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创作

首页- 文艺创作
 
 
胡新孟微小说五章
2016年12月19日  作者:胡 新 孟  阅读:

荒   院


    不知怎么的,他转到这里来了。这里有什么?这里有这棵高而尖的水杉树。它挺立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石块与杂草。一辆辆土渣车从这条坑洼的粗路上驶过,尘地翻滚,随处飘扬。他推着三轮车,一路磕磕绊绊的。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他也回答不了。反正,他现在是个闲人了,有的是时间到处闲逛。那就骑上他的三轮车,到处转转。以前不是没有时间转,是因为没有这么无聊。唉!他叹口气。他觉得自己真是个无聊的人。
    这棵水杉树已经发出米粒似的绿芽了,春风泼在它的身上,枝桠摇曳,真是舒爽。过不了多久,它就会长一身的绿了。树下倒卧着去冬的杂草,青梗枯叶都在,上面铺着一层褐色的水杉树叶,静静的。他想,这里该有多久没有人来过了呀!
    现在,他约摸看清,这该是一个废弃的院子了。一堵倾塌的残墙还突兀地耸立着,残墙上还搁着一盆天葱,葱尖上缀着一个个球状的绿芽儿。一埂低矮的围墙匍匐在杂草间,若隐若现地。这哪里还称得上围墙呀。围墙上的砖块呢?也许,早扒了。现在,这里只剩一点点的围墙跟了。那些野藤从四面八方爬上来,骑在它的头上,遮蔽了它。你不仔细看,怎么能认得出这是道围墙呢!
    然而,墙门呢?
    他围着这个院子转起来。这哪里还算得上是个院子呀?那些竹条编成的篱笆墙倒卧在杂草下,灰黑黑的。他一脚深一脚浅地寻找着,不时听见脚下噼啪的断裂声,他的心里也是一惊一惊的,仿佛,这一脚一脚踩在自己的身上了。
    他实在有点累了。他直起腰,换了口气。他抬起手用袖口抹了下额头上的汗。这下,他看见了那口井。那是一口井吗?那该是口井吧?它就在那棵高高的水杉树下,圆形的井栏,上面还挂着一段绳子——一条绿色,已经泛白,又溅了一身泥星的尼龙绳子。
    现在,他拣起了那段绳子。绳子就在他的手心里,就像一条过了冬天的蛇,他的掌心温暖着,让它慢慢地苏醒了。他缓缓地拉着这条盘根错节的绳子,仿佛拉着一段沉没的老时光。是啊,有多少双手拉过这条绳子呢?那又是些什么样的手呢?
    他的手不住地颤抖啊。他有点莫名的兴奋了。那些绳子上的结,一个一个地,硌着他的手,那是谁打上的,又是怎么留下的呢?
    他看到那只水桶了,它埋在草丛里,斜躺着,暗哑的洋铁皮使它与枯草融为一体了,没有这根绳子,他怎么找得到它。他拉了拉绳子,桶环晃动着,啷啷地响。他走过去提起它,端详它。接触泥土的洋铁皮也锈了,红色的铁锈是那么醒目,仿佛被重重地咬了一口一样。
    现在,他一点一点把桶放到井里去了。他要打上一桶井水来,这会是口怎样的井水呢?绳子和桶晃动着。在井水里晃动着。他还看到了他自己,那个不断晃动着的影子。他晃了晃手中的绳子,桶里很快挽满了水,他缓缓地拉着绳子往上提着,仿佛在打捞失落很久的东西一样。水桶哗哗地往外淌着水,它们落在井里传来幽幽的回声,他听着,就像落在心里一样。
    他俯下身子捧了一捧水,多么清冽的水呀!可是它不停地向外流着,它们蜿蜒地向草丛流去。
    他怅怅地提着桶,望着脚下那片濡湿的泥土。
    这时候,一辆工程车嘎然停下,随之车门打开了。他看见车上下来一个人,戴着黄色的安全帽,越过了马路。他定定地站着,手上提着那只破水桶,是那么无措。他看着他站在废院边上,拉开拉链,眯着眼睛一泻千里。他哆嗦着拉上拉链,张开眼睛吃了一惊。他也随之吃了一惊。他看了他一眼,正了正安全帽,“捡破烂的?”这句话既像问他又像自言自语。
    他胡乱地嗯了声。
    他被自己的这声嗯吓了一跳。
    他怎么成捡破烂的了呢?
    然而,你不捡破烂又到这里寻寻觅觅干什么呢?
    是呀,干什么呢?
    他抬头仰望那棵水杉树,枝桠上已经缀满米粒似的绿芽。过不了多久,它便会一身绿了……

 

