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品展示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影视家协会- 优秀作品展示
 
 
(剧本)想见你
2014年04月10日    作者:右前卫  阅读:

主演:

(男)泡饭——

(女)猫猫——

(女)逸逸——

 

  开学两星期了,却还没遇到泡饭,已经有点急了。但逢吃饭时,仍避开他必去的第三食堂。猫猫说:“何苦呢?”是啊,何苦呢?我想,有时人并不能极明白地了解自己举动的缘由。

  曾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泡饭写信,满纸的胡言乱语,像与笔友聊天般的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讲半夜爬起来看球赛;讲朋友生日开party,讲昨天看到他在打篮球……大段大段的叙述中夹点“喜欢你”之类的话。这种玩艺居然被我当情书发出去了。在给泡饭的最后一封信中讲:“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那我死前,最想见的人就是你了。”后来把这句话讲给猫猫听,她托着下巴叹气:“哎,如果我是泡饭就好了。”对于我的信泡饭没反应,猫猫认定他是冷血动物。其实他只要回封信我就极满足了,就算是为了珍藏些他的笔迹也好。即使他说教似的叫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想其它的事,我也会很感激他的。当然,他放弃了被感激的机会。

  猫猫问:“为什么不当面说呢?也许那样效果好些。”我笑猫猫笨,如果当面被拒绝一定比现在惨,最起码我现在还可以骗骗自己:泡饭,没有收到那些信。

  很卖力地为泡饭的不近人情找理由,顺便也安慰一下自己。猫猫很不客气地说:“泡饭这小子,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她说话的神色,仿佛是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对狗屎。猫猫大骂泡饭的同时,还不忘苦口婆心地劝我悬崖勒马,我很生气她这样说。告诉她,如果她认为我已在悬崖边上的话,未免太小看我了。

  上学期吧,大概也是在这时,开学不久的一个星期三下午。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第四节是泡饭他们班的活动课。虽然我们班上自习,可我硬拉着猫猫去阅览室。那时,夕阳的余辉懒洋洋地播洒光明,道旁刚出新叶的水杉,远远望去,像是顶着块绿色的薄沙。篮球架下,略有些积土的地方,也探出星星点点的嫩绿……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愉快。当然更重要的是泡饭就在篮球场上,阅览室的位置很好,因为我能很清楚地看见他,而他看不到我。

  “看泡饭吗?”

  “嗯。”

  “逸逸,泡饭这种人根本不配让你喜欢,醒醒吧你。”

  “怎么了,这么激动?”

  “泡饭他……”

  “他怎么了?”

  “他……他,没什么。”猫猫低下头,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自责,又极像在掩饰。

  好奇心使我打算问到底:“猫猫,告诉我,什么事,你不该瞒我的。”

  猫猫抬起眼看了看我,做了个深呼吸,到极像给自己壮胆:“他,他把你写给他的信拿给他们班人看,说你怎样喜欢他,他班上每个人都知道你给他写信的事。”猫猫喘着气,像刚跑完八百米的样子。

  “真……真的?”明知道猫猫不会骗我,但还是蠢蠢地问了一声,多希望她会忽然笑起来,拍我的肩:“开个玩笑,看你紧张成什么样子。”

  我得到的回答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像是毫无防备地被人用棍子狠捶了一下,打了个冷颤。天空依旧晴朗,晚霞依然绚烂,我不禁讨厌起他们来。为什么不下雨?我想。“虚伪的晴朗。”我轻轻的吐出这五个字,不想让猫猫听到。

  我舒了口气,拉着傻愣住的猫猫:“走吧,去吃饭了。”我转身走出阅览室,泡饭和另两个男生说笑着从操场走过来。那时我最后一次专注地看他。之后猫猫对我说,我当时看泡饭的眼神实在恐怖,要吃人似的,我说当时不过想把图书馆门口的一个垃圾桶扣在他头上。

  直到泡饭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对猫猫笑了一下,搞不懂那是怎样古怪的笑,反正一定很难看。走到食堂门口时,突然拉着猫猫发神经似的往教室跑。

