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影视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藕粉糊
2014年04月10日    作者:俞妍  阅读:

     人物: 男人三十五六岁。

       女人三十四五岁。

       小男孩七八岁。

 

第一场

场景:单元房厨房、小客厅、卫生间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七点半左右

  厨房间内,女人在水槽里洗碗。

  隔壁的玻璃墙里传来男人的口哨声。

  女人手一滑,碗落到落到水槽底里。她回过神仔细检查,碗沿磕掉了一片瓷,留下一个月牙形的小缺口。

  女人迟疑一下将碗洗净,混入其它餐具,放入厨柜。

  雾气蒸腾,灶台上,电水壶里的水烧开了。

  女人盯着电水壶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把水倒入热水瓶里,又灌了一壶水继续烧。

  男人从浴室里出来,只穿着一套植绒加厚内衣,绷得紧紧的,几乎能看出胸肌。他的头发滴水,身上飘着沐浴露的香。

  女人(拍了一下男人屁股):小心着凉。

  男人嬉笑着捉住她的手,又在她前胸摸了一把。

  女人(打掉男人的手):别忙,事情多着呢……

  女人将吹风机递给男人,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里一片凌乱,男人的衣服袜子摊在浴缸里,毛巾甩在浴缸沿上,地上湿漉漉的。

  女人举起拖把开始收拾。

 

 

第二场

场景:小客厅、儿童房

人物:女人、小男孩

时间:晚上八点左右

  卫生间,浴霸亮着。

  女人从卫生间出来。

  吹风机摊在小客厅的茶几上,不锈钢篷头掉在茶几脚边,地板上落满水迹,几根断发漂浮着。

  女人皱皱眉,弯腰捡篷头,又找来拖把拖地。

  儿童房里传来“砰”的声响。

  女人跑过去看,见小男孩身上挂满玩具刀枪,正努力搀扶一把倒在地上的转椅。

  女人(瞪大眼):不做作业,你在干什么?

  小男孩怯生生地望望女人。

  转椅倒了,压得小男孩跪倒在地板上。

  女人上前拎起转椅,又拉起小男孩,一眼瞥见书桌上摊满了练习卷,练习卷上没写几个字。

  女人(竖起右食指在空中挥舞):等一会儿,我再来检查,你小心点!

  女人走出儿童房,路过书房。

  书房门紧闭着。

  女人(喊):去管管你儿子!

  书房里传来《三国杀》的游戏声。

 

第三场

场景:阳台、客厅、厨房、书房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八点半

  客厅里,墙上的时钟指向八点半。

  女人走向窄窄的阳台。

  短短的晾衣杆已挂满衣服,女人一件件收着,剩下几件在风中晃荡。

  女人走回客厅,往烘干机里塞衣服。

  烘干机开始隆隆工作。

  身后传来水声,女人回转身。

  厨房间的水槽里,自来水龙头开着,水快要溢出来了。

  女人跑过去关掉水龙头,又跑向书房。

  男人盯着电脑玩游戏。

  女人(撒娇似地摇摇男人胳膊):能不能帮个忙?

  男人右手点鼠标,左手捏着一个啃了一半的苹果。

  男人:快了,就打完这一关了……

  女人:你倒不怕冷?

  书桌上的那堆苹果皮,一圈圈蜷缩着,像几只红皮耗子。

  男人(嘿嘿笑着):现在别烦我……

  空调叶转动着,发出制热的声音。

  女人皱着眉,走出书房,来到厨房。

  女人卷起袖子,深入冰冷的水里去抓槽底的活塞,手有点滑,试了好几次才揪住。

  水咕咕叫了几声,慢吞吞地流下去。

  几滴水溅起来,跳到女人脸上,她没有伸手去擦。她呆呆地望着漩涡下去,抽出手臂,嘴对着手臂呵气。

   

 

第四场

场景:卫生间、书房、盥洗室

人物:女人、小男孩、男人

时间:晚上九点左右

  客厅里,烘干机隆隆地响。

  女人在卫生间的洗脸盆里忙着搓洗衣服。

  小男孩拿来了一张小试卷。

  女人瞄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字母,指了指书房。

  小男孩跑向书房。

  小男孩:爸爸叫您检查,他说您比他更仔细。

  女人斜了书房一眼,腾出湿漉漉的手捏住试卷一角。

  女人(嗓音尖利):又错了这么多,这两个字,我跟你说一百遍都不止了……

  男人(从书房里探出头来):能不能小声点呀,天天唠叨,烦死了……

  女人走到书房门口,砰地拉上移门。

女人回到卫生间,拿出两个脸盆,将裤衩和袜子分开来洗。她搓着揉着洗着。小男孩又怯生生地递上小试卷。

  女人(厉声):你给我过来……

  小男孩没精打采的,手里捣鼓着一大团橡皮泥。

  女人:你还想玩?