女 孩 与 枯 树
 

    下楼练习跳绳的女孩跑来说,叔叔,叔叔,快看快看,我们的树儿醒来啦,醒来啦!复活啦!她蹦跳着,高兴地挥舞着手,小脸红扑扑的,兴奋。
    算起来,楼外的那棵树已经枯了两年了。它横躺在小区绿化带的草坪上,褐色的树皮斑驳了一地。那些曾经如伞的枝桠呢?它已是一段朽木。环卫工人一天两趟,踩着三轮车从它身边经过。曾经有一个,下得车来,俯下身子,抱住它,可是,它只是抬了抬身子,便松手放弃了。
    这是棵什么树呢?现在它越来越成为一个谜了。
    只记得那年春天,它开了一树的花,细小而密匝的花朵攀在枝梗上,粉色的薄薄的花瓣极力向外翻着,淡黄的花蕊弹挺着,一树的灿烂。有蜜蜂嘤嘤嗡嗡在花间采蜜,间有几只粉蝶翻飞。过了不久,花谢了,又突然长出一树的嫩叶来。这鹅黄色的嫩叶一天天长大,它尖尖的叶梢在春风里舞动,叶色也渐渐深沉,早长的几片已显碧绿。我想,这真是一棵好看的树,到了夏天,它会长成什么样呢?
    可是,不知着了什么怪,突然,它所有蓬勃生长着的叶子都没精打采地耷拉在枝梗上,仿佛被抽了筋,扒了根。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这可是前一年冬天移来的新树呀!寒冷的冬天,风霜雨雪都挺过来了,都开了花,几乎叶繁枝茂了,却突然……几天的工夫,那些鲜活的叶子,皱耷了,卷边了,枯了,黄了,它们飘落在树下,随着风儿打着转。
    下楼练习跳绳的女孩急得直要哭,叔叔,它怎么啦?怎么就枯啦?她跑到家里提来水桶,一天两趟,给它浇上水。叔叔,它一定是口渴了。她抬头望着树,眼泪叭嗒叭嗒掉下来。
    环卫工人一天两趟踩着三轮车经过这里,他们抬头望望这棵突然枯萎的树。他们停了车,把这些落叶扫到畚箕里,倒到三轮车上的垃圾箱里,然后松开车闸,推着走远了。就这么走远了。周围的草木正在蓬勃生长,这棵树成了枯树,那些将掉而未掉的枯叶,也不知会掉在哪阵风里。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棵枯树和路灯杆子之间拉了一条绳子,有人开始在上面晾晒衣物,有时候是几条毯子,有时候又堆上两床被子。实在晾不下了,又把衣裤挂到那些孤单的树杈上。它们在风里飘来荡去,没完没了。那还是一棵树吗?有时候我真怕他们把它扯歪了,扯断了。
    女孩还是喜欢在树下练习跳绳,叔叔你给我数数哦!她呼呼地跳起来,跳绳啪嗒啪嗒打在地面上。叔叔,我跳了多少下?多少下?她的脸红扑扑的,真像一只红苹果。她的眼晴忽闪着,那么的明亮。叔叔叔叔,我可以跳得像树上的叶子一样多吗?叔叔叔叔,这棵睡着的树,还会醒来吗?它是不是在做梦?
    跳绳的女孩,还是每天给这棵枯树浇着水,这样她才会安心去上学。叔叔你要看好我们的树哦!
    可是,它还是倒在了草地上。树根霉烂了,枝桠也折断了。树根上还留着湿润的泥土,那还是女孩早上新浇的水。女孩看到倒在地上的树伤心地哭了,她的眼泪从她红红的眼睑里滚出来,她的鼻子都哭红了,叔叔,叔叔你为什么不看好我们的树!为什么不看牢我们的树!
    对,我为什么不看好这棵树?这棵我们的树!
    它站着睡觉多累呀,躺着才好做它的梦!看她哭得伤心,我只能说这样诓人的话。
    真的吗?真的吗?哦,我们也是躺着睡觉的。她挂着眼泪笑开了,她的脸依然像苹果一样红。那就让它躺着睡一觉,美美做个梦,睡够梦够了好开花长叶子。
    我也期待过,明年春上,它还能长出花芽叶芽来,突然再开这样一树的花,长这样一树的叶,哪怕,就像那年一样突然凋零。我甚至还想,也许,它就是一棵凋零树。这又让人无比的感伤,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现在,下楼练习跳绳的女孩发现,树杆上长满了白色的木耳,密匝匝的,像极了一叠叠春天的小耳朵。这真是个好消息!
    女孩高兴起来了,呀,叔叔叔叔,好多的小木耳,多好看的小木耳呀!
    是吗,是吗?
    叔叔,叔叔,你快去看看去吧!
    好吧,好吧!
    我来推你去看吧!
    谢谢你哦!
    谢我做什么,我又没使上劲。
    你不来帮我推,叔叔怎么摇得动!
    那,好吧!

 

