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人才

首页- 文艺人才
 
 
“月季花奖”最高奖获得者张巧慧访谈:击中我的是诗歌的庄严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慈溪日报作者:陆燕青  阅读:

     “引我入门的是瞬间打动我的美;而庄严,指向的是高度,是令人肃然起敬、令人甘愿奉献持续追寻甚至舍身而往,如今击中我的,是诗歌的庄严。”青年诗人张巧慧这样描述自己在诗歌创作上的感悟。她的诗集《缺席》日前获2015年度市优秀文艺作品“月季花奖”政府奖最高奖。

  《缺席》收录了张巧慧2013年至2014年创作的诗歌,分地理志、个人史、旁观者三个部分。清新开阔的风格立刻激起诗坛的热烈回应。2014年,张巧慧入选中国作协诗刊社第30届青春诗会,《缺席》被列入“青春诗会”丛书出版。2015年该诗集先后获得2014年度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优秀作品奖、2013-2015浙江省作家协会优秀文学创作奖、2014-2015宁波市优秀文艺作品奖等荣誉。“取名《缺席》,是为了纪念一个人。”张巧慧说的这个人就是韩作荣,《人民文学》原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长,2013年因病去世。提起韩作荣,张巧慧感慨万分。2012年,她出版的第一本诗集《朔风无辜》就是韩作荣老师作的序。“那时候,他与我仅仅是一面之缘。收到他的手写稿,整整十页,短信致谢时有热泪盈眶。韩老回得短而平静:不必言谢,发现文学新人是高兴的事,也是你的诗歌打动了我。”隔了几月,韩老师又主动打电话鼓励张巧慧参选诗刊社青春诗会。可惜,等张巧慧正式入选青春诗会时,韩老师已经不在了。但他的诗歌精神和对文学新人的关心扶持一直感染、鼓励着张巧慧以及更多的后学晚辈。

  张巧慧,1978年出生于慈溪,现为陈之佛艺术馆馆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清秀淡雅、个子娇小的她有着执着的文学理想。自1996年开始,张巧慧在报刊发表作品,文学创作以散文与诗歌为主。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作家》《星星》《散文选刊》等几十种文学刊物及年度选本。至今已出版诗集《朔风无辜》《缺席》《走失的蝉衣》。2014年11月,由诗刊社、浙江省作协、宁波市文联、慈溪市文联主办在宁波文学周举行“张巧慧诗歌研讨会”。2015年9月,张巧慧获得2015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

  

    她的诗:

  敏感 细腻 睿智

  张巧慧的诗独树一帜,有着女性独特的敏感细腻,但又不拘泥于现实生活中个人情感的倾诉,诗句中常闪烁着洞彻、睿智的思想火花。她将视线关注于日常生活,从中提炼诗意。在她的笔下,一株白樱是诗,洗衣做菜亦能入诗。

  放下功利之心,专心诗歌创作,是张巧慧这些年的心境,她在诗歌中找寻着自我,也在诗歌中重塑精神家园。韩作荣对张巧慧颇为赏识,他说:“我结识了一位内心干净,写真纯之诗的文学新人。”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谢冕评价说:“她的诗睿智而长于思辨,她能赋予普通事像以深刻的理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吴思敬评价说:“这是一位善于用江南女子纤细的笔触抒写内心感悟的诗人。她对诗有着深刻的理解并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力图在灵与肉、心与物、主观与客观的冲突中,让内心的光源照亮自己。”《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评价说:“张巧慧是一个内心世界非常浩大的诗人。她的诗歌力量非常大。经过这么多年,诗人们越来越知道诗歌的边界。往往在边界的最敏感的地方触碰的过程中,产生这个时代最高级的诗意,张巧慧对诗歌临界点的把握为现代诗坛做了一个小小的榜样。”

  默默耕耘的张巧慧收获了满满的赞誉。2015年,张巧慧获得2015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成为她诗歌创作道路上一道耀眼的光环。评委会的授奖词这样推介:“诗人张巧慧对生活和艺术有着多方位的体验和学习,她的诗中融入了现代诗歌和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情愫。她的诗歌语言平易,舒缓,情感细腻,内容宽泛而充实。”

  

    诗歌创作:

