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人才

首页- 文艺人才
 
 
孙群豪:我眼中的任政先生
2016年12月01日  来源:邦艺公众号作者:孙群豪  阅读:

    任政先生诞辰100周年矣!早该写篇文章纪念任政先生。与任政先生有缘是因为三十多年前他曾为我写过一副对联“群峰尔独秀 豪气贯山村”。是任先生专门为我创作的,对联内容就嵌着我的名字,我想在这世上可能是唯一的一件为我写的书法作品,对我来说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清晰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年任政先生还是住在金陵东路,一条旧弄堂的老房子,屋内并不宽敞。是我祖母陪我去拜访任政先生,当时,任先生还送一本《兰斋任政行书帖》签名本,“群豪贤弟 教正 任政敬赠”后面盖了一枚陈巨来先生刻的印章。字帖是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印量十五万册,现在能有几个书法名家有这样的发行量呢!字帖作者的简介也写得很简略:“任政,字兰斋。浙江黄岩人,生于一九一六年。久居上海,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分会常务理事。任政自学书法,五十余年不懈。于楷书、行书尤见功力,为群众所喜爱。此帖可资书法爱好者借鉴。”如此平实的作者简介如今真是难得一见,不少所谓的书法家出版一本作品集的介绍吹得“天花乱坠”,什么“中国十大书法名家”、“国际书法巨匠”,还有什么“功勋艺术家”、“人民艺术家”等等,其实,连书法的门槛都没找到,更不要说登门入室了。

 

 

   那里有华人的地方,那里就有“任体书法”的书法。

  电脑中的“华文行书”其实就是 “任政体”,在当今公众媒体上,比“任政体”使用频率之高、影响之广的书体可以说家鲜有其匹,其他制成的电脑体书法似乎只是点缀之用,电脑体书法成全了任政书法、认可了“任体书法”,使任政书法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各地,可以说家喻户晓,但电脑“任体书法”也毁了“任体书法艺术”,由于可以不断复制任体书法,由此缺少了艺术特色,使人的眼球产生“审美疲劳感”。我每到一个地方,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习惯于关注街上的招牌字,看到写得好招牌字就拍写来欣赏。今年夏天我去美国,跑了很多城市尤其在纽约唐人街,抬头总见到“任体书法”,而且看到好几块招牌字的“任体书法”感到很是亲切、温暖,尽管没有“任政的落款”。当然,在使用“任体书法(华文行书)”的商家不一定知道那是上海书家任政先生的书法。上个世纪八十年初我在学校教书时,曾请任政先生题写周巷中学校名,又请他题写过“周巷商场”,在我们慈溪本地还有任先生所书写的“慈溪中学”、“慈溪市文联”等等,那都是任政先生亲笔题写的。至于“任体书法”的招牌字数也数不清了。

 

   假如任政是大学著名教授或书协主席。

  在过去旧中国,整个社会是讲功名的,没有功名你啥也不是,其实现在也不能免俗。假如任政先生是北大、清华、复旦的著名教授、画院院长或书协主席,再加上他的一手书法,那他的书法价格不知要加上多少倍呢!那天童君银舫来我办公室,聊到任政先生的书法,他说任政书法他很喜欢,胎息“二王”雅俗共赏,犹如京剧界的梅派艺术,犹如天生质丽的村姑,完美无瑕。说完哈哈大笑,又说,古有兰亭(泛指王羲之书法),今有兰斋,就是任政先生少了“王右军”的地位。当今,事实上,很多所谓的名人名家的书法写得很差,有的不堪入目,老百姓又不知道它的好坏在哪里,再加上现代版的“皇帝新装”,世俗的眼光,跟着起哄,使真正的传统书法艺术得到误解。

   任体书法岂止影响了一代人。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出现任政先生题写的招牌、匾额,遍布全国,尤其在上海到处可见,就从那时开始很多人就认知他典雅完美的书法,那个年代不知电脑为何物,更不知道“电脑书法”,只是在科幻读物中读到的“电脑”。我买过他撰写的《楷书基础知识》《隶书写法指南》《少年书法》等著作或字帖。这类书法读物或字帖在全国发行量很大,为广大书法爱好者所喜爱。沈尹默为《隶书写法指南》题“隶书无通俗教本,初学往往不易入门。任君此著可弥补此种缺陷,善读之者可开凿通津,悟入圣境,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此之谓也。”到了八十年代我有了机会求教于任政先生,任先生为我批改作业或为我挥毫题词鼓励,收获甚大。至今我还珍藏着任先生为我批改的作业本或题词,一直影响着我勇往直前向艺术高峰攀登。任政先生岂止是影响一代书法爱好者,我想任先生的书品、艺品会走得很久、很远,长留天地间。

  时值任政先生诞辰100周年,作此文以示纪念。

   