  “怎么了?”在教室门口停下时猫猫问我。

  我推开教室的门,屋里没人。

  径直走到座位上,把桌上的一叠书狠狠地摔在地上,跳上去拚命地踩……站回原地,望着地上一堆满是鞋印的书,似乎刚才摔的,扔的,踩的,都是泡饭,这才长长地舒一口气。蹲下身一本本的把书捡起来,叠在桌上,从笔袋里拿出橡皮擦书上的鞋印。

  猫猫站在一边惊异地睁大眼,像看神经病似地看着我。

  “猫猫,”我一边擦一边说,“我才发现我鞋底的花纹也蛮好看的。”

  “逸逸,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也许会好受些,这儿没别人。”猫猫说这话时都快哭了。

  “哭?为泡饭?他也配?”我继续埋头干我的工作。真觉得很对不起这些书,如果我能把自己甩在地上,并把自己踩个半死,刚刚就不会那样对它们了。

  “你,你要吃饭吗?”猫猫怯生生地说,“我……我们现在就去吧。”

  “不用了,猫猫,我不想吃饭了,我想杀人,你帮我到食堂借把菜刀来,好吗?”我微微抬起头,看着猫猫,半开玩笑似地说。

  “逸逸,逸……逸……”猫猫居然哭了,眼泪已经决堤了,挺汹涌的,猫猫地两手在脸上乱抹,她抽泣着,“逸逸,你还有猫猫啊,你还有猫猫呀。”

  我愣住了。“猫猫,我还有猫猫。”我这样对自己说,橡皮从手中滑落,我慌忙地从书桌里翻了一包餐巾纸,从里面抽出一张,塞到猫猫手里:“擦擦眼泪吧,猫猫,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我死前最想见的人会是你。”

  “真的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有一天猫猫问我:“还恨泡饭吗?”我很坚决的摇头,起初的确也咬牙切齿,但日子就了也就渐渐淡泊了。“忘了他吧。”猫猫说。“不可能,”我苦笑,“我记性太好了。”

  寒假中喧闹的节日,使我越发向往孤独清静,爸、妈都出去吃饭了,他们似乎很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不过不管他们是否放心,我喜欢这样。在书架前打法时间,无意间发现一本罗伯特·巴乔的传记,泡饭曾向我借过这本书。那时他请我帮他写《假如我和罗·巴乔生活一天》,我就知道了他喜欢巴乔,就买了这本书,想方设法让他知道我有这本书,并顺理成章地借给了他。我小心地一页页翻着书,向着泡饭是否也曾像我这样翻弄着本书呢。忽然书中掉下一枚书签,落在了地上,我把它捡起来——是以前被泡饭搞坏的书签。呵,它居然还在这儿。还记得那时泡饭捏着书签递给我的样子,像是个犯错的小学生,真的很可爱……

  对泡饭的回忆瞬间挤满了我的大脑,我迫不及待地去翻以前的日记——一切的快乐和伤心在眼前闪烁,发现有一页在下角写着一小行字:“泡饭,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那我死之前,最想见的人就是你了……”

  在当天的日记中我写道:“我以为一切都烟消云散,不复再来了。我错了,我还是喜欢他的。”想马上call猫猫,却记起猫猫讲过,她寒假向来是在老家过的。她老家的telephone number我没有!

  忽然觉得自己蛮可怜的,别人在欢度佳节我却在这儿哭。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屋外爆竹的声音还有对楼小孩神经质的疯笑;我也可以轻易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泣,手指感觉到热乎乎的眼泪,泪在脸上蒸发得很快,泪干了的地方紧绷绷的,很不舒服。现在既没有泡饭也没有猫猫,我只有自己可怜自己。拼命吃零食,似乎不把自己吃得更胖便不罢休似的,心情不好时也往往是食欲大增时,眼泪被伴着五花八门的零食一齐往肚里咽。

  开学后见到猫猫,她和我大谈春节的无趣,说到别人家吃饭纯粹是为了拿压岁钱,讲她寒假里的美好生活——躺在床上,一边看漫画,一边吃零食,一边听歌……当我说寒假唯一的收获是知道了仍喜欢泡饭时,猫猫马上大叫,说我没骨气,没出息,没志气……骂了一通后,猫猫拍拍我的肩说:“要是你还喜欢他,我会尽量少骂他几句的。”笑着告诉猫猫,现在仅是想见见泡饭。