  从个人体验到使命感

  张巧慧在第一本诗集《朔风无辜》后记中写道:“我是我的旁观者,诗歌是我的眼睛,令我在俗世生活中保持深度的清醒和浪漫主义。我至少把自己分成两个,一个陷于庸常的俗世生活;另一个执守着理想主义的傲骨。这两人不时会有冲突,诗歌便是自我劝慰的一种方式。”张巧慧诗歌创作之初侧重于个人的体验,她用了五六年时间入门,她仔细研读韩作荣老师的《诗歌讲稿》,对方法论有所体会;翻阅大量诗集,大致了解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脉络;精读了很多《人民文学》中的获奖诗歌,比如雷平阳、张执浩等人的作品;又搜索了活跃在当代一线的诗人的诗歌,像马新朝、汤养宗、大解等。

  近年来,各级文联作协都很重视对青年作家的发现和培养。慈溪市文联、作协每年都有活动搭建平台推介作品。慈溪有很强的文学阵容,尤其诗歌。张巧慧的第一本诗集是《慈溪文丛》丛书之一;宁波市文联也有青创会、文学周活动,每年出版青年作家创作丛书,张巧慧的另一本诗集《走失的蝉衣》就列入了第一辑宁波青年作家创作文库;2013年张巧慧列入浙江省首届青年作家人才库,参加了浙江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协组织的首届青年诗人研修班、鲁院浙江班等。浙江省作协组织的某次研讨会,商震点评张巧慧的诗歌,指出诗歌要注意审美的宽度。诗歌不仅是反映个人存在,更有其思想、诗学、美学和历史上的意义和理由。诗人们应该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宽度,仿佛一下子把一种使命感交付于我。”张巧慧说,“我们要处理的不仅是内心的汹涌,要表达的不仅是疼痛和苦难,更需要完成本时代的诗歌美学定位和精神秩序的重建。更大的格局,必须有相应的自身素养为对应。”如何拓展诗歌的宽度呢?张巧慧的心得是,功夫在诗外。她试图通过多方位的补给来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与大江书》组诗可视为一次尝试。2014年,张巧慧随浙江省作协参与钱塘江采风创作活动。在这次考察中,张巧慧领悟到,个人的内心世界与外在世界可以获得对应。“我试图做这样的尝试,叙事的结构,冷抒情的质地,在向下和及物之上做知性的提升。我的声音渐渐趋于中性,这是一个‘人’发出的声音,而不再局限于‘女人’。”历史、地理、文化、哲学、时间的多重介入,为她打开了写作视野,这也成就了她的第二本诗集《缺席》。

  “诗歌的探索和责任有三个维度:对外观照现实,对内观照心灵,还有对语言本身的探索。”张巧慧回忆,2014年海南国际诗歌节的时候,与诗人、生态摄影师李元胜有一段交谈。这个热衷于拍摄花草和昆虫的诗人直接把创造制式、提高个人辨识度的问题放到她的面前,并告诉她接下来会更难。“假如说,商震传递给我的使命是诗歌对庞大的承担,是介入式的;那么李元胜给我的使命,是诗人对语言本身的贡献。它不再是依靠经验可以解决,恰恰它可能拒绝经验,它不是回归,而是深度介入之后的出来。”

  回顾创作的各个阶段,张巧慧发现:“引我入门的是瞬间打动我的美;而庄严,指向的是高度,是令人肃然起敬、令人甘愿奉献持续追寻甚至舍身而往,如今击中我的,是诗歌的庄严。”

  

    《与大江书》:

  用脚走出来,用心写出来

  “对一条江的描述,总是意犹未尽//有时候爱,有时候爱恨交加//成江于积累,成湖于拦截,成瀑于落差,成海于坚持、接纳、与敞开//清,浊,她不拒绝,不辩解,慢慢强大//——她用一辈子向下的流淌//成全万物对美与光的渴望……”

  这是张巧慧2014年参加浙江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组织的钱塘江采风创作活动后的组诗《与大江书》,收录在诗集《缺席》中。

  浙江是一个爱水亲水恋水依水治水用水的地方。这里有八大水系:钱塘江、瓯江、灵江、甬江、苕溪、运河、飞云江、鳌江等。浙江文化的发展底蕴,浙江巨变的安全保障都凝聚在八大水系之中。但是,水污染问题却严重威胁着八大水系的安全。当前,“五水共治”成为推进浙江新一轮改革发展的关键之策,以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为突破口倒逼转型升级。

  站在这样的关口,作为一位浙江籍诗人,张巧慧为自己确立了一项重要任务——创作《与大江书》诗集,辅以散文小辑,以“五水共治”为中心题材,以甬江流域为主要着力点,展现流域内现代化建设取得的成绩和人们日新月异的生活变化,进一步梳理江南文化的脉络,深入挖掘江南历史文化。她深感水文化与一方水土的紧密关联,决心用脚走出来,用心写出来。据悉,《与大江书》项目已列入宁波市委宣传部三年重大题材创作计划、2016年宁波市文联精品创作工程。

