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人才库

首页
- 文艺家协会- 影视家协会- 文艺人才库
 
 
“演员李溪俊”用一路艰辛换来“富二代”的成长宣言
2017年07月25日  来源:慈溪日报  作者:赵思舜  阅读:

“演员李溪俊”用一路艰辛换来“富二代”的成长宣言

    对于刚走出象牙塔的学弟学妹们,他最想说的话是:无论选择就业还是创业,所有的磨练换来的都是成长,所有的忍耐都将在日后的某一天全部弥补回来,命运没有绝对公平,别担心也别急,顺应流年,并不断努力,每个人终将爆发自己的小宇宙。
                                                                                                                                                                                                       作者 赵思舜
    校长、演员、“富二代”、潮男……在众多的名字前缀中,他最喜欢的是“演员”。他说,做一个有良知、有担当、有艺术追求的演员才是他真正的梦想。
    他的微信签名是“演员李溪俊”。
    他承认,那个梦已经渐行渐远。“创业才是我的宿命。”大学刚毕业的李溪俊曾强烈地想要摆脱老爸为他铺设的做生意之路,可是在演艺圈纠结徘徊、苦苦挣扎两年之后,他“心甘情愿”地筹资做老板,成了“新星艺术学校”的“李校长”。
    他创办的这所艺术学校在慈溪已经站稳了脚根,去年底还在观海卫开了分校。
    李溪俊,生于1987年,2012年因饰演我市首部自制电视剧《上林恋歌》男主角而在慈溪小有名气。这些年来,他从“北漂”到回乡创业,用一路的艰辛和磨炼,换来一个慈溪“富二代”独立、自信的成长宣言。
                                                                                       “不希望‘富二代’成为我的标签”
    与李溪俊从认识到熟悉已有8个年头。此前他从来不说自己的故事,“不是不对你说,而是不想对任何人说。”李溪俊答应接受采访那天,正值本年度“月季花”颁奖。
    他又染了发,粽白色,几位年长的熟人夸他“靓仔”,年轻的女孩子一见便惊叫了起来,“哇,潮!”
    任何人跟他打招呼,他总礼貌地笑着。
    来来往往有好几个人说,这个帅小伙的笑很迷人,也很得体。
    你为什么会回到慈溪?我问。
    笑凝在他的脸上,大概沉默了两分钟,他回答说:“其实我并不想回来,我很想当个演员。毕业后我的第一选择是北漂。”他的语调变得缓慢。
    李溪俊就读的大学,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北京电影学院。他们这一届,当下正走红的马天宇、宋珉宇是他的同班同学,“我们是最铁的哥们,前几天还让我去横店探班。”李溪俊说,2011年毕业时,他婉拒了老爸让他回慈溪继承衣钵的安排,成为“北漂”一族。
    “我记得那时老爸只给我打了2000块钱,然后撂下一句话,‘活得下去就在北京待着,待不住了就回来’。”
    父与子,两代人较上了劲。
    “小时候我就很独立。你知道吗,我不希望‘富二代’成为我的标签。父母的钱那是他们挣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溪俊说,其实很多慈溪“富二代”和他的想法一样,他们并不想躺在父母的财富里迷失自己,“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生活才有价值。”
                                                                             “‘北漂’第一站,我被自己的任性绊了一跤”
    回首初心,李溪俊说思绪犹如一幕幕电影,酸甜苦辣咸,只有自己懂。
    2000元钱在2011年的北京能干点什么呢?他说,交完房租后,买了件衣服,自己就“一穷二白”了。
    为了生存,李溪俊找到了一份在酒吧打工的差事。
    为了圆梦,他想办法参加了一个由北京电视台主办的主持人大赛。从初赛到决赛,历时一个多月,最终,没有任何背景的他获得了冠军,也因此得到北京卫视卡酷频道的青睐,邀请他去实习3个月。
    彼时的李溪俊,踌躇满志。“你知道吗?那个晚上的北京,灯火辉煌,犹如一幅人生画卷,就这样,慢慢地,在我眼前徐徐铺开……”
    然而,他的兴奋期只延续了24小时。
    就在去北京卫视正式实习的前一天晚上,他打工的那个酒吧的老板过生日,要他“必须”陪同,直到凌晨4点。
    他居然在实习第一天就迟到了。
    “作为一个新人,实习第一天就让整个栏目组等着我,这怎么说得过去?但这就是事实,我被自己的任性绊了一跤。”
    李溪俊失去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说自己的演艺主持之梦如昙花一现,夜半来,天明去。
    那时候,他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造化弄人”。
    他不想回家,不敢面对曾与之较劲的老爸。
                                                                                                   “情愿摆地摊,也不做啃老族”
    在北京纠结徘徊了一小段时间,李溪俊还是“灰溜溜”地回到慈溪。这里是他的家。
    其实,回来以后老爸也没笑话他,只是再次希望他能继承老李家的“衣钵”。“但我就是北方人说的‘楞小子’,就是去摆地摊,也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啃老族’!”
