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创作

首页- 文艺创作
 
 
张巧慧:她是我的母亲(组诗)
2017年03月29日  作者:张巧慧  阅读:


 

(桑金伟-龙山三塘横江新貌.)

平静是最大的汹涌

 

植入广袤的土地,一条江的母性与润泽,

植入你,一条江的汹涌与暗流

 

总有猝不及防的波涛冲击着堤坝

碰撞、粉碎,无法落到实处

你知道的,并非所有结果都是悲剧

 

你所经历的曲折、暗流,

每一条支流的汇聚与分裂

以及不该有的决堤,都是灵与肉的考验

 

积累你的澎湃,它来得那么汹涌

多少潮与潮的狭路相逢,多少波涛与岸的抵抗

多少年,你才明白

平静,是最大的汹涌和归宿

 

致怀揣河流的人



一个站在下游江边的书生,他的体内

有多少条支流?

他如何眼睛发光,让波涛亮起来又暗下去

他如何修筑堤坝,让汹涌之物顺流而下

他如何在干旱中焦虑、煎熬而渐渐干涸

他如何故作平静,从一江春水边走开

这一生,因为明白了一条江既不能断流

又不能决堤,他几乎时刻与自己为敌

而活在上游的女子,临水照影的女子

因为拥有一条江的母性与清澈,

她的目光一直那么湿润

她踩过的青草又直起了身

 

(《绿色使者》-康卓民)

沉默的河流

 

“浊流并非浊流,而是中年的肉身……”

“迟到的相逢已是面目全非”

这是两个诗人在衢江的早晨说出的

今日,他们将分道扬镳,

见证清澈与浑浊的前身

 

他的苦与无奈渐渐暴露出来

黯淡的铜山源,他不愿是被灌溉的秧苗

而另一位正惊喜地想化身为鱼

钻进乌溪江的清流。

 

他们承担着各自的遭遇,

又将相遇在一起

他难眠,翻检着体内的水库与支流

以及泥沙俱下的经历

 

而距铜山源水库仅一公里的杜泽镇上

人们已习惯用井取水,仿佛他们

都是沉默的深井,忘了流淌

只有七十多岁的老人,偶尔想起

并试图用方言描述那种甜

铜山湖水库

 

水闸关闭的时候,湖是静的。

她藏起一肚子的委屈。

 

而山下的秧苗等着。哪怕这并不是

一次纯洁的相逢,她带来的也未必是甜

而鱼们更加沉静,食饲料

在略带暗色的水波中逃避设下的网

 

她有深藏的自卑,她有狂野

一个湖的处境与责任。有时她羡慕被赞美的乌溪江

“给毁损的美以公正,一条脏了的

河流也应得到尊重。”较之清澈,她承担了更多

闸口关着,一切还没有开始

一切皆有可能。

 

一株淡紫的泡桐,在泄洪洞边静静地开花

又静静地落下

她是我的母亲   

 

她顺从地躺下,往低处

她顺从地收起棱角,按河道的意思

改变自身的形状。

暴雨未来之前,谁也看不出潜伏的波涛

和暗处的漩涡

 

你有成熟的种子,而我已没有

生机勃勃的土地

水土流失,她的体内,越来越狭窄

却还供奉着宽阔

 

像钱江的一条无名的支流,也会挟带着泥沙、

泡沫、碎冰,以及垃圾

在下一次暴雨之前韬光养晦

一条令人争议的河流

已没什么值得荣耀,但她依然愿意

以仅剩的温柔,滋润更低处的人

(林筱琴-水云浦)

辗转于一场美的被毁

 

有时她是突然而至的忏悔——

 

爱女人一样爱乌溪江,爱她的

清澈与湿润

爱母亲一样爱铜山湖,

爱她的苦难、衰老与含辛茹苦

 

在杜泽镇,一个老人抱着一个孩子

他们望着我,两双眼睛望着我

他眼中的透明是钱江的一部分

他的浑浊也是

 

给不幸以更多实笔,一个有良知的人

无法不描述黑暗。我被唤醒的那一截

有时,黯淡比光亮更耀眼

用趟过浑水的脚走近她,安慰她

并向她致敬

——多少人和她一样

心还在上游,身体却不断往下

低处的美

 

因为有了低处的美,

所以河道、深渊与她们都得到了祝福

因为有了经历与曲折的流程

所以美有了内容与残忍

到此处,你已无法拒绝更多的支流与泥沙

向下的命运,不断改变着你的形态与初衷

你可以怀揣波涛和咆哮,但

不能冲毁堤坝。

——他们赞美你的惊涛骇浪,你入海

又勇猛地从海里反扑过来

因为我见过你在莲花峰的叶尖滴落的样子

所以明白,柔软更令人心动

因为我见过你在入海口的壮烈

所以相信,所有的苦难都令人敬畏

                        