  女人一把夺来橡皮泥,掷在小男孩脸上。

  小男孩“哇哇”叫着,捂住眼睛。

  试卷落在地上。

  小男孩含着泪捡起试卷,逃走了。

  屋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狗叫,不一会儿消失了。

  男人从书房里走出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女人,摇摇头。

  女人低头劳作,余光却紧跟着他的身影。

  男人走进小男孩的房间又出来,走向盥洗室刷牙洗脸,又回到书房关掉电脑,然后走向卧室。

  女人从脸盆里提起湿漉漉的手,又重新伸入水中。

 

 

第五场

场景:客厅、儿童房、厨房、卫生间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十点

  客厅里,墙上的时钟指向十点。烘干机砰地一声,出口冒出白烟。

  女人打开烘干机的盖子,手刚触到衣服就烫得缩回来。

  一件件棉内衣缩得不成样子。

  儿童房里,儿子的作业本乱摊着,玩具武器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

  厨房的台面上浮着一汪水,地砖上湿漉漉的全是脚印。

  卫生间里,拖把黏满灰尘,犹如蚯蚓在蠕动。

  女人走到厨房,翻着食品柜找吃的。

  在食品柜上层有一袋藕粉糊。

  女人撕开藕粉糊的外包装,拿出一小包。她从厨柜里找了一个碗,往碗里倒凉水、慢慢放藕粉,又倒热水。她手忙脚乱地搅拌着,盯着碗里的藕粉一点点被水润湿,一点点沉下去。

  男人出现在女人后面。

  男人(讪讪的):还不来吗?

  女人吓了一跳,手里的调羹滑入碗里。

  女人(赌气似的):我很饿。

  碗里的藕粉像一碗浑浊的水。

  女人失望地丢掉调羹。

  男人(尴尬):那就随你吧……

  女人怔了一下,从碗里捞起调羹死命搅拌。

  碗里仍是乳白的水。

  女人端起来喝一口,毫不迟疑地倾倒在水槽中。

   

 

第六场

场景:卧房

人物:女人

时间:晚上十点后

         卧房里,一张大床,一张小床合并在一起。小男孩睡在大床上,男人睡在小床上。

  女人换上睡衣,关了灯,钻进被窝。

  窗外路灯的光映照进来,有点亮。

  女人吸了吸鼻子,蜷缩着给儿子掖被子。

  儿子保持着婴儿时的睡姿,仰着身子,双手握成小拳头作投降状,头颈扭向左边。

  小床上传来男人的微鼾声,小山般拱起的被筒,一眨眼又变成了另一种式样。

  女人在黑暗中流泪。她在枕头边来回摸索,又将头埋入被窝。她低低地吸着鼻息。十几秒后,她又伸出头来,盯着黑暗中的窗帘。

  窗外,来往交错的车灯亮光印在墙壁上。

  女人忍住泪,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突然,小床“吱嘎吱嘎”震动。

  女人转过身看小床。

  小床上,被筒在烦躁地起伏。

        隐约中,楼下传来铁链撞击声,犬吠声再次响起。

 

 

第七场

场景:卧房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十点后

  卧室里,窗外的车灯呼地闪过,在墙壁上像划过一道闪电。

  男人起身上厕所。

  女人装作没看见,自顾将头埋进被窝。

  不久,小床吱嘎的声音响起来。

  女人背朝着男人,手紧握成拳,嘴咬着被角。

  女人起来上厕所。回来,呆呆地望着地板。

  地板上蜷缩着一圈卫生纸,白花花的。

  女人毫无顾忌地打着空嗝,声音有些夸张。

  小床的动静渐渐小了,渐渐消失了。

  男人沉沉睡去。

  女人颓然地闭上眼。她翻了个身子,双手在被子外捂着肚子,又翻了个身望望儿子。

  女人起床,趿着拖鞋走向厨房,翻箱倒柜寻找食物。

  藕粉仍放在灶台上。

  女人掏一小包,手指隔着塑料包装袋轻轻揉捏着。

  女人重新从厨柜里拿了一个新碗,随手将那个月牙缺口碗塞到厨柜最里层。

  女人默读着包装袋的注意事项:“将藕粉倒入碗中,加少许冷水调匀。加入开水,边搅边加水……”

