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动态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协会动态
 
 
方向明:秘色瓷的文学符号
2017年12月26日      阅读:

11月5日上午,第五届宁波(国际)文学周的重头戏——“文学的海上丝绸之路”高峰论坛举行,众多业界的重量级嘉宾和知名人士进行了演讲。论坛上,宁波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慈溪市作协主席、慈溪市文广局局长方向明以《秘色瓷的文学符号》为题,阐述了慈溪上林湖越窑青瓷的优势,陆家二位名人陆龟蒙、陆羽对秘色瓷的偏爱和推崇,上林湖后司岙窑址考古发掘等等,他的介绍引起场内专家们的轰动。


 

 

看到这个题目,你首先想到的也许是晚唐诗人陆龟蒙那著名的诗句:“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我怀疑陆大诗人是慈溪市政府聘请的文化顾问,他为产自慈溪上林湖的秘色瓷大大地做了个广告,这诗的题目就叫《秘色越器》。

 

秘色越器 陆龟蒙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


 

 

《上林秘色·征途》

这诗确实写得好。首句点明“九秋风露”是烧瓷的最好季节。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古时候烧窑用的是龙窑,依山而建,用松枝做燃料,火也顺着往上。九秋风露时节,秋高气爽,空气通透,火烧得旺,才有利于烧出最好的瓷器——秘色瓷。次句用“千峰翠色”,描绘秘色瓷的釉色,那是大自然的颜色,周边青山绿水的颜色,而一“夺”字,表达的是对于制瓷艺师巧夺天工的工匠精神的赞美和敬佩之情。三、四句则荡开笔墨,说自己愿意在午夜时光,捧着精美的瓷杯,去承接清露般的水酒,与竹林七贤的嵇康进行一场豪饮。表达的是对越瓷的爱恋之心、对古人的思慕之情。这种咏物与言情的亦即亦离、不即不离的表达手法,突出表现了这首诗的高妙,使之成为瓷坛文化上的一首千古绝唱。


 

 

唐  八棱净瓶


 

当然,这首诗无意中也让后人知道,秘色瓷产自越窑,诗题《秘色越器》明确无误地告诉人们秘色瓷与越窑的关系,诗句还指出了代表越窑青瓷最高水平的秘色瓷的审美取向,以大自然之色为美。而在一千多年后,被誉为“2016年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的慈溪上林湖后司岙窑址考古发掘,以数量惊人的秘色瓷标本和青瓷匣钵实物,坐实了上林湖后司岙窑址是晚唐、五代时期秘色瓷烧造中心的观点,这是另一个大文章要说的,这里就不展开了。


 

对于越窑青瓷,极力推崇者还不是这位陆龟蒙,而是另一位名士,他有一部著名的《茶经》流传后世,他就是“茶圣”陆羽。陆羽对茶器也有精到论述。他认为:“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寿州、洪州次。”陆羽对茶碗窑口进行了品评,拿当时流行的邢窑白瓷与越窑青瓷比较,连说了三遍邢窑不如越窑。“若邢瓷类银,越窑类玉,邢不如越一也。”白银虽然华丽,但不是那么有内涵;玉,则代表君子之德,是中华文化根源性的东西,当然更有魅力。“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雪也是代表纯洁,但还是容易被污染。不是说“冰清玉洁”吗,陆羽把最好的词都给了越瓷。“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这是从茶汤的审美来说,其实也是陆羽对越瓷茶器的情有独钟。中国的文人有一种情怀,说是厚古薄今也好,或者说是对于流行的新事物保持一种批判精神也好,总是对旧时光有一种幽然的怀念,所谓怀古。我们今天来看,邢窑越窑都是高古瓷,陆羽的心态不是很好理解,似乎有点迂腐,但是这种对流行的不妥协,对文化传统的矜持,其实是很宝贵的。