(梅湖小溪)

在三江口喝酒

 

在三江口,应当像男人一样喝酒

不需要虚设的场景和美言

一个不喝酒的女人,她的内心有太多堤坝

 

绳索是父亲的,勒紧我的是弦

“抽丝剥茧的疼痛……”

“较之粗暴,这更令人疯狂。”

 

爱波涛的少年,爱泛滥的青年

畅快地奔涌,勇敢地反抗

谁没有经历过流淌?

我已中年,真正的波涛不被人看到

“平静是最致命的伤。”

“习惯在孤寂的夜色中漂流,我无法

探测你的深度,紧握弯曲的长篙。”

这些年,一直撑着,这样撑着

只要我一站上城墙,就会看到我还在江心

衢江从西南而来,婺江从东南而来

它们穿过我汇入兰江

悦济浮桥一直通到彼岸,谁还会涉水而过

与我共饮一杯。

我是不会喝酒的女人,提着烫手的壶

那么烫,还不肯放手

醉,一定醉,你喝闷酒,把桌子掀翻

我把酒杯砸碎,把酒泼向江水

是谁隔江拨断了琴弦,像当年痛下决心的辞别

是谁在下游筑起了大坝,从此收束有度

再不见滔滔江水

 

那根细长的金属是我,我的颤动

平淡,却突然勒紧喉咙

那道堤坝是你的,闸门关着

承受着汹涌,却不肯放我入海

我爱这寻常的一幕

 

曦光,波光。山农,竹篙

他的妻子坐在尾端,打捞一只空瓶

她晃了晃对日子的失望——

而我想起昨日在龙川湾,司机小刘跳下栅栏,

帮年幼的野鸭翻了个身,它往对岸游去

身后拖着生的希望……

给美好以更多的实笔,总有一些温暖的细节

让人感动。这个平凡的清晨,江水把微微的漾动

分一些给水草,分一些给飞鸟

不论一条江曾经历了什么

此刻,她朴素、宁静,缓缓往下游而去,交出

干净的自己。几只白鹭飞过,

轻盈,舒展,触动你困于沙洲的脚

 

……诗意的最高境界是白描,生活的最高境界是日常

日复一日,他们在打捞你众多支流中的沉沙……

 

我爱这寻常的一幕——

一叶竹筏在分水江上飘过,两双糙手,

一双撑着生活的舟,一双掌着良知的舵

                 (胡小明-白杨湖畔)

过严子陵钓台

 

问隐之人,终于赢得了孤独

春夏相交时节,山上山下皆是新的更替。

 

高处是青山,低处是江河

富春江往更低处流去,平缓,沉默

流经宽于自身的土地

 

繁花已败,我们顺江而下

在诵读碑铭时有略略的走神

 

问隐是自身圆满,而泽被众生

是一条江的无上功德

 

“有时,低是比高更高的境界……

令我羞愧的是,

我能向一条江交出的,唯有晃动的倒影”

一条江加深我对宽阔的理解

 

一滴水融入大江,就开始变得平静。

就像我在人群中,变得沉默

 

一个不会凫水的人,如何从善如流?

昨夜我梦见自己在人世之舟中沉浮

 

一条江的界限是难以廓清的

有时她狭窄,有时她宽阔

 

而水,尚有不死的奔腾的心

它把小舟推向浪尖。载舟,覆舟

即使我们一再谈到火焰,也不能改变

此刻的随波逐流。

在船上,你不能谈论闪电和暴雨,

出没于风口浪尖的船

波涛就是它的高度、险境和荣耀

但谁推着波涛?

打漩涡的人心,陷于此处的脚

不,你不能总是沉浸在自己的小悲伤中

纠结于细小的裂缝、碰撞和残缺

新安江与兰江相会,她因经历过拦截而沉稳

 

——把卡紧的九座石闸打开,你会看到

江水如何瞬间穿过窄门获得新的宽阔

(华旭-水平如镜)

在一条江上漂流,多么像浪子回头

 

水是抒情的,而岸是叙事的

江花是浪漫的,但漂浮物是现实的

一条江无法澄清自己

无法证明自己曾是清澈的一滴

 

岁月加诸于你的,也同样给了一条江

跌宕的经历,并不影响你的成熟与善

也不影响她的温柔与慈悲

 

