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选登

首页- 博文选登
 
 
海如:绝美任佳溪
2016年11月02日  来源:海如博客  作者:海如  阅读:

    春暮,夏初,草木依旧葳蕤,花儿恣意绽放,在这样一个温润的季节,与志趣相投的小伙伴们去掌起任佳溪采风,如同奔赴一场惬意闲适的旅行,原本就是生命给予的美好馈赠。

    任佳溪,其实是到过多次,我的老家潘岙村,与任佳溪毗邻,童年的记忆中,有晨曦中洞山寺的钟声悠悠,有夕阳下灵绪湖的波光粼粼,有杨梅成熟季节、漫山遍野的累累果实,还有,那长满青苔的宋代石塔,可否留有儿时攀援的痕迹?弹指一挥几十载,每每故地重游,总有着颇多感慨,也总是能够发现她与众不同的美好。这一次亦是。

    没有明媚的阳光,也没有湛蓝的高空,天气算不得好,中途还飘起了绵绵的细雨,不过,感受着微凉的夏雨,行走在古老的任佳溪村,倒也是别有一番意韵。青石板路绵延悠长,似乎一不留意,便会在某个小巷或是某个拐角处袅袅亭亭地走出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女子来。

    是的,这个沉淀着历史韵味的小村落里,她的美是浑然天成的,无需任何修饰与雕琢,只需遵循她原始的姿态,这美就足够让人感觉惊心动魄、无从遗忘。村口一株三百年的大樟树,树心已空,令人惊讶的是依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我想,这该与古村的水有关吧,任佳溪,村庄以溪命名,必是水源丰厚、水质优良,漫步于曲曲折折的村落间,随处可见一口口古井、一方方池塘、一条条溪流,这清澈流动的水,便是古村的魂,更是村民取之不竭的生命源泉。

    古村自然少不了古宅。一座座破败的明清建筑,依稀残留着当年的繁华气派,墙头高耸、梁柱厚重、门框精致,细节之处可见匠心,数百年的风霜雨雪,侵蚀了她的墙体屋檐,却不曾让她的魅力有过半分的陨散。岁月于此,沧桑也是恰到好处。在这里,俗世里的繁杂色彩被自觉摒弃,唯有古朴素雅与绿意盎然相映成趣。眼目所至之处,色彩被清简到了极致,但是她彰显的画面却是最有质感、最有分量的,一切都回归到生命最初的状态,以质朴的姿态来彰显这个村落所隐匿起来的内在力量。

    从喧嚣的城市走来,任佳溪村恬静而淡然的气质尤其令人神往。这里,山环水绕、民风淳朴;这里,鸡鸣狗吠、鸟语花香;这里,老人按时作息、孩子悠然自得,置身其间,不知不觉便抛却那些凡尘杂念,心无旁骛地沉溺在大自然之中,那是一种类似返璞归真的体验,仿佛这悠闲的节奏是镶嵌入骨髓的,仿佛这里一切的生命都有着最纯粹的美好,清代方翔藻有诗赞之:“摩诘诗中画,桃源腊后春,任溪如此好,早与卜芳邻”,世外桃源,莫过如此罢。

    不能不写一写任佳溪村的古刹,洞山寺、沙湖庙、灵龙宫、呼童庵……小小村里竟有寺庙九座之多,且多保存完好、修缮一新。多年前写过一篇关于洞山寺的文章,记忆中,这座始建于三国赤乌年间的寺院,历经千年,积淀了深厚而丰富的佛教文化,多年来一直静默地矗立在深山中,相比于一些大寺院的香火鼎盛,它渺小而安静,带着遗世独立的沧桑,在昼夜交替的轮回中守护着它的过往。今日,眼前的洞山寺已经扩建得颇为壮观了,倚山面水、气势非凡。寺前百米处的白云洞已重新修建,青石堆砌、藤蔓蜿蜒;宋代石塔遗址尚在,现在的塔是按照原先的样子新造的,总觉少了古韵。新的东西往往如此,人工雕琢的痕迹过于浓重,如今好多古刹在重建之后,皆是多了俗世的繁盛,少了该有的清静,庆幸的是洞山寺在很多方面保留了原貌,也并不以旅游业作为经营之道,虽说少了香火与游客,却也更显千年古刹的庄严与神圣,甚至于沿途的草木、寺前的金桂都似沾染着缕缕仙气,执着着自己的信念与灵魂。

    喝过后茅山清凌凌的茶水、尝过洞山寺香喷喷的素斋、赏过灵绪湖如诗如画的美景,不觉又是返程时分,车过村口的池塘,几个妇人正在塘边淘米洗菜,她们手脚麻利、笑语盈盈,身后的篱笆内,一丛丛枇杷树浓绿昌盛,石榴花正如火如荼地盛开。