  女人将藕粉倒入碗中,加了点冷水调匀,又拿起热水瓶倒开水。

        热水充满碗沿,女人赶紧搅拌。

  碗里,糊渐渐凝成了,但很厚,全聚在调羹里。

        女人抓起调羹,用舌尖一舔。

  调羹里的粉没融化,碗里的糊依旧稀薄。

  女人盯着碗,抬头,目光撞在不锈钢高压锅上,那里映照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和一张变形的脸。

  女人拧开水龙头,自来水从手背上冲下来。她把手指含在嘴里,咬了一口。

  女人再次泡藕粉糊,改用筷子搅拌。

  碗里,仍是浑浊的乳白色液体。

        女人将碗筷推进水槽,从食品柜的饼干箱里找来半封苏打饼干,狠狠嚼起来。

 

第八场

场景:卧房、衣物间、盥洗室、大门

人物:女人

时间:晚上十一点后

  卧室里,小床上,鼾声如雷。

  女人蹙着眉,撇撇嘴,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推开窗。

  外面起雾了。路灯四周似有无数飞虫在狂舞,行道树连成了一片,马路上偶尔驶过几辆汽车,光柱从地面一直划到楼层窗户。

  女人身子摇晃了一下,精神恍惚。她缓缓地关上窗,脱下睡衣,穿上羊毛衫。

  女人蹑着步子来到衣物间。

  衣物间里堆满了杂物,横七竖八。

  女人翻出一个小巧的皮箱。拉开皮箱,把平时换洗的衣服都塞到里面,顺便又塞进一叠钱。转身,走回卧室。

  大床上,小男孩睡得很安静。

  另一张床上,男人的鼾声已进化为一种烟花的嚣叫。

  女人盯着男人微微扇动的鼻息,别过脸来,然后披上了一件羊绒大衣,提起皮箱走到大门口。

  门开了,夜风扑上来。

  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停了下来,搁下皮箱,走向盥洗室。

  灯亮了,洗脸盆上的大镜子里,映照出女人的容颜。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三五只蟑螂在地上窜逃。

  女人跺着双脚,跳踢踏舞似的,但没有踩死一只。她喘了一口气,抬头对着镜子。

  镜子里,两只红得透明的嫩蟑螂分别趴在两只漱口杯沿上,一只翘着屁股,另一只扬着头顶的触角。

  女人尖叫起来,赶紧捂住嘴。

  儿童漱口杯上的小蟑螂睡着了似地趴着不动,另一只蟑螂扭了几下屁股,从男人的杯口窜到牙刷上。

  女人对着两只蟑螂发了一会儿呆,终于抽出两张餐巾纸,掐死了它们。

  女人把蟑螂尸体扔到垃圾桶里,忍不住泪流满面。

  女人捏着两个漱口杯对着水龙头拼命冲洗,腾出一只手抹着泪抽泣。

  女人将皮箱提进屋子,关上门,跑到卧室。

  女人狂吻小男孩的脸,又伸手捏住男人的手,五指将男人的手指紧紧扣住。

   

   

第九场

场景:室外、卧房、小客厅、厨房间、阳台

人物:女人

时间:第二天清晨

  室外,太阳冉冉升起,几只鸟雀在秃枝上跳跃鸣叫。

  卧房里,女人揉着眼睛醒来,走到小客厅。

  小客厅里异样的亮堂。桌椅板凳干净明洁,扫帚拖把各就各位,地板上泛着亮光,像刚被拖过。

  女人走到厨房。

  小男孩踮着脚在灶台上忙碌,灶台上冒着烟气。

  女人(惊奇):你在干什么?

  小男孩(双手白花花):我在泡藕粉糊。

             小男孩捧着一个缺口的碗,递到女人面前。

  小男孩:妈妈,您喝一口,很好耶……

  女人瞄了一眼,碗内的糊亮晶晶,凝结得像一块水晶。

  女人低头喝了一口。

           女人(笑着):你怎么弄的,很成功呀。

  小男孩:我乱弄的……”

  女人:早上吃什么呢?