  过了一个星期,居然还没碰到泡饭,他们班的车棚就和我们班的隔了四、五米,以往每天早上上学、晚上放学去车棚拿车,经常都能见到他的,可现在却……在校园中走过,不由自主地张望着寻找。猫猫说:“我们去他的教室看看吧。”我摇头,我是绝对不会再去找他的,这点猫猫大约无法明白,她无法体会泡饭以前是怎样在不知不觉中伤我自尊的。我写信是尊重了自己的感觉,他没答复,便是轻视了它,把这讲出去更是糟贱了它。那些信居然成了他炫耀的资本,我的承受力一直超负荷。是啊,我喜欢他,但我实在不可以为这种感觉付出什么了,除非我是个大傻子。我相信我的痴情指数远没有那样高。

  我只要在学校里偶遇,只可以用余光稍稍关注一下,我想他和我一样敏感,他大概也没注意地看我,不过他一定知道我有没有看他。但愿他从我闲散的目光中得出的结论是:逸逸,已经不喜欢泡饭了,也不在乎看他几眼了。猫猫听我说完这些,目光幽幽地盯着我问:“你在报复吗?”我愣住了,仿佛被击中要害,慌忙中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个问题,也许在模糊的意识中,这就是我真实的想法,我自己大约也了解一些,只是不愿细想,也不想承认。

  现在猫猫已经把它拎出来摆在我面前,我不能不去面对了,清楚地知道一直想让泡饭后悔,让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有重负罪感,让他觉得很对不起我……我想猫猫可能要骂我变态了。意料之外,猫猫只说:“逸逸,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却控制不住那样想,细细的想,我是如何从傻傻的一厢情愿走到今天。说实话,我宁愿做最初的傻瓜。猫猫说我和泡饭是一对疯子,也许他讲得没错。

  两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

  猫猫说泡饭大概是重病死了或转学了,她也从没那么就碰不到他。浸泡在隐约的思念中,彻底信了苏永康,思念果然是有生命的,以“泡饭”命名的思念大约也近一岁了吧。我真的不习惯见不到泡饭的日子,以前说不想和他生活在地球上,现在想来,是在是一时头脑发热说的蠢话。决定拜托猫猫去打听打听,只隔一层楼而已,怎么会两个星期过去了都遇不到呢?就算他活动课都蒙在教室里,上学和吃饭时间也和我不同,课间操时总该出来了吧。第二节课后全校要出来做操,在大操场上,只要微一往左后转,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泡饭,而那家伙居然在课间操也不肯露一露“金面”。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出事了。

  猫猫不愿去。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说服猫猫去,也在意料之中。猫猫在答应之前,眯起眼问我:“逸逸,你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喜欢泡饭多一点?”

  我险些笑昏过去。据说越纯情的女孩就越乐于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猫猫,嗯,猫猫也差不多算纯情了。我忍住笑回答:“猫猫,这不好比,喜欢他和喜欢你根本是两回事。”

  “让你在我和泡饭中选一个,你选谁。”

  “两个都要。”

  “贪心鬼,只选一个。”

  “选你啦,小气鬼。”

  “我就知道你会选我的,我就知道你会的。”猫猫很孩子气地笑起来。她蹦跳着出了教室,我已经开始想象她在泡饭他们班教室门口朝里张望的样子……

  想到猫猫刚问的问题,觉得很好笑,难道她还需要和泡饭争吗?她是女生,泡饭是男生,不是一回事嘛。莫非是我没在乎猫猫的感受,老在她面前显得极关心泡饭?想到这我不觉想笑,我自然在乎她多一点。猫猫嬉笑着回来:“放心好了,泡饭没死没伤,我在他们班后门口一眼就看到他坐在位子上发愣,这人也真是的,整天死在教室里干嘛。”

  “你有没有叫他出来说话?”