    “楞小子”李溪俊在家里只呆了几天,就向老妈“借”了6000块钱,只身前往杭州,学做服装生意。
    采访中,他多次强调,无论干什么,他想要的是属于自己的生活。
    “不怕你笑话,所谓服装生意其实就是个摆地摊的。”李溪俊本是在笑着回忆杭州的地摊岁月,笑着笑着却在不经意间用指尖弹了一下眼角。“那时候住的房子只有12平米,除了一张床,其它全是我进的货,汗臭、霉臭、酸臭,各种臭味夹杂在一起,臭不可闻。天天吃方便面,出门挤公交,为一元两元钱和人家讨价还价……”
    不想再多做回忆的李溪俊说,正是那段岁月,让他更深刻地品尝了人生,更多地懂得了珍惜的重要性。
                                                                                           “浙广再摘桂冠,命运却再次拿我开涮”
    就在摆地摊的日子里,李溪俊偶然碰到自己的一位老友,聊天时说起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正在招人。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将自己的简历投了出去。好运再次眷顾了这个总想着摆脱父辈影子的年轻人,他不仅被浙江广电直接录取,还成了“好易购”栏目的主持人兼模特。
    梦想再次起航,李溪俊充满了干劲。
    不久之后,浙江广电举行“麦霸争锋”的活动,李溪俊在栏目领导的提议下报名参加,顺利摘下桂冠,当场签约瓦格唱片有限公司,与其他四个男生组成一个偶像团体——东城翼。
    他们将在封闭训练8个月后正式出道。
    “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感觉那时候简直被幸运女神包围了。”李溪俊又笑了,“只是,梦想的小帆船刚要出港,命运却再次拿我开涮。”
    这一次掉下来的链子是,唱片公司遭遇资金问题宣布破产了。
    一心想当演员的李溪俊自嘲,他的就业故事比自己演过的任何电视剧还要狗血。
    他回忆说:“当时是姐姐到杭州接我的,她问我是不是很不甘心,我没回答,可是那一刻真的哭出来了。”
                                                                                                    “换个航道,我要找到我自己”
    两次圆梦,两次折翼。而他的北影同班同学,此时已有人在演艺圈风生水起。
    李溪俊的信心指数降至冰点。
    第二次回到家乡慈溪的他一度“不想见任何人”。
    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太消沉,他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来砥砺自己。
    时间到了2012年,回到慈溪后的李溪俊,偶然看到一家培训学校在招表演老师,便去应聘。“毕竟是自己的专业,工作起来还是非常得心应手的。”能将自己的技能学以致用,李溪俊心中的小火焰第三次被点燃了。
    那一年的8月间,慈溪筹拍第一部自制电视剧《上林恋歌》,李溪俊被选中担当男主角。“这部戏对我而言是个转折,无论是事业还是自己的内心,都让我得到重新审视和思考的机会。”李溪俊说,《上林恋歌》中的许多情节他都经历过,除了工作环境有所改变,基本上都是他情感生活的缩写,“职场中残酷的竞争,弱肉强食,除了不停地奔跑,哪敢有丝毫的喘息。”
    《上林恋歌》在慈溪电视台播出后,李溪俊的表演能力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他本人也渐渐从“找工作、丢工作,圆梦、折翼”的魔魇中走出。
