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动态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影视家协会- 协会动态
 
 
慈溪微电影的“青春修炼手册”
2017年07月25日  来源:慈溪日报  作者:赵思舜  阅读:

慈溪微电影的“青春修炼手册”
    谁能许“她”一个看得见的未来?
    
        “《使命》这部微电影是根据法院真实案例改编而成。”导演胡斌向记者介绍。日前,由我市人民法院出品,慈溪本土团队合力打造的微电影《使命》的制作已经进入最后收尾阶段,又一部属于慈溪人的微电影即将上线。据记者了解,我市已出品微电影共约50部,与周边县级市相比,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是一个不俗的成绩。本次微电影《使命》取材于现实案例,讲述了法院判决下达后,老赖暴力抗法,执行部门执行难,但法无可贷,老赖最终还是无法逃脱法律制裁。
                 十年微电影 玩出新花样          
    2006年年底,慈溪的几位摄影爱好者出于兴趣使然,拍摄了DV剧《因为是女子》。“这部DV剧可以说是慈溪微电影的前身。”参与这部剧制作的瀚锋告诉记者,当时读影视后期制作毕业的他萌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和几个好兄弟一起拍部DV剧。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而田里都悄悄种下了一个梦,当有梦的人聚在一起时,梦便开出了花,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一切也都是水到渠成。
    就这样,当年几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子们凭着一股对影视的热情,完成了慈溪第一部DV剧,也为5年后在我市具有极大影响力的微电影《爱的N逻辑》埋下希望,而《爱的N逻辑》的导演正是当年那几个好兄弟之一的胡斌。
    “从某种意义上说,《爱的N逻辑》可以视为我市微电影创作迈出的第一步,也我为市本土微电影开了个好头。”市影视家协会秘书长赵思舜回忆说,用现在的眼光看,这部由慈溪人自编、自导、自演、自制的微电影尚显稚嫩,但在当时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市影视家协会也以此为契机,在当年底推出了“影视表演秀”活动,这个一年一度的表演秀活动一直待续至今,大力推动了我市微电影创作。此后,2013年,徐海东、王钦导演,李溪俊主演的公益微电影《寻找冯祝友》摄制完成并在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热播,胡斌等人编导制作并在慈溪第一次通过海选演员的公益微电影《我的妈妈》获得观众好评。
    近几年,慈溪微电影更是渐入佳境,玩出了新花样。记者从慈溪市影视家协会了解到,从2014年到现在,我市每年有近百部微电影与观众见面,其中较为突出的有王钦作品《我,我们》获一2014年浙江省 “我的中国梦”青年文明号微电影大赛铜奖,李溪俊作品《孤独两个人的错》获浙江省广电局“中国梦”世界微电影大赛提名奖和最佳导演奖。今年2月,由政府支持、本土团队摄制的微电影《青瓷乐梦》更是获得了第二届德国中国电影节颁布的“组委会特别奖”。另外,2015年,胡斌受邀参加“上海公益微电影节”,2016年,徐海东、王钦受邀参加中国微电影发展学术研讨会暨第三届华语大学生视觉映像艺术节开幕式。   
           本土微电影“青春期的烦恼”
