洋建造了慈溪校士馆。校士馆曾一度名闻四方,而后随清末科举制度废除,也搁置改作他用。旧时校士馆早已不复存在,眼下所见是原址上按光绪《慈溪县志》的图样重建的。游览重建的校士馆以及布置陈列,确实可以了解旧时考场五花八门的种种情状,同时也能想象慈城历史上那种显贵和喧繁。
  出校士馆的后门向西北稍行几步,便觉得天空豁然开朗,一片山光水色映入眼帘。原来我们不知不觉来到了慈湖。慈湖位于县城北门外,阚峰南侧,一条隔堤把湖一分为二,堤岸中建有湖心亭。与县衙、孔庙、校士馆相比,这里没有沉闷的建筑,没有压抑的氛围,呈现眼前的是清波荡漾,微风拂面,嫩柳摇曳,桃红隐耀,细雨蒙蒙,恬静幽雅。有垂钧者或坐或立,优闲自得。我和妻子忙着拍照留影,生怕错过难得的美景。古人真有慧眼,挑选了这一方好山水作为县治之地。慈湖是慈城的灵气所在,慈湖不仅山水秀丽,更有人文景观,流传后代,思古抚今,令人流连忘返。这湖边有三国东吴太子太傅阚泽(字德润)建室讲学,因依山傍水,故湖北之山名为阚峰,湖名为阚湖。又有慈溪首位县令房琯在唐开元年间开拓湖面扩大规模,以蓄北山之水,灌溉农田,为后世所赞颂。更有南宋中期一代大儒杨文元公(名简,字敬仲,1141-1226年,历任国子监博士、宝漠阁学士),在湖畔筑室讲学,自署慈湖书院,据说慈湖因此得名。自其创办书院,四方学子闻风而至,是当时全国著名的书院之一。杨简的心学上承陆象山,下启王阳明,形成心学不盛行于世,独盛行于四明的盛况。其学派以其居地为名,称之慈湖学派。慈湖中心堤上所建“师古亭”即为纪念这位家乡引以自豪的贤哲。
  离开慈湖我们沿太湖路返回,出东城门,沿东护城河向南来到了最后一个景点清道观。因初次造访,在古县衙售票处买了四个景点的联票(慈湖是免费的),一是为方便起见,二是可以打折优惠。此后便按图索骥,顺序而行。
  慈城清道观原在浙东一带颇有名气。它建于唐天宝八年(749年),历时1200年,建后遭废,废而重建,又废又重建。仅据光绪《慈溪县志》记载,就有七次重建,还不包括个别殿阁的重建。最近一次废是1971年,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2006年又按原形重新修建。凡原记载中的山门、钟鼓两楼、走马楼、东岳殿、东岳退居殿、玉皇殿、三清殿等殿堂亭阁无一遗漏。整个道观顺山体而建,山道多曲折幽邃,楼阁尽飞檐层叠,殿倚山峦之体势,山得道观之风骨,道观与山峦浑然一体,气势恢弘。然而也有遗憾之处,山上道观殿阁数重却不见道士一人。道人是道教与百姓之纽带,没有道人的道观便成了一种摆设。历史上慈城清道观曾以其道士的圆梦而闻名四方。每年的冬至夜,慕名而来的四方人们携被枕、带干粮,露宿于整个道观的殿前殿后、廊上檐下,甚至是石阶或树下,怀着种种企盼,借冬至慢慢长夜早睡进入梦乡,求梦、托梦。第二天又把各种梦境诉之于道士,求道士解梦、释梦。因此圆梦是慈城清道观的一块招牌。然而眼下却没有道士,岂不是遗憾了。
  如果真有道士在,人们会来此地圆梦吗?我想会的。因为人们有很多梦,人们需要梦。
  著名的金融家、实业家,应式围棋的创世人应昌期先生是慈城人,他离开家乡时候叫慈溪人。他回忆故乡时写道:“故乡好比一棵树,我便是长在树上的果子。”“旅居海外50多年,哪一夜不在重温儿时梦?哪一夜不在刻骨思念着我的家乡!”应昌期先生写这篇文章时已是七十多岁,他“在旧时的山、旧时的水、旧时的路、旧时的街上,追寻着儿时的欢乐”。在文章的末尾,老人也流露出他一丝疑惑和期望:“希望慈溪能复县。慈溪因孝水而定名,原有历史名人先贤,后人读史都易出错,现在的慈溪市应为三北市,应该把慈溪名称还给故乡,否则我子孙将来未经我陪同,一定误到浒山去。建县建市应该有历史知识,才能名实相符。”
可以想象,应昌期先生阔别家乡50年以后重归故里,面对慈城的境遇变迁,面对自己籍贯称谓改变而生出了诸多不适和尴尬。1997年,时年81岁的应昌期病逝。他带着对故乡拳拳之心,也带着些许遗憾和未圆的梦。