     “引我入门的是瞬间打动我的美;而庄严,指向的是高度,是令人肃然起敬、令人甘愿奉献持续追寻甚至舍身而往,如今击中我的,是诗歌的庄严。”青年诗人张巧慧这样描述自己在诗歌创作上的感悟。她的诗集《缺席》日前获2015年度市优秀文艺作品“月季花奖”政府奖最高奖。

  《缺席》收录了张巧慧2013年至2014年创作的诗歌,分地理志、个人史、旁观者三个部分。清新开阔的风格立刻激起诗坛的热烈回应。2014年,张巧慧入选中国作协诗刊社第30届青春诗会,《缺席》被列入“青春诗会”丛书出版。2015年该诗集先后获得2014年度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优秀作品奖、2013-2015浙江省作家协会优秀文学创作奖、2014-2015宁波市优秀文艺作品奖等荣誉。“取名《缺席》,是为了纪念一个人。”张巧慧说的这个人就是韩作荣,《人民文学》原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长,2013年因病去世。提起韩作荣,张巧慧感慨万分。2012年,她出版的第一本诗集《朔风无辜》就是韩作荣老师作的序。“那时候,他与我仅仅是一面之缘。收到他的手写稿,整整十页,短信致谢时有热泪盈眶。韩老回得短而平静:不必言谢,发现文学新人是高兴的事,也是你的诗歌打动了我。”隔了几月,韩老师又主动打电话鼓励张巧慧参选诗刊社青春诗会。可惜,等张巧慧正式入选青春诗会时,韩老师已经不在了。但他的诗歌精神和对文学新人的关心扶持一直感染、鼓励着张巧慧以及更多的后学晚辈。

  张巧慧,1978年出生于慈溪,现为陈之佛艺术馆馆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清秀淡雅、个子娇小的她有着执着的文学理想。自1996年开始,张巧慧在报刊发表作品,文学创作以散文与诗歌为主。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作家》《星星》《散文选刊》等几十种文学刊物及年度选本。至今已出版诗集《朔风无辜》《缺席》《走失的蝉衣》。2014年11月,由诗刊社、浙江省作协、宁波市文联、慈溪市文联主办在宁波文学周举行“张巧慧诗歌研讨会”。2015年9月,张巧慧获得2015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

  

    她的诗:

  敏感 细腻 睿智

  张巧慧的诗独树一帜,有着女性独特的敏感细腻,但又不拘泥于现实生活中个人情感的倾诉,诗句中常闪烁着洞彻、睿智的思想火花。她将视线关注于日常生活,从中提炼诗意。在她的笔下,一株白樱是诗,洗衣做菜亦能入诗。

  放下功利之心,专心诗歌创作,是张巧慧这些年的心境,她在诗歌中找寻着自我,也在诗歌中重塑精神家园。韩作荣对张巧慧颇为赏识,他说:“我结识了一位内心干净,写真纯之诗的文学新人。”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谢冕评价说:“她的诗睿智而长于思辨,她能赋予普通事像以深刻的理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吴思敬评价说:“这是一位善于用江南女子纤细的笔触抒写内心感悟的诗人。她对诗有着深刻的理解并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力图在灵与肉、心与物、主观与客观的冲突中,让内心的光源照亮自己。”《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评价说:“张巧慧是一个内心世界非常浩大的诗人。她的诗歌力量非常大。经过这么多年,诗人们越来越知道诗歌的边界。往往在边界的最敏感的地方触碰的过程中,产生这个时代最高级的诗意,张巧慧对诗歌临界点的把握为现代诗坛做了一个小小的榜样。”

  默默耕耘的张巧慧收获了满满的赞誉。2015年,张巧慧获得2015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成为她诗歌创作道路上一道耀眼的光环。评委会的授奖词这样推介:“诗人张巧慧对生活和艺术有着多方位的体验和学习,她的诗中融入了现代诗歌和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情愫。她的诗歌语言平易,舒缓,情感细腻,内容宽泛而充实。”

  

    诗歌创作:

  从个人体验到使命感

  张巧慧在第一本诗集《朔风无辜》后记中写道:“我是我的旁观者,诗歌是我的眼睛,令我在俗世生活中保持深度的清醒和浪漫主义。我至少把自己分成两个,一个陷于庸常的俗世生活;另一个执守着理想主义的傲骨。这两人不时会有冲突,诗歌便是自我劝慰的一种方式。”张巧慧诗歌创作之初侧重于个人的体验,她用了五六年时间入门,她仔细研读韩作荣老师的《诗歌讲稿》,对方法论有所体会;翻阅大量诗集,大致了解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脉络;精读了很多《人民文学》中的获奖诗歌,比如雷平阳、张执浩等人的作品;又搜索了活跃在当代一线的诗人的诗歌,像马新朝、汤养宗、大解等。