    尽管慈溪微电影的质和量在周边县级市中出于优势地位,但仍然面临一些困扰,首当其冲的便是资金。“资金是拍摄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胡斌告诉记者。无论是公益微电影还是商业微电影,都绕不开前期的剧本编写、招募演员、演员集中式培训、中期拍摄以及后期剪辑,而这一系列的工作开展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从事微电影拍摄的宁波艺风影视传媒的陈波对“资金难”也深有体会:“资金有限是最大的问题,没有资金寸步难行。”剧组日常开支、场地费、道具运输费等都需要资金铺路,因此要拍摄一部好的微电影资金充足必不可少。   
    “资金问题”就像是蝴蝶效应,如果资金有限,会带出一连串问题。在慈溪,专业科班出生的演员少之又少,“资金有限”的通病使得本土的微电影制作团队大多邀请非专业的、甚至是从没有接触过影视拍摄的群众参演,以减少开支。“即使慈溪有刚从大学毕业的科班生,他们因为年轻有一颗想创想拼的心,所以很多都跑到外省的大剧组去锻炼提升自己,很少留在这里。”胡斌说。因资金有限导致大多是非专业演员参演,这又会直接影响拍摄进度,增加后期剪辑的难度。即将上映的《使命》邀请了法院的工作人员本色出演,这一决定既是出于影片贴近现实接地气的考虑,也是出于节省资金的打算,但由于法院工作人员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影视拍摄,第一次出境的他们显得很局促,背台词对他们来说极大的考验,对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工作人员来说,一条稍长的台词就是一道艰难的坎儿,而深情、动作、走位更是需要导演一遍又一遍耐心地讲解,一遍又一遍亲自演示,有些一条可以过的镜头,他们就要分成几条、甚至十几条分段表演,不仅拉慢了整个拍摄进度,也增加了后期制作的难度。“我们得从十几个文件夹中选出最后过的那一条,所以工作量很大。”波波虎影音工作室的钟成波告诉记者,他也承担了本次《使命》的后期制作。   
    有限的资金除了会制约演员方面的选择,同时也会限制拍摄场地的选择。杭州湾湿地公园、方特欢乐世界风景美则美矣,可以取景的场景很多,但几乎没有一个团队能够财大气粗地进行包场拍摄,“这对于我们拍摄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有些场景如果不清场就很难进行拍摄,否则后期就会出现很多穿帮镜头。”陈波无奈地摇头。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 “网红”不是一天修成
    “论起步,慈溪的微电影在浙江省内都算是比较早的。2006年年底,我们就有了首部自制的DV剧《因为是女子》。论出品量,慈溪微电影在宁波大市里是数一数二的。” 慈溪市影视家协会主席陆敏自豪地说道。但也不可回避目前,慈溪大部分的微电影走“低成本、快制作”的模式,如何让慈溪微电影进一步向前发展呢?“影视包装不可缺少,需要加强宣传力度。”
    陆敏告诉记者,慈溪的拍摄制作团队和摄制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今年2月份,由政府支持、本土团队摄制的微电影《青瓷乐梦》获得了第二届德国中国电影节颁布的“组委会特别奖”。据悉,本届电影节上,有16部中国国产优秀影片参展,其中包括《湄公河行动》《七月与安生》等国产大片,《青瓷乐梦》是本届德国中国电影节特别展映的唯一一部国产短片。这份来自国际的肯定足以证明慈溪的拍摄制作团队和制作技术并不亚于大城市的团队和技术,只是想要朝高质量、大成本模式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和大企业的资助,毕竟,要制作一部好作品,资金是王道。
    “慈溪有这么多优秀的青年文艺人才加入,我有一个初步设想,设立一个慈溪微电影奖项。”陆敏表示,受金鸡奖、百花奖等大电影的奖项启发,为何不在慈溪设立一个微电影的奖项呢?这也许可以更好地激发本地文化青年的创作热情,在他们的作品中融入慈溪的文化元素,体现这座城的历史韵味。
   