  站在清道观三清殿上,我们俯视着慈城。时近傍晚,阴雨间歇,或明或暗,一片灰蒙笼罩着古城。我似乎看到了城中的民生路上的那家小餐店,我们在那里吃的中饭。店主夫妻俩都是50年前出生的普通慈城人。饭间我们聊到1954年前划县的事,店主说,他还没出生呢!我们问,如果慈溪县城还在慈城他们会怎么样?他愣了一下后说,那肯定比现在好,慈城介冷静角落啥人会来投资,给人家县城咋比比?阿拉现在就等啥辰光拆迁,人家年纪轻的人都搬出去住了。饭后,我们在餐店的附近转悠。街上有不少手工作坊,有编制竹器用具的篾匠铺,有制锡罐的锡匠铺,有弹棉絮的弹花匠铺;残损的石牌坊伫立在深深的弄堂口,临街房屋板墙上“文革”标语依稀可见;半开的门内,老翁老媪悠悠然然在小方桌前搓着麻将,雨水顺着屋檐滴滴哒哒往下落去,叩打着石板。这就是慈城的老街,很幽静,很清闲,很平和。
  对我们当今慈溪人来说,慈城似乎像一位至亲的长辈,就如同自己的母亲。今天我们去相认,去看望她。她出身名门,历经沧桑。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失落和遗忘的遭遇,她比我们想象中显得更憔悴,然而却因此保留了许多无价而珍贵东西,就此她真是算幸运的,虽然她也失去了不少不该失去的,但毕竟没有伤着大筋骨,还可以修复。过不了多久,她又会精心梳妆打扮起来,展现在世人面前。

  终于去看了慈城。
  一直想去看看慈城,又一直没去,这个念头一直在心里。
  三月下旬的一个休息日,我和妻子冒雨驾车去看慈城。
  慈城是我国江南古县城的标本,堪称“中国最古典的县城”。慈城位于宁波市区的西郊江北区,与我们慈溪的掌起镇东埠头只是一山相隔。从慈溪浒山出发,最多50公里,驾车不到一个钟头。驾车在雨中行驶,我们选择了一条静僻的路,沿鸣鹤、杜湖、五磊山,从柯家岙林场边翻过杜湖岭,进入余姚二六市,上余甬公路往东10公里就是慈城。
  如果时间回溯到1954年之前,慈溪县的县城就是慈城,从唐朝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起,延续了整整1200多年。1954年为建设商品棉生产基地,慈溪的境域作了较大的调整,把当时以植棉为主的镇海、慈溪、余姚三个县的北部(俗称“三北地区”)划为慈溪县,移县治到浒山镇。慈溪的西南部分划入余姚,东南的一部分分别划入了镇海和鄞县,而县城慈城先划入余姚,1960年划归宁波市西郊区,1984年又划归江北区。
  在这次调整中慈溪县的调整幅度是最大的,可以说是身首两地,其利弊后果自当另有别论。但历史偏偏又将慈溪的建制和县名保留了下来,一直沿用至今。作为划县以后出生的新慈溪人,从知道这段慈城和慈溪难以割舍的原由以后,就萌生了想去看慈城的念头。这个念头一直在心头涌动,每每去宁波的途中看到公路边往慈城方向的指示牌时,还是在翻阅光绪己亥年修编的《慈溪县志》时,都有这种去想看的冲动。
  今天终于成行了,就像久久憋在心里的一口气终于舒发出来了。
  据说,唐代的慈溪县城“城周五六十丈”,城内仿造长安都城的井字形棋盘格局。著名学者阮仪三教授说,“慈城作为中国传统县城的典型代表,仍保留着‘一街一河双棋盘’的完整形态,在江南乃至全国都少见。其历史文化保存数量和其本身遗存的历史文化都具有很高的价值”。在慈城5平方公里的区域里,延续千余年的历史文脉遗迹保留甚多,仅列入文保单位的古迹多达三十多处。
  慈城仍保留着三直七横的街道格局,我们顺着南北向的解放街(原名直街)进入了慈城。
  向北到底就是慈溪县衙署。衙署也称衙门,是旧时地方政府官员办公、生活的场所,县衙就是县级政府所在。在封建王朝,它是代表皇帝对地方进行统治的象征。县衙的大门(即头门),为斗形门楼,暗红和黑沉沉的油漆给人以门庭森严、庄重肃穆的感觉。门楼上悬挂“慈谿县”匾额,两侧有楹联,联曰:“明镜高悬扬清激浊胜过慈湖水,仁风普及立功积德犹如天柱峰。”入大门二三十米为仪门,东西两侧分立财神祠和土地祠。仪门内便是县衙办公之地,正面有县令升堂办案的大堂(即正厅),东西分列曹吏房科,东设户房钱科、粮科,西为吏房、礼房、兵房、刑房、工房、承发房,均为政府各部门。大堂后为宅门、川堂、二堂、清清堂。往东为县衙官吏居住生活用房,有宅室、花园、廊房等。