三  棵  树
 

    现在,这里只剩下三棵树了。三棵香樟树。五里地外也看得到。它们高大的树冠,像三朵碧绿的云,静静地停在这片杂乱的土地上。
    这三棵树长了多少年了?他也说不上,虽然,他在这个村里住了快一辈子。那又怎么样,它们就像是从这个村里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现在,他常常走上三里地,到这三棵香樟树下坐一坐。树下就有半截洗衣板,躺在一堆断砖碎瓦上。这真是天然的好座位,树阴凉凉地涂在石板上。他也确实有点走累了。这五里地,确实不好走,到处都是垃圾,到处都是捣碎的混凝土。原先的那些路呢?他走了快一辈子的路呢?他想没有这三棵树,他该不认得来这里的路了。
    他伸手抹了抹洗衣板。他转过身来,拄了他的拐,慢慢坐在石板上。
    风吹着三棵香樟树,树叶不时沙沙地。
    他想抽支香烟了。他把拐杖抱在身上,这可是他的第三条腿,没有它,也许没有信心走那么难走的路。他侧着身子掏起了烟。一只麻雀停在了一口衣橱上。衣橱早已散架了。橱门横在地上,它的腿也断了。它斜卧在他前面三米外。橱镜碎了,亮晶晶地,撒了一地。
    他住了掏烟的手,斜着身子停住了。麻雀蹦跳着,不时梳理自己的羽毛,又点着头啄啄衣橱边上的狗尾草。这才几个月呀,这草几乎遮住衣橱了。它抬头望望他,它的两颗绿豆似的小眼睛,发出疑惑的光。它又跳跃了下。它定定地又看了他一眼。他在心里说,来,来,跳到这里来!可是,它一蹬腿,飞走了。
    他看不见它飞哪儿去了。
    现在,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吸起了烟。
    柔和的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撒在他的满是皱纹的额头上。撒在他的灰白的头发上。撒在他的黑色的茄克上。
    风吹着三棵香樟树,沙沙,沙沙地。
    他开始“造”他的房子了。他是记得这村里的房子的。他最喜欢“造”的还是自家的房子。那是三十年前造的小楼房,二层的,灰瓦片,砂灰墙。木框门窗,不严密,冬天会漏一点点的风,丝丝丝丝地,老在他的耳畔回响。房子老旧了,却也住惯了。
    他最喜欢,还是他那个小院子了。那是围墙围起来的屋前的晒场和一小块土地。他喜欢整饬这个小院子。他在那一小块土地上撒上青菜籽,几天的工夫,青菜秧儿拱开土,两片叶三片叶地长起来。他也会种上几棵蕃茄和茄子。他看它们开出黄色和紫色的花,再看它们的果实由青转红,由短变长。东边的围墙跟儿置着一口井。井上是葡萄架,毛竹做的葡萄架架在围墙上,葡萄藤儿沿着围墙上了架。冬天葡萄叶儿掉光了,阳光漏在井台上。夏天,碧绿的叶子叠挤着,看一串串的葡萄由绿变紫了。西边的围墙跟,栽着一棵樱桃树,春风一来,它便开一树粉色的花,继而长出嫩叶来,鹅黄的,花谢了,结出一串串一颗颗的樱桃来。边上是棵月季花,一年四季,它都开粉红色的花。月季花儿月月开,花瓣月月落,落在院里的晒场上,那就扫一扫,扫帚丝划过地坪,爽爽地……
    风儿吹着这三棵香樟树,沙沙,沙沙地。现在,他缓缓地睁开眼。几片树叶飘下来,落在他的脚跟边。
    他知道,它来了。他看见它了。它在草丛里慢慢向他走来。这是只花斑猫,白底黄花。它的眼睛是绿色的,玻璃球似的。它看着他。它站在狗尾巴草丛中。它是那样的瘦弱,他看得到它肚皮上一条条的肋骨。
    他咪咪地叫唤着它。
    它看着他,又转头看看周边,犹豫着。
    它喵地叫了声。
    他看着它,咪咪地叫唤着。他开始解那只缠在拐杖上的环保袋。许是结儿打得太死了,他的手使劲抠着,颤抖着。这可把他急坏了。最后,他不得不借用牙齿的力量把结咬开了。他的手一下便伸到环保袋里去,摸出一条鱼。那是一条煎熟的河鲫鱼。他把包鱼的塑料袋翻过来,啪嗒,把鱼倒在边上的一只盆子里。
    他看着它绿色的眼睛,咪咪地叫唤着。
    它伏着身子向他慢慢走过来。他向前推了把盆子。它侧了头咬住了鱼尾巴。它往回拖,然后一口叼上鱼,转身没入草丛了。
    风吹着树叶,沙沙,沙沙地。
    他静静地坐着,听着,他想,没有这三棵树,他该找不到来这里的路了……

 

钥   匙
 

    我们几乎是摸爬着进的家。可是这哪里还像我们的家啊!地上到处堆着断砖与碎瓦,空气里弥漫着蓬尘的气息——一点点久远的霉味,一点点的泥腥味。所有的门窗也卸没了,毛刺拉边的,像一张张惊讶的口。
    这才几个月呀,这里已是废墟一片。
    我和母亲站在这个曾经的家里,似乎忘了是来干什么的。
    家,早已搬空了,但现在又是那么的拥挤与杂乱。虽然已是几十年的老房子,早就陈旧了,但是,母亲爱干净,她总是把它打理得整整洁洁的。
    东边的墙壁有渗水,每年,母亲从集市上买来年画纸——有时候是“招财进宝”,有时候是个娃娃抱着一条大鲤鱼,调好浆糊贴上去。做这些事的时候,母亲是既认真又仔细,她的老花镜架在鼻翼上,她俯着身,捏着她的小浆撬,一点一点把浆糊推到年画纸背上。“这样够了吧?”她不时地这样问我,然而她的手一下也不停,仿佛根本不是在问我。
    现在,这些墙上的年画纸呢?母亲在地上扫视了一遍,又把边上的一块木板翻起来。她又看看墙上,一道道浆糊的痕迹勾勒出年画的轮廓。
    房子的后半间是厨房,本来有道墙隔着,现在墙被打掉了,与前厅畅通了。然而一堆杂乱的砖块又阻隔了它。母亲摸爬着往前走,她急切的样子好似急着要为我做道菜。
    我又想起母亲做菜的样子了。她围着围兜,微微躬着背,在水槽里一瓣一瓣择着菜。她的那双湿漉漉的手仿佛永远红肿着,那是抱过我的手,拍我入睡的手,又是牵着我长大的手。我仿佛又听见母亲就着砧板剁肉末的声音了,啪啪啪地,传得远远地。她知道我喜欢吃这个,每次回来,她总会做。煤气灶上的水已经煮沸了,油烟机嗡嗡地响着。她在一身烟雾里朝我笑笑,“出去吧,一会就好!”她老是不让我帮忙。
    母亲已经站在厨房间里了。水槽还在,自来水龙头没了。油烟机没了,排烟孔还在。灶台还在,可是洁白的瓷砖都碎了,露出一格格灰黑的水泥来。母亲曾经就着洗洁精一遍遍擦拭它。现在它们碎散了一地。母亲站着,脚下吱吱嘎嘎的,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母亲上了楼,她一眼便看到了那口大衣橱,她回头笑着说,“我说还在吧!”她为自己料到这样的结果而高兴,在她眼里,她总要比我更有预见。这也让我高兴,我也希望母亲永远是对的。
    它确实还在,只是橱门上的拉手掉没了,边上的面板起了壳,耷拉着,它浑身灰头土脸的。换个地方,我怎么也不会认这是我家的大衣橱。
    这里曾是我父母的卧室,我的卧室在隔壁。现在,中间的墙也打掉了,它似乎变成了一大间。对面的墙上,依稀还看得到,我用毛笔写的那个字,那里原来摆着书桌,我曾经每天在那里做作业。那面墙上应该还有我抄着的几条数学公式和几句名人名言。我也曾经坐在那里发呆,或者用笔一下下抠着起泡的墙皮。我常常回头看,我怕母亲站在我的背后。后来,有那么几年暑假我没有回来。然而,母亲却浑然不知,人前人后,她依然以我为荣。
    我被母亲的唤声拉回了现实。失落神情写在了她的脸上,她的两只手垂着,迷惘的样子。她已经翻找过那口大衣橱了。她黯然地说,“没有,找不到。”
    来之前我就说,怎么也不会遗落在那里的。然而,现在,我不想这样说了。我扒着大衣橱门,把它拉开来,橱门吱嘎嘎地响着,它久未被打开,仿佛锈住了。母亲倒像小女孩一样,依在我的身后。
    橱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我踮起脚,扳着橱顶往上看。母亲常常把东西包了放在橱顶上,她的脚下垫着凳子或椅子。橱顶上空空的。我知道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我多么希望它就在那里啊。我又看了一次。我说,“一定是被人拿走了!”我说得那么肯定,连我自己也相信了。我说,“买新的吧!”
    母亲没有回答我。她把手伸开。她的手上有枚钥匙。
    她说,“刚刚地上捡的。”
    我接过母亲手上的钥匙。这是把普通的铜钥匙,钥匙柄上有个牛头图标,钥匙孔上穿着一条红绳子。我说,这大概是那些拆房的工人遗落的。
    母亲笑了,她说,“这多像是我家的钥匙。”