    改变,为了成就更好的明天
    从2006年的DV短剧到如今较为成熟的微电影,导演胡斌表示,无论从后期制作还是拍摄手法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影片的呈现形式从单一的线性顺叙,到如今的倒高潮、蒙太奇手法、罗生门式的三段式倒叙等;拍摄手法也逐步在向大电影的拍摄手法靠拢,“之前沿用电视剧的拍摄手法,所以会把剧情背景交代得很透彻,导致节奏拖沓,现在则以画面感、剧情为主,使情节更紧凑。”
    为了呈现质量更高、效果更好的作品,这些影视爱好者一直在努力,他们会自费去外省听大师的讲座,会挤时间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一切都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呈现更棒的作品。”
   
    对于慈溪微电影的现状,一些摄影爱好者表示,虽然拍微电影的团队不少,但没有形成规范的团体,处于谁有时间、有资金就临时筹拍一个作品,如星辰般比较零散。此外,由于微电影在慈溪还没有打开商业市场,所以没有团队专职经营拍摄,“我们平时都要忙婚庆,像去年是婚庆大年,没有时间、精力筹划拍摄微电影。”导演胡斌表示,一起制作微电影的伙伴平时都在忙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聚在一起潜心准备一部作品实属不易。陈波也笑称:“拍摄微电影更多的是出于兴趣,如果光靠拍摄微电影生活是没法糊口的。”他认为,慈溪微电影正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时期,发展中的中小企业还没有这个能力和意识投资微电影进行品牌宣传,而有了能力、有了意识的大企业则更愿意找省外更大的平台寻找拍摄团队,慈溪微电影制作团队就处在一个被架空的状态。
    相比于省内其他县市,慈溪人爱玩微电影已在圈内小有名气,但无可否认的是,无论在质量和影响力上,她离观众眼中真正的微电影还有有一段距离。那么,谁能许她一个看见的未来呢?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对于慈溪微电影未来,有持保留意见的,也有持乐观态度的。
    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称,资金、演员、导演、剧本等各个方面,慈溪微电影要走的路都还很长,他认为最关键的还有一点,就是政府的支持力度。他说,离开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微电影只能是“小打小闹,自己玩玩”,既形不成“生态链”,也扩大不了影响。所以,他有点悲观地估计,最近三五年内,慈溪微电影还不会有太大的任为。
    持乐观态度的人则认为,无论目前面临多大的困难,只要有人敢闯敢做,终有一天会修成正果。“从最初拍摄的作品无人问津,到如今有上万、甚至几十万的点击量,说明群众开始接受微电影,市场正在逐渐被打开。这也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钟成波坚信。2014年慈溪微电影《哦,买噶!》系列之《寿头女婿之拜寿》在网上的点击量已经累计达100余万。慈溪市影视家协会副秘书长徐海东也认为,只要业内玩微电影的朋友们能够拧成一股绳,不断总结经验,慈溪微电影的明天还是值得期许的。另外,徐海东认为,微信的普及,也为慈溪微电影发展插上了启航的翅膀。当今社会,上到黄发,下到垂髫,人人都有微信,玩微信,十几分钟的微电影通过微信平台,如蒲公英播种版传到千万人手中,诙谐幽默的内容在博君一笑的同时,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打发时间的习惯。“我相信慈溪微电影有未来,它在成长,只是比较慢。”   
    毕竟,有人愿花十年等待一朵花开,而成长中的慈溪微电影也终将等来它花香四溢的一天,我们只要耐心等它盛开……

慈溪微电影的“青春修炼手册”
    谁能许“她”一个看得见的未来?
    
