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人才

首页- 文艺人才
 
 
李金波小说专题研讨会 :黑土地里生长 盐碱地上开花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慈溪日报作者:陆燕青  阅读:

    作为《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双年奖系列活动之一,慈溪作家李金波小说研讨会也在双年奖颁奖典礼当天举行。这位深耕细作、厚积薄发的新慈溪人在这几年创作力爆发,接连发表了多部小说,作品受到《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江南》《西湖》等国内文学刊物的青睐。他的小说《舅舅大人在上》更是将他的小说创作事业引向高峰,成为我市继张坚军《海地》后时隔三十多年又一次成功登上《小说选刊》的佳作。李金波及其小说成为时下地方文学圈的一个热门话题。本次研讨会更是将这个话题突破了地方性,并上升到理性层面,著名作家、评论家从主题、结构、人物、情节、语言等方面对他的四部中篇小说《本报讯》《我姐》《舅舅大人在上》《老海》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人民文学》主编、著名评论家施战军,鲁迅文学院副院长、著名作家邱华栋,《人民文学》副主编、著名作家宁小龄,《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著名作家徐则臣,《人民文学》编辑马小淘、李兰玉,《江南》主编钟求是,《西湖》主编吴玄,以及著名作家、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获得者赵柏田,宁波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南志刚,著名作家谢志强,评论家任茹文等受邀参加研讨会并发言。

  李金波其人其作

  李金波1964年生于黑龙江佳木斯,现在慈溪日报社就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曾在国企工作十几年,辗转江南后重新拾笔写小说。他是一位文学功底扎实、作品水平较高的小说家。前期作品较多从东北少年视角观察俗世百态,之后将笔触伸向现代经济社会人物命运,以及当下年轻人在时代竞争背景下隐秘心理的剖析。多部中篇作品首发于慈溪文学内刊《浙东》,之后被《西湖》《江南》等文学杂志刊用,随后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选刊选载。他的《舅舅大人在上》用戏谑、调侃的语言讲述了中医“舅舅”大半辈子的经历。忠厚、拙朴、有些迂腐的舅舅在精明人充斥的现代社会成功创立事业的同时还能保住这种理想性格;《本报讯》通过媒体人田埂的视角刻画了经济高速发展下发生在社会底层的人和事;《我姐》讲述了一对高颜值的姐妹金秀和金玉,从姻缘开始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老海》里的警察于振海,则是个仗义的民间英雄,最后在一次程序不规范的出警任务中牺牲。

  从默默无闻到跻身知名小说家行列,李金波的“横空出世”给文学界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和惊喜。李金波的声名鹊起归功于去年我市举办的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暨《十月》青年作家奖活动中的慈溪文学作品点评会。李金波说:“这次点评会上,我的作品进入了《十月》《江南》《西湖》杂志编辑的视野,《我姐》《舅舅大人在上》被他们带走,随后陆续发表。而那次活动,包括这次人民文学双年奖是我市引进的高档次文化品牌项目,是市委市政府为构建文化强市、提高城市文化品位的重大举措。”“按说能写出如此老道成熟的小说的人,早应该走出来了。”钟求是回忆说,2015年,他和吴玄等人应邀到慈溪来点评一部分作品,其中就有李金波的小说。那是第一次知道李金波这个作者。钟求是点评的是《我姐》,吴玄点评的是《舅舅大人在上》。两人均认为李金波的小说特别出彩,还猜测作者的年龄、职业,并决定选用他的作品。今年,《西湖》第4期发表了《舅舅大人在上》,《江南》第3期发表了《我姐》。

  李金波小说具有鲜明的特色,语言成熟、流畅,叙述诙谐幽默,人物形象饱满鲜活,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与会专家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无论是叙述方式还是结构都独树一帜,呈现出新人无法达到的成熟和稳重。

