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选登

首页- 博文选登
 
 
阿杰:唯菊与石 品质高洁
2016年10月13日  来源:阿杰博客  作者:阿杰  阅读:

  这世间,美丽的女子很多,美得高贵大气、端庄优雅且内外兼具的很少。

  这世间,至真至纯的爱情很多,能坚如磐石、相扶相持且传颂至今的很少。

   这世间,杰出的女性亦是灿若星河,然而,在改变中国命运的近代史上,唯有一位女性,以其独具光华的魅力倾倒芸芸众生。
    她,就是宋庆龄,她是传奇,永远的传奇。她的一生,以火焰般的炽热情怀追求伟大爱情,以慈爱之心关注着妇女儿童福利事业,以一腔赤诚维护着世界和平,更以一颗广博仁爱之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四方奔走,自始至终。
    她是新中国的缔造者之一,她是被国共两党都尊为“国母”的女人,她受万人敬仰却始终温润谦和平易近人。
    宋庆龄的传奇一生,始于她与孙中山先生的爱情故事。很难想象,在那个年代,封建传统、教条旧俗依然禁锢着人们的思想,是怎样的勇气,让她冲破世俗的偏见,选择了一条在当时离经叛道、石破天惊的爱情之路?
    父母的震怒,家庭的不容,依然没有阻止她对爱的执着追求。我曾这样想,如此美好的女子,在她的花样年华,嫁给可以做父亲的男子,是否英雄情结使然,是否崇拜多于爱情?相守十载,正值盛年的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一生挚爱,整整半个多世纪,她是以如何坚定的信念才走完没有他的日子?若人生可以重来,对年轻时的选择,对漫漫长夜的孤寂,她是否会有些许的遗憾与后悔?
    然而,当翻开历史的书页,凝望着她那清澈、坚定的眼神,一切疑问,也就烟消云散了。她对他,有崇拜,有仰慕,更有深沉的爱。因为爱,在陈炯明发动“六·一六”兵变,炮轰总统府的生死时刻,她执意让他先走,她说:中国没有我宋庆龄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孙中山,你快走,革命需要你!危难之际,她把生机留给最爱的他;因为爱,她在暮年时这样说:从我认识孙中山博士的第一天起,到他去世,我一直忠实于他。我现在依然忠实于他。
    或许,正如她的挚友与革命伙伴何香凝女士赞美她的诗句那般:“唯菊与石,品质高洁。唯菊与石,天生硬骨。悠悠清泉,娟娟明月。唯菊与石,品质高洁。”是的,她是以一颗赤诚之心为人处事,亦是以一颗赤诚之心对待这惊世骇俗的爱情。她与孙中山先生的结合,是伴侣,更似战友。我喜欢舒婷的《致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脚下的土地…这样伟大的、无私的情感,不正是她与孙中山先生爱情的写照么?在与他并肩作战的革命岁月里,在自己的偶像及导师面前,她是一个平等聪慧的女性,坦率,热烈,她像是一个闪耀的火把,点亮了中山先生的生活和生命。
   命运对这位传奇女性而言,更多的是残酷,短短几年内,宋庆龄相继失去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父亲、孩子、爱人。从此,带着中山先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遗嘱,她将失去一生伴侣的巨大伤痛埋藏心底,收拾起所有的柔软无力、悲伤无助,为了理想和信念而冲锋在前,将全部的热情与爱全部付诸苦难中的国家、民族、人民。
    对共产党人真诚以待、鼎力帮助,对侵略者以力抗争、不屈不挠,对蒋介石与四大家族,她态度坚决、毫不妥协。舍弃小家,为了大家的这份情怀,正是建立在内心的痛苦煎熬与悲伤凄凉之上。面对国民党右派势力,她可以发出严厉的诘问:“我对于政客的生活不适合,况且我在上海都没有言论自由,难道到了南京可以希望得到吗?”,“使我不说话的唯一办法,只有枪毙我,或者监禁我。”……正是这种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以及一心为公、情系民生的胸怀,让她受到万千民众由心的尊重与敬仰。
    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宋庆龄先生用威望和坚韧,书写了无畏与勇敢,用善良和慈爱,诠释了责任与奉献。这位伟大的东方女性,成为无数人最美好的记忆,姿态娴静,温婉秀美,黑发微卷盘在脑后,眼神从容且坚定……她的这一经典形象,永远让人如沐春风,温暖入心。
    时光飞逝,沧海桑田。唯菊与石,品质高洁,唯菊与石,天生硬骨——宋庆龄先生光辉传奇的一生、高尚的人格魅力,经久不衰、余韵悠长。