  近年来,各级文联作协都很重视对青年作家的发现和培养。慈溪市文联、作协每年都有活动搭建平台推介作品。慈溪有很强的文学阵容,尤其诗歌。张巧慧的第一本诗集是《慈溪文丛》丛书之一;宁波市文联也有青创会、文学周活动,每年出版青年作家创作丛书,张巧慧的另一本诗集《走失的蝉衣》就列入了第一辑宁波青年作家创作文库;2013年张巧慧列入浙江省首届青年作家人才库,参加了浙江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协组织的首届青年诗人研修班、鲁院浙江班等。浙江省作协组织的某次研讨会,商震点评张巧慧的诗歌,指出诗歌要注意审美的宽度。诗歌不仅是反映个人存在,更有其思想、诗学、美学和历史上的意义和理由。诗人们应该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宽度,仿佛一下子把一种使命感交付于我。”张巧慧说,“我们要处理的不仅是内心的汹涌,要表达的不仅是疼痛和苦难,更需要完成本时代的诗歌美学定位和精神秩序的重建。更大的格局,必须有相应的自身素养为对应。”如何拓展诗歌的宽度呢?张巧慧的心得是,功夫在诗外。她试图通过多方位的补给来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与大江书》组诗可视为一次尝试。2014年,张巧慧随浙江省作协参与钱塘江采风创作活动。在这次考察中,张巧慧领悟到,个人的内心世界与外在世界可以获得对应。“我试图做这样的尝试,叙事的结构,冷抒情的质地,在向下和及物之上做知性的提升。我的声音渐渐趋于中性,这是一个‘人’发出的声音,而不再局限于‘女人’。”历史、地理、文化、哲学、时间的多重介入,为她打开了写作视野,这也成就了她的第二本诗集《缺席》。

  “诗歌的探索和责任有三个维度:对外观照现实,对内观照心灵,还有对语言本身的探索。”张巧慧回忆,2014年海南国际诗歌节的时候,与诗人、生态摄影师李元胜有一段交谈。这个热衷于拍摄花草和昆虫的诗人直接把创造制式、提高个人辨识度的问题放到她的面前,并告诉她接下来会更难。“假如说,商震传递给我的使命是诗歌对庞大的承担,是介入式的;那么李元胜给我的使命,是诗人对语言本身的贡献。它不再是依靠经验可以解决,恰恰它可能拒绝经验,它不是回归,而是深度介入之后的出来。”

  回顾创作的各个阶段,张巧慧发现:“引我入门的是瞬间打动我的美;而庄严,指向的是高度,是令人肃然起敬、令人甘愿奉献持续追寻甚至舍身而往,如今击中我的,是诗歌的庄严。”

  

    《与大江书》:

  用脚走出来,用心写出来

  “对一条江的描述,总是意犹未尽//有时候爱,有时候爱恨交加//成江于积累,成湖于拦截,成瀑于落差,成海于坚持、接纳、与敞开//清,浊,她不拒绝,不辩解,慢慢强大//——她用一辈子向下的流淌//成全万物对美与光的渴望……”

  这是张巧慧2014年参加浙江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组织的钱塘江采风创作活动后的组诗《与大江书》,收录在诗集《缺席》中。

  浙江是一个爱水亲水恋水依水治水用水的地方。这里有八大水系:钱塘江、瓯江、灵江、甬江、苕溪、运河、飞云江、鳌江等。浙江文化的发展底蕴,浙江巨变的安全保障都凝聚在八大水系之中。但是,水污染问题却严重威胁着八大水系的安全。当前,“五水共治”成为推进浙江新一轮改革发展的关键之策,以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为突破口倒逼转型升级。

  站在这样的关口,作为一位浙江籍诗人,张巧慧为自己确立了一项重要任务——创作《与大江书》诗集,辅以散文小辑,以“五水共治”为中心题材,以甬江流域为主要着力点,展现流域内现代化建设取得的成绩和人们日新月异的生活变化,进一步梳理江南文化的脉络,深入挖掘江南历史文化。她深感水文化与一方水土的紧密关联,决心用脚走出来,用心写出来。据悉,《与大江书》项目已列入宁波市委宣传部三年重大题材创作计划、2016年宁波市文联精品创作工程。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