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动态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协会动态
 
 
浙江工艺大师施珍的作品秘色瓷盘获得省青瓷展金奖
2017年03月14日      阅读:

    浙江工艺美术大师施珍的越窑“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荣获“春水绿云”2017中国·浙江青瓷展的金奖。这是在参展评比的200余件青瓷作品中越窑青瓷唯一获得的金奖,也是宁波获得的唯一的一个金奖。日前,宁波十二位文艺大师之一的徐朝兴工作室也落户在她所创办的慈溪市上越陶艺研究所。

    追求秘色,是她一直的坚持
    一部陶瓷史,半部在浙江。在一年四季兜转轮回的岁月中,优秀的浙江古老青瓷文化随着窑火的兴旺不息而绵延三千余年。在无数手艺人的坚守中经久不息,在“火与土”的淬炼中涅槃重生,愈发璀璨。2016年9月初,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上,这些精美而富有质地的浙江青瓷再次触动了世界的心弦,激起了人们心中对于浙江优秀青瓷文化的情怀,浙江青瓷再一次登上了世界的巅峰,为万众所瞩目。

    为传承青瓷之美,让青瓷文化继续发扬光大,由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浙江青瓷艺术专业委员会承办的“春水绿云”——2017年中国青瓷展,收录了许多当代大师的佳作,其中包括了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徐朝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陶瓷艺术大师、国际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越窑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嵇锡贵等,还邀请了全省不少青年艺术家也参与了本次展出,并最终评出“映山红奖”和金银铜奖。

     “秘色瓷”是一个引得千百年来无数人魂牵梦萦的名词,也是无数制瓷人攀爬的高山。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这是唐代诗人陆龟蒙对越窑瓷的曼妙描绘。始于汉,盛于唐,烧制史达千年之久,有着“母亲瓷”之称的越窑青瓷本早已随着岁月轮回渐渐沉寂。如今,再度在慈溪被重新点起,化土为玉。

     施珍说,追求秘色,是她一直的坚持。去年,非遗越窑青瓷烧制技艺传承人施珍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复制了一套法门寺地宫秘色瓷,完成了一场跨越千年对话,也完成了自己20多年前的梦想。“光八棱净水秘色瓷瓶,烧制了70多个才成功。”在这套由14件瓷器组成的施珍制法门寺地宫秘色瓷中,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获得了“春水绿云”2017中国·浙江青瓷展金奖。


     
  “无中生水”,再现秘色瓷的神秘魅力

     走进位于上林湖畔的施珍艺术馆,有幸看到这件被专家点评为“材质釉色美,器型装饰美,工艺制作美”的佳作。

    “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高3.2厘米,直径为24.5厘米,侈口平折沿,呈葵口形,5个三角形曲口下有内凸外凹线,使口沿和碟身自然形成五瓣。器身斜腹中间微外折。碟内身通体施有绿色釉,明澈清亮、玲珑剔透,通体有一种玉一样的质地,放佛盛着一泓清水,给人以一种含蓄、高雅、内在的美观,令人叹为观止。施珍告诉记者:产生“无湖生水”的视觉差,是因为碟子底部设计的弧度近似一个“凸面镜”,对光有发散作用。因此从中心的最亮处开始,光的亮度依次沿着碟子底部表面很自然地逐层展开,使碟内有了波光粼粼之感。

    和以往所见的青瓷作品相比,这件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造型古朴简单,没有纹饰,不见传统瓷器雍容华贵之感。施珍告诉记者,这件作品与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在尺寸、大小、形制、釉水上保持一致,相似度高达85%以上,这种古朴的风格正是当时的“流行款”。虽然是对法门寺地宫秘色瓷的致敬,但作品中还是融入了施珍的自己的想法和技艺的创新。除了釉层更薄透、釉质更莹润外,在烧制工艺上改以往的支钉烧为垫烧,并采用在瓷盘底部中心留釉刻款的创新方式。


 

 

    在施珍看来,制瓷,就是一种修行。她坦言,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的思想就是自己的制瓷之道。“无中生水”的理念就来源于此。而从器形上来说,葵口就是葵花,葵花产籽,籽同知。五瓣寓意五行。
两者合一成为瓷盘供器,寓意“知行合一”。

    执着于秘色瓷研究的她补充说:“制瓷艺术是门综合艺术。需要搞清楚陶土配方、釉料和烧制火候这三大问题,瓷器是一种火的艺术,烧制过程中任何一点细微的元素,都可以产出截然不同的色彩,只能不断试验。有时,一件作品要经过几十次甚至更多次的失败……”

    她多年的努力也换来了斐然的成绩。光2016年,施珍创作的“牡丹玉壶春瓶”亮相G20峰会,“海的浪花”咖啡具夺得东亚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系列活动设计大赛银奖,“缠枝玲珑双耳瓶”获得映山红奖,在宁波市总工会发布的首批50名“港城工匠”名单中,施珍作为工艺美术行业的代表位列其中。

    日前,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龙泉青瓷传承人徐朝兴受聘为宁波市文化发展首批咨询委员,并把文艺大师工作室落户在施珍创办的慈溪市上越陶艺研究所。作为徐朝兴很器重的徒弟,施珍说自己很荣幸,有幸得到老师无私的传道授业,传承是必要的基础,创新是永远的追求。陶瓷工艺一定要和现代的创作理念相结合,艺术一定是反映时代的,而文化决定了其境界。
 