  “干嘛叫他出来,我一看到他就想扁他。”

  我笑了。已经很喜欢听猫猫骂泡饭了。猫猫说她现在彻底言论自由了。

  现在真的挺想泡饭的。在日记里写“想见你”。记起猫猫说泡饭在发愣。“他一定在想我。”我这么认为,他没回信,但不可能没有感觉,我知道当我最想他的时候他一定在想我,不过大概与我所想的大大不同,没准他在想怎样再让我写些东西过去,或已很自信地在决心:收到下封信决不回复。

  晚上躺在床上听歌,杜德伟在耳边喃喃地唱:“忘了他,别再想他。”第一次讨厌他的声音烦得关掉了随声听,跟自己说晚安,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想。

  第二天的体育课,和邻班女生打篮球,看过我们打球的男生送了几句相当精辟的评语:“通通都是打橄榄球的好材料。”

  “打劫的都比你们文明。”

  “……”

  虽然讲得有些过分,不过和邻班五位“猛女”打球实在相当危险。我被撞到地上,手擦破点皮,好在没什么大的损伤。找了“替补”上场,猫猫陪着我去校医室清洗伤口。

  就在我们走上那条“志远”桥时,猫猫扯扯我的衣服,叫我往前看,我慢悠悠地抬起头——是泡饭!他又穿了件蓝色的衣服,头发剪得极短,以至于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寒假里剃了光头,现在才长出这么点。我匆匆扫了一眼,他蓝色的外套和剪发后极有线条的脑袋在眼前一晃而过,忽然间觉得这团忧郁的蓝色并不那么值得留恋。

  清洗完后盯着手上的伤口发愣。

  “想什么呢?”猫猫问。

  “我想拿个瓶子砸他的头。”

  猫猫推了我一把:“暴力游戏玩多了。”

  随后我们一起放肆地大笑,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只是单纯的想笑笑罢了。望着身边与我一样笑得前仰后合的猫猫,我想,在这种时候也只有猫猫陪我,陪我哭,陪我笑,陪我快乐,陪我悲伤。

  “猫猫,”我认真地说,“如果有一天我快要死了,那我死前最想见的人一定是你。”

主演:

(男)泡饭——

(女)猫猫——

(女)逸逸——

 

  开学两星期了,却还没遇到泡饭,已经有点急了。但逢吃饭时,仍避开他必去的第三食堂。猫猫说:“何苦呢?”是啊,何苦呢?我想,有时人并不能极明白地了解自己举动的缘由。

  曾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泡饭写信,满纸的胡言乱语,像与笔友聊天般的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讲半夜爬起来看球赛;讲朋友生日开party,讲昨天看到他在打篮球……大段大段的叙述中夹点“喜欢你”之类的话。这种玩艺居然被我当情书发出去了。在给泡饭的最后一封信中讲:“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那我死前,最想见的人就是你了。”后来把这句话讲给猫猫听,她托着下巴叹气:“哎,如果我是泡饭就好了。”对于我的信泡饭没反应,猫猫认定他是冷血动物。其实他只要回封信我就极满足了,就算是为了珍藏些他的笔迹也好。即使他说教似的叫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想其它的事,我也会很感激他的。当然,他放弃了被感激的机会。

  猫猫问:“为什么不当面说呢?也许那样效果好些。”我笑猫猫笨,如果当面被拒绝一定比现在惨,最起码我现在还可以骗骗自己:泡饭,没有收到那些信。

  很卖力地为泡饭的不近人情找理由,顺便也安慰一下自己。猫猫很不客气地说:“泡饭这小子,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她说话的神色,仿佛是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对狗屎。猫猫大骂泡饭的同时,还不忘苦口婆心地劝我悬崖勒马,我很生气她这样说。告诉她,如果她认为我已在悬崖边上的话,未免太小看我了。

  上学期吧,大概也是在这时,开学不久的一个星期三下午。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第四节是泡饭他们班的活动课。虽然我们班上自习,可我硬拉着猫猫去阅览室。那时,夕阳的余辉懒洋洋地播洒光明,道旁刚出新叶的水杉,远远望去,像是顶着块绿色的薄沙。篮球架下,略有些积土的地方,也探出星星点点的嫩绿……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愉快。当然更重要的是泡饭就在篮球场上,阅览室的位置很好,因为我能很清楚地看见他,而他看不到我。

  “看泡饭吗?”

