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创作

首页- 文艺创作
 
 
木耳: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谈诗兼及几位诗人
2017年05月31日  作者:木耳  阅读:

  诗人荣荣说,慈溪近些年冒出很多好的诗歌作者。记得2011年秋天,也是在这个酒店,在越窑厅,我们研讨四位诗人的作品。当时我借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诗句,鼓动同道善于吸收各种营养,向大自然学习,向古人学习,向人类一切优秀的传统学习。我说,期待慈溪有更多的诗歌出现,更多的诗人成长。如今,虽然我们还在路上,但可以说,诗人队伍和诗歌创作已蔚为可观。我们是一个诗人群。

  诗人的成长离不开专业的指导,今天的研讨即是一种方式。提醒,点拨,点赞,提携,有时候有“点醒梦中人”的意味,甚至戳得人有点疼。疼,也许是奋起的契机。

  最近遇到一本书,里面讲到诗的发生学,有点意思。他说,诗的写作,说白了,有时像赌博,有时像下棋。赌博多凭运气,下棋多靠人工,写诗的也各自依仗灵感或技艺。我们总谈技艺,谈来谈去谈了两千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讲写作像刘勰《文心雕龙》借“博”“弈”之别讲得那么精到。

  刘勰当然是打比方。下棋的人试图穷尽各种可能,赌博的人却碰到什么是什么,偏巧好句子就意外地来了。但怕就怕啊,开头虽然好,后面跟不上(“虽前驱有功,而后援难继”)。下棋的人却大抵有一个很稳定的发挥,等待情思灵感到来的“机”“会”,才不会走岔路。

  西方文论讲诗的发生学,大体也可分为两派,一派主灵感,一派主技艺。灵感派说,诗人是神的代言人,写诗凭神力,这有点神秘主义。他们说,不是诗人在用语言表达自己,而是语言通过诗人表达它自身。但灵感派还是少数派。多数还是偏重理性,强调模仿,推崇清晰和谐的秩序。多数认为,写诗是一种细致的手艺活。聂鲁达自传里有一章,“写诗是一门手艺”。瓦雷里在《诗学第一课》里说:“一部作品是长久用心的成果,它包含了大量的尝试、反复、删减和选择。”

  下棋可以学,赌博学不来。所以从古到今的创作理论,什么小说教程、诗法大全等等,都只能对下棋的人有用,对赌博的人无效。这恰恰是因为写作这件事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既可以谈论,又不可以谈论,既说得清,又有一些关键的东西说不清楚。

  诗人柯平说,写诗,判断句最好少一点。诗人商略也有类似的意见:结尾不要收太紧,应该打开的。生活本来就是复杂的,多面的,无结论的。诗更是如此。不要下结论。其实是两难的,一种“未知结构”也。伟大的作品,总有它的秘密,其中一条就是,它是不确定的,它表达了一种没有结论的“两难”。这样的作品才更有力量。荣荣称赞华人诗作的“现场感”,《他们和他们》是一首完成得很好的诗,尤其这类题材难度高。里面有一节:“他们和他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喝同一条江河的水长大∕他们和他们是兄弟和姐妹∕共同的祖先叫炎黄”。后面一句要不要,是不是一定要说得那么清楚,可以商榷。寒寒“内心的灯火”让人共鸣,“我不知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长啸∕那些年我写过的深喉∕此刻为什么要从我的体内∕如此艰难地发出一阵阵∕怪异的声音∕嗯,近日一直在下雨∕而离奇的事件太多——”。生活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黑洞,纠结,疼痛,感伤。也许就是一种存在状态。寒寒是一位医者,她的一些与医院有关的诗作,我都很喜欢。《雪后》写一位孕妇,“那受孕的光芒∕令她分外生动和妖娆”。然后,“她的男人弯下腰去∕双手虔诚而专注,细心抚摩着∕那充足完满的腹部——”,写出的可能是人间最动人最迷醉的生命感觉。印象中,飞白的诗是有点“学院派”的,而这两组诗呈现的是日常中提炼的诗意,显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正如寒寒追求一种大气和思辩。我们活在日常里,日常是我们诗的源头,正如鱼跃在日常里过诗意的生活。侯范才兄的诗,和人一样质朴,真挚,他叙述亲情的诗,包括那首《侯楼》,让人难忘。读侯兄的诗,常让我想起沈建基先生的诗,他们有一些共同点,就是生活磨砺了他们,也为他们提供了比别人更多的诗的素材。娄展垠兄的诗,写得轻逸,有传统风,有自己的美学,但要提醒的是,最好不要过多地重复自己。我们今天是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把握得好,会成为一种突进的契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我们无论怎么写,都是传统的一种延伸。不记得是谁说的了,所谓当下,无非是生活在历史脉络的一个瞬间。我们都是传统的余脉,不可忘记对接传统。

  让我们从日常中引发思考,升华诗意。让写诗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面对自己内心的一种方式。