    春暮,夏初,草木依旧葳蕤,花儿恣意绽放,在这样一个温润的季节,与志趣相投的小伙伴们去掌起任佳溪采风,如同奔赴一场惬意闲适的旅行,原本就是生命给予的美好馈赠。

    任佳溪,其实是到过多次,我的老家潘岙村,与任佳溪毗邻,童年的记忆中,有晨曦中洞山寺的钟声悠悠,有夕阳下灵绪湖的波光粼粼,有杨梅成熟季节、漫山遍野的累累果实,还有,那长满青苔的宋代石塔,可否留有儿时攀援的痕迹?弹指一挥几十载,每每故地重游,总有着颇多感慨,也总是能够发现她与众不同的美好。这一次亦是。

    没有明媚的阳光,也没有湛蓝的高空,天气算不得好,中途还飘起了绵绵的细雨,不过,感受着微凉的夏雨,行走在古老的任佳溪村,倒也是别有一番意韵。青石板路绵延悠长,似乎一不留意,便会在某个小巷或是某个拐角处袅袅亭亭地走出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女子来。

    是的,这个沉淀着历史韵味的小村落里,她的美是浑然天成的,无需任何修饰与雕琢,只需遵循她原始的姿态,这美就足够让人感觉惊心动魄、无从遗忘。村口一株三百年的大樟树,树心已空,令人惊讶的是依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我想,这该与古村的水有关吧,任佳溪,村庄以溪命名,必是水源丰厚、水质优良,漫步于曲曲折折的村落间,随处可见一口口古井、一方方池塘、一条条溪流,这清澈流动的水,便是古村的魂,更是村民取之不竭的生命源泉。

    古村自然少不了古宅。一座座破败的明清建筑,依稀残留着当年的繁华气派,墙头高耸、梁柱厚重、门框精致,细节之处可见匠心,数百年的风霜雨雪,侵蚀了她的墙体屋檐,却不曾让她的魅力有过半分的陨散。岁月于此,沧桑也是恰到好处。在这里,俗世里的繁杂色彩被自觉摒弃,唯有古朴素雅与绿意盎然相映成趣。眼目所至之处,色彩被清简到了极致,但是她彰显的画面却是最有质感、最有分量的,一切都回归到生命最初的状态,以质朴的姿态来彰显这个村落所隐匿起来的内在力量。

    从喧嚣的城市走来,任佳溪村恬静而淡然的气质尤其令人神往。这里,山环水绕、民风淳朴;这里,鸡鸣狗吠、鸟语花香;这里,老人按时作息、孩子悠然自得,置身其间,不知不觉便抛却那些凡尘杂念,心无旁骛地沉溺在大自然之中,那是一种类似返璞归真的体验,仿佛这悠闲的节奏是镶嵌入骨髓的,仿佛这里一切的生命都有着最纯粹的美好,清代方翔藻有诗赞之:“摩诘诗中画,桃源腊后春,任溪如此好,早与卜芳邻”,世外桃源,莫过如此罢。

    不能不写一写任佳溪村的古刹,洞山寺、沙湖庙、灵龙宫、呼童庵……小小村里竟有寺庙九座之多,且多保存完好、修缮一新。多年前写过一篇关于洞山寺的文章,记忆中,这座始建于三国赤乌年间的寺院,历经千年,积淀了深厚而丰富的佛教文化,多年来一直静默地矗立在深山中,相比于一些大寺院的香火鼎盛,它渺小而安静,带着遗世独立的沧桑,在昼夜交替的轮回中守护着它的过往。今日,眼前的洞山寺已经扩建得颇为壮观了,倚山面水、气势非凡。寺前百米处的白云洞已重新修建,青石堆砌、藤蔓蜿蜒;宋代石塔遗址尚在,现在的塔是按照原先的样子新造的,总觉少了古韵。新的东西往往如此,人工雕琢的痕迹过于浓重,如今好多古刹在重建之后,皆是多了俗世的繁盛,少了该有的清静,庆幸的是洞山寺在很多方面保留了原貌,也并不以旅游业作为经营之道,虽说少了香火与游客,却也更显千年古刹的庄严与神圣,甚至于沿途的草木、寺前的金桂都似沾染着缕缕仙气,执着着自己的信念与灵魂。

    喝过后茅山清凌凌的茶水、尝过洞山寺香喷喷的素斋、赏过灵绪湖如诗如画的美景,不觉又是返程时分,车过村口的池塘,几个妇人正在塘边淘米洗菜,她们手脚麻利、笑语盈盈,身后的篱笆内,一丛丛枇杷树浓绿昌盛,石榴花正如火如荼地盛开。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