        “《使命》这部微电影是根据法院真实案例改编而成。”导演胡斌向记者介绍。日前,由我市人民法院出品,慈溪本土团队合力打造的微电影《使命》的制作已经进入最后收尾阶段,又一部属于慈溪人的微电影即将上线。据记者了解,我市已出品微电影共约50部,与周边县级市相比,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是一个不俗的成绩。本次微电影《使命》取材于现实案例,讲述了法院判决下达后,老赖暴力抗法,执行部门执行难,但法无可贷,老赖最终还是无法逃脱法律制裁。
                 十年微电影 玩出新花样          
    2006年年底,慈溪的几位摄影爱好者出于兴趣使然,拍摄了DV剧《因为是女子》。“这部DV剧可以说是慈溪微电影的前身。”参与这部剧制作的瀚锋告诉记者,当时读影视后期制作毕业的他萌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和几个好兄弟一起拍部DV剧。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而田里都悄悄种下了一个梦,当有梦的人聚在一起时,梦便开出了花,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一切也都是水到渠成。
    就这样,当年几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子们凭着一股对影视的热情,完成了慈溪第一部DV剧,也为5年后在我市具有极大影响力的微电影《爱的N逻辑》埋下希望,而《爱的N逻辑》的导演正是当年那几个好兄弟之一的胡斌。
    “从某种意义上说,《爱的N逻辑》可以视为我市微电影创作迈出的第一步,也我为市本土微电影开了个好头。”市影视家协会秘书长赵思舜回忆说,用现在的眼光看,这部由慈溪人自编、自导、自演、自制的微电影尚显稚嫩,但在当时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市影视家协会也以此为契机,在当年底推出了“影视表演秀”活动,这个一年一度的表演秀活动一直待续至今,大力推动了我市微电影创作。此后,2013年,徐海东、王钦导演,李溪俊主演的公益微电影《寻找冯祝友》摄制完成并在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热播,胡斌等人编导制作并在慈溪第一次通过海选演员的公益微电影《我的妈妈》获得观众好评。
    近几年,慈溪微电影更是渐入佳境,玩出了新花样。记者从慈溪市影视家协会了解到,从2014年到现在,我市每年有近百部微电影与观众见面,其中较为突出的有王钦作品《我,我们》获一2014年浙江省 “我的中国梦”青年文明号微电影大赛铜奖,李溪俊作品《孤独两个人的错》获浙江省广电局“中国梦”世界微电影大赛提名奖和最佳导演奖。今年2月,由政府支持、本土团队摄制的微电影《青瓷乐梦》更是获得了第二届德国中国电影节颁布的“组委会特别奖”。另外,2015年,胡斌受邀参加“上海公益微电影节”,2016年,徐海东、王钦受邀参加中国微电影发展学术研讨会暨第三届华语大学生视觉映像艺术节开幕式。   
           本土微电影“青春期的烦恼”
    尽管慈溪微电影的质和量在周边县级市中出于优势地位,但仍然面临一些困扰,首当其冲的便是资金。“资金是拍摄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胡斌告诉记者。无论是公益微电影还是商业微电影,都绕不开前期的剧本编写、招募演员、演员集中式培训、中期拍摄以及后期剪辑,而这一系列的工作开展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从事微电影拍摄的宁波艺风影视传媒的陈波对“资金难”也深有体会:“资金有限是最大的问题,没有资金寸步难行。”剧组日常开支、场地费、道具运输费等都需要资金铺路,因此要拍摄一部好的微电影资金充足必不可少。   
    “资金问题”就像是蝴蝶效应,如果资金有限,会带出一连串问题。在慈溪,专业科班出生的演员少之又少,“资金有限”的通病使得本土的微电影制作团队大多邀请非专业的、甚至是从没有接触过影视拍摄的群众参演,以减少开支。“即使慈溪有刚从大学毕业的科班生,他们因为年轻有一颗想创想拼的心,所以很多都跑到外省的大剧组去锻炼提升自己,很少留在这里。”胡斌说。因资金有限导致大多是非专业演员参演,这又会直接影响拍摄进度,增加后期剪辑的难度。即将上映的《使命》邀请了法院的工作人员本色出演,这一决定既是出于影片贴近现实接地气的考虑,也是出于节省资金的打算,但由于法院工作人员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影视拍摄,第一次出境的他们显得很局促,背台词对他们来说极大的考验,对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工作人员来说,一条稍长的台词就是一道艰难的坎儿,而深情、动作、走位更是需要导演一遍又一遍耐心地讲解,一遍又一遍亲自演示,有些一条可以过的镜头,他们就要分成几条、甚至十几条分段表演,不仅拉慢了整个拍摄进度,也增加了后期制作的难度。“我们得从十几个文件夹中选出最后过的那一条,所以工作量很大。”波波虎影音工作室的钟成波告诉记者,他也承担了本次《使命》的后期制作。   
    有限的资金除了会制约演员方面的选择,同时也会限制拍摄场地的选择。杭州湾湿地公园、方特欢乐世界风景美则美矣,可以取景的场景很多,但几乎没有一个团队能够财大气粗地进行包场拍摄,“这对于我们拍摄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有些场景如果不清场就很难进行拍摄,否则后期就会出现很多穿帮镜头。”陈波无奈地摇头。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 “网红”不是一天修成
    “论起步,慈溪的微电影在浙江省内都算是比较早的。2006年年底,我们就有了首部自制的DV剧《因为是女子》。论出品量,慈溪微电影在宁波大市里是数一数二的。” 慈溪市影视家协会主席陆敏自豪地说道。但也不可回避目前,慈溪大部分的微电影走“低成本、快制作”的模式,如何让慈溪微电影进一步向前发展呢?“影视包装不可缺少,需要加强宣传力度。”
    陆敏告诉记者,慈溪的拍摄制作团队和摄制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今年2月份,由政府支持、本土团队摄制的微电影《青瓷乐梦》获得了第二届德国中国电影节颁布的“组委会特别奖”。据悉,本届电影节上,有16部中国国产优秀影片参展,其中包括《湄公河行动》《七月与安生》等国产大片,《青瓷乐梦》是本届德国中国电影节特别展映的唯一一部国产短片。这份来自国际的肯定足以证明慈溪的拍摄制作团队和制作技术并不亚于大城市的团队和技术,只是想要朝高质量、大成本模式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和大企业的资助,毕竟,要制作一部好作品,资金是王道。
    “慈溪有这么多优秀的青年文艺人才加入,我有一个初步设想,设立一个慈溪微电影奖项。”陆敏表示,受金鸡奖、百花奖等大电影的奖项启发,为何不在慈溪设立一个微电影的奖项呢?这也许可以更好地激发本地文化青年的创作热情,在他们的作品中融入慈溪的文化元素,体现这座城的历史韵味。
   