江面宽阔,石埠头上,

曾有母亲挽起幼子的裤管

“你触摸过脏水,但并没有同流合污。”

“我已拒绝沉沦,重新赢得清白。”

想起过去不久的母亲节,想起双目浑浊的母亲

他在船上写下的诗句,有一半来自于流动

令他越来越像一个痛改前非的游子

你一再与潮水争夺领地

 

一条江步入壮年,一匹潮头
就是一个不羁的自己
之江曾几易其道,两岸塌涨无常

……唐,五代,宋,以及更早,

富春江、浦阳江、钱塘江,

三江汇聚,挽箭射潮
把跨湖桥人逼退的海侵,需要一条理性的塘

驯服,加固。人进一尺,潮退百里
你已懂得为自己争取余地

交出内心的泥沙,从此水归水,土归土
而天空还将继续运来雨水,让江在大地上奔跑
在爱恨交加的夜晚,你一再疏通航道

和一条江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堤坝。
和一个人一样,每一条江都有放纵的时刻

一叶独木舟在飘摇。经历过潮涌的人
深深明白,最大的风暴正在心中酝酿
而完美的堤坝也并非没有缺口

(林筱琴-霞染水云浦)

与大江书

 

对一条江的描述,总是意犹未尽

有时候爱,有时候爱恨交加

 

成江于积累,成湖于拦截

成瀑于落差,成海于坚持、接纳、与敞开

清,浊,她不拒绝,不辩解,慢慢强大

 

——她用一辈子向下的流淌,

成全万物对美与光的渴望

 

因为放松,它成为风;因为流动,

成为舟;因为付出,成为流域内的万物。

——上善若水,她曾经历蜕变,

穿过绷紧的高压电线

水草和水族都懂得隐忍之美。你如何

还不肯放弃固体的形状,

完成苦难与人生的水乳交融

 

我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人啊,

既渴望流动与辽阔,又渴望靠岸

而大江东去,并不为我所动



 

    人 物 简 介


张巧慧 女,1978年生于慈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慈溪市文联副主席。已出版诗集《朔风无辜》《走失的蝉衣》《缺席》,散文集《画荷的女人》。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等杂志,入选中国作协诗刊社第三十届青春诗会;获2014年度浙江青年文学之星优秀作品奖,2015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二届於梨华青年文学奖。参加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高级研讨班。

 

 

(桑金伟-龙山三塘横江新貌.)

平静是最大的汹涌

 

植入广袤的土地,一条江的母性与润泽,

植入你,一条江的汹涌与暗流

 

总有猝不及防的波涛冲击着堤坝

碰撞、粉碎,无法落到实处

你知道的,并非所有结果都是悲剧

 

你所经历的曲折、暗流,

每一条支流的汇聚与分裂

以及不该有的决堤,都是灵与肉的考验

 

积累你的澎湃,它来得那么汹涌

多少潮与潮的狭路相逢,多少波涛与岸的抵抗

多少年,你才明白

平静,是最大的汹涌和归宿

 

致怀揣河流的人



一个站在下游江边的书生,他的体内

有多少条支流?

他如何眼睛发光,让波涛亮起来又暗下去

他如何修筑堤坝,让汹涌之物顺流而下

他如何在干旱中焦虑、煎熬而渐渐干涸

他如何故作平静,从一江春水边走开

这一生,因为明白了一条江既不能断流

又不能决堤,他几乎时刻与自己为敌

而活在上游的女子,临水照影的女子

因为拥有一条江的母性与清澈,

她的目光一直那么湿润

她踩过的青草又直起了身

 

(《绿色使者》-康卓民)

沉默的河流

 

“浊流并非浊流,而是中年的肉身……”

“迟到的相逢已是面目全非”

这是两个诗人在衢江的早晨说出的

今日,他们将分道扬镳,

见证清澈与浑浊的前身

 

他的苦与无奈渐渐暴露出来

黯淡的铜山源,他不愿是被灌溉的秧苗

而另一位正惊喜地想化身为鱼

钻进乌溪江的清流。

 

他们承担着各自的遭遇,

又将相遇在一起

他难眠,翻检着体内的水库与支流

以及泥沙俱下的经历

 

而距铜山源水库仅一公里的杜泽镇上

人们已习惯用井取水,仿佛他们

都是沉默的深井,忘了流淌

只有七十多岁的老人,偶尔想起

并试图用方言描述那种甜

铜山湖水库

 

水闸关闭的时候,湖是静的。

她藏起一肚子的委屈。

 

