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人才

首页- 文艺人才
 
 
那年,那田,那些老农们
2018年01月08日  作者:桑金伟  阅读:


记录行将消逝的足迹

定格渐渐远去的形象

——一个知青的怀念


 


本书通过360多幅摄于1980年代到2010年代、采自全国的摄影作品(照片)的组合,用组照形式反映中国传统老农民形象、生产、生活、娱乐和精神追求。


 

这是一部礼赞农民的摄影画卷。

作者桑金伟是个知青,他在农村踏踏实实种了三年地,又在当地执教了七年,与农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正是凭着真真切切的感受,原原本本地记录着乡亲们的音容笑貌和体态。他眼中的农民都很放松、很自然,这充分体现了他的摄影功力;在影像处理上,从影调到构图,都与主体和谐一致,没有做作的成分。他讴歌生命,知道怎么去捕捉描绘,怎么去培养自已的观察力、感受力与表现力。他的作品意趣风雅、思想沉静,有舒张,有楷则,蕴含着深厚的哲思和人文的情怀,让我们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激发我们去思考和关注民生。他的影像有直击人性的力量。


 

 


影像是历史的记录,见证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画册中的14个章节,每个章节都在叙述着精彩的故事。一幅幅形态各异、际遇不同的人物形象,展现了今社会与古老农村的变迁,真实地再现了中国农民传统的生产场景、丰富的生活方式和积极的精神风貌,充满了视觉美、色彩美、情感美等艺术美。那些原始的田园风光、古朴的村寨院落是那么的平实与亲切!画面中的一些劳作方式、生活方式正在慢慢地迎合着现代社会的变革:越来越多的青年农民进城务工,他们喜欢新生事物,喜欢城市生活方式,喜欢手机、汽车、楼房、网购等等,于是,农村出现了空置的老屋,出现了年老的劳动者和年老的手艺人;门前是留守的老人和小孩,赶集路上是独行的身影,舞台上老纹纵横在演戏。一些古老的手艺在消逝、一些落后的方式被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画册将会愈显珍贵。



 

桑金伟的照片镜头语言朴实无华,不夸张、接地气,弘扬正能量。他把自已丰富的精神世界和浪漫的艺术感情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作品中,给观者温暖的感受与艺术美的享受。    

行者无疆,艺无止境,祝愿桑金伟在摄影的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拍出更多的好作品。


朱宪民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日


(序言作者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著名资深摄影家,《中国摄影家》原主编、中国艺术摄影学会原执行主席,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


 

 

 

务农是我职业生涯的起点


 

经反复斟酌,本书名定为“难忘老农民”。“难忘”是过去式,有些感情色彩,在我的生涯中有过务农经历,对于老农民我难以忘怀;“老农民”泛指一个群体,属传统农民,也算是过去式,但应允许书上个别照片中出现青年、幼年的形象。

我们的祖辈或近或远都是农民,这是事实,不管你喜不喜欢农民,敢不敢承认自己的“农字头”。农村、农业和农民是中国最大的国情,忘记农民意味着忘本。

1969年,还不足18岁的我就去农村插队落户。就这样我在偏远农村生活了10年,其中与农民在田头“摸爬滚打”了3年。我从拔草、“车水”、拉纤等最简单的活儿做起,学会了一个“正劳力”应胜任的全部农活。我有气力、有狠劲、肯吃苦,能尊重人、不斤斤计较,爱学习、有文化。我极少回家、从不旷工,是每年出全勤的少数知青之一。因此,我深得农民信任,当了生产队记工员。当时队里多数农民是文盲,他们说:“看看你的字、你的人,叫你记帐我们放心!”


 

寒来暑往,田里劳作确实艰辛,特别是夏收夏种、秋收秋种的所谓“双抢”期间,真是苦不堪言。这“抢”一般的重活,现在回想起来仍有腰酸背痛的后怕。加之五洞闸公社是农业合作化时期毛主席批示表扬过的老榜样,又是后来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农民天天都要早出晚归担上中饭集体下地、集体收工,谁也不甘也不能落后一步。现在看来吃这种苦头,对我大有裨益。

地处海隅的五洞闸古窑浦,农民是逃荒过来的移民,他们肯苦耐劳、忠厚老实、听话正气,没有族姓宗派之陋见,没有贪吃懒做之恶习,没有花言巧语之假心。这些实则都是对我的无言教育和鞭策。

在多少个夜晚,五洞闸古窑浦曾经的生活经历,总是一次又一次走进我的梦境,直至我现在退休后,还梦里依稀。在不少个回忆中,我一次次催促自己许下的诺言——我要动笔写他们。

自从欢喜上摄影后,我跑遍祖国大江南北,把镜头主要对正了我国各种地域形态下的农村、农业和农民。其实这是我支农生活的由此及彼、由近及远的拓展。



 