  独特的叙述方式

  李金波的四篇小说除《本报讯》外,都采用了第一人称讲述第三人称故事的独特叙述方式。

  宁肯指出,这种叙述方式拉近了和读者的距离。“小说的第一句话非常重要,用什么方式讲述,与读者距离怎么样。而第一句话最重要的就是人称,人称决定了叙述的视角。”《舅舅大人在上》一上来,就给他非常成熟的感觉,让他想到了莫言。在处理很硬的题材的时候小说作者需要考虑如何软化,如何把时间拉到现在时。在李金波的小说中,“我”不断出现。“我”的进进出出是李金波研究的方向,是他在小说写作方面的发展。这样操作使该文本具有了活跃性。邱华栋评价说,李金波小说的主人公有亲戚、有朋友,从熟人着手,这种叙述方法显得特别有亲和力。他同样强调了小说开头的重要性。他说,对读者而言,开头是赠予是邀请。小说从“我”的视角切入是李金波的优点,足见作者运笔的老练。

  自由洒脱的东北语境

  李金波是黑龙江人,来慈已经10多年,但语言风格依旧保留着东北方言的深刻烙印。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个话不多但话风幽默的汉子,这一点也充分体现在他的小说语言上。只是他在小说中运用得更加游刃有余,自由洒脱。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李金波《舅舅大人在上》中用来描述洗头房和理容店女人穿着暴露的话,在研讨会上被专家们屡次提及。语言风趣、幽默、具有狂欢气质,地域特色鲜明是众人的共识。宁肯说,李金波的语言运用起来收放自如,就像现代说书,这种语言风格可以说部分来自于东北小品,小说中甚至能找到赵本山、潘长江式的语言。赵柏田表示,李金波小说恰到好处地运用了网络语言、政治语言。小说采用的反讽口吻和拉伯雷式的狂欢消解掉了现实生活中的紧张和沉重。邱华栋评论说,李金波的气质来自于生活的烟火气,作品有浓郁的生活气息,肉感,又有蓬松感。语言语调展现的是比较成熟的作家的水准。东北方言非常轻松幽默,语调从容亲切,就像流水静静流淌。施战军、南志刚等专家认为李金波的小说语言非常亲切,东北语境非常有意思。

  擅长讲故事,将“说”放大

  “李金波很擅长说故事。”在赵柏田看来,李金波抓住了小说的根骨,将“小说”中的“说”字放大,总体感觉他的小说很热闹,讲的是饮食男女,五光十色。当下,写实是现在小说家的软肋,而他能击中现实,对现实的书写十分敏锐。但无论是舅舅还是大姐,人物都受到作者在道德层面上的审视。南志刚也有同感,觉得小说中的人物非常拘谨,比如,舅舅朱大庆、大姐金秀身上附着了很多传统文化的东西。

  宁肯认为李金波的故事层面非常好。李金波的小说在表现人性上有点小品遗风,很曲折。比如《老海》中的老海,刚开始是痞子,后面才发现是个正派、仗义、勇敢、机智、敢于负责任的汉子。在《我姐》中有一个细节特别好,就是建设从看守所出来时当着众人的面和情人抱在一起,他爹拿鞋底抽他说:混账东西,你媳妇在那边呢!打动马小淘的则是故事的细节。马小淘特别喜欢金玉这个人物,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会努力去争取。另外,她认为人物的职业非常重要。“李金波小说的职业背景都很扎实。在《老海》一文中,你会感觉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息扑鼻而来。”

  施战军指出,小说人物的对比度强,不论是大姐、二姐、建设,都是该贫嘴时贫嘴,该收口时收口。《本报讯》有点干,“干”是社会形态本身具有的特点。《我姐》中,大姐金秀刻画得特别充分,作者对她寄予了痛苦的情感,给人一种用刀子剜肉的感觉。《老海》则保持了小说的原状原貌,是一种有智慧的穿透。《舅舅大人在上》依附的东西比较多,凸显了社会上有把控欲的人。

  专家们也对李金波小说创作提了一些中肯的建议。宁肯希望,今后的创作能从人性的真实性、社会性上去深入探讨人性,能够在狂欢的大众化的叙事模式里边有一个更深度的人性模式。南志刚建议除了故事行动来推进,也应尝试以人物的思想来推进,这样才能让中国的小说走向世界舞台。