  “嗯。”

  “逸逸,泡饭这种人根本不配让你喜欢,醒醒吧你。”

  “怎么了,这么激动?”

  “泡饭他……”

  “他怎么了?”

  “他……他,没什么。”猫猫低下头,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自责,又极像在掩饰。

  好奇心使我打算问到底:“猫猫,告诉我,什么事,你不该瞒我的。”

  猫猫抬起眼看了看我,做了个深呼吸,到极像给自己壮胆:“他,他把你写给他的信拿给他们班人看,说你怎样喜欢他,他班上每个人都知道你给他写信的事。”猫猫喘着气,像刚跑完八百米的样子。

  “真……真的?”明知道猫猫不会骗我,但还是蠢蠢地问了一声,多希望她会忽然笑起来,拍我的肩:“开个玩笑,看你紧张成什么样子。”

  我得到的回答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像是毫无防备地被人用棍子狠捶了一下,打了个冷颤。天空依旧晴朗,晚霞依然绚烂,我不禁讨厌起他们来。为什么不下雨?我想。“虚伪的晴朗。”我轻轻的吐出这五个字,不想让猫猫听到。

  我舒了口气,拉着傻愣住的猫猫:“走吧,去吃饭了。”我转身走出阅览室,泡饭和另两个男生说笑着从操场走过来。那时我最后一次专注地看他。之后猫猫对我说,我当时看泡饭的眼神实在恐怖,要吃人似的,我说当时不过想把图书馆门口的一个垃圾桶扣在他头上。

  直到泡饭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对猫猫笑了一下,搞不懂那是怎样古怪的笑,反正一定很难看。走到食堂门口时,突然拉着猫猫发神经似的往教室跑。

  “怎么了?”在教室门口停下时猫猫问我。

  我推开教室的门,屋里没人。

  径直走到座位上,把桌上的一叠书狠狠地摔在地上,跳上去拚命地踩……站回原地,望着地上一堆满是鞋印的书,似乎刚才摔的,扔的,踩的,都是泡饭,这才长长地舒一口气。蹲下身一本本的把书捡起来,叠在桌上,从笔袋里拿出橡皮擦书上的鞋印。

  猫猫站在一边惊异地睁大眼,像看神经病似地看着我。

  “猫猫,”我一边擦一边说,“我才发现我鞋底的花纹也蛮好看的。”

  “逸逸,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也许会好受些,这儿没别人。”猫猫说这话时都快哭了。

  “哭?为泡饭?他也配?”我继续埋头干我的工作。真觉得很对不起这些书,如果我能把自己甩在地上,并把自己踩个半死,刚刚就不会那样对它们了。

  “你,你要吃饭吗?”猫猫怯生生地说,“我……我们现在就去吧。”

  “不用了,猫猫,我不想吃饭了,我想杀人,你帮我到食堂借把菜刀来,好吗?”我微微抬起头,看着猫猫,半开玩笑似地说。

  “逸逸,逸……逸……”猫猫居然哭了,眼泪已经决堤了,挺汹涌的,猫猫地两手在脸上乱抹,她抽泣着,“逸逸,你还有猫猫啊,你还有猫猫呀。”

  我愣住了。“猫猫,我还有猫猫。”我这样对自己说,橡皮从手中滑落,我慌忙地从书桌里翻了一包餐巾纸,从里面抽出一张,塞到猫猫手里:“擦擦眼泪吧,猫猫,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我死前最想见的人会是你。”

  “真的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有一天猫猫问我:“还恨泡饭吗?”我很坚决的摇头,起初的确也咬牙切齿,但日子就了也就渐渐淡泊了。“忘了他吧。”猫猫说。“不可能,”我苦笑,“我记性太好了。”