                                                       时在丙申冬日 于南无楼梧岭山房

 

   孙群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宁波美术馆研究员、西泠印社美术馆顾问、慈溪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书法、篆刻作品、论文等在中国书法家协会、西泠印社、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等主办的展览中多次入展或获奖,专著出版《孙群豪书法篆刻集》、《印说伏龙》、《甲申兰藤印痕》、《孙群豪篆刻集》、《吉祥经印谱》等多种,在《中国书法》、《书法》、《书法研究》、《西泠艺丛》、《书与画》《中国篆刻》、《中国书法报》、《沙孟海研究》、《书法报》、《书法赏评》等专业刊物上多次专题介绍或发表作品,又有文艺作品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光明日报》《浙江日报》《宁波日报》、《文学港》《中外书摘》、日本《书道》、韩国《墨家》以及香港、台湾等文艺刊物中发表或重点推出!书法篆刻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宁波美术馆等展出。

  出版散文集《兰藤随笔》、《梧岭散记》《南无楼琐记》《万步闲谭》《解读大山》和长篇报告文学《园艺大师吴耕民》、《大爱无悔》、《时代见证》、《沧海显英雄》《陈之佛传》《陈之佛年谱》等专著四十余种。

      那里有华人的地方,那里就有“任体书法”的书法。

  电脑中的“华文行书”其实就是 “任政体”,在当今公众媒体上,比“任政体”使用频率之高、影响之广的书体可以说家鲜有其匹,其他制成的电脑体书法似乎只是点缀之用,电脑体书法成全了任政书法、认可了“任体书法”,使任政书法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各地,可以说家喻户晓,但电脑“任体书法”也毁了“任体书法艺术”,由于可以不断复制任体书法,由此缺少了艺术特色,使人的眼球产生“审美疲劳感”。我每到一个地方,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习惯于关注街上的招牌字,看到写得好招牌字就拍写来欣赏。今年夏天我去美国,跑了很多城市尤其在纽约唐人街,抬头总见到“任体书法”,而且看到好几块招牌字的“任体书法”感到很是亲切、温暖,尽管没有“任政的落款”。当然,在使用“任体书法(华文行书)”的商家不一定知道那是上海书家任政先生的书法。上个世纪八十年初我在学校教书时,曾请任政先生题写周巷中学校名,又请他题写过“周巷商场”,在我们慈溪本地还有任先生所书写的“慈溪中学”、“慈溪市文联”等等,那都是任政先生亲笔题写的。至于“任体书法”的招牌字数也数不清了。

 

 

    任政先生诞辰100周年矣!早该写篇文章纪念任政先生。与任政先生有缘是因为三十多年前他曾为我写过一副对联“群峰尔独秀 豪气贯山村”。是任先生专门为我创作的,对联内容就嵌着我的名字,我想在这世上可能是唯一的一件为我写的书法作品,对我来说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清晰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年任政先生还是住在金陵东路,一条旧弄堂的老房子,屋内并不宽敞。是我祖母陪我去拜访任政先生,当时,任先生还送一本《兰斋任政行书帖》签名本,“群豪贤弟 教正 任政敬赠”后面盖了一枚陈巨来先生刻的印章。字帖是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印量十五万册,现在能有几个书法名家有这样的发行量呢!字帖作者的简介也写得很简略:“任政,字兰斋。浙江黄岩人,生于一九一六年。久居上海,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分会常务理事。任政自学书法,五十余年不懈。于楷书、行书尤见功力,为群众所喜爱。此帖可资书法爱好者借鉴。”如此平实的作者简介如今真是难得一见,不少所谓的书法家出版一本作品集的介绍吹得“天花乱坠”,什么“中国十大书法名家”、“国际书法巨匠”,还有什么“功勋艺术家”、“人民艺术家”等等,其实,连书法的门槛都没找到,更不要说登门入室了。

 

 

   那里有华人的地方,那里就有“任体书法”的书法。

  电脑中的“华文行书”其实就是 “任政体”,在当今公众媒体上,比“任政体”使用频率之高、影响之广的书体可以说家鲜有其匹,其他制成的电脑体书法似乎只是点缀之用,电脑体书法成全了任政书法、认可了“任体书法”,使任政书法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各地,可以说家喻户晓,但电脑“任体书法”也毁了“任体书法艺术”,由于可以不断复制任体书法,由此缺少了艺术特色,使人的眼球产生“审美疲劳感”。我每到一个地方,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习惯于关注街上的招牌字,看到写得好招牌字就拍写来欣赏。今年夏天我去美国,跑了很多城市尤其在纽约唐人街,抬头总见到“任体书法”,而且看到好几块招牌字的“任体书法”感到很是亲切、温暖,尽管没有“任政的落款”。当然,在使用“任体书法(华文行书)”的商家不一定知道那是上海书家任政先生的书法。上个世纪八十年初我在学校教书时,曾请任政先生题写周巷中学校名,又请他题写过“周巷商场”,在我们慈溪本地还有任先生所书写的“慈溪中学”、“慈溪市文联”等等,那都是任政先生亲笔题写的。至于“任体书法”的招牌字数也数不清了。