    2013年,在一些非常看好他的孩子家长的建议下,他有了创业的打算。当年8月,他拿出两年多来攒下的所有积蓄,并从朋友处筹了点款,开办了慈溪市新星艺术学校,专业从事青少年的表演主持培训工作。这个学校最初只有30名学员,现在人数已经翻了数倍,并于去年底在观海卫开了分校。“我们学校的小朋友经常在省里拿大奖,家长对我可以说是十足的信任。”
    除此之外,这些年李溪俊还拍摄了央视教育片《走进孩子的心灵》,微电影《过界》、《我的妈妈》、《寻找冯祝友》、《无为》,院线电影《美人何处》,电视剧《路从今夜白》等一系列作品。
    “换个航道,我要找到我自己。”“楞小子”李溪俊坚持着自己的“楞”,他总是强调说,自己的人生不是用成不成功来衡量,而是要看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莫回头,所有的磨练换来的都是成长”
    2015年1月,李溪俊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与网上认识、一见钟情的湖州女孩李姣姣在恋爱两年后结婚了。“姣姣非常支持我创业,为了辅助我,她离开老家随我来到慈溪,没日没夜和我一起打拼。”
    现在的李溪俊,觉得在自己的小宇宙里越活越精彩。他说,如果人生的满分是10分,他会给自己打9分,还有1分是让自己不限于安定,时刻提醒自己去提高、学习。
    无论是当初的就业,还是现在的创业,李溪俊用一路的艰辛换来了他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宣言。
    “有许多人问我,现在戏越来越多了,为什么不再出去闯闯?”李溪俊若有所思地说,“现在看来,拍戏其实是件很小资的事情,应该排在生活的最尾端。我忙完教学之后的业余时间写写歌,感觉生活很充实。虽然现在拍戏不是我的工作重心,但热爱影视艺术的心一直没变。我相信,我的艺术道路会越走越好。”

“演员李溪俊”用一路艰辛换来“富二代”的成长宣言

    对于刚走出象牙塔的学弟学妹们,他最想说的话是:无论选择就业还是创业,所有的磨练换来的都是成长,所有的忍耐都将在日后的某一天全部弥补回来,命运没有绝对公平,别担心也别急,顺应流年,并不断努力,每个人终将爆发自己的小宇宙。
                                                                                                                                                                                                       作者 赵思舜
    校长、演员、“富二代”、潮男……在众多的名字前缀中,他最喜欢的是“演员”。他说,做一个有良知、有担当、有艺术追求的演员才是他真正的梦想。
    他的微信签名是“演员李溪俊”。
    他承认,那个梦已经渐行渐远。“创业才是我的宿命。”大学刚毕业的李溪俊曾强烈地想要摆脱老爸为他铺设的做生意之路,可是在演艺圈纠结徘徊、苦苦挣扎两年之后,他“心甘情愿”地筹资做老板,成了“新星艺术学校”的“李校长”。
    他创办的这所艺术学校在慈溪已经站稳了脚根,去年底还在观海卫开了分校。
    李溪俊,生于1987年,2012年因饰演我市首部自制电视剧《上林恋歌》男主角而在慈溪小有名气。这些年来,他从“北漂”到回乡创业,用一路的艰辛和磨炼,换来一个慈溪“富二代”独立、自信的成长宣言。
                                                                                       “不希望‘富二代’成为我的标签”
    与李溪俊从认识到熟悉已有8个年头。此前他从来不说自己的故事,“不是不对你说,而是不想对任何人说。”李溪俊答应接受采访那天,正值本年度“月季花”颁奖。
    他又染了发,粽白色,几位年长的熟人夸他“靓仔”,年轻的女孩子一见便惊叫了起来,“哇,潮!”