  小男孩从餐桌上扬扬早点。

  小男孩:爸爸早已买来了,有您爱吃的豆浆,还有馄饨油条呢。

  女人:好的,你先吃吧。

  女人回转身,看阳台。

  阳台上,男人一手拎着女人的一件羊毛衫,另一只手里捏着一个晾衣架。

 

 

 

 

                                                                                              2012-10-8

 

     人物: 男人三十五六岁。

       女人三十四五岁。

       小男孩七八岁。

 

第一场

场景:单元房厨房、小客厅、卫生间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七点半左右

  厨房间内,女人在水槽里洗碗。

  隔壁的玻璃墙里传来男人的口哨声。

  女人手一滑,碗落到落到水槽底里。她回过神仔细检查,碗沿磕掉了一片瓷,留下一个月牙形的小缺口。

  女人迟疑一下将碗洗净,混入其它餐具,放入厨柜。

  雾气蒸腾,灶台上,电水壶里的水烧开了。

  女人盯着电水壶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把水倒入热水瓶里,又灌了一壶水继续烧。

  男人从浴室里出来,只穿着一套植绒加厚内衣,绷得紧紧的,几乎能看出胸肌。他的头发滴水,身上飘着沐浴露的香。

  女人(拍了一下男人屁股):小心着凉。

  男人嬉笑着捉住她的手,又在她前胸摸了一把。

  女人(打掉男人的手):别忙,事情多着呢……

  女人将吹风机递给男人,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里一片凌乱,男人的衣服袜子摊在浴缸里,毛巾甩在浴缸沿上,地上湿漉漉的。

  女人举起拖把开始收拾。

 

 

第二场

场景:小客厅、儿童房

人物:女人、小男孩

时间:晚上八点左右

  卫生间,浴霸亮着。

  女人从卫生间出来。

  吹风机摊在小客厅的茶几上,不锈钢篷头掉在茶几脚边,地板上落满水迹,几根断发漂浮着。

  女人皱皱眉,弯腰捡篷头,又找来拖把拖地。

  儿童房里传来“砰”的声响。

  女人跑过去看,见小男孩身上挂满玩具刀枪,正努力搀扶一把倒在地上的转椅。

  女人(瞪大眼):不做作业,你在干什么?

  小男孩怯生生地望望女人。

  转椅倒了,压得小男孩跪倒在地板上。

  女人上前拎起转椅,又拉起小男孩,一眼瞥见书桌上摊满了练习卷,练习卷上没写几个字。

  女人(竖起右食指在空中挥舞):等一会儿,我再来检查,你小心点!

  女人走出儿童房,路过书房。

  书房门紧闭着。

  女人(喊):去管管你儿子!

  书房里传来《三国杀》的游戏声。

 

第三场

场景:阳台、客厅、厨房、书房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八点半

  客厅里,墙上的时钟指向八点半。

  女人走向窄窄的阳台。

  短短的晾衣杆已挂满衣服,女人一件件收着,剩下几件在风中晃荡。

  女人走回客厅,往烘干机里塞衣服。

  烘干机开始隆隆工作。

  身后传来水声,女人回转身。

  厨房间的水槽里,自来水龙头开着,水快要溢出来了。

  女人跑过去关掉水龙头,又跑向书房。

  男人盯着电脑玩游戏。

  女人(撒娇似地摇摇男人胳膊):能不能帮个忙?

  男人右手点鼠标,左手捏着一个啃了一半的苹果。

  男人:快了,就打完这一关了……

  女人:你倒不怕冷?

  书桌上的那堆苹果皮,一圈圈蜷缩着,像几只红皮耗子。

  男人(嘿嘿笑着):现在别烦我……

  空调叶转动着,发出制热的声音。

  女人皱着眉,走出书房,来到厨房。

  女人卷起袖子,深入冰冷的水里去抓槽底的活塞,手有点滑,试了好几次才揪住。

  水咕咕叫了几声,慢吞吞地流下去。

  几滴水溅起来,跳到女人脸上,她没有伸手去擦。她呆呆地望着漩涡下去,抽出手臂,嘴对着手臂呵气。

   

 

第四场

场景:卫生间、书房、盥洗室

人物:女人、小男孩、男人

时间:晚上九点左右

  客厅里,烘干机隆隆地响。

  女人在卫生间的洗脸盆里忙着搓洗衣服。

  小男孩拿来了一张小试卷。

  女人瞄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字母,指了指书房。

  小男孩跑向书房。

  小男孩:爸爸叫您检查,他说您比他更仔细。

  女人斜了书房一眼,腾出湿漉漉的手捏住试卷一角。

  女人(嗓音尖利):又错了这么多,这两个字,我跟你说一百遍都不止了……

  男人(从书房里探出头来):能不能小声点呀,天天唠叨,烦死了……

  女人走到书房门口,砰地拉上移门。

女人回到卫生间,拿出两个脸盆,将裤衩和袜子分开来洗。她搓着揉着洗着。小男孩又怯生生地递上小试卷。

  女人(厉声):你给我过来……

  小男孩没精打采的,手里捣鼓着一大团橡皮泥。

  女人:你还想玩?