 

   假如任政是大学著名教授或书协主席。

  在过去旧中国,整个社会是讲功名的,没有功名你啥也不是,其实现在也不能免俗。假如任政先生是北大、清华、复旦的著名教授、画院院长或书协主席,再加上他的一手书法,那他的书法价格不知要加上多少倍呢!那天童君银舫来我办公室,聊到任政先生的书法,他说任政书法他很喜欢,胎息“二王”雅俗共赏,犹如京剧界的梅派艺术,犹如天生质丽的村姑,完美无瑕。说完哈哈大笑,又说,古有兰亭(泛指王羲之书法),今有兰斋,就是任政先生少了“王右军”的地位。当今,事实上,很多所谓的名人名家的书法写得很差,有的不堪入目,老百姓又不知道它的好坏在哪里,再加上现代版的“皇帝新装”,世俗的眼光,跟着起哄,使真正的传统书法艺术得到误解。

   任体书法岂止影响了一代人。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出现任政先生题写的招牌、匾额,遍布全国,尤其在上海到处可见,就从那时开始很多人就认知他典雅完美的书法,那个年代不知电脑为何物,更不知道“电脑书法”,只是在科幻读物中读到的“电脑”。我买过他撰写的《楷书基础知识》《隶书写法指南》《少年书法》等著作或字帖。这类书法读物或字帖在全国发行量很大,为广大书法爱好者所喜爱。沈尹默为《隶书写法指南》题“隶书无通俗教本,初学往往不易入门。任君此著可弥补此种缺陷,善读之者可开凿通津,悟入圣境,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此之谓也。”到了八十年代我有了机会求教于任政先生,任先生为我批改作业或为我挥毫题词鼓励,收获甚大。至今我还珍藏着任先生为我批改的作业本或题词,一直影响着我勇往直前向艺术高峰攀登。任政先生岂止是影响一代书法爱好者,我想任先生的书品、艺品会走得很久、很远,长留天地间。

  时值任政先生诞辰100周年,作此文以示纪念。

   

                                                       时在丙申冬日 于南无楼梧岭山房

 

   孙群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宁波美术馆研究员、西泠印社美术馆顾问、慈溪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书法、篆刻作品、论文等在中国书法家协会、西泠印社、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等主办的展览中多次入展或获奖,专著出版《孙群豪书法篆刻集》、《印说伏龙》、《甲申兰藤印痕》、《孙群豪篆刻集》、《吉祥经印谱》等多种,在《中国书法》、《书法》、《书法研究》、《西泠艺丛》、《书与画》《中国篆刻》、《中国书法报》、《沙孟海研究》、《书法报》、《书法赏评》等专业刊物上多次专题介绍或发表作品,又有文艺作品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光明日报》《浙江日报》《宁波日报》、《文学港》《中外书摘》、日本《书道》、韩国《墨家》以及香港、台湾等文艺刊物中发表或重点推出!书法篆刻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宁波美术馆等展出。

  出版散文集《兰藤随笔》、《梧岭散记》《南无楼琐记》《万步闲谭》《解读大山》和长篇报告文学《园艺大师吴耕民》、《大爱无悔》、《时代见证》、《沧海显英雄》《陈之佛传》《陈之佛年谱》等专著四十余种。

      那里有华人的地方,那里就有“任体书法”的书法。

  电脑中的“华文行书”其实就是 “任政体”,在当今公众媒体上,比“任政体”使用频率之高、影响之广的书体可以说家鲜有其匹,其他制成的电脑体书法似乎只是点缀之用,电脑体书法成全了任政书法、认可了“任体书法”,使任政书法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各地,可以说家喻户晓,但电脑“任体书法”也毁了“任体书法艺术”,由于可以不断复制任体书法,由此缺少了艺术特色,使人的眼球产生“审美疲劳感”。我每到一个地方,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习惯于关注街上的招牌字,看到写得好招牌字就拍写来欣赏。今年夏天我去美国,跑了很多城市尤其在纽约唐人街,抬头总见到“任体书法”,而且看到好几块招牌字的“任体书法”感到很是亲切、温暖,尽管没有“任政的落款”。当然,在使用“任体书法(华文行书)”的商家不一定知道那是上海书家任政先生的书法。上个世纪八十年初我在学校教书时,曾请任政先生题写周巷中学校名,又请他题写过“周巷商场”,在我们慈溪本地还有任先生所书写的“慈溪中学”、“慈溪市文联”等等,那都是任政先生亲笔题写的。至于“任体书法”的招牌字数也数不清了。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