    改变,为了成就更好的明天
    从2006年的DV短剧到如今较为成熟的微电影,导演胡斌表示,无论从后期制作还是拍摄手法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影片的呈现形式从单一的线性顺叙,到如今的倒高潮、蒙太奇手法、罗生门式的三段式倒叙等;拍摄手法也逐步在向大电影的拍摄手法靠拢,“之前沿用电视剧的拍摄手法,所以会把剧情背景交代得很透彻,导致节奏拖沓,现在则以画面感、剧情为主,使情节更紧凑。”
    为了呈现质量更高、效果更好的作品,这些影视爱好者一直在努力,他们会自费去外省听大师的讲座,会挤时间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一切都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呈现更棒的作品。”
   
    对于慈溪微电影的现状,一些摄影爱好者表示,虽然拍微电影的团队不少,但没有形成规范的团体,处于谁有时间、有资金就临时筹拍一个作品,如星辰般比较零散。此外,由于微电影在慈溪还没有打开商业市场,所以没有团队专职经营拍摄,“我们平时都要忙婚庆,像去年是婚庆大年,没有时间、精力筹划拍摄微电影。”导演胡斌表示,一起制作微电影的伙伴平时都在忙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聚在一起潜心准备一部作品实属不易。陈波也笑称:“拍摄微电影更多的是出于兴趣,如果光靠拍摄微电影生活是没法糊口的。”他认为,慈溪微电影正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时期,发展中的中小企业还没有这个能力和意识投资微电影进行品牌宣传,而有了能力、有了意识的大企业则更愿意找省外更大的平台寻找拍摄团队,慈溪微电影制作团队就处在一个被架空的状态。
    相比于省内其他县市,慈溪人爱玩微电影已在圈内小有名气,但无可否认的是,无论在质量和影响力上,她离观众眼中真正的微电影还有有一段距离。那么,谁能许她一个看见的未来呢?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对于慈溪微电影未来,有持保留意见的,也有持乐观态度的。
    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称,资金、演员、导演、剧本等各个方面,慈溪微电影要走的路都还很长,他认为最关键的还有一点,就是政府的支持力度。他说,离开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微电影只能是“小打小闹,自己玩玩”,既形不成“生态链”,也扩大不了影响。所以,他有点悲观地估计,最近三五年内,慈溪微电影还不会有太大的任为。
    持乐观态度的人则认为,无论目前面临多大的困难,只要有人敢闯敢做,终有一天会修成正果。“从最初拍摄的作品无人问津,到如今有上万、甚至几十万的点击量,说明群众开始接受微电影,市场正在逐渐被打开。这也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钟成波坚信。2014年慈溪微电影《哦,买噶!》系列之《寿头女婿之拜寿》在网上的点击量已经累计达100余万。慈溪市影视家协会副秘书长徐海东也认为,只要业内玩微电影的朋友们能够拧成一股绳,不断总结经验,慈溪微电影的明天还是值得期许的。另外,徐海东认为,微信的普及,也为慈溪微电影发展插上了启航的翅膀。当今社会,上到黄发,下到垂髫,人人都有微信,玩微信,十几分钟的微电影通过微信平台,如蒲公英播种版传到千万人手中,诙谐幽默的内容在博君一笑的同时,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打发时间的习惯。“我相信慈溪微电影有未来,它在成长,只是比较慢。”   
    毕竟,有人愿花十年等待一朵花开,而成长中的慈溪微电影也终将等来它花香四溢的一天,我们只要耐心等它盛开……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