 

原   谅
 

    说不清,那天,我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我的脾气像汽油一样,轰地,一点便着了。
    我分明从她惊恐的眼神里看到了我狰狞的样子,我大概像一头发狂的怪兽,在她面前张牙舞爪。
    我向她吼了些什么?
    一头失控的怪兽还能发出什么好声音!我告诉自己,你忘记那些洪水和利箭一样的词句吧。然而,它们分明还在我的耳畔回响。
    她惊恐的眼神还在我的脑海里。她的瘦削铁青的脸。她的颤抖着的凌乱的刘海。她的肥大的蓝色工装服,掩饰着她瘦弱紧绷的身躯。她的动作是那么的僵硬与笨拙。她捧着加油枪的样子,就像捧着一把火。
    是的,她是个加油工——一个新来的,瘦小的中年妇女。
    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也许,那天是她第一次上岗加油。也许,我还是她的第一个客户。其实,她只是把加油枪提得快了一点点,油枪口上的几滴汽油,不可避免地滴在了我的车子上。
    她一时无措。
    就这么着,我的脾气一下便爆了。
    有人围拢过来了,边上便利店的服务员也跑了出来。
    她扯着她的蓝色工装服衣角,出神地看着我。她的发白的嘴唇不住地哆嗦。
    他们不明就理地劝说着。然而,我仿佛一步登上了道德至高点——那几滴汽油值不了几分钱;安全隐患?也去他妈的!然而——“就不能道一声歉!”我的情绪被狠狠地轰了一脚油门……
    我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那个加油站的。
    我的情绪还亢奋着。
    我仿佛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胜利的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我开着车子在马路上奔驰,两边道旁的树急急地向后退去。
    然而……我多么像是舞台上出丑的小丑啊!
    然而,这又多么像是一场大溃败,大逃跑啊!
    我说不清,为什么我还要到这里来加油。这里离我还是有点远。我得绕过大半个城。路上说堵就堵,一堵就没完没了。坐在车里,窒息感笼罩着我,我仿佛被冻结在那里,像一条冰冻的鱼。
    我第一眼寻找的还是她。她那身肥大的蓝色工装服,依然伪装着她瘦弱的身躯。她的黝黑而瘦削的脸。她的眼角边上刻着的深深的皱纹。她佝偻着身子,拖着沉重的加油枪加着油。
    她真像一个小老头。
    她向我走来了。我不自觉地往车座里靠,我突然有些慌张,我恨不得溜到车座子底下去。
    然而她已经站在了我的车窗前,她的手上拿着一瓶透明的液体。我知道这是这个加油站的推销产品,他们有任务。以前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一次,哪怕他们夸得天花乱坠。我厌烦他们没完没了地推销。
    然而,我突然镇静下来了。我没等她说完,就说,好吧来一瓶!这声音是那么的急切和陌生,仿佛从我的脑后飘来。
    这时,她似乎认出了我。她突然慌张地缩回了手,被火烫了一样。她的脸僵了僵,残留着失败的笑容。
    我一时手足无措。
    这时候,加油枪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啪”。这声“啪”把我惊醒了。她往回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去提加油枪,拧上油箱盖,啪地,她把油箱门关上了。
    她把油卡交还给我,她没有再说一句话。
    后面的车子按了下喇叭。
    我发动车子。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尽管我还是绕上大半个城,到这里来加油。我想,她是不是换成晚班了。
    就这样,今晚,我又开着车绕过大半个城来到这里,尽管我的油箱里还有大半箱油。
    可是,她依然不在那里。
    加油站空荡荡的,一改白天的繁忙与嘈杂,它仿佛被夜色洗过似的,清净,安宁。
    为我加油的是矮胖的小伙子。他把加油枪往汽车加油孔上一插,便向我推销起汽车清洁剂了。
    我静静地听他讲完,我说好的来一瓶吧。他的脸上绽开了微笑,语气一下子变得轻快了。
    我向他打听起了她。
    “哦,是的……”
    “那她什么时候上班?”
    “她辞职不来做了,”他看着我,“怎么?”
    他把找钱递给我,我没有接。
    “那再来瓶,能算是她营销的吗?”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可是她不来做了呀。”
    “哦,她不来上班了!”
    我念叨着这句话,缓缓地把车开上了马路。
    我把车窗放下,任有清凉的夜风穿车而过,搅乱我的头发。路边的霓虹映在挡风玻璃上红绿变幻。不时有车子从我边上疾驰而过。