  慈溪古县衙始建于唐代,1200多年间几经兴废,目前向游人开放的是在原址上按照清光绪年间县衙图纸规划重建的。在重建的县衙内,尚有清清堂前的石台阶和平台,为历史遗存,恐是明代。在重建时作了地下发掘,发掘出了唐代的古县衙甬道,其方位走向与后代的一脉相承,实为珍贵。
  在慈城现存的古代遗迹中保存最完好的就是孔庙了。位于古县城中心、县衙正南方的慈城孔庙始建于宋庆历八年(1048年),其后近千年间几经修茸扩充,终成规模。其建筑布局中轴对称,自南而北,有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明伦堂、梯云亭。东庑、西庑分列两侧。孔庙保存着二十余方古碑,最有价值的当数清咸丰九年(1859年)重刻的《慈溪县建学记》,此碑由宋庆历八年县令林肇所立,鄞县县令王安石撰写。慈城孔庙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将名宦乡贤祠、忠义孝悌祠、节孝祠、崇圣祠、土地祠等都作为孔庙的附属殿祠,使其在建筑和内涵功能上较之一般的县城孔庙更为丰富。孔庙中除了大成殿在抗战中被日军战机轰炸倒塌为近年重建之外,其余建筑均为历代真迹。凡县城所在大都建有孔庙,但大都在劫难逃,至今已无迹可寻,而且慈城的孔庙几经风雨竟奇迹般地保存下来了。
  慈城的孔庙能保存完好,我想会有三个原因:首先是慈城人民尊贤崇学的民风习俗,使其得以保存。二是在使用中予以保护。整个建筑采用了前文庙后学宫的格局,体现了既祭孔扬儒又教化育人的用意,而实际的功能大多在于后者,即作为教育场所的功能。从斑剥的墙体上依稀可见作为教室课堂的痕迹,管理人员也证实了这点。孔庙内确实办过学校,在办学中又加以妥善维护。第三就是1954年后慈溪县治的迁移。县治迁移了,不再是县城了,各种人为的破坏力总会相对小一些。
  出孔庙向东北走,有太湖路,沿路向北到尽头是慈溪县校士馆。校士馆也称试院,民间又称考棚。据记载,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之前,每年到县城参加县试的童生多达七、八百人,县署内所有房屋、天井、走廊井等都用作考场,还难以满足,有乡贤捐资两万四千银洋建造了慈溪校士馆。校士馆曾一度名闻四方,而后随清末科举制度废除,也搁置改作他用。旧时校士馆早已不复存在,眼下所见是原址上按光绪《慈溪县志》的图样重建的。游览重建的校士馆以及布置陈列,确实可以了解旧时考场五花八门的种种情状,同时也能想象慈城历史上那种显贵和喧繁。
  出校士馆的后门向西北稍行几步,便觉得天空豁然开朗,一片山光水色映入眼帘。原来我们不知不觉来到了慈湖。慈湖位于县城北门外,阚峰南侧,一条隔堤把湖一分为二,堤岸中建有湖心亭。与县衙、孔庙、校士馆相比,这里没有沉闷的建筑,没有压抑的氛围,呈现眼前的是清波荡漾,微风拂面,嫩柳摇曳,桃红隐耀,细雨蒙蒙,恬静幽雅。有垂钧者或坐或立,优闲自得。我和妻子忙着拍照留影,生怕错过难得的美景。古人真有慧眼,挑选了这一方好山水作为县治之地。慈湖是慈城的灵气所在,慈湖不仅山水秀丽,更有人文景观,流传后代,思古抚今,令人流连忘返。这湖边有三国东吴太子太傅阚泽(字德润)建室讲学,因依山傍水,故湖北之山名为阚峰,湖名为阚湖。又有慈溪首位县令房琯在唐开元年间开拓湖面扩大规模,以蓄北山之水,灌溉农田,为后世所赞颂。更有南宋中期一代大儒杨文元公(名简,字敬仲,1141-1226年,历任国子监博士、宝漠阁学士),在湖畔筑室讲学,自署慈湖书院,据说慈湖因此得名。自其创办书院,四方学子闻风而至,是当时全国著名的书院之一。杨简的心学上承陆象山,下启王阳明,形成心学不盛行于世,独盛行于四明的盛况。其学派以其居地为名,称之慈湖学派。慈湖中心堤上所建“师古亭”即为纪念这位家乡引以自豪的贤哲。