而山下的秧苗等着。哪怕这并不是

一次纯洁的相逢,她带来的也未必是甜

而鱼们更加沉静,食饲料

在略带暗色的水波中逃避设下的网

 

她有深藏的自卑,她有狂野

一个湖的处境与责任。有时她羡慕被赞美的乌溪江

“给毁损的美以公正,一条脏了的

河流也应得到尊重。”较之清澈,她承担了更多

闸口关着,一切还没有开始

一切皆有可能。

 

一株淡紫的泡桐,在泄洪洞边静静地开花

又静静地落下

她是我的母亲   

 

她顺从地躺下,往低处

她顺从地收起棱角,按河道的意思

改变自身的形状。

暴雨未来之前,谁也看不出潜伏的波涛

和暗处的漩涡

 

你有成熟的种子,而我已没有

生机勃勃的土地

水土流失,她的体内,越来越狭窄

却还供奉着宽阔

 

像钱江的一条无名的支流,也会挟带着泥沙、

泡沫、碎冰,以及垃圾

在下一次暴雨之前韬光养晦

一条令人争议的河流

已没什么值得荣耀,但她依然愿意

以仅剩的温柔,滋润更低处的人

(林筱琴-水云浦)

辗转于一场美的被毁

 

有时她是突然而至的忏悔——

 

爱女人一样爱乌溪江,爱她的

清澈与湿润

爱母亲一样爱铜山湖,

爱她的苦难、衰老与含辛茹苦

 

在杜泽镇,一个老人抱着一个孩子

他们望着我,两双眼睛望着我

他眼中的透明是钱江的一部分

他的浑浊也是

 

给不幸以更多实笔,一个有良知的人

无法不描述黑暗。我被唤醒的那一截

有时,黯淡比光亮更耀眼

用趟过浑水的脚走近她,安慰她

并向她致敬

——多少人和她一样

心还在上游,身体却不断往下

低处的美

 

因为有了低处的美,

所以河道、深渊与她们都得到了祝福

因为有了经历与曲折的流程

所以美有了内容与残忍

到此处,你已无法拒绝更多的支流与泥沙

向下的命运,不断改变着你的形态与初衷

你可以怀揣波涛和咆哮,但

不能冲毁堤坝。

——他们赞美你的惊涛骇浪,你入海

又勇猛地从海里反扑过来

因为我见过你在莲花峰的叶尖滴落的样子

所以明白,柔软更令人心动

因为我见过你在入海口的壮烈

所以相信,所有的苦难都令人敬畏

                        

(梅湖小溪)

在三江口喝酒

 

在三江口,应当像男人一样喝酒

不需要虚设的场景和美言

一个不喝酒的女人,她的内心有太多堤坝

 

绳索是父亲的,勒紧我的是弦

“抽丝剥茧的疼痛……”

“较之粗暴,这更令人疯狂。”

 

爱波涛的少年,爱泛滥的青年

畅快地奔涌,勇敢地反抗

谁没有经历过流淌?

我已中年,真正的波涛不被人看到

“平静是最致命的伤。”

“习惯在孤寂的夜色中漂流,我无法

探测你的深度,紧握弯曲的长篙。”

这些年,一直撑着,这样撑着

只要我一站上城墙,就会看到我还在江心

衢江从西南而来,婺江从东南而来

它们穿过我汇入兰江

悦济浮桥一直通到彼岸,谁还会涉水而过

与我共饮一杯。

我是不会喝酒的女人,提着烫手的壶

那么烫,还不肯放手

醉,一定醉,你喝闷酒,把桌子掀翻

我把酒杯砸碎,把酒泼向江水

是谁隔江拨断了琴弦,像当年痛下决心的辞别

是谁在下游筑起了大坝,从此收束有度

再不见滔滔江水

 

那根细长的金属是我,我的颤动

平淡,却突然勒紧喉咙

那道堤坝是你的,闸门关着

承受着汹涌,却不肯放我入海

我爱这寻常的一幕

 

曦光,波光。山农,竹篙

他的妻子坐在尾端,打捞一只空瓶

她晃了晃对日子的失望——

而我想起昨日在龙川湾,司机小刘跳下栅栏,

帮年幼的野鸭翻了个身,它往对岸游去

身后拖着生的希望……

给美好以更多的实笔,总有一些温暖的细节

让人感动。这个平凡的清晨,江水把微微的漾动

分一些给水草,分一些给飞鸟

不论一条江曾经历了什么

此刻,她朴素、宁静,缓缓往下游而去,交出

干净的自己。几只白鹭飞过,

轻盈,舒展,触动你困于沙洲的脚

 