  这世间,美丽的女子很多,美得高贵大气、端庄优雅且内外兼具的很少。

  这世间,至真至纯的爱情很多,能坚如磐石、相扶相持且传颂至今的很少。

   这世间,杰出的女性亦是灿若星河,然而,在改变中国命运的近代史上,唯有一位女性,以其独具光华的魅力倾倒芸芸众生。
    她,就是宋庆龄,她是传奇,永远的传奇。她的一生,以火焰般的炽热情怀追求伟大爱情,以慈爱之心关注着妇女儿童福利事业,以一腔赤诚维护着世界和平,更以一颗广博仁爱之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四方奔走,自始至终。
    她是新中国的缔造者之一,她是被国共两党都尊为“国母”的女人,她受万人敬仰却始终温润谦和平易近人。
    宋庆龄的传奇一生,始于她与孙中山先生的爱情故事。很难想象,在那个年代,封建传统、教条旧俗依然禁锢着人们的思想,是怎样的勇气,让她冲破世俗的偏见,选择了一条在当时离经叛道、石破天惊的爱情之路?
    父母的震怒,家庭的不容,依然没有阻止她对爱的执着追求。我曾这样想,如此美好的女子,在她的花样年华,嫁给可以做父亲的男子,是否英雄情结使然,是否崇拜多于爱情?相守十载,正值盛年的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一生挚爱,整整半个多世纪,她是以如何坚定的信念才走完没有他的日子?若人生可以重来,对年轻时的选择,对漫漫长夜的孤寂,她是否会有些许的遗憾与后悔?
    然而,当翻开历史的书页,凝望着她那清澈、坚定的眼神,一切疑问,也就烟消云散了。她对他,有崇拜,有仰慕,更有深沉的爱。因为爱,在陈炯明发动“六·一六”兵变,炮轰总统府的生死时刻,她执意让他先走,她说:中国没有我宋庆龄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孙中山,你快走,革命需要你!危难之际,她把生机留给最爱的他;因为爱,她在暮年时这样说:从我认识孙中山博士的第一天起,到他去世,我一直忠实于他。我现在依然忠实于他。
    或许,正如她的挚友与革命伙伴何香凝女士赞美她的诗句那般:“唯菊与石,品质高洁。唯菊与石,天生硬骨。悠悠清泉,娟娟明月。唯菊与石,品质高洁。”是的,她是以一颗赤诚之心为人处事,亦是以一颗赤诚之心对待这惊世骇俗的爱情。她与孙中山先生的结合,是伴侣,更似战友。我喜欢舒婷的《致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脚下的土地…这样伟大的、无私的情感,不正是她与孙中山先生爱情的写照么?在与他并肩作战的革命岁月里,在自己的偶像及导师面前,她是一个平等聪慧的女性,坦率,热烈,她像是一个闪耀的火把,点亮了中山先生的生活和生命。
   命运对这位传奇女性而言,更多的是残酷,短短几年内,宋庆龄相继失去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父亲、孩子、爱人。从此,带着中山先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遗嘱,她将失去一生伴侣的巨大伤痛埋藏心底,收拾起所有的柔软无力、悲伤无助,为了理想和信念而冲锋在前,将全部的热情与爱全部付诸苦难中的国家、民族、人民。
    对共产党人真诚以待、鼎力帮助,对侵略者以力抗争、不屈不挠,对蒋介石与四大家族,她态度坚决、毫不妥协。舍弃小家,为了大家的这份情怀,正是建立在内心的痛苦煎熬与悲伤凄凉之上。面对国民党右派势力,她可以发出严厉的诘问:“我对于政客的生活不适合,况且我在上海都没有言论自由,难道到了南京可以希望得到吗?”,“使我不说话的唯一办法,只有枪毙我,或者监禁我。”……正是这种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以及一心为公、情系民生的胸怀,让她受到万千民众由心的尊重与敬仰。
    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宋庆龄先生用威望和坚韧,书写了无畏与勇敢,用善良和慈爱,诠释了责任与奉献。这位伟大的东方女性,成为无数人最美好的记忆,姿态娴静,温婉秀美,黑发微卷盘在脑后,眼神从容且坚定……她的这一经典形象,永远让人如沐春风,温暖入心。
    时光飞逝,沧海桑田。唯菊与石,品质高洁,唯菊与石,天生硬骨——宋庆龄先生光辉传奇的一生、高尚的人格魅力,经久不衰、余韵悠长。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