荒   院


    不知怎么的,他转到这里来了。这里有什么?这里有这棵高而尖的水杉树。它挺立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石块与杂草。一辆辆土渣车从这条坑洼的粗路上驶过,尘地翻滚,随处飘扬。他推着三轮车,一路磕磕绊绊的。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他也回答不了。反正,他现在是个闲人了,有的是时间到处闲逛。那就骑上他的三轮车,到处转转。以前不是没有时间转,是因为没有这么无聊。唉!他叹口气。他觉得自己真是个无聊的人。
    这棵水杉树已经发出米粒似的绿芽了,春风泼在它的身上,枝桠摇曳,真是舒爽。过不了多久,它就会长一身的绿了。树下倒卧着去冬的杂草,青梗枯叶都在,上面铺着一层褐色的水杉树叶,静静的。他想,这里该有多久没有人来过了呀!
    现在,他约摸看清,这该是一个废弃的院子了。一堵倾塌的残墙还突兀地耸立着,残墙上还搁着一盆天葱,葱尖上缀着一个个球状的绿芽儿。一埂低矮的围墙匍匐在杂草间,若隐若现地。这哪里还称得上围墙呀。围墙上的砖块呢?也许,早扒了。现在,这里只剩一点点的围墙跟了。那些野藤从四面八方爬上来,骑在它的头上,遮蔽了它。你不仔细看,怎么能认得出这是道围墙呢!
    然而,墙门呢?
    他围着这个院子转起来。这哪里还算得上是个院子呀?那些竹条编成的篱笆墙倒卧在杂草下,灰黑黑的。他一脚深一脚浅地寻找着,不时听见脚下噼啪的断裂声,他的心里也是一惊一惊的,仿佛,这一脚一脚踩在自己的身上了。
    他实在有点累了。他直起腰,换了口气。他抬起手用袖口抹了下额头上的汗。这下,他看见了那口井。那是一口井吗?那该是口井吧?它就在那棵高高的水杉树下,圆形的井栏,上面还挂着一段绳子——一条绿色,已经泛白,又溅了一身泥星的尼龙绳子。
    现在,他拣起了那段绳子。绳子就在他的手心里,就像一条过了冬天的蛇,他的掌心温暖着,让它慢慢地苏醒了。他缓缓地拉着这条盘根错节的绳子,仿佛拉着一段沉没的老时光。是啊,有多少双手拉过这条绳子呢?那又是些什么样的手呢?
    他的手不住地颤抖啊。他有点莫名的兴奋了。那些绳子上的结,一个一个地,硌着他的手,那是谁打上的,又是怎么留下的呢?
    他看到那只水桶了,它埋在草丛里,斜躺着,暗哑的洋铁皮使它与枯草融为一体了,没有这根绳子,他怎么找得到它。他拉了拉绳子,桶环晃动着,啷啷地响。他走过去提起它,端详它。接触泥土的洋铁皮也锈了,红色的铁锈是那么醒目,仿佛被重重地咬了一口一样。
    现在,他一点一点把桶放到井里去了。他要打上一桶井水来,这会是口怎样的井水呢?绳子和桶晃动着。在井水里晃动着。他还看到了他自己,那个不断晃动着的影子。他晃了晃手中的绳子,桶里很快挽满了水,他缓缓地拉着绳子往上提着,仿佛在打捞失落很久的东西一样。水桶哗哗地往外淌着水,它们落在井里传来幽幽的回声,他听着,就像落在心里一样。
    他俯下身子捧了一捧水,多么清冽的水呀!可是它不停地向外流着,它们蜿蜒地向草丛流去。
    他怅怅地提着桶,望着脚下那片濡湿的泥土。
    这时候,一辆工程车嘎然停下,随之车门打开了。他看见车上下来一个人,戴着黄色的安全帽,越过了马路。他定定地站着,手上提着那只破水桶,是那么无措。他看着他站在废院边上,拉开拉链,眯着眼睛一泻千里。他哆嗦着拉上拉链,张开眼睛吃了一惊。他也随之吃了一惊。他看了他一眼,正了正安全帽,“捡破烂的?”这句话既像问他又像自言自语。
    他胡乱地嗯了声。
    他被自己的这声嗯吓了一跳。
    他怎么成捡破烂的了呢?
    然而,你不捡破烂又到这里寻寻觅觅干什么呢?
    是呀,干什么呢?
    他抬头仰望那棵水杉树,枝桠上已经缀满米粒似的绿芽。过不了多久,它便会一身绿了……

 