  寒假中喧闹的节日,使我越发向往孤独清静,爸、妈都出去吃饭了,他们似乎很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不过不管他们是否放心,我喜欢这样。在书架前打法时间,无意间发现一本罗伯特·巴乔的传记,泡饭曾向我借过这本书。那时他请我帮他写《假如我和罗·巴乔生活一天》,我就知道了他喜欢巴乔,就买了这本书,想方设法让他知道我有这本书,并顺理成章地借给了他。我小心地一页页翻着书,向着泡饭是否也曾像我这样翻弄着本书呢。忽然书中掉下一枚书签,落在了地上,我把它捡起来——是以前被泡饭搞坏的书签。呵,它居然还在这儿。还记得那时泡饭捏着书签递给我的样子,像是个犯错的小学生,真的很可爱……

  对泡饭的回忆瞬间挤满了我的大脑,我迫不及待地去翻以前的日记——一切的快乐和伤心在眼前闪烁,发现有一页在下角写着一小行字:“泡饭,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那我死之前,最想见的人就是你了……”

  在当天的日记中我写道:“我以为一切都烟消云散,不复再来了。我错了,我还是喜欢他的。”想马上call猫猫,却记起猫猫讲过,她寒假向来是在老家过的。她老家的telephone number我没有!

  忽然觉得自己蛮可怜的,别人在欢度佳节我却在这儿哭。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屋外爆竹的声音还有对楼小孩神经质的疯笑;我也可以轻易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泣,手指感觉到热乎乎的眼泪,泪在脸上蒸发得很快,泪干了的地方紧绷绷的,很不舒服。现在既没有泡饭也没有猫猫,我只有自己可怜自己。拼命吃零食,似乎不把自己吃得更胖便不罢休似的,心情不好时也往往是食欲大增时,眼泪被伴着五花八门的零食一齐往肚里咽。

  开学后见到猫猫,她和我大谈春节的无趣,说到别人家吃饭纯粹是为了拿压岁钱,讲她寒假里的美好生活——躺在床上,一边看漫画,一边吃零食,一边听歌……当我说寒假唯一的收获是知道了仍喜欢泡饭时,猫猫马上大叫,说我没骨气,没出息,没志气……骂了一通后,猫猫拍拍我的肩说:“要是你还喜欢他,我会尽量少骂他几句的。”笑着告诉猫猫,现在仅是想见见泡饭。

  过了一个星期,居然还没碰到泡饭,他们班的车棚就和我们班的隔了四、五米,以往每天早上上学、晚上放学去车棚拿车,经常都能见到他的,可现在却……在校园中走过,不由自主地张望着寻找。猫猫说:“我们去他的教室看看吧。”我摇头,我是绝对不会再去找他的,这点猫猫大约无法明白,她无法体会泡饭以前是怎样在不知不觉中伤我自尊的。我写信是尊重了自己的感觉,他没答复,便是轻视了它,把这讲出去更是糟贱了它。那些信居然成了他炫耀的资本,我的承受力一直超负荷。是啊,我喜欢他,但我实在不可以为这种感觉付出什么了,除非我是个大傻子。我相信我的痴情指数远没有那样高。

  我只要在学校里偶遇,只可以用余光稍稍关注一下,我想他和我一样敏感,他大概也没注意地看我,不过他一定知道我有没有看他。但愿他从我闲散的目光中得出的结论是:逸逸,已经不喜欢泡饭了,也不在乎看他几眼了。猫猫听我说完这些,目光幽幽地盯着我问:“你在报复吗?”我愣住了,仿佛被击中要害,慌忙中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个问题,也许在模糊的意识中,这就是我真实的想法,我自己大约也了解一些,只是不愿细想,也不想承认。

  现在猫猫已经把它拎出来摆在我面前,我不能不去面对了,清楚地知道一直想让泡饭后悔,让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有重负罪感,让他觉得很对不起我……我想猫猫可能要骂我变态了。意料之外,猫猫只说:“逸逸,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却控制不住那样想,细细的想,我是如何从傻傻的一厢情愿走到今天。说实话,我宁愿做最初的傻瓜。猫猫说我和泡饭是一对疯子,也许他讲得没错。