看唐代的咏瓷诗,它总是和茶呀、酒呀融合在一起。大唐的士大夫、文人、僧侣皆以喝酒饮茶为韵事,他们“或饮一瓯茗,或吟两句诗”,或“泉憩茶数瓯”,或“岚行酒一酌”。他们喝酒一杯又一杯,“会须一饮三百杯”,从而得出“一酌发好容,再酌开愁眉,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之经验(白居易《效陶潜体诗十六首》)。他们饮茶一碗又一碗,从而生发“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的解悟(皎然《饮茶歌诮崔石使君》)。唐代茶酒风尚的盛行,为咏瓷诗的涌现,实在是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社会条件。

诗人们写这些诗,当然不是为了介绍越窑青瓷。诗人只是借此表达心境,抒发情感。咏瓷诗大多蕴藏着丰富的情感和细腻的内心体验,从而创造出了或幽美深婉,或清旷明丽,但总离不开几分颓唐的诗境,给人一种素雅、淡泊的意境美。这恐怕与当时社会环境和文人士大夫的心境有关。“安史之乱”后,唐王朝迅速由繁盛转入衰乱,一大批成长于盛唐时代的文人士大夫,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失落感。痛苦的现实和士大夫独善其身的观念以及软弱的性格,使得诗人在痛苦之余转向了自身,希望在这纷乱的现世中寻找一片宁静的绿地,在失望的心境中寻找一种新的心理平衡。正是这种时代风尚和人生情趣,深刻影响和改变了他们的审美情趣。咏瓷诗的大量出现,也与人们审美情趣的这种改变密切相关,因为唐代瓷器无论造型、釉色及纹饰,均崇尚自然、质朴和写实。那一件件玲珑剔透、纯美无比的瓷器,不仅具有圆整、端庄的形体美,而且还蕴含着素雅、淡泊的意境美,十分契合晚唐时代文人士大夫的性格以及人们审美情趣上的需要。它能勾起使用者内心的深刻联想与丰富想象,从而为咏瓷诗的盛行,营造了一个别致的文化氛围。

 

 

作者系宁波市作协副主席

慈溪市作协主席

慈溪市文广局局长

11月5日上午,第五届宁波(国际)文学周的重头戏——“文学的海上丝绸之路”高峰论坛举行,众多业界的重量级嘉宾和知名人士进行了演讲。论坛上,宁波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慈溪市作协主席、慈溪市文广局局长方向明以《秘色瓷的文学符号》为题,阐述了慈溪上林湖越窑青瓷的优势,陆家二位名人陆龟蒙、陆羽对秘色瓷的偏爱和推崇,上林湖后司岙窑址考古发掘等等,他的介绍引起场内专家们的轰动。


 

 

看到这个题目,你首先想到的也许是晚唐诗人陆龟蒙那著名的诗句:“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我怀疑陆大诗人是慈溪市政府聘请的文化顾问,他为产自慈溪上林湖的秘色瓷大大地做了个广告,这诗的题目就叫《秘色越器》。

 

秘色越器 陆龟蒙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


 

 

《上林秘色·征途》

这诗确实写得好。首句点明“九秋风露”是烧瓷的最好季节。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古时候烧窑用的是龙窑,依山而建,用松枝做燃料,火也顺着往上。九秋风露时节,秋高气爽,空气通透,火烧得旺,才有利于烧出最好的瓷器——秘色瓷。次句用“千峰翠色”,描绘秘色瓷的釉色,那是大自然的颜色,周边青山绿水的颜色,而一“夺”字,表达的是对于制瓷艺师巧夺天工的工匠精神的赞美和敬佩之情。三、四句则荡开笔墨,说自己愿意在午夜时光,捧着精美的瓷杯,去承接清露般的水酒,与竹林七贤的嵇康进行一场豪饮。表达的是对越瓷的爱恋之心、对古人的思慕之情。这种咏物与言情的亦即亦离、不即不离的表达手法,突出表现了这首诗的高妙,使之成为瓷坛文化上的一首千古绝唱。


 

 

唐  八棱净瓶


 