女 孩 与 枯 树
 

    下楼练习跳绳的女孩跑来说,叔叔,叔叔,快看快看,我们的树儿醒来啦,醒来啦!复活啦!她蹦跳着,高兴地挥舞着手,小脸红扑扑的,兴奋。
    算起来,楼外的那棵树已经枯了两年了。它横躺在小区绿化带的草坪上,褐色的树皮斑驳了一地。那些曾经如伞的枝桠呢?它已是一段朽木。环卫工人一天两趟,踩着三轮车从它身边经过。曾经有一个,下得车来,俯下身子,抱住它,可是,它只是抬了抬身子,便松手放弃了。
    这是棵什么树呢?现在它越来越成为一个谜了。
    只记得那年春天,它开了一树的花,细小而密匝的花朵攀在枝梗上,粉色的薄薄的花瓣极力向外翻着,淡黄的花蕊弹挺着,一树的灿烂。有蜜蜂嘤嘤嗡嗡在花间采蜜,间有几只粉蝶翻飞。过了不久,花谢了,又突然长出一树的嫩叶来。这鹅黄色的嫩叶一天天长大,它尖尖的叶梢在春风里舞动,叶色也渐渐深沉,早长的几片已显碧绿。我想,这真是一棵好看的树,到了夏天,它会长成什么样呢?
    可是,不知着了什么怪,突然,它所有蓬勃生长着的叶子都没精打采地耷拉在枝梗上,仿佛被抽了筋,扒了根。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这可是前一年冬天移来的新树呀!寒冷的冬天,风霜雨雪都挺过来了,都开了花,几乎叶繁枝茂了,却突然……几天的工夫,那些鲜活的叶子,皱耷了,卷边了,枯了,黄了,它们飘落在树下,随着风儿打着转。
    下楼练习跳绳的女孩急得直要哭,叔叔,它怎么啦?怎么就枯啦?她跑到家里提来水桶,一天两趟,给它浇上水。叔叔,它一定是口渴了。她抬头望着树,眼泪叭嗒叭嗒掉下来。
    环卫工人一天两趟踩着三轮车经过这里,他们抬头望望这棵突然枯萎的树。他们停了车,把这些落叶扫到畚箕里,倒到三轮车上的垃圾箱里,然后松开车闸,推着走远了。就这么走远了。周围的草木正在蓬勃生长,这棵树成了枯树,那些将掉而未掉的枯叶,也不知会掉在哪阵风里。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棵枯树和路灯杆子之间拉了一条绳子,有人开始在上面晾晒衣物,有时候是几条毯子,有时候又堆上两床被子。实在晾不下了,又把衣裤挂到那些孤单的树杈上。它们在风里飘来荡去,没完没了。那还是一棵树吗?有时候我真怕他们把它扯歪了,扯断了。
    女孩还是喜欢在树下练习跳绳,叔叔你给我数数哦!她呼呼地跳起来,跳绳啪嗒啪嗒打在地面上。叔叔,我跳了多少下?多少下?她的脸红扑扑的,真像一只红苹果。她的眼晴忽闪着,那么的明亮。叔叔叔叔,我可以跳得像树上的叶子一样多吗?叔叔叔叔,这棵睡着的树,还会醒来吗?它是不是在做梦?
    跳绳的女孩,还是每天给这棵枯树浇着水,这样她才会安心去上学。叔叔你要看好我们的树哦!
    可是,它还是倒在了草地上。树根霉烂了,枝桠也折断了。树根上还留着湿润的泥土,那还是女孩早上新浇的水。女孩看到倒在地上的树伤心地哭了,她的眼泪从她红红的眼睑里滚出来,她的鼻子都哭红了,叔叔,叔叔你为什么不看好我们的树!为什么不看牢我们的树!
    对,我为什么不看好这棵树?这棵我们的树!
    它站着睡觉多累呀,躺着才好做它的梦!看她哭得伤心,我只能说这样诓人的话。
    真的吗?真的吗?哦,我们也是躺着睡觉的。她挂着眼泪笑开了,她的脸依然像苹果一样红。那就让它躺着睡一觉,美美做个梦,睡够梦够了好开花长叶子。
    我也期待过,明年春上,它还能长出花芽叶芽来,突然再开这样一树的花,长这样一树的叶,哪怕,就像那年一样突然凋零。我甚至还想,也许,它就是一棵凋零树。这又让人无比的感伤,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现在,下楼练习跳绳的女孩发现,树杆上长满了白色的木耳,密匝匝的,像极了一叠叠春天的小耳朵。这真是个好消息!
    女孩高兴起来了,呀,叔叔叔叔,好多的小木耳,多好看的小木耳呀!
    是吗,是吗?
    叔叔,叔叔,你快去看看去吧!
    好吧,好吧!
    我来推你去看吧!
    谢谢你哦!
    谢我做什么,我又没使上劲。
    你不来帮我推,叔叔怎么摇得动!
    那,好吧!

 