  写诗,让心灵充盈。

                       (根据在慈溪市作协“六诗人作品研讨会”发言录音整理)

  诗人荣荣说,慈溪近些年冒出很多好的诗歌作者。记得2011年秋天,也是在这个酒店,在越窑厅,我们研讨四位诗人的作品。当时我借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诗句,鼓动同道善于吸收各种营养,向大自然学习,向古人学习,向人类一切优秀的传统学习。我说,期待慈溪有更多的诗歌出现,更多的诗人成长。如今,虽然我们还在路上,但可以说,诗人队伍和诗歌创作已蔚为可观。我们是一个诗人群。

  诗人的成长离不开专业的指导,今天的研讨即是一种方式。提醒,点拨,点赞,提携,有时候有“点醒梦中人”的意味,甚至戳得人有点疼。疼,也许是奋起的契机。

  最近遇到一本书,里面讲到诗的发生学,有点意思。他说,诗的写作,说白了,有时像赌博,有时像下棋。赌博多凭运气,下棋多靠人工,写诗的也各自依仗灵感或技艺。我们总谈技艺,谈来谈去谈了两千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讲写作像刘勰《文心雕龙》借“博”“弈”之别讲得那么精到。

  刘勰当然是打比方。下棋的人试图穷尽各种可能,赌博的人却碰到什么是什么,偏巧好句子就意外地来了。但怕就怕啊,开头虽然好,后面跟不上(“虽前驱有功,而后援难继”)。下棋的人却大抵有一个很稳定的发挥,等待情思灵感到来的“机”“会”,才不会走岔路。

  西方文论讲诗的发生学,大体也可分为两派,一派主灵感,一派主技艺。灵感派说,诗人是神的代言人,写诗凭神力,这有点神秘主义。他们说,不是诗人在用语言表达自己,而是语言通过诗人表达它自身。但灵感派还是少数派。多数还是偏重理性,强调模仿,推崇清晰和谐的秩序。多数认为,写诗是一种细致的手艺活。聂鲁达自传里有一章,“写诗是一门手艺”。瓦雷里在《诗学第一课》里说:“一部作品是长久用心的成果,它包含了大量的尝试、反复、删减和选择。”

  下棋可以学,赌博学不来。所以从古到今的创作理论,什么小说教程、诗法大全等等,都只能对下棋的人有用,对赌博的人无效。这恰恰是因为写作这件事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既可以谈论,又不可以谈论,既说得清,又有一些关键的东西说不清楚。

  诗人柯平说,写诗,判断句最好少一点。诗人商略也有类似的意见:结尾不要收太紧,应该打开的。生活本来就是复杂的,多面的,无结论的。诗更是如此。不要下结论。其实是两难的,一种“未知结构”也。伟大的作品,总有它的秘密,其中一条就是,它是不确定的,它表达了一种没有结论的“两难”。这样的作品才更有力量。荣荣称赞华人诗作的“现场感”,《他们和他们》是一首完成得很好的诗,尤其这类题材难度高。里面有一节:“他们和他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喝同一条江河的水长大∕他们和他们是兄弟和姐妹∕共同的祖先叫炎黄”。后面一句要不要,是不是一定要说得那么清楚,可以商榷。寒寒“内心的灯火”让人共鸣,“我不知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长啸∕那些年我写过的深喉∕此刻为什么要从我的体内∕如此艰难地发出一阵阵∕怪异的声音∕嗯,近日一直在下雨∕而离奇的事件太多——”。生活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黑洞,纠结,疼痛,感伤。也许就是一种存在状态。寒寒是一位医者,她的一些与医院有关的诗作,我都很喜欢。《雪后》写一位孕妇,“那受孕的光芒∕令她分外生动和妖娆”。然后,“她的男人弯下腰去∕双手虔诚而专注,细心抚摩着∕那充足完满的腹部——”,写出的可能是人间最动人最迷醉的生命感觉。印象中,飞白的诗是有点“学院派”的,而这两组诗呈现的是日常中提炼的诗意,显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正如寒寒追求一种大气和思辩。我们活在日常里,日常是我们诗的源头,正如鱼跃在日常里过诗意的生活。侯范才兄的诗,和人一样质朴,真挚,他叙述亲情的诗,包括那首《侯楼》,让人难忘。读侯兄的诗,常让我想起沈建基先生的诗,他们有一些共同点,就是生活磨砺了他们,也为他们提供了比别人更多的诗的素材。娄展垠兄的诗,写得轻逸,有传统风,有自己的美学,但要提醒的是,最好不要过多地重复自己。我们今天是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把握得好,会成为一种突进的契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我们无论怎么写,都是传统的一种延伸。不记得是谁说的了,所谓当下,无非是生活在历史脉络的一个瞬间。我们都是传统的余脉,不可忘记对接传统。

  让我们从日常中引发思考,升华诗意。让写诗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面对自己内心的一种方式。

  写诗,让心灵充盈。

                       (根据在慈溪市作协“六诗人作品研讨会”发言录音整理)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