  离开慈湖我们沿太湖路返回,出东城门,沿东护城河向南来到了最后一个景点清道观。因初次造访,在古县衙售票处买了四个景点的联票(慈湖是免费的),一是为方便起见,二是可以打折优惠。此后便按图索骥,顺序而行。
  慈城清道观原在浙东一带颇有名气。它建于唐天宝八年(749年),历时1200年,建后遭废,废而重建,又废又重建。仅据光绪《慈溪县志》记载,就有七次重建,还不包括个别殿阁的重建。最近一次废是1971年,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2006年又按原形重新修建。凡原记载中的山门、钟鼓两楼、走马楼、东岳殿、东岳退居殿、玉皇殿、三清殿等殿堂亭阁无一遗漏。整个道观顺山体而建,山道多曲折幽邃,楼阁尽飞檐层叠,殿倚山峦之体势,山得道观之风骨,道观与山峦浑然一体,气势恢弘。然而也有遗憾之处,山上道观殿阁数重却不见道士一人。道人是道教与百姓之纽带,没有道人的道观便成了一种摆设。历史上慈城清道观曾以其道士的圆梦而闻名四方。每年的冬至夜,慕名而来的四方人们携被枕、带干粮,露宿于整个道观的殿前殿后、廊上檐下,甚至是石阶或树下,怀着种种企盼,借冬至慢慢长夜早睡进入梦乡,求梦、托梦。第二天又把各种梦境诉之于道士,求道士解梦、释梦。因此圆梦是慈城清道观的一块招牌。然而眼下却没有道士,岂不是遗憾了。
  如果真有道士在,人们会来此地圆梦吗?我想会的。因为人们有很多梦,人们需要梦。
  著名的金融家、实业家,应式围棋的创世人应昌期先生是慈城人,他离开家乡时候叫慈溪人。他回忆故乡时写道:“故乡好比一棵树,我便是长在树上的果子。”“旅居海外50多年,哪一夜不在重温儿时梦?哪一夜不在刻骨思念着我的家乡!”应昌期先生写这篇文章时已是七十多岁,他“在旧时的山、旧时的水、旧时的路、旧时的街上,追寻着儿时的欢乐”。在文章的末尾,老人也流露出他一丝疑惑和期望:“希望慈溪能复县。慈溪因孝水而定名,原有历史名人先贤,后人读史都易出错,现在的慈溪市应为三北市,应该把慈溪名称还给故乡,否则我子孙将来未经我陪同,一定误到浒山去。建县建市应该有历史知识,才能名实相符。”
可以想象,应昌期先生阔别家乡50年以后重归故里,面对慈城的境遇变迁,面对自己籍贯称谓改变而生出了诸多不适和尴尬。1997年,时年81岁的应昌期病逝。他带着对故乡拳拳之心,也带着些许遗憾和未圆的梦。
  站在清道观三清殿上,我们俯视着慈城。时近傍晚,阴雨间歇,或明或暗,一片灰蒙笼罩着古城。我似乎看到了城中的民生路上的那家小餐店,我们在那里吃的中饭。店主夫妻俩都是50年前出生的普通慈城人。饭间我们聊到1954年前划县的事,店主说,他还没出生呢!我们问,如果慈溪县城还在慈城他们会怎么样?他愣了一下后说,那肯定比现在好,慈城介冷静角落啥人会来投资,给人家县城咋比比?阿拉现在就等啥辰光拆迁,人家年纪轻的人都搬出去住了。饭后,我们在餐店的附近转悠。街上有不少手工作坊,有编制竹器用具的篾匠铺,有制锡罐的锡匠铺,有弹棉絮的弹花匠铺;残损的石牌坊伫立在深深的弄堂口,临街房屋板墙上“文革”标语依稀可见;半开的门内,老翁老媪悠悠然然在小方桌前搓着麻将,雨水顺着屋檐滴滴哒哒往下落去,叩打着石板。这就是慈城的老街,很幽静,很清闲,很平和。
  对我们当今慈溪人来说,慈城似乎像一位至亲的长辈,就如同自己的母亲。今天我们去相认,去看望她。她出身名门,历经沧桑。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失落和遗忘的遭遇,她比我们想象中显得更憔悴,然而却因此保留了许多无价而珍贵东西,就此她真是算幸运的,虽然她也失去了不少不该失去的,但毕竟没有伤着大筋骨,还可以修复。过不了多久,她又会精心梳妆打扮起来,展现在世人面前。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