  女人一把夺来橡皮泥,掷在小男孩脸上。

  小男孩“哇哇”叫着,捂住眼睛。

  试卷落在地上。

  小男孩含着泪捡起试卷,逃走了。

  屋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狗叫,不一会儿消失了。

  男人从书房里走出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女人,摇摇头。

  女人低头劳作,余光却紧跟着他的身影。

  男人走进小男孩的房间又出来,走向盥洗室刷牙洗脸,又回到书房关掉电脑,然后走向卧室。

  女人从脸盆里提起湿漉漉的手,又重新伸入水中。

 

 

第五场

场景:客厅、儿童房、厨房、卫生间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十点

  客厅里,墙上的时钟指向十点。烘干机砰地一声,出口冒出白烟。

  女人打开烘干机的盖子,手刚触到衣服就烫得缩回来。

  一件件棉内衣缩得不成样子。

  儿童房里,儿子的作业本乱摊着,玩具武器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

  厨房的台面上浮着一汪水,地砖上湿漉漉的全是脚印。

  卫生间里,拖把黏满灰尘,犹如蚯蚓在蠕动。

  女人走到厨房,翻着食品柜找吃的。

  在食品柜上层有一袋藕粉糊。

  女人撕开藕粉糊的外包装,拿出一小包。她从厨柜里找了一个碗,往碗里倒凉水、慢慢放藕粉,又倒热水。她手忙脚乱地搅拌着,盯着碗里的藕粉一点点被水润湿,一点点沉下去。

  男人出现在女人后面。

  男人(讪讪的):还不来吗?

  女人吓了一跳,手里的调羹滑入碗里。

  女人(赌气似的):我很饿。

  碗里的藕粉像一碗浑浊的水。

  女人失望地丢掉调羹。

  男人(尴尬):那就随你吧……

  女人怔了一下,从碗里捞起调羹死命搅拌。

  碗里仍是乳白的水。

  女人端起来喝一口,毫不迟疑地倾倒在水槽中。

   

 

第六场

场景:卧房

人物:女人

时间:晚上十点后

         卧房里,一张大床,一张小床合并在一起。小男孩睡在大床上,男人睡在小床上。

  女人换上睡衣,关了灯,钻进被窝。

  窗外路灯的光映照进来,有点亮。

  女人吸了吸鼻子,蜷缩着给儿子掖被子。

  儿子保持着婴儿时的睡姿,仰着身子,双手握成小拳头作投降状,头颈扭向左边。

  小床上传来男人的微鼾声,小山般拱起的被筒,一眨眼又变成了另一种式样。

  女人在黑暗中流泪。她在枕头边来回摸索,又将头埋入被窝。她低低地吸着鼻息。十几秒后,她又伸出头来,盯着黑暗中的窗帘。

  窗外,来往交错的车灯亮光印在墙壁上。

  女人忍住泪,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突然,小床“吱嘎吱嘎”震动。

  女人转过身看小床。

  小床上,被筒在烦躁地起伏。

        隐约中,楼下传来铁链撞击声,犬吠声再次响起。

 

 

第七场

场景:卧房

人物:女人、男人

时间:晚上十点后

  卧室里,窗外的车灯呼地闪过,在墙壁上像划过一道闪电。

  男人起身上厕所。

  女人装作没看见,自顾将头埋进被窝。

  不久,小床吱嘎的声音响起来。

  女人背朝着男人,手紧握成拳,嘴咬着被角。

  女人起来上厕所。回来,呆呆地望着地板。

  地板上蜷缩着一圈卫生纸,白花花的。

  女人毫无顾忌地打着空嗝,声音有些夸张。

  小床的动静渐渐小了,渐渐消失了。

  男人沉沉睡去。

  女人颓然地闭上眼。她翻了个身子,双手在被子外捂着肚子,又翻了个身望望儿子。

  女人起床,趿着拖鞋走向厨房,翻箱倒柜寻找食物。

  藕粉仍放在灶台上。

  女人掏一小包,手指隔着塑料包装袋轻轻揉捏着。

  女人重新从厨柜里拿了一个新碗,随手将那个月牙缺口碗塞到厨柜最里层。

  女人默读着包装袋的注意事项:“将藕粉倒入碗中,加少许冷水调匀。加入开水,边搅边加水……”