三  棵  树
 

    现在,这里只剩下三棵树了。三棵香樟树。五里地外也看得到。它们高大的树冠,像三朵碧绿的云,静静地停在这片杂乱的土地上。
    这三棵树长了多少年了?他也说不上,虽然,他在这个村里住了快一辈子。那又怎么样,它们就像是从这个村里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现在,他常常走上三里地,到这三棵香樟树下坐一坐。树下就有半截洗衣板,躺在一堆断砖碎瓦上。这真是天然的好座位,树阴凉凉地涂在石板上。他也确实有点走累了。这五里地,确实不好走,到处都是垃圾,到处都是捣碎的混凝土。原先的那些路呢?他走了快一辈子的路呢?他想没有这三棵树,他该不认得来这里的路了。
    他伸手抹了抹洗衣板。他转过身来,拄了他的拐,慢慢坐在石板上。
    风吹着三棵香樟树,树叶不时沙沙地。
    他想抽支香烟了。他把拐杖抱在身上,这可是他的第三条腿,没有它,也许没有信心走那么难走的路。他侧着身子掏起了烟。一只麻雀停在了一口衣橱上。衣橱早已散架了。橱门横在地上,它的腿也断了。它斜卧在他前面三米外。橱镜碎了,亮晶晶地,撒了一地。
    他住了掏烟的手,斜着身子停住了。麻雀蹦跳着,不时梳理自己的羽毛,又点着头啄啄衣橱边上的狗尾草。这才几个月呀,这草几乎遮住衣橱了。它抬头望望他,它的两颗绿豆似的小眼睛,发出疑惑的光。它又跳跃了下。它定定地又看了他一眼。他在心里说,来,来,跳到这里来!可是,它一蹬腿,飞走了。
    他看不见它飞哪儿去了。
    现在,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吸起了烟。
    柔和的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撒在他的满是皱纹的额头上。撒在他的灰白的头发上。撒在他的黑色的茄克上。
    风吹着三棵香樟树,沙沙,沙沙地。
    他开始“造”他的房子了。他是记得这村里的房子的。他最喜欢“造”的还是自家的房子。那是三十年前造的小楼房,二层的,灰瓦片,砂灰墙。木框门窗,不严密,冬天会漏一点点的风,丝丝丝丝地,老在他的耳畔回响。房子老旧了,却也住惯了。
    他最喜欢,还是他那个小院子了。那是围墙围起来的屋前的晒场和一小块土地。他喜欢整饬这个小院子。他在那一小块土地上撒上青菜籽,几天的工夫,青菜秧儿拱开土,两片叶三片叶地长起来。他也会种上几棵蕃茄和茄子。他看它们开出黄色和紫色的花,再看它们的果实由青转红,由短变长。东边的围墙跟儿置着一口井。井上是葡萄架,毛竹做的葡萄架架在围墙上,葡萄藤儿沿着围墙上了架。冬天葡萄叶儿掉光了,阳光漏在井台上。夏天,碧绿的叶子叠挤着,看一串串的葡萄由绿变紫了。西边的围墙跟,栽着一棵樱桃树,春风一来,它便开一树粉色的花,继而长出嫩叶来,鹅黄的,花谢了,结出一串串一颗颗的樱桃来。边上是棵月季花,一年四季,它都开粉红色的花。月季花儿月月开,花瓣月月落,落在院里的晒场上,那就扫一扫,扫帚丝划过地坪,爽爽地……
    风儿吹着这三棵香樟树,沙沙,沙沙地。现在,他缓缓地睁开眼。几片树叶飘下来,落在他的脚跟边。
    他知道,它来了。他看见它了。它在草丛里慢慢向他走来。这是只花斑猫,白底黄花。它的眼睛是绿色的,玻璃球似的。它看着他。它站在狗尾巴草丛中。它是那样的瘦弱,他看得到它肚皮上一条条的肋骨。
    他咪咪地叫唤着它。
    它看着他,又转头看看周边,犹豫着。
    它喵地叫了声。
    他看着它,咪咪地叫唤着。他开始解那只缠在拐杖上的环保袋。许是结儿打得太死了,他的手使劲抠着,颤抖着。这可把他急坏了。最后,他不得不借用牙齿的力量把结咬开了。他的手一下便伸到环保袋里去,摸出一条鱼。那是一条煎熟的河鲫鱼。他把包鱼的塑料袋翻过来,啪嗒,把鱼倒在边上的一只盆子里。
    他看着它绿色的眼睛,咪咪地叫唤着。
    它伏着身子向他慢慢走过来。他向前推了把盆子。它侧了头咬住了鱼尾巴。它往回拖,然后一口叼上鱼,转身没入草丛了。
    风吹着树叶,沙沙,沙沙地。
    他静静地坐着,听着,他想,没有这三棵树,他该找不到来这里的路了……

 

钥   匙
 

    我们几乎是摸爬着进的家。可是这哪里还像我们的家啊!地上到处堆着断砖与碎瓦,空气里弥漫着蓬尘的气息——一点点久远的霉味,一点点的泥腥味。所有的门窗也卸没了,毛刺拉边的,像一张张惊讶的口。
    这才几个月呀,这里已是废墟一片。
    我和母亲站在这个曾经的家里,似乎忘了是来干什么的。
    家,早已搬空了,但现在又是那么的拥挤与杂乱。虽然已是几十年的老房子,早就陈旧了,但是,母亲爱干净,她总是把它打理得整整洁洁的。
    东边的墙壁有渗水,每年,母亲从集市上买来年画纸——有时候是“招财进宝”,有时候是个娃娃抱着一条大鲤鱼,调好浆糊贴上去。做这些事的时候,母亲是既认真又仔细,她的老花镜架在鼻翼上,她俯着身,捏着她的小浆撬,一点一点把浆糊推到年画纸背上。“这样够了吧?”她不时地这样问我,然而她的手一下也不停,仿佛根本不是在问我。
    现在,这些墙上的年画纸呢?母亲在地上扫视了一遍,又把边上的一块木板翻起来。她又看看墙上,一道道浆糊的痕迹勾勒出年画的轮廓。
    房子的后半间是厨房,本来有道墙隔着,现在墙被打掉了,与前厅畅通了。然而一堆杂乱的砖块又阻隔了它。母亲摸爬着往前走,她急切的样子好似急着要为我做道菜。
    我又想起母亲做菜的样子了。她围着围兜,微微躬着背,在水槽里一瓣一瓣择着菜。她的那双湿漉漉的手仿佛永远红肿着,那是抱过我的手,拍我入睡的手,又是牵着我长大的手。我仿佛又听见母亲就着砧板剁肉末的声音了,啪啪啪地,传得远远地。她知道我喜欢吃这个,每次回来,她总会做。煤气灶上的水已经煮沸了,油烟机嗡嗡地响着。她在一身烟雾里朝我笑笑,“出去吧,一会就好!”她老是不让我帮忙。
    母亲已经站在厨房间里了。水槽还在,自来水龙头没了。油烟机没了,排烟孔还在。灶台还在,可是洁白的瓷砖都碎了,露出一格格灰黑的水泥来。母亲曾经就着洗洁精一遍遍擦拭它。现在它们碎散了一地。母亲站着,脚下吱吱嘎嘎的,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母亲上了楼,她一眼便看到了那口大衣橱,她回头笑着说,“我说还在吧!”她为自己料到这样的结果而高兴,在她眼里,她总要比我更有预见。这也让我高兴,我也希望母亲永远是对的。
    它确实还在,只是橱门上的拉手掉没了,边上的面板起了壳,耷拉着,它浑身灰头土脸的。换个地方,我怎么也不会认这是我家的大衣橱。
    这里曾是我父母的卧室,我的卧室在隔壁。现在,中间的墙也打掉了,它似乎变成了一大间。对面的墙上,依稀还看得到,我用毛笔写的那个字,那里原来摆着书桌,我曾经每天在那里做作业。那面墙上应该还有我抄着的几条数学公式和几句名人名言。我也曾经坐在那里发呆,或者用笔一下下抠着起泡的墙皮。我常常回头看,我怕母亲站在我的背后。后来,有那么几年暑假我没有回来。然而,母亲却浑然不知,人前人后,她依然以我为荣。
    我被母亲的唤声拉回了现实。失落神情写在了她的脸上,她的两只手垂着,迷惘的样子。她已经翻找过那口大衣橱了。她黯然地说,“没有,找不到。”
    来之前我就说,怎么也不会遗落在那里的。然而,现在,我不想这样说了。我扒着大衣橱门,把它拉开来,橱门吱嘎嘎地响着,它久未被打开,仿佛锈住了。母亲倒像小女孩一样,依在我的身后。
    橱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我踮起脚,扳着橱顶往上看。母亲常常把东西包了放在橱顶上,她的脚下垫着凳子或椅子。橱顶上空空的。我知道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我多么希望它就在那里啊。我又看了一次。我说,“一定是被人拿走了!”我说得那么肯定,连我自己也相信了。我说,“买新的吧!”
    母亲没有回答我。她把手伸开。她的手上有枚钥匙。
    她说,“刚刚地上捡的。”
    我接过母亲手上的钥匙。这是把普通的铜钥匙,钥匙柄上有个牛头图标,钥匙孔上穿着一条红绳子。我说,这大概是那些拆房的工人遗落的。
    母亲笑了,她说,“这多像是我家的钥匙。”