我搞摄影从来没有想过当一个艺术家,我想人们无论怎样评价我的这本书都可以,我总要用自己的镜头和笔完成自己的承诺。似乎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自己从18岁到28岁的人生黄金时段,对得起我生活过农村、锤炼过我的农业和关心我过的农民。

改革开放后农民生活开始好转,特别是这几年国家加大扶贫力度,扶贫方式愈加精准,农民生活与当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高兴的是我支农地的农民更是达到小康水平,不少人致了富,经济条件远好于我——这是我当年在农村时未曾料到的。

现在年轻一代可能有所不知:当年古窑浦仍有三分之一农户住着草屋,餐餐能吃白米饭还是奢望,我落户的十二站尚未用上电,回家乘汽车要步行10里到掌起站或步行20里至沈师桥。因此古窑浦农民致富我是倍感欣慰。

现在农民生活好了,我仍要出这本书,目的是让后人知道:我们的祖辈这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



 

经过三易其稿后,我终于拿出有头脸的样书交给出版社审稿了,但心里还是忐忑。出一本用镜头记录了老农民的书,是我早有的愿望。我拍摄了很多照片,但真要编书了,就觉得照片太少了,真是“图到用时方恨少”啊。

我的图片库里彩照多于黑白,于是决定这本书全用彩照。这样黑白照片只能割舍,书上可用的照片自然减少了。

祖国地域辽阔,在东北、西北有大量专业的牧民;在东南沿海有很多专业渔民;在南方还有专业的果农、胶农;现在又出现了多样的种、养殖专业户、专业社。诚然他们都属于农民,但本书重点只落在种庄稼的农民上,因为庄稼汉是传统农民的主体和代表。册子中虽然也有农家养殖、捕鱼的图片,但反映的只是农闲时的家庭副业。这样可用的照片更加捉襟见肘。

在《农民自有农民乐》一章中,我只选用了农民的自发性民俗活动的照片。在我看来政府或旅游部门操办的民俗活动并非真正意义的民俗活动。这样我记录后者操办活动的大量照片就都不能入选了。

总之图片选择余地只减不增——看来遗憾总是难免的

以上也可算是本书的选图标准。



 

接着自然要鸣谢了:

首先要感谢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著名资深摄影家朱宪民先生拨冗为本书作序。

还要感谢慈溪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俞妍女士和作家岑燮钧先生对14篇题记的斧正。感谢慈溪市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俞白桦先生对图片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也要感谢邦艺公司及其设计师柯青女士的精心设计和小芳认真的扫描底片,等等。

最后更要感谢,支持我后却执意不肯留名的人士。


 

作者  桑金伟

二〇一七年五月九日

记录行将消逝的足迹

定格渐渐远去的形象

——一个知青的怀念


 


本书通过360多幅摄于1980年代到2010年代、采自全国的摄影作品(照片)的组合,用组照形式反映中国传统老农民形象、生产、生活、娱乐和精神追求。


 

这是一部礼赞农民的摄影画卷。

作者桑金伟是个知青,他在农村踏踏实实种了三年地,又在当地执教了七年,与农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正是凭着真真切切的感受,原原本本地记录着乡亲们的音容笑貌和体态。他眼中的农民都很放松、很自然,这充分体现了他的摄影功力;在影像处理上,从影调到构图,都与主体和谐一致,没有做作的成分。他讴歌生命,知道怎么去捕捉描绘,怎么去培养自已的观察力、感受力与表现力。他的作品意趣风雅、思想沉静,有舒张,有楷则,蕴含着深厚的哲思和人文的情怀,让我们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激发我们去思考和关注民生。他的影像有直击人性的力量。


 

 


影像是历史的记录,见证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画册中的14个章节,每个章节都在叙述着精彩的故事。一幅幅形态各异、际遇不同的人物形象,展现了今社会与古老农村的变迁,真实地再现了中国农民传统的生产场景、丰富的生活方式和积极的精神风貌,充满了视觉美、色彩美、情感美等艺术美。那些原始的田园风光、古朴的村寨院落是那么的平实与亲切!画面中的一些劳作方式、生活方式正在慢慢地迎合着现代社会的变革:越来越多的青年农民进城务工,他们喜欢新生事物,喜欢城市生活方式,喜欢手机、汽车、楼房、网购等等,于是,农村出现了空置的老屋,出现了年老的劳动者和年老的手艺人;门前是留守的老人和小孩,赶集路上是独行的身影,舞台上老纹纵横在演戏。一些古老的手艺在消逝、一些落后的方式被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画册将会愈显珍贵。



 

桑金伟的照片镜头语言朴实无华,不夸张、接地气,弘扬正能量。他把自已丰富的精神世界和浪漫的艺术感情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作品中,给观者温暖的感受与艺术美的享受。    

行者无疆,艺无止境,祝愿桑金伟在摄影的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拍出更多的好作品。


朱宪民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日


(序言作者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著名资深摄影家,《中国摄影家》原主编、中国艺术摄影学会原执行主席,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


 

 

 

务农是我职业生涯的起点


 