    任何人跟他打招呼,他总礼貌地笑着。
    来来往往有好几个人说,这个帅小伙的笑很迷人,也很得体。
    你为什么会回到慈溪?我问。
    笑凝在他的脸上,大概沉默了两分钟,他回答说:“其实我并不想回来,我很想当个演员。毕业后我的第一选择是北漂。”他的语调变得缓慢。
    李溪俊就读的大学,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北京电影学院。他们这一届,当下正走红的马天宇、宋珉宇是他的同班同学,“我们是最铁的哥们,前几天还让我去横店探班。”李溪俊说,2011年毕业时,他婉拒了老爸让他回慈溪继承衣钵的安排,成为“北漂”一族。
    “我记得那时老爸只给我打了2000块钱,然后撂下一句话,‘活得下去就在北京待着,待不住了就回来’。”
    父与子,两代人较上了劲。
    “小时候我就很独立。你知道吗,我不希望‘富二代’成为我的标签。父母的钱那是他们挣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溪俊说,其实很多慈溪“富二代”和他的想法一样,他们并不想躺在父母的财富里迷失自己,“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生活才有价值。”
                                                                             “‘北漂’第一站,我被自己的任性绊了一跤”
    回首初心,李溪俊说思绪犹如一幕幕电影,酸甜苦辣咸,只有自己懂。
    2000元钱在2011年的北京能干点什么呢?他说,交完房租后,买了件衣服,自己就“一穷二白”了。
    为了生存,李溪俊找到了一份在酒吧打工的差事。
    为了圆梦,他想办法参加了一个由北京电视台主办的主持人大赛。从初赛到决赛,历时一个多月,最终,没有任何背景的他获得了冠军,也因此得到北京卫视卡酷频道的青睐,邀请他去实习3个月。
    彼时的李溪俊,踌躇满志。“你知道吗?那个晚上的北京,灯火辉煌,犹如一幅人生画卷,就这样,慢慢地,在我眼前徐徐铺开……”
    然而,他的兴奋期只延续了24小时。
    就在去北京卫视正式实习的前一天晚上,他打工的那个酒吧的老板过生日,要他“必须”陪同,直到凌晨4点。
    他居然在实习第一天就迟到了。
    “作为一个新人,实习第一天就让整个栏目组等着我,这怎么说得过去?但这就是事实,我被自己的任性绊了一跤。”
    李溪俊失去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说自己的演艺主持之梦如昙花一现,夜半来,天明去。
    那时候,他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造化弄人”。
    他不想回家,不敢面对曾与之较劲的老爸。
                                                                                                   “情愿摆地摊,也不做啃老族”
    在北京纠结徘徊了一小段时间,李溪俊还是“灰溜溜”地回到慈溪。这里是他的家。
    其实,回来以后老爸也没笑话他,只是再次希望他能继承老李家的“衣钵”。“但我就是北方人说的‘楞小子’,就是去摆地摊,也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啃老族’!”