 

原   谅
 

    说不清,那天,我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我的脾气像汽油一样,轰地,一点便着了。
    我分明从她惊恐的眼神里看到了我狰狞的样子,我大概像一头发狂的怪兽,在她面前张牙舞爪。
    我向她吼了些什么?
    一头失控的怪兽还能发出什么好声音!我告诉自己,你忘记那些洪水和利箭一样的词句吧。然而,它们分明还在我的耳畔回响。
    她惊恐的眼神还在我的脑海里。她的瘦削铁青的脸。她的颤抖着的凌乱的刘海。她的肥大的蓝色工装服,掩饰着她瘦弱紧绷的身躯。她的动作是那么的僵硬与笨拙。她捧着加油枪的样子,就像捧着一把火。
    是的,她是个加油工——一个新来的,瘦小的中年妇女。
    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也许,那天是她第一次上岗加油。也许,我还是她的第一个客户。其实,她只是把加油枪提得快了一点点,油枪口上的几滴汽油,不可避免地滴在了我的车子上。
    她一时无措。
    就这么着,我的脾气一下便爆了。
    有人围拢过来了,边上便利店的服务员也跑了出来。
    她扯着她的蓝色工装服衣角,出神地看着我。她的发白的嘴唇不住地哆嗦。
    他们不明就理地劝说着。然而,我仿佛一步登上了道德至高点——那几滴汽油值不了几分钱;安全隐患?也去他妈的!然而——“就不能道一声歉!”我的情绪被狠狠地轰了一脚油门……
    我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那个加油站的。
    我的情绪还亢奋着。
    我仿佛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胜利的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我开着车子在马路上奔驰,两边道旁的树急急地向后退去。
    然而……我多么像是舞台上出丑的小丑啊!
    然而,这又多么像是一场大溃败,大逃跑啊!
    我说不清,为什么我还要到这里来加油。这里离我还是有点远。我得绕过大半个城。路上说堵就堵,一堵就没完没了。坐在车里,窒息感笼罩着我,我仿佛被冻结在那里,像一条冰冻的鱼。
    我第一眼寻找的还是她。她那身肥大的蓝色工装服,依然伪装着她瘦弱的身躯。她的黝黑而瘦削的脸。她的眼角边上刻着的深深的皱纹。她佝偻着身子,拖着沉重的加油枪加着油。
    她真像一个小老头。
    她向我走来了。我不自觉地往车座里靠,我突然有些慌张,我恨不得溜到车座子底下去。
    然而她已经站在了我的车窗前,她的手上拿着一瓶透明的液体。我知道这是这个加油站的推销产品,他们有任务。以前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一次,哪怕他们夸得天花乱坠。我厌烦他们没完没了地推销。
    然而,我突然镇静下来了。我没等她说完,就说,好吧来一瓶!这声音是那么的急切和陌生,仿佛从我的脑后飘来。
    这时,她似乎认出了我。她突然慌张地缩回了手,被火烫了一样。她的脸僵了僵,残留着失败的笑容。
    我一时手足无措。
    这时候,加油枪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啪”。这声“啪”把我惊醒了。她往回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去提加油枪,拧上油箱盖,啪地,她把油箱门关上了。
    她把油卡交还给我,她没有再说一句话。
    后面的车子按了下喇叭。
    我发动车子。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尽管我还是绕上大半个城,到这里来加油。我想,她是不是换成晚班了。
    就这样,今晚,我又开着车绕过大半个城来到这里,尽管我的油箱里还有大半箱油。
    可是,她依然不在那里。
    加油站空荡荡的,一改白天的繁忙与嘈杂,它仿佛被夜色洗过似的,清净,安宁。
    为我加油的是矮胖的小伙子。他把加油枪往汽车加油孔上一插,便向我推销起汽车清洁剂了。
    我静静地听他讲完,我说好的来一瓶吧。他的脸上绽开了微笑,语气一下子变得轻快了。
    我向他打听起了她。
    “哦,是的……”
    “那她什么时候上班?”
    “她辞职不来做了,”他看着我,“怎么?”
    他把找钱递给我,我没有接。
    “那再来瓶,能算是她营销的吗?”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可是她不来做了呀。”
    “哦,她不来上班了!”
    我念叨着这句话,缓缓地把车开上了马路。
    我把车窗放下,任有清凉的夜风穿车而过,搅乱我的头发。路边的霓虹映在挡风玻璃上红绿变幻。不时有车子从我边上疾驰而过。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