经反复斟酌,本书名定为“难忘老农民”。“难忘”是过去式,有些感情色彩,在我的生涯中有过务农经历,对于老农民我难以忘怀;“老农民”泛指一个群体,属传统农民,也算是过去式,但应允许书上个别照片中出现青年、幼年的形象。

我们的祖辈或近或远都是农民,这是事实,不管你喜不喜欢农民,敢不敢承认自己的“农字头”。农村、农业和农民是中国最大的国情,忘记农民意味着忘本。

1969年,还不足18岁的我就去农村插队落户。就这样我在偏远农村生活了10年,其中与农民在田头“摸爬滚打”了3年。我从拔草、“车水”、拉纤等最简单的活儿做起,学会了一个“正劳力”应胜任的全部农活。我有气力、有狠劲、肯吃苦,能尊重人、不斤斤计较,爱学习、有文化。我极少回家、从不旷工,是每年出全勤的少数知青之一。因此,我深得农民信任,当了生产队记工员。当时队里多数农民是文盲,他们说:“看看你的字、你的人,叫你记帐我们放心!”


 

寒来暑往,田里劳作确实艰辛,特别是夏收夏种、秋收秋种的所谓“双抢”期间,真是苦不堪言。这“抢”一般的重活,现在回想起来仍有腰酸背痛的后怕。加之五洞闸公社是农业合作化时期毛主席批示表扬过的老榜样,又是后来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农民天天都要早出晚归担上中饭集体下地、集体收工,谁也不甘也不能落后一步。现在看来吃这种苦头,对我大有裨益。

地处海隅的五洞闸古窑浦,农民是逃荒过来的移民,他们肯苦耐劳、忠厚老实、听话正气,没有族姓宗派之陋见,没有贪吃懒做之恶习,没有花言巧语之假心。这些实则都是对我的无言教育和鞭策。

在多少个夜晚,五洞闸古窑浦曾经的生活经历,总是一次又一次走进我的梦境,直至我现在退休后,还梦里依稀。在不少个回忆中,我一次次催促自己许下的诺言——我要动笔写他们。

自从欢喜上摄影后,我跑遍祖国大江南北,把镜头主要对正了我国各种地域形态下的农村、农业和农民。其实这是我支农生活的由此及彼、由近及远的拓展。



 

我搞摄影从来没有想过当一个艺术家,我想人们无论怎样评价我的这本书都可以,我总要用自己的镜头和笔完成自己的承诺。似乎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自己从18岁到28岁的人生黄金时段,对得起我生活过农村、锤炼过我的农业和关心我过的农民。

改革开放后农民生活开始好转,特别是这几年国家加大扶贫力度,扶贫方式愈加精准,农民生活与当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高兴的是我支农地的农民更是达到小康水平,不少人致了富,经济条件远好于我——这是我当年在农村时未曾料到的。

现在年轻一代可能有所不知:当年古窑浦仍有三分之一农户住着草屋,餐餐能吃白米饭还是奢望,我落户的十二站尚未用上电,回家乘汽车要步行10里到掌起站或步行20里至沈师桥。因此古窑浦农民致富我是倍感欣慰。

现在农民生活好了,我仍要出这本书,目的是让后人知道:我们的祖辈这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



 

经过三易其稿后,我终于拿出有头脸的样书交给出版社审稿了,但心里还是忐忑。出一本用镜头记录了老农民的书,是我早有的愿望。我拍摄了很多照片,但真要编书了,就觉得照片太少了,真是“图到用时方恨少”啊。

我的图片库里彩照多于黑白,于是决定这本书全用彩照。这样黑白照片只能割舍,书上可用的照片自然减少了。

祖国地域辽阔,在东北、西北有大量专业的牧民;在东南沿海有很多专业渔民;在南方还有专业的果农、胶农;现在又出现了多样的种、养殖专业户、专业社。诚然他们都属于农民,但本书重点只落在种庄稼的农民上,因为庄稼汉是传统农民的主体和代表。册子中虽然也有农家养殖、捕鱼的图片,但反映的只是农闲时的家庭副业。这样可用的照片更加捉襟见肘。

在《农民自有农民乐》一章中,我只选用了农民的自发性民俗活动的照片。在我看来政府或旅游部门操办的民俗活动并非真正意义的民俗活动。这样我记录后者操办活动的大量照片就都不能入选了。

总之图片选择余地只减不增——看来遗憾总是难免的

以上也可算是本书的选图标准。



 

接着自然要鸣谢了:

首先要感谢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著名资深摄影家朱宪民先生拨冗为本书作序。

还要感谢慈溪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俞妍女士和作家岑燮钧先生对14篇题记的斧正。感谢慈溪市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俞白桦先生对图片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也要感谢邦艺公司及其设计师柯青女士的精心设计和小芳认真的扫描底片,等等。

最后更要感谢,支持我后却执意不肯留名的人士。


 

作者  桑金伟

二〇一七年五月九日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