……诗意的最高境界是白描,生活的最高境界是日常

日复一日,他们在打捞你众多支流中的沉沙……

 

我爱这寻常的一幕——

一叶竹筏在分水江上飘过,两双糙手,

一双撑着生活的舟,一双掌着良知的舵

                 (胡小明-白杨湖畔)

过严子陵钓台

 

问隐之人,终于赢得了孤独

春夏相交时节,山上山下皆是新的更替。

 

高处是青山,低处是江河

富春江往更低处流去,平缓,沉默

流经宽于自身的土地

 

繁花已败,我们顺江而下

在诵读碑铭时有略略的走神

 

问隐是自身圆满,而泽被众生

是一条江的无上功德

 

“有时,低是比高更高的境界……

令我羞愧的是,

我能向一条江交出的,唯有晃动的倒影”

一条江加深我对宽阔的理解

 

一滴水融入大江,就开始变得平静。

就像我在人群中,变得沉默

 

一个不会凫水的人,如何从善如流?

昨夜我梦见自己在人世之舟中沉浮

 

一条江的界限是难以廓清的

有时她狭窄,有时她宽阔

 

而水,尚有不死的奔腾的心

它把小舟推向浪尖。载舟,覆舟

即使我们一再谈到火焰,也不能改变

此刻的随波逐流。

在船上,你不能谈论闪电和暴雨,

出没于风口浪尖的船

波涛就是它的高度、险境和荣耀

但谁推着波涛?

打漩涡的人心,陷于此处的脚

不,你不能总是沉浸在自己的小悲伤中

纠结于细小的裂缝、碰撞和残缺

新安江与兰江相会,她因经历过拦截而沉稳

 

——把卡紧的九座石闸打开,你会看到

江水如何瞬间穿过窄门获得新的宽阔

(华旭-水平如镜)

在一条江上漂流,多么像浪子回头

 

水是抒情的,而岸是叙事的

江花是浪漫的,但漂浮物是现实的

一条江无法澄清自己

无法证明自己曾是清澈的一滴

 

岁月加诸于你的,也同样给了一条江

跌宕的经历,并不影响你的成熟与善

也不影响她的温柔与慈悲

 

江面宽阔,石埠头上,

曾有母亲挽起幼子的裤管

“你触摸过脏水,但并没有同流合污。”

“我已拒绝沉沦,重新赢得清白。”

想起过去不久的母亲节,想起双目浑浊的母亲

他在船上写下的诗句,有一半来自于流动

令他越来越像一个痛改前非的游子

你一再与潮水争夺领地

 

一条江步入壮年,一匹潮头
就是一个不羁的自己
之江曾几易其道,两岸塌涨无常

……唐,五代,宋,以及更早,

富春江、浦阳江、钱塘江,

三江汇聚,挽箭射潮
把跨湖桥人逼退的海侵,需要一条理性的塘

驯服,加固。人进一尺,潮退百里
你已懂得为自己争取余地

交出内心的泥沙,从此水归水,土归土
而天空还将继续运来雨水,让江在大地上奔跑
在爱恨交加的夜晚,你一再疏通航道

和一条江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堤坝。
和一个人一样,每一条江都有放纵的时刻

一叶独木舟在飘摇。经历过潮涌的人
深深明白,最大的风暴正在心中酝酿
而完美的堤坝也并非没有缺口

(林筱琴-霞染水云浦)

与大江书

 

对一条江的描述,总是意犹未尽

有时候爱,有时候爱恨交加

 

成江于积累,成湖于拦截

成瀑于落差,成海于坚持、接纳、与敞开

清,浊,她不拒绝,不辩解,慢慢强大

 

——她用一辈子向下的流淌,

成全万物对美与光的渴望

 

因为放松,它成为风;因为流动,

成为舟;因为付出,成为流域内的万物。

——上善若水,她曾经历蜕变,

穿过绷紧的高压电线

水草和水族都懂得隐忍之美。你如何

还不肯放弃固体的形状,

完成苦难与人生的水乳交融

 

我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人啊,

既渴望流动与辽阔,又渴望靠岸

而大江东去,并不为我所动



 

    人 物 简 介


张巧慧 女,1978年生于慈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慈溪市文联副主席。已出版诗集《朔风无辜》《走失的蝉衣》《缺席》,散文集《画荷的女人》。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等杂志,入选中国作协诗刊社第三十届青春诗会;获2014年度浙江青年文学之星优秀作品奖,2015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二届於梨华青年文学奖。参加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高级研讨班。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