  女人将藕粉倒入碗中,加了点冷水调匀,又拿起热水瓶倒开水。

        热水充满碗沿,女人赶紧搅拌。

  碗里,糊渐渐凝成了,但很厚,全聚在调羹里。

        女人抓起调羹,用舌尖一舔。

  调羹里的粉没融化,碗里的糊依旧稀薄。

  女人盯着碗,抬头,目光撞在不锈钢高压锅上,那里映照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和一张变形的脸。

  女人拧开水龙头,自来水从手背上冲下来。她把手指含在嘴里,咬了一口。

  女人再次泡藕粉糊,改用筷子搅拌。

  碗里,仍是浑浊的乳白色液体。

        女人将碗筷推进水槽,从食品柜的饼干箱里找来半封苏打饼干,狠狠嚼起来。

 

第八场

场景:卧房、衣物间、盥洗室、大门

人物:女人

时间:晚上十一点后

  卧室里,小床上,鼾声如雷。

  女人蹙着眉,撇撇嘴,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推开窗。

  外面起雾了。路灯四周似有无数飞虫在狂舞,行道树连成了一片,马路上偶尔驶过几辆汽车,光柱从地面一直划到楼层窗户。

  女人身子摇晃了一下,精神恍惚。她缓缓地关上窗,脱下睡衣,穿上羊毛衫。

  女人蹑着步子来到衣物间。

  衣物间里堆满了杂物,横七竖八。

  女人翻出一个小巧的皮箱。拉开皮箱,把平时换洗的衣服都塞到里面,顺便又塞进一叠钱。转身,走回卧室。

  大床上,小男孩睡得很安静。

  另一张床上,男人的鼾声已进化为一种烟花的嚣叫。

  女人盯着男人微微扇动的鼻息,别过脸来,然后披上了一件羊绒大衣,提起皮箱走到大门口。

  门开了,夜风扑上来。

  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停了下来,搁下皮箱,走向盥洗室。

  灯亮了,洗脸盆上的大镜子里,映照出女人的容颜。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三五只蟑螂在地上窜逃。

  女人跺着双脚,跳踢踏舞似的,但没有踩死一只。她喘了一口气,抬头对着镜子。

  镜子里,两只红得透明的嫩蟑螂分别趴在两只漱口杯沿上,一只翘着屁股,另一只扬着头顶的触角。

  女人尖叫起来,赶紧捂住嘴。

  儿童漱口杯上的小蟑螂睡着了似地趴着不动,另一只蟑螂扭了几下屁股,从男人的杯口窜到牙刷上。

  女人对着两只蟑螂发了一会儿呆,终于抽出两张餐巾纸,掐死了它们。

  女人把蟑螂尸体扔到垃圾桶里,忍不住泪流满面。

  女人捏着两个漱口杯对着水龙头拼命冲洗,腾出一只手抹着泪抽泣。

  女人将皮箱提进屋子,关上门,跑到卧室。

  女人狂吻小男孩的脸,又伸手捏住男人的手,五指将男人的手指紧紧扣住。

   

   

第九场

场景:室外、卧房、小客厅、厨房间、阳台

人物:女人

时间:第二天清晨

  室外,太阳冉冉升起,几只鸟雀在秃枝上跳跃鸣叫。

  卧房里,女人揉着眼睛醒来,走到小客厅。

  小客厅里异样的亮堂。桌椅板凳干净明洁,扫帚拖把各就各位,地板上泛着亮光,像刚被拖过。

  女人走到厨房。

  小男孩踮着脚在灶台上忙碌,灶台上冒着烟气。

  女人(惊奇):你在干什么?

  小男孩(双手白花花):我在泡藕粉糊。

             小男孩捧着一个缺口的碗,递到女人面前。

  小男孩:妈妈,您喝一口,很好耶……

  女人瞄了一眼,碗内的糊亮晶晶,凝结得像一块水晶。

  女人低头喝了一口。

           女人(笑着):你怎么弄的,很成功呀。

  小男孩:我乱弄的……”

  女人:早上吃什么呢?

  小男孩从餐桌上扬扬早点。

  小男孩:爸爸早已买来了,有您爱吃的豆浆,还有馄饨油条呢。

  女人:好的,你先吃吧。

  女人回转身,看阳台。

  阳台上,男人一手拎着女人的一件羊毛衫,另一只手里捏着一个晾衣架。

 

 

 

 

                                                                                              2012-10-8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