  两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

  猫猫说泡饭大概是重病死了或转学了,她也从没那么就碰不到他。浸泡在隐约的思念中,彻底信了苏永康,思念果然是有生命的,以“泡饭”命名的思念大约也近一岁了吧。我真的不习惯见不到泡饭的日子,以前说不想和他生活在地球上,现在想来,是在是一时头脑发热说的蠢话。决定拜托猫猫去打听打听,只隔一层楼而已,怎么会两个星期过去了都遇不到呢?就算他活动课都蒙在教室里,上学和吃饭时间也和我不同,课间操时总该出来了吧。第二节课后全校要出来做操,在大操场上,只要微一往左后转,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泡饭,而那家伙居然在课间操也不肯露一露“金面”。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出事了。

  猫猫不愿去。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说服猫猫去,也在意料之中。猫猫在答应之前,眯起眼问我:“逸逸,你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喜欢泡饭多一点?”

  我险些笑昏过去。据说越纯情的女孩就越乐于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猫猫,嗯,猫猫也差不多算纯情了。我忍住笑回答:“猫猫,这不好比,喜欢他和喜欢你根本是两回事。”

  “让你在我和泡饭中选一个,你选谁。”

  “两个都要。”

  “贪心鬼,只选一个。”

  “选你啦,小气鬼。”

  “我就知道你会选我的,我就知道你会的。”猫猫很孩子气地笑起来。她蹦跳着出了教室,我已经开始想象她在泡饭他们班教室门口朝里张望的样子……

  想到猫猫刚问的问题,觉得很好笑,难道她还需要和泡饭争吗?她是女生,泡饭是男生,不是一回事嘛。莫非是我没在乎猫猫的感受,老在她面前显得极关心泡饭?想到这我不觉想笑,我自然在乎她多一点。猫猫嬉笑着回来:“放心好了,泡饭没死没伤,我在他们班后门口一眼就看到他坐在位子上发愣,这人也真是的,整天死在教室里干嘛。”

  “你有没有叫他出来说话?”

  “干嘛叫他出来,我一看到他就想扁他。”

  我笑了。已经很喜欢听猫猫骂泡饭了。猫猫说她现在彻底言论自由了。

  现在真的挺想泡饭的。在日记里写“想见你”。记起猫猫说泡饭在发愣。“他一定在想我。”我这么认为,他没回信,但不可能没有感觉,我知道当我最想他的时候他一定在想我,不过大概与我所想的大大不同,没准他在想怎样再让我写些东西过去,或已很自信地在决心:收到下封信决不回复。

  晚上躺在床上听歌,杜德伟在耳边喃喃地唱:“忘了他,别再想他。”第一次讨厌他的声音烦得关掉了随声听,跟自己说晚安,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想。

  第二天的体育课,和邻班女生打篮球,看过我们打球的男生送了几句相当精辟的评语:“通通都是打橄榄球的好材料。”

  “打劫的都比你们文明。”

  “……”

  虽然讲得有些过分,不过和邻班五位“猛女”打球实在相当危险。我被撞到地上,手擦破点皮,好在没什么大的损伤。找了“替补”上场,猫猫陪着我去校医室清洗伤口。

  就在我们走上那条“志远”桥时,猫猫扯扯我的衣服,叫我往前看,我慢悠悠地抬起头——是泡饭!他又穿了件蓝色的衣服,头发剪得极短,以至于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寒假里剃了光头,现在才长出这么点。我匆匆扫了一眼,他蓝色的外套和剪发后极有线条的脑袋在眼前一晃而过,忽然间觉得这团忧郁的蓝色并不那么值得留恋。

  清洗完后盯着手上的伤口发愣。

  “想什么呢?”猫猫问。

  “我想拿个瓶子砸他的头。”

  猫猫推了我一把:“暴力游戏玩多了。”

  随后我们一起放肆地大笑,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只是单纯的想笑笑罢了。望着身边与我一样笑得前仰后合的猫猫,我想,在这种时候也只有猫猫陪我,陪我哭,陪我笑,陪我快乐,陪我悲伤。

  “猫猫,”我认真地说,“如果有一天我快要死了,那我死前最想见的人一定是你。”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