当然,这首诗无意中也让后人知道,秘色瓷产自越窑,诗题《秘色越器》明确无误地告诉人们秘色瓷与越窑的关系,诗句还指出了代表越窑青瓷最高水平的秘色瓷的审美取向,以大自然之色为美。而在一千多年后,被誉为“2016年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的慈溪上林湖后司岙窑址考古发掘,以数量惊人的秘色瓷标本和青瓷匣钵实物,坐实了上林湖后司岙窑址是晚唐、五代时期秘色瓷烧造中心的观点,这是另一个大文章要说的,这里就不展开了。


 

对于越窑青瓷,极力推崇者还不是这位陆龟蒙,而是另一位名士,他有一部著名的《茶经》流传后世,他就是“茶圣”陆羽。陆羽对茶器也有精到论述。他认为:“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寿州、洪州次。”陆羽对茶碗窑口进行了品评,拿当时流行的邢窑白瓷与越窑青瓷比较,连说了三遍邢窑不如越窑。“若邢瓷类银,越窑类玉,邢不如越一也。”白银虽然华丽,但不是那么有内涵;玉,则代表君子之德,是中华文化根源性的东西,当然更有魅力。“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雪也是代表纯洁,但还是容易被污染。不是说“冰清玉洁”吗,陆羽把最好的词都给了越瓷。“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这是从茶汤的审美来说,其实也是陆羽对越瓷茶器的情有独钟。中国的文人有一种情怀,说是厚古薄今也好,或者说是对于流行的新事物保持一种批判精神也好,总是对旧时光有一种幽然的怀念,所谓怀古。我们今天来看,邢窑越窑都是高古瓷,陆羽的心态不是很好理解,似乎有点迂腐,但是这种对流行的不妥协,对文化传统的矜持,其实是很宝贵的。

看唐代的咏瓷诗,它总是和茶呀、酒呀融合在一起。大唐的士大夫、文人、僧侣皆以喝酒饮茶为韵事,他们“或饮一瓯茗,或吟两句诗”,或“泉憩茶数瓯”,或“岚行酒一酌”。他们喝酒一杯又一杯,“会须一饮三百杯”,从而得出“一酌发好容,再酌开愁眉,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之经验(白居易《效陶潜体诗十六首》)。他们饮茶一碗又一碗,从而生发“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的解悟(皎然《饮茶歌诮崔石使君》)。唐代茶酒风尚的盛行,为咏瓷诗的涌现,实在是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社会条件。

诗人们写这些诗,当然不是为了介绍越窑青瓷。诗人只是借此表达心境,抒发情感。咏瓷诗大多蕴藏着丰富的情感和细腻的内心体验,从而创造出了或幽美深婉,或清旷明丽,但总离不开几分颓唐的诗境,给人一种素雅、淡泊的意境美。这恐怕与当时社会环境和文人士大夫的心境有关。“安史之乱”后,唐王朝迅速由繁盛转入衰乱,一大批成长于盛唐时代的文人士大夫,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失落感。痛苦的现实和士大夫独善其身的观念以及软弱的性格,使得诗人在痛苦之余转向了自身,希望在这纷乱的现世中寻找一片宁静的绿地,在失望的心境中寻找一种新的心理平衡。正是这种时代风尚和人生情趣,深刻影响和改变了他们的审美情趣。咏瓷诗的大量出现,也与人们审美情趣的这种改变密切相关,因为唐代瓷器无论造型、釉色及纹饰,均崇尚自然、质朴和写实。那一件件玲珑剔透、纯美无比的瓷器,不仅具有圆整、端庄的形体美,而且还蕴含着素雅、淡泊的意境美,十分契合晚唐时代文人士大夫的性格以及人们审美情趣上的需要。它能勾起使用者内心的深刻联想与丰富想象,从而为咏瓷诗的盛行,营造了一个别致的文化氛围。

 

 

作者系宁波市作协副主席

慈溪市作协主席

慈溪市文广局局长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