    “楞小子”李溪俊在家里只呆了几天,就向老妈“借”了6000块钱,只身前往杭州,学做服装生意。
    采访中,他多次强调,无论干什么,他想要的是属于自己的生活。
    “不怕你笑话,所谓服装生意其实就是个摆地摊的。”李溪俊本是在笑着回忆杭州的地摊岁月,笑着笑着却在不经意间用指尖弹了一下眼角。“那时候住的房子只有12平米,除了一张床,其它全是我进的货,汗臭、霉臭、酸臭,各种臭味夹杂在一起,臭不可闻。天天吃方便面,出门挤公交,为一元两元钱和人家讨价还价……”
    不想再多做回忆的李溪俊说,正是那段岁月,让他更深刻地品尝了人生,更多地懂得了珍惜的重要性。
                                                                                           “浙广再摘桂冠,命运却再次拿我开涮”
    就在摆地摊的日子里,李溪俊偶然碰到自己的一位老友,聊天时说起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正在招人。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将自己的简历投了出去。好运再次眷顾了这个总想着摆脱父辈影子的年轻人,他不仅被浙江广电直接录取,还成了“好易购”栏目的主持人兼模特。
    梦想再次起航,李溪俊充满了干劲。
    不久之后,浙江广电举行“麦霸争锋”的活动,李溪俊在栏目领导的提议下报名参加,顺利摘下桂冠,当场签约瓦格唱片有限公司,与其他四个男生组成一个偶像团体——东城翼。
    他们将在封闭训练8个月后正式出道。
    “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感觉那时候简直被幸运女神包围了。”李溪俊又笑了,“只是,梦想的小帆船刚要出港,命运却再次拿我开涮。”
    这一次掉下来的链子是,唱片公司遭遇资金问题宣布破产了。
    一心想当演员的李溪俊自嘲,他的就业故事比自己演过的任何电视剧还要狗血。
    他回忆说:“当时是姐姐到杭州接我的,她问我是不是很不甘心,我没回答,可是那一刻真的哭出来了。”
                                                                                                    “换个航道,我要找到我自己”
    两次圆梦,两次折翼。而他的北影同班同学,此时已有人在演艺圈风生水起。
    李溪俊的信心指数降至冰点。
    第二次回到家乡慈溪的他一度“不想见任何人”。
    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太消沉,他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来砥砺自己。
    时间到了2012年,回到慈溪后的李溪俊,偶然看到一家培训学校在招表演老师,便去应聘。“毕竟是自己的专业,工作起来还是非常得心应手的。”能将自己的技能学以致用,李溪俊心中的小火焰第三次被点燃了。
    那一年的8月间,慈溪筹拍第一部自制电视剧《上林恋歌》,李溪俊被选中担当男主角。“这部戏对我而言是个转折,无论是事业还是自己的内心,都让我得到重新审视和思考的机会。”李溪俊说,《上林恋歌》中的许多情节他都经历过,除了工作环境有所改变,基本上都是他情感生活的缩写,“职场中残酷的竞争,弱肉强食,除了不停地奔跑,哪敢有丝毫的喘息。”
    《上林恋歌》在慈溪电视台播出后,李溪俊的表演能力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他本人也渐渐从“找工作、丢工作,圆梦、折翼”的魔魇中走出。
    2013年,在一些非常看好他的孩子家长的建议下,他有了创业的打算。当年8月,他拿出两年多来攒下的所有积蓄,并从朋友处筹了点款,开办了慈溪市新星艺术学校,专业从事青少年的表演主持培训工作。这个学校最初只有30名学员,现在人数已经翻了数倍,并于去年底在观海卫开了分校。“我们学校的小朋友经常在省里拿大奖,家长对我可以说是十足的信任。”
    除此之外,这些年李溪俊还拍摄了央视教育片《走进孩子的心灵》,微电影《过界》、《我的妈妈》、《寻找冯祝友》、《无为》,院线电影《美人何处》,电视剧《路从今夜白》等一系列作品。
    “换个航道,我要找到我自己。”“楞小子”李溪俊坚持着自己的“楞”,他总是强调说,自己的人生不是用成不成功来衡量,而是要看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莫回头,所有的磨练换来的都是成长”
    2015年1月,李溪俊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与网上认识、一见钟情的湖州女孩李姣姣在恋爱两年后结婚了。“姣姣非常支持我创业,为了辅助我,她离开老家随我来到慈溪,没日没夜和我一起打拼。”
    现在的李溪俊,觉得在自己的小宇宙里越活越精彩。他说,如果人生的满分是10分,他会给自己打9分,还有1分是让自己不限于安定,时刻提醒自己去提高、学习。
    无论是当初的就业,还是现在的创业,李溪俊用一路的艰辛换来了他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宣言。
    “有许多人问我,现在戏越来越多了,为什么不再出去闯闯?”李溪俊若有所思地说,“现在看来,拍戏其实是件很小资的事情,应该排在生活的最尾端。我忙完教学之后的业余时间写写歌,感觉生活很充实。虽然现在拍戏不是我的工作重心,但热爱影视艺术的心一直没变。我相信,我的艺术道路会越走越好。”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