    作为《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双年奖系列活动之一,慈溪作家李金波小说研讨会也在双年奖颁奖典礼当天举行。这位深耕细作、厚积薄发的新慈溪人在这几年创作力爆发,接连发表了多部小说,作品受到《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江南》《西湖》等国内文学刊物的青睐。他的小说《舅舅大人在上》更是将他的小说创作事业引向高峰,成为我市继张坚军《海地》后时隔三十多年又一次成功登上《小说选刊》的佳作。李金波及其小说成为时下地方文学圈的一个热门话题。本次研讨会更是将这个话题突破了地方性,并上升到理性层面,著名作家、评论家从主题、结构、人物、情节、语言等方面对他的四部中篇小说《本报讯》《我姐》《舅舅大人在上》《老海》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人民文学》主编、著名评论家施战军,鲁迅文学院副院长、著名作家邱华栋,《人民文学》副主编、著名作家宁小龄,《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著名作家徐则臣,《人民文学》编辑马小淘、李兰玉,《江南》主编钟求是,《西湖》主编吴玄,以及著名作家、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获得者赵柏田,宁波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南志刚,著名作家谢志强,评论家任茹文等受邀参加研讨会并发言。

  李金波其人其作

  李金波1964年生于黑龙江佳木斯,现在慈溪日报社就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曾在国企工作十几年,辗转江南后重新拾笔写小说。他是一位文学功底扎实、作品水平较高的小说家。前期作品较多从东北少年视角观察俗世百态,之后将笔触伸向现代经济社会人物命运,以及当下年轻人在时代竞争背景下隐秘心理的剖析。多部中篇作品首发于慈溪文学内刊《浙东》,之后被《西湖》《江南》等文学杂志刊用,随后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选刊选载。他的《舅舅大人在上》用戏谑、调侃的语言讲述了中医“舅舅”大半辈子的经历。忠厚、拙朴、有些迂腐的舅舅在精明人充斥的现代社会成功创立事业的同时还能保住这种理想性格;《本报讯》通过媒体人田埂的视角刻画了经济高速发展下发生在社会底层的人和事;《我姐》讲述了一对高颜值的姐妹金秀和金玉,从姻缘开始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老海》里的警察于振海,则是个仗义的民间英雄,最后在一次程序不规范的出警任务中牺牲。

  从默默无闻到跻身知名小说家行列,李金波的“横空出世”给文学界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和惊喜。李金波的声名鹊起归功于去年我市举办的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暨《十月》青年作家奖活动中的慈溪文学作品点评会。李金波说:“这次点评会上,我的作品进入了《十月》《江南》《西湖》杂志编辑的视野,《我姐》《舅舅大人在上》被他们带走,随后陆续发表。而那次活动,包括这次人民文学双年奖是我市引进的高档次文化品牌项目,是市委市政府为构建文化强市、提高城市文化品位的重大举措。”“按说能写出如此老道成熟的小说的人,早应该走出来了。”钟求是回忆说,2015年,他和吴玄等人应邀到慈溪来点评一部分作品,其中就有李金波的小说。那是第一次知道李金波这个作者。钟求是点评的是《我姐》,吴玄点评的是《舅舅大人在上》。两人均认为李金波的小说特别出彩,还猜测作者的年龄、职业,并决定选用他的作品。今年,《西湖》第4期发表了《舅舅大人在上》,《江南》第3期发表了《我姐》。

  李金波小说具有鲜明的特色,语言成熟、流畅,叙述诙谐幽默,人物形象饱满鲜活,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与会专家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无论是叙述方式还是结构都独树一帜,呈现出新人无法达到的成熟和稳重。