    浙江工艺美术大师施珍的越窑“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荣获“春水绿云”2017中国·浙江青瓷展的金奖。这是在参展评比的200余件青瓷作品中越窑青瓷唯一获得的金奖,也是宁波获得的唯一的一个金奖。日前,宁波十二位文艺大师之一的徐朝兴工作室也落户在她所创办的慈溪市上越陶艺研究所。

    追求秘色,是她一直的坚持
    一部陶瓷史,半部在浙江。在一年四季兜转轮回的岁月中,优秀的浙江古老青瓷文化随着窑火的兴旺不息而绵延三千余年。在无数手艺人的坚守中经久不息,在“火与土”的淬炼中涅槃重生,愈发璀璨。2016年9月初,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上,这些精美而富有质地的浙江青瓷再次触动了世界的心弦,激起了人们心中对于浙江优秀青瓷文化的情怀,浙江青瓷再一次登上了世界的巅峰,为万众所瞩目。

    为传承青瓷之美,让青瓷文化继续发扬光大,由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浙江青瓷艺术专业委员会承办的“春水绿云”——2017年中国青瓷展,收录了许多当代大师的佳作,其中包括了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徐朝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陶瓷艺术大师、国际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越窑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嵇锡贵等,还邀请了全省不少青年艺术家也参与了本次展出,并最终评出“映山红奖”和金银铜奖。

     “秘色瓷”是一个引得千百年来无数人魂牵梦萦的名词,也是无数制瓷人攀爬的高山。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这是唐代诗人陆龟蒙对越窑瓷的曼妙描绘。始于汉,盛于唐,烧制史达千年之久,有着“母亲瓷”之称的越窑青瓷本早已随着岁月轮回渐渐沉寂。如今,再度在慈溪被重新点起,化土为玉。

     施珍说,追求秘色,是她一直的坚持。去年,非遗越窑青瓷烧制技艺传承人施珍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复制了一套法门寺地宫秘色瓷,完成了一场跨越千年对话,也完成了自己20多年前的梦想。“光八棱净水秘色瓷瓶,烧制了70多个才成功。”在这套由14件瓷器组成的施珍制法门寺地宫秘色瓷中,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获得了“春水绿云”2017中国·浙江青瓷展金奖。


     
  “无中生水”,再现秘色瓷的神秘魅力

     走进位于上林湖畔的施珍艺术馆,有幸看到这件被专家点评为“材质釉色美,器型装饰美,工艺制作美”的佳作。

    “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高3.2厘米,直径为24.5厘米,侈口平折沿,呈葵口形,5个三角形曲口下有内凸外凹线,使口沿和碟身自然形成五瓣。器身斜腹中间微外折。碟内身通体施有绿色釉,明澈清亮、玲珑剔透,通体有一种玉一样的质地,放佛盛着一泓清水,给人以一种含蓄、高雅、内在的美观,令人叹为观止。施珍告诉记者:产生“无湖生水”的视觉差,是因为碟子底部设计的弧度近似一个“凸面镜”,对光有发散作用。因此从中心的最亮处开始,光的亮度依次沿着碟子底部表面很自然地逐层展开,使碟内有了波光粼粼之感。

    和以往所见的青瓷作品相比,这件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造型古朴简单,没有纹饰,不见传统瓷器雍容华贵之感。施珍告诉记者,这件作品与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五瓣葵口浅凹底秘色瓷盘在尺寸、大小、形制、釉水上保持一致,相似度高达85%以上,这种古朴的风格正是当时的“流行款”。虽然是对法门寺地宫秘色瓷的致敬,但作品中还是融入了施珍的自己的想法和技艺的创新。除了釉层更薄透、釉质更莹润外,在烧制工艺上改以往的支钉烧为垫烧,并采用在瓷盘底部中心留釉刻款的创新方式。


 

 

    在施珍看来,制瓷,就是一种修行。她坦言,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的思想就是自己的制瓷之道。“无中生水”的理念就来源于此。而从器形上来说,葵口就是葵花,葵花产籽,籽同知。五瓣寓意五行。
两者合一成为瓷盘供器,寓意“知行合一”。

    执着于秘色瓷研究的她补充说:“制瓷艺术是门综合艺术。需要搞清楚陶土配方、釉料和烧制火候这三大问题,瓷器是一种火的艺术,烧制过程中任何一点细微的元素,都可以产出截然不同的色彩,只能不断试验。有时,一件作品要经过几十次甚至更多次的失败……”

    她多年的努力也换来了斐然的成绩。光2016年,施珍创作的“牡丹玉壶春瓶”亮相G20峰会,“海的浪花”咖啡具夺得东亚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系列活动设计大赛银奖,“缠枝玲珑双耳瓶”获得映山红奖,在宁波市总工会发布的首批50名“港城工匠”名单中,施珍作为工艺美术行业的代表位列其中。

    日前,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龙泉青瓷传承人徐朝兴受聘为宁波市文化发展首批咨询委员,并把文艺大师工作室落户在施珍创办的慈溪市上越陶艺研究所。作为徐朝兴很器重的徒弟,施珍说自己很荣幸,有幸得到老师无私的传道授业,传承是必要的基础,创新是永远的追求。陶瓷工艺一定要和现代的创作理念相结合,艺术一定是反映时代的,而文化决定了其境界。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