  独特的叙述方式

  李金波的四篇小说除《本报讯》外,都采用了第一人称讲述第三人称故事的独特叙述方式。

  宁肯指出,这种叙述方式拉近了和读者的距离。“小说的第一句话非常重要,用什么方式讲述,与读者距离怎么样。而第一句话最重要的就是人称,人称决定了叙述的视角。”《舅舅大人在上》一上来,就给他非常成熟的感觉,让他想到了莫言。在处理很硬的题材的时候小说作者需要考虑如何软化,如何把时间拉到现在时。在李金波的小说中,“我”不断出现。“我”的进进出出是李金波研究的方向,是他在小说写作方面的发展。这样操作使该文本具有了活跃性。邱华栋评价说,李金波小说的主人公有亲戚、有朋友,从熟人着手,这种叙述方法显得特别有亲和力。他同样强调了小说开头的重要性。他说,对读者而言,开头是赠予是邀请。小说从“我”的视角切入是李金波的优点,足见作者运笔的老练。

  自由洒脱的东北语境

  李金波是黑龙江人,来慈已经10多年,但语言风格依旧保留着东北方言的深刻烙印。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个话不多但话风幽默的汉子,这一点也充分体现在他的小说语言上。只是他在小说中运用得更加游刃有余,自由洒脱。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李金波《舅舅大人在上》中用来描述洗头房和理容店女人穿着暴露的话,在研讨会上被专家们屡次提及。语言风趣、幽默、具有狂欢气质,地域特色鲜明是众人的共识。宁肯说,李金波的语言运用起来收放自如,就像现代说书,这种语言风格可以说部分来自于东北小品,小说中甚至能找到赵本山、潘长江式的语言。赵柏田表示,李金波小说恰到好处地运用了网络语言、政治语言。小说采用的反讽口吻和拉伯雷式的狂欢消解掉了现实生活中的紧张和沉重。邱华栋评论说,李金波的气质来自于生活的烟火气,作品有浓郁的生活气息,肉感,又有蓬松感。语言语调展现的是比较成熟的作家的水准。东北方言非常轻松幽默,语调从容亲切,就像流水静静流淌。施战军、南志刚等专家认为李金波的小说语言非常亲切,东北语境非常有意思。

  擅长讲故事,将“说”放大

  “李金波很擅长说故事。”在赵柏田看来,李金波抓住了小说的根骨,将“小说”中的“说”字放大,总体感觉他的小说很热闹,讲的是饮食男女,五光十色。当下,写实是现在小说家的软肋,而他能击中现实,对现实的书写十分敏锐。但无论是舅舅还是大姐,人物都受到作者在道德层面上的审视。南志刚也有同感,觉得小说中的人物非常拘谨,比如,舅舅朱大庆、大姐金秀身上附着了很多传统文化的东西。

  宁肯认为李金波的故事层面非常好。李金波的小说在表现人性上有点小品遗风,很曲折。比如《老海》中的老海,刚开始是痞子,后面才发现是个正派、仗义、勇敢、机智、敢于负责任的汉子。在《我姐》中有一个细节特别好,就是建设从看守所出来时当着众人的面和情人抱在一起,他爹拿鞋底抽他说:混账东西,你媳妇在那边呢!打动马小淘的则是故事的细节。马小淘特别喜欢金玉这个人物,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会努力去争取。另外,她认为人物的职业非常重要。“李金波小说的职业背景都很扎实。在《老海》一文中,你会感觉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息扑鼻而来。”

  施战军指出,小说人物的对比度强,不论是大姐、二姐、建设,都是该贫嘴时贫嘴,该收口时收口。《本报讯》有点干,“干”是社会形态本身具有的特点。《我姐》中,大姐金秀刻画得特别充分,作者对她寄予了痛苦的情感,给人一种用刀子剜肉的感觉。《老海》则保持了小说的原状原貌,是一种有智慧的穿透。《舅舅大人在上》依附的东西比较多,凸显了社会上有把控欲的人。

  专家们也对李金波小说创作提了一些中肯的建议。宁肯希望,今后的创作能从人性的真实性、社会性上去深入探讨人性,能够在狂欢的大众化的叙事模式里边有一个更深度的人性模式。南志刚建议除了故事行动来推进,也应尝试以人物的思想来推进,这样才能让